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88章差点被吓死

第388章差点被吓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先登营撤退,颜良率领兵马进追不舍,张士贵则率领五百骑兵从侧翼袭扰,策应先登营撤退。若没有张士贵的骑兵,颜良兵马追上先登营倒是轻而易举,但张士贵一手箭术颇为厉害,接连射杀颜良骑兵十数人。

    “可恶原来他们早做了准备让骑兵策应,你们去追赶先登营,你们随我去杀了那些骑兵!”颜良冷哼一声,分出两百骑向着张士贵的骑兵追去。

    “你们继续去袭扰,策应鞠义校尉兵马,颜良交给我来对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颜良分兵,张士贵也下令骑兵分兵前进。

    颜良带着骑兵追向张士贵,张士贵毫不畏惧,将长枪挂在马背上,右手不断从箭壶中探手取出箭矢,射向颜良。一连几箭,虽然颜良尽数都躲开了,但却让他心生恐惧了。颜良又放弃追赶张士贵,拔马去追杀先登营。

    有着张士贵带着骑兵策应,先登营一路平安向北,朝着埋伏的地方而去。不过半个时辰,先登营率先进入山谷之中,张士贵骑兵在后拦截颜良兵马。

    不过在张士贵骑兵放箭策应先登营撤退的情况下,速度上比袁军骑兵慢上不少逐渐被袁军追上,薛仁贵向后看去,只见颜良已经追上张士贵,二人在谷口外战斗,向着谷内而来。

    “不好他们被缠住了,我去助他一臂之力!”薛仁贵回过头一看,张士贵正落入下风,两股骑兵虽然已经进入山谷埋伏,但都缠斗在一起。薛仁贵担心在谷口处战斗久了,颜良识破了埋伏,便拔马上前助阵。

    “你给我回来,不要命了?”鞠义想要喝止薛仁贵。

    然而薛仁贵胯下白龙驹仿佛一阵风,载着薛仁贵向谷口而去,薛仁贵与张士贵相距百丈左右停了下来,这个距离足有二百五十米左右。古之一步的计算为前后脚各自移动一步,大约一米二为一步。百步穿杨也以这个距离计算,这个距离,已经是两百步了。

    谷口处张士贵与颜良斗的正欢,也没注意到薛仁贵,薛仁贵探手取出一根箭矢,弯功搭箭便向着颜良激射而去。

    箭矢射出,薛仁贵深恐泄露身份,拔马便走。而那根箭矢则是穿过拥挤的骑兵,直冲颜良而去。亏得颜良勇武,还算警觉,箭矢射来他连忙逼退张士贵,持刀去挡。箭矢叮的一声射在刀口之上,擦起一阵火花。虽然箭矢被刀口挡了一下,但力道仍是不可小视,箭矢轨道虽然发生了转移,但颜良还是没能躲得过去,一箭射中了颜良的肩膀。

    “快走!”趁着颜良受伤的功夫,张士贵挥枪杀出重围,带着骑兵向谷内而去,远远见着一个白衣武将持弓转身。张士贵大惊失色,这个距离想要射中敌人,准度张士贵都自忖有大大的误差,更何况力度呢?一想到先前帮助自己的箭矢,张士贵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兄台好箭法!”

    薛仁贵一箭即出,正中颜良,此时远在洛阳的刘辩脑海中再次想起了系统的提示之声:“叮,系统检测到薛仁贵的特殊属性:神射,薛仁贵箭矢有效攻击距离大约为六百步,百步之内,箭矢临时增加武力6点,两百步之内,箭矢临时增加武力5点,三百步之内,武力临时增加4点,四百步内,武力临时增加三点,五百步内,武力临时增加2点,六百步内,武力则临时增加一点。系统检测到薛仁贵掌中弓为绝世宝弓震天弓,能附加一点武力,战马白龙驹增加一点武力。”

    “咳咳……”此时刘辩正在喝水,听了系统的提示,一口水狼狈的喷了出来。

    刘辩目瞪口呆思忖道:“六百步?换算成米,大约720米了啊,这简直就是冷兵器时代的人形大狙啊,只是方天画戟怎么没有加成?”

    “请问宿主在射箭的时候,能够用戟造成伤害吗?”

    刘辩摸了摸鼻子满是尴尬,喃喃道:“好像是这样,白龙驹身为宝马,在马上射箭,虽然困难,但在薛仁贵这种顶级武将手上更能借力。也就是说与薛仁贵相距一百步之内,薛仁贵箭矢最高爆发为110点武力,一百步到两百步,则为109,两百到三百为108,以此类推,到六百步之外,箭矢威力就没有技能加成,能够射中已经很难了,便是射中了,也只有104的武力加成了。”

    易水之南战场之上,薛仁贵一箭射中颜良右臂。两人相距两百多步,薛仁贵这一箭的威力,相当于108点武力的全力一击。颜良虽然躲开了,但刀口却被箭矢给射出了一个豁口,而那根箭矢也直接射穿颜良的手臂。

    “痛煞我也!”颜良痛的龇牙咧嘴,
斩魂证道小说5200
直接跌落下马。

    “将军!”众将连忙下马照看颜良,颜良但也算个汉子,强忍着疼痛,箭矢透臂而过,颜良直接便折断箭头,又把箭枝抽了出来。一撕披风包扎好伤口止血,众将将颜良搀扶起来,颜良摆了摆手翻身上马下令道:“给我追,杀了这群暗箭伤人的卑鄙小人。”

    “将军不可,此处山谷密林重生,鞠义将我等引来,其中定有埋伏,咱们应该先派人打探一番!”郭图率领步军赶了上来,连忙劝阻颜良。

    “哦?是我冲动了!”颜良一看四周,果然此处是个暗藏伏兵的绝佳之处,恍然大悟道。

    看着先登营等兵马直接穿过山谷,颜良又心有不甘道:“若是让他们就这么逃了,我不甘心啊,军师可有计策御敌?”

    “放火烧山!”郭图看了一眼四周山脉,冷冷道。

    “烧山?如今虽然入秋,但树木尚且青葱,山中灌木并未干枯,若是放火,恐怕收获不大啊!”颜良皱眉道。

    “副将军被擒,您又受了箭伤,如今我军心涣散,想要大败他们是不可能的。只有堪破敌军阴谋,挣回些士气了!”郭图无奈摇头叹息道。

    “哎,只能如此了,都怪我轻敌大意,让高将军被擒!”颜良一面差人放火点燃两边山脉,脸色悔恨对着郭图道歉。

    “许攸建议主公攻打幽州,幽州虽然富庶,看来也是个硬茬,不好啃啊,颜良将军,咱们恐怕一个不小心,便要葬身于此了!”郭图看着两边山脉逐渐起火,兵马退出山谷,脸色凝重看着颜良道。

    “什么?有这么严重?”颜良大惊失色道。

    “我感觉此行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你若是想安然回到冀州,还请不要那么冲动,多听听我的意见!”

    颜良点头保证道:“好,此行全听军师安排!”

    “退后十里,寻一个空旷之处驻扎,派遣斥候外出打探!”郭图沉声下令道。

    “撤退!”一听郭图所言,颜良摆了摆手下令兵马撤退。

    颜良兵马撤退之后,两边山脉逐渐起火,不过山中树木青葱,火势不大。对于埋伏在山中的汉军威胁不大。见颜良兵马撤退,乐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看来颜良军中也有能人,并不好上当,咱们撤退吧!”

    乐进兵马撤出山脉,在易水南岸寻一处隐蔽处驻扎起来,召来鞠义,张士贵二人。

    “我军埋伏被颜良识破,二位计将安出?”乐进沉声问道。

    二人沉默一阵,鞠义脸色铁青,他的计谋没有成功,被颜良识破,他面色上不好看,怒气冲冲道:“袁绍麾下有许攸,郭图等谋士,他们虽然勾心斗角,但若是只来了一人,则势力汇成一股,并不好对付。”

    听了鞠义的话,乐进撇了撇嘴,鞠义的话并没有实质性作用,当初他在袁绍麾下之所以大败公孙瓒,不过是众人群策群力,他虽然是总指挥,但其实功劳也不过尔尔。名气大,才能其实并不怎么样。乐进无奈看向张士贵问道:“张司马有何妙计?”

    张士贵思忖一番道:“袁军虽然没有中计,但他们必定还会以涿县为目标,想要渡过易水进攻涿县。如今附近船只俱是被我等搜集。他们想要渡河不是那么简单,还是如先前那般,我率领骑兵与鞠义校尉单独行动,策应伏击,您率领主力守护船只隐藏起来,等他们建造木伐渡过之时,咱们半渡而击如何?”

    乐进点了点头道:“只能如此了,你们小心。对了鞠义校尉,你先前战场之上擒拿高览,箭伤颜良倒是好本事啊,那高览如今身在何处啊。”

    一听乐进询问,鞠义脸色如常,他先前已经想好说辞,拱手道:“将军过誉了,那高览很不老实,被我痛打一顿,如今还昏迷不醒呢。”

    “嗯,高览身为冀州上将,既然被你生擒,那边好好待他,来日交给州牧大人处置。”乐进盯着鞠义的眼睛,沉声说道。

    听此鞠义眼睛微眯,点头应诺道:“是,将军。”

    “我先赶往易水,你们见机行事,张士贵,我在调五百骑兵给你!你不要让我失望!”乐进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对着张士贵说道。

    “将军放心!”张士贵拱手应诺,乐进话里有话,他却是会意了。

    乐进走后,鞠义,张士贵二人也一前一后离开,二人心思各异。鞠义心中怎么琢磨着杀了高览灭口,张士贵心中则是琢磨怎么让鞠义露出马脚,戳破鞠义的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