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86章白衣神威

第386章白衣神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鞠义带着三千先登营将士并张士贵五百骑兵除了涿县县城,前去寻找颜良大队人马,进行诱敌的任务。不过多时,乐进也整顿好两万人马,出了涿县,一行兵马轻装前行,只携带了十天左右的干粮,至于清水,则携带不多,涿县周边水路甚多,因此水源倒是好找。

    乐进带着正规军队出了涿县之后,刘虞等文臣则迅速收拢周边百姓,郡兵入城驻守。实行坚壁清野的任务。

    先登营与乐进大军相距二十余里,中间有骑兵传递信息,直向南寻颜良大军而来。

    颜良大军自冀州河间郡高阳径直北上,欲突袭范阳郡涿县。鞠义领兵马也一路南下,颜良兵马来到容城境内,鞠义兵马也渡过易水。

    易水位于涿县之南数十里,横断幽冀,易水又有分支拒马河。想要到达涿县,必须得渡过这些大河不可。

    渡过易水之后,鞠义召集众人前来商议道:“颜良兵马想要突袭涿县,必须得渡过易水不可,咱们渡过易水御敌,便能保证易水北岸的百姓了!”

    “眼下当立即收集易水周边的船只木伐,不可让冀州兵马捷足先登!”张士贵提议道。

    “嗯,此言有理,你带两百水性好的兄弟去搜集周边的船只木伐!”鞠义点了点头指着一个麾下心腹下令道。

    鞠义一面使人收集船只,木伐,一面差人前去勘探地形。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于易水之南二十里处找到一处伏击之地。此时天气刚刚凉爽,树木也未曾枯黄,还是一片青葱。一处山谷地形开阔,两边尽是高耸的山林,人若是隐藏在其中,等颜良兵马过来,倒是能埋伏一二。

    “速去通知乐进将军,渡过易水后于此地设伏,我自去前方诱敌!”鞠义沉声下令道。

    这场伏击,鞠义,乐进都知道想要大败颜良是不可能的,毕竟以三千兵马主动出击谁都知道会有埋伏。乐进只求能挫败颜良大军的锐气,毕竟这几天他们与颜良交战肯定会很艰苦,提前来一场胜利,更能让士卒有信心坚持下去。

    “走,咱们去会会颜良!”鞠义看向张士贵笑道。

    “求之不得!”张士贵丝毫不畏惧颜良有五万兵马,含笑答应了。

    一行兵马再往南,张士贵麾下骑兵斥候飞马探报:“前方五里发现颜良兵马!”

    “好,列阵迎敌!”鞠义满意一笑,指挥让士兵列阵迎敌,又对着张士贵道:“张司马,我当初在冀州之时,颜良尚且听命于我,因此我再此列阵,他不敢轻易上前!你看见那边的山坡没有?你率领骑兵过去,实行树上开花之计,故意弄出些动静,让颜良不敢轻举妄动,待会我上前斗阵,厮杀一阵,先胜后败,随后你率领骑兵出来接应我等撤退至埋伏之处。”

    “好计,便依校尉之计行事!”张士贵看向远处的山坡,只要他骑兵躲到山坡之后,故意闹出些动静,虚虚实实,树上开花,以鞠义曾经的威势,当能哄住颜良。

    张士贵调转马头,向远处山坡赶去,看着张士贵兵马远去,鞠义冷冷一笑,如今将张士贵调开,隔着这么远,他又一身白甲,便能以假乱真了。鞠义向背后微微一撇,一个白甲大汉矗立,正是薛仁贵混在人群之中,而周围,尽皆是他的心腹,倒也不怕事情泄露出去。

    “颜良此人性格高傲,还有高览也是火爆脾气,只要我一激他,他非出战不可。待会若是颜良派人出战,你皆可杀之,若是颜良自己出马,你可恙败将他引入埋伏!”鞠义看向薛仁贵低声道。

    薛仁贵听了暗忖道:“颜良到底是冀州上将,我虽能杀之,不过还需谨慎些。如果没杀了他,他们兵马一拥而上便麻烦了。也罢,就用鞠义的计策,先败后胜引他入伏!”

    先登营列好阵营,颜良兵马自南而来,斥候向颜良秉报道:“将军,前方三里发现鞠义兵马!”

    “什么?鞠义?他带了多少兵马?”颜良惊讶道。

    “只有三千兵马好似当初的先登营一般!”斥候拱手说道。

    “这鞠义分明是瞧不起我,我带有五万兵马,他却只带三千兵马就敢与我出城作战?哼,我来时主公就叮嘱我一定要取鞠义头颅,我这就去会会他!”颜良冷哼一声,拔马向前而去。

    颜良单枪匹马上前而去,郭图下令道:“鞠义为人诡计多端,此去定有埋伏,你们快跟上去!”

    郭图一声令下,一众将校纷纷纵马上前,步兵也飞奔上去跟上。不过一会,颜良便赶到
科技炼器师帖吧
鞠义兵马之前,两军相距百丈,颜良催马上前,但鞠义却纹丝不动。

    鞠义见颜良催马上前大喝道:“颜良,你安敢犯我幽州边界,可是不记得我了?你就不怕有来无回么?”

    颜良冷喝道:“哼,只恨当初没有早点杀了你,以至于酿成今日祸乱!不过你手上怎么就三千人马么,莫不是不被刘虞重用,如今我大军压境界,刘虞派你出来送死了?你投降吧,配合我拿下涿县,我饶你一命!”

    “呵,我是不是送死,你可以试试啊!”鞠义冷笑道。

    颜良双眼一眯,看向四周,只见先登营严阵以待,好似在此地等了很久一般。陡然颜良看向一个山坡,只见山坡之后隐隐有战马奔腾之声,烟尘滚滚。颜良又看了眼自己的阵营,才刚刚赶来,尚不稳定。若是鞠义真有骑兵埋伏,便有些埋伏了。

    颜良咬了咬牙,虽然想冲上去厮杀,杀了鞠义这个小人,但又见鞠义信誓旦旦,颜良又担心有埋伏。颜良为难的看了看郭图道:“军师,现在该怎么办?”

    郭图低声道:“鞠义他陈兵于此,多半是有埋伏的,你且上前斗将,看看他如何作为!”

    “嗯!”颜良点了点头,回头看向众将喝道:“鞠义好生猖狂,谁与我诸杀此獠?”

    “末将愿往!”一将率先冲出,颜良视之,却是悍将张南。

    “张南再此,谁敢送死!”张南纵马挺枪而出,大喝道。

    鞠义看了一眼身后的薛仁贵,将手中的当天画戟递了过去,嘱咐道:“不要跟他废话,直接杀,若是颜良出马,你在佯败!”

    “校尉大人放心!”薛仁贵接过当天画戟,纵马挺戟直冲张南而去。

    “来将通名!”张南见薛仁贵冲来,却不是鞠义,大喝道。

    薛仁贵一声不吭,白龙驹速度极快,便赶到张南身前,一戟探出,戟尖正中张南心口。在张南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薛仁贵抽回方天画戟,随后戟刃挥动,张南只感觉自己的头颅抛飞起来,一抛热血挥洒,张南无头之躯无力倒落马下。

    “将军神勇!”便在此时,鞠义身边心腹士卒纷纷叫喊道。

    而在山坡另一边埋伏的张士贵,爬上山坡远远看着,不过相距数百丈,根本无法辨认斩杀张南之人是不是鞠义。在看鞠义的位置,张士贵确是眉头一凝,因为不知什么时候,鞠义身边围着数十个身着白甲的将士,这么多白甲将士,张士贵也无法确定鞠义在不在里面。不过薛仁贵那精彩的一手却被张士贵记在心里。张士贵死死的盯着,记住了每一个细节之处。

    战场之上,薛仁贵一戟便解决了张南的性命,方天画戟挥动便将张南头颅割了下来。手腕一动,那头颅便向着薛仁贵飞来,薛仁贵一挥披风,便挡住飞溅而来的鲜血,一边伸手接住张南的头颅,反手系在马上。

    白袍之上,鲜血点点,仿佛梅花点缀装饰一般不仅没有破坏白袍的帅气,反而,更具有一重美感。

    张南一死,颜良大惊失色,他倒看出不是鞠义上阵,胡疑道:“鞠义这么能言善辩?以他的性格,刘虞不该重用啊,更何况还有潘凤沮绶等人压着他,麾下何以有此等高手?”

    “还有谁敢上阵?”颜良摇了摇头,看向身后众将。

    众将一阵迟疑,一大汉拱手道:“将军,某家愿往!”

    颜良大喜道:“有高将军上阵,必能诸杀敌将!”

    高览听了点了点头,纵马持刀冲出大喝道:“高览再此,来将通名!”

    远处张士贵看着眉头一挑暗道:“高览也算河北上将,只在颜良文丑等人之下,不可能不认识鞠义的,莫非他不是鞠义不成?”

    战场之上,高览问及薛仁贵性命,薛仁贵只是一言不发,纵马冲向高览。高览大怒,挺刀与薛仁贵战成一团。

    “叮,系统检测到薛仁贵与高览交手,薛仁贵基础武力102,方天画戟加一,白龙驹加一,系统检测到薛仁贵特殊属性白衣神威,每当薛仁贵身着白甲作战之时,武力加三!薛仁贵当前武力107!”

    “高览,武力95,统帅79,智力43,政治39!”

    “叮!”刀戟相交,高览脸色大变,薛仁贵冷冷一笑,便清楚了高览的实力了,薛仁贵暗道:“这高览武力不错,不过对我就不够看,看来颜良比他也强不了多少,我若一个回合就杀了这高览,颜良恐怕不会出战,我且多陪他玩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