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79章修成正果

第379章修成正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着急回洛阳,其实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当初刘辩离开洛阳之时,是秘密前往长安的,只有几个心腹大臣知道,对外则是宣称身体不适,抱病在床。几天时间倒能隐瞒,但长时间自然就瞒不下去,刘辩从十二月末离开洛阳,到如今四月初,离开洛阳朝都已经三个月了。

    二月初,长安世家还未动手,刘辩离开只不过一个月,洛阳朝廷就一阵恐慌,刘辩向来勤政,一连一个多月未曾上边,又抱病不出,许多人便猜测莫不是刘辩得了重病?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好在这个消息还未大肆传出,洛阳未造成太大的动荡之时。长安世家终于造反了,刘焉大军入关。待长安之乱一个晚上便解决之后,刘辩便让人去洛阳报信。众臣这才知道刘辩并非患上不治之症,而是秘密前往了长安。并且挥手间,便破解了针对长安的阴谋,大败益州兵马。

    消息传到洛阳,总算是缓解了洛阳的消息危机。只是之后的一个月,刘辩却还是得留在长安处理事物,不见皇帝本人,终究是不稳的。刘辩着急回洛阳,也是为了早日安定洛阳。

    不过这并非最重要的事,让刘辩着急回洛阳的原因,是因为刘辩快要做父亲了。两世为人,刘辩如今将为人父,怎么能不思乡心切。

    自去年十月半唐婉被检查出怀有身孕,当时唐婉已经怀孕两个月。也就是八月半左右受孕,十月怀胎,也就是说,今年六月半左右,唐婉将会为刘辩生下孩子了。

    如今已经是四月初,距离唐婉产子,只有两个半月的时间了。当然这是刘辩预计的产期,而产期提前的情况也是非常多见。刘辩虽然重生为帝,但骨子里却是非常疼爱自己的女人,本来唐婉怀孕,刘辩也应该在他身边的。可惜出了长安的事情,让刘辩不得不在这最要紧的时刻离开唐婉。

    但如今产期将近,长安又无太要紧之事,刘辩自然急着赶回洛阳了。不过刘辩这里还有个不会骑马的伏寿,行军速度也只能按照正常的速度来,到第二日傍晚,刘辩才终于返回洛阳。

    洛阳城外众臣出城十里迎接,刘辩不在洛阳的这几个月,洛阳有些动荡。如今刘辩回归,自然要大张旗鼓,安定军民之心了。

    “臣等拜见陛下!”洛阳城外,群臣恭立,山呼向刘辩行礼。

    刘辩跨坐战马之上,右手虚扶道:“众爱卿平身!”

    两侧文武恭立,外围又有大批百姓围观,只有中间道路被士兵维护起来。洛阳百姓自然也关心刘辩的安危,可不想这年轻的好皇帝便英年早逝,所以都出来围观。如今眼见刘辩完好无损的跨坐战马之上,都惊喜的欢呼起来。

    “长安世家与刘焉密谋做乱,所以朕才秘密前往长安,一别三月,让诸位担心了!”刘辩沉声大喝道,既是对百官所说,也是对百姓所说。

    百姓一阵欢呼,蔡邕走上前来拱手道:“陛下这里人多,陛下还是先回皇宫吧!”

    蔡邕虽为刘辩之臣,但也是刘辩岳父,刘辩当即点了点头道:“好,有劳岳父大人帮忙疏散人群,朕明日带琰儿再去拜见!”

    蔡邕连道不敢,拱手让刘辩回宫。刘辩一催战马,顺着大道直入洛阳而去,从洛阳城外官道,直到城内数里的街道两旁,尽皆是无数百姓围观,见到刘辩俱是欢呼雀跃。

    刘辩纵马直入皇宫而去。皇宫门口,蔡琰领着几个侍女静候,唐婉身怀六甲,无法前来迎接。

    “臣妾见过陛下!”蔡琰向刘辩盈盈拜倒。

    刘辩翻身下马,上前拉住蔡琰的手,笑道:“一别三月,不能听到爱妃的琴声真是让朕心痒难耐啊。

    ”

    蔡琰任由刘辩拉着她的手,笑道:“臣妾也很想念陛下啊!”

    刘辩拉着蔡琰,走到后面的马车下,伏寿也正好下了马车,刘辩笑道:“来,朕为你们姐妹引见一番,这是朕的爱妃,蔡邕蔡邕之女!琰儿,她是伏完之女伏寿,这几个月在长安便是她照顾朕的!”

    二女都是懂礼数的,伏寿听了便向着蔡琰行了个礼:“伏寿见过姐姐!”

    “妹妹不必多礼。”蔡琰也连忙扶起伏寿。

    “琰儿,伏寿初来宫廷,尚不熟悉,这几天麻烦你多多照顾她!”

    “陛下放下,臣妾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蔡琰点头娇笑道。

    “多谢姐姐!”伏寿连忙谢道。

    见二女能够和谐相处,刘辩颇为满意,一手拉着一个,便向着后宫而去。

    唐婉寝宫之外,刘辩带着二女赶来,蔡琰对刘辩轻声道:“陛下,里面不止姐姐,母后也在里面。母后这几天对陛下可很是不满呢,陛下要当心了!”

    刘辩点了点头,推开房门,直入内厅而去。床塌之上,唐婉躺在床上,何太后坐在一旁。

    “儿臣见过母后!”刘辩向何太后行了个礼,唐婉挣扎着便要起身行礼,刘辩连忙大步向前,按住唐婉的肩膀将她按回床上,责怪道:“婉儿这是作甚?如今你身怀六甲,可不
不灭战神最新章节
能乱动,给朕好好躺着。”

    “哼,你还急着婉儿身怀六甲呢?当初你离开洛阳说几天便回,这一去三个月都忘了婉儿怀有身孕了吧?”一边的何太后怒道。

    “母后,您别怪陛下,陛下他是为了国事,若是他不去长安,恐怕关中就被刘焉得了。我怎么能因小家第而让陛下忽略大家呢!”唐婉连忙替刘辩说话。

    “你呀你呀,亏得母后这三个月天天陪着你,皇儿一回来,你便不记得母后的好了!”何太后嗔怪道。

    “母后…”何太后一句话直把唐婉弄了个大红脸。

    “好了好了,皇儿你几个月没陪婉儿,好好陪她吧!”何太后摆了摆手,却是注视到了蔡琰身边的伏寿,疑惑道:“皇儿这位是?”

    刘辩刚欲说话,伏寿也是个机灵人儿,连忙上前盈盈行礼道:“伏寿见过母后。”

    “母后?”何太后转眼便明白过来,仔细打量着伏寿,伏寿长相自不必说,何太后看的颇为满意,连连点头。

    “母后,在长安这断时间,便是她照顾儿臣的,朕欲纳她为妃,还请母后在宫中安排她的住处!”刘辩解释道。

    “好说好说,我正欲为皇儿纳妃,想不到皇儿自己便找了一个。走咱们出去聊聊,让皇儿陪陪皇后吧。”何太后看着伏寿颇为顺眼,点头笑道。

    “姐姐告退,待妹妹明日在开拜见姐姐!”伏寿向着唐婉行了个礼,跟着何太后退下了。

    此时寝宫中,便只剩下刘辩与唐婉了。

    看着唐婉高高隆起的肚子,刘辩眼中充满了兴奋,轻轻抚摸,将耳朵探到唐婉肚子旁边笑道:“想不到几个月便这么大了?朕走的时候还不明显呢。来,让朕听听朕的皇儿。”

    “陛下说笑了,还有两个月才能出世,哪里听得到啊,更何况陛下怎么就知道臣妾怀的就是皇儿?”唐婉娇笑道,却任由刘辩像个孩子一般抚摸探听。

    “朕说是皇儿肯定就是皇儿。”刘辩肯定道。

    不想唐婉却脸色有些难过,低声道:“陛下,如今满朝文武百官,母后他们都希望臣妾能为皇室诞下龙子,可这个臣妾也做不得主,若是为陛下诞下一个公主,却如何是好啊。”

    看着唐婉的样子,刘辩便知道唐婉的压力不小,虽然刘辩来自后世,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不过眼下他心中却也希望唐婉生下一个男丁,振兴皇室。不过他却不会在给唐婉增添压力,轻浮唐婉秀发轻声安慰道:“婉儿你不要多想,无论是皇子,还是公主朕都一样喜欢。你不要多想,不然对胎儿不好的!”

    唐婉一听,转愁为喜,她没有多少心计,刘辩说喜欢女儿,他便以为刘辩喜欢女儿,心情也变得开心起来。整个晚上,刘辩便陪着唐婉,享受这难得的温存。

    第二天一早,刘辩便上朝处理政务,不过好在离开的这断时间,朝中荀攸,旬彧,田丰等人都是理政能手,事情都被他们解决妥当,有无大事,刘辩倒不用太过忙碌。

    这天当晚,刘辩书房之中,刘辩伸了个懒腰,总算将堆积的政务处理完毕了。

    门外一人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茶水,走向刘辩。

    “陛下你处理好了吗?”看着刘辩,杨秒真将手里的茶水放下道:“陛下喝点水吧,忙碌一天也累了!”

    刘辩以手枕着下巴,就这么看着杨秒真。杨秒真被刘辩这么看着,摸了摸脸颊疑惑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陛下这么看着末将?”

    “朕昨天没能顾得上你,你怎么就不生气啊,这几个月是不是没有想朕呢!”不想刘辩突然笑道。

    “我自然是向着陛下,不过陛下先去看几位娘娘理所当然,我怎么会生气呢?”陡然被刘辩轻薄,杨秒真红着脸道。

    “真真啊,你记不记得上次你跟朕说,只要我先宠幸了皇后,你就陪朕……”刘辩盯着杨秒真,若有所思道。

    刘辩如此说,杨秒真脸色就更红了,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满脸疑惑道:“我不记得了,陛下说的是什么?茶都凉了,陛下还是趁热喝了吧!”

    “茶有什么好喝的?你不记得,朕便帮你回忆回忆啊!”刘辩从龙椅上起身,伸出手臂搂过杨秒真的如若无骨的柳腰,在杨秒真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便对着杨秒真一双粉红色的朱唇吻了上去。

    良久,唇分。

    看着杨秒真迷离的眼睛,刘辩轻笑道:“怎么样,记起来了吗?”

    “陛下…”杨秒真已经二十有三,如此敏感的身体,哪里经得起刘辩这样上下其手,不过一会便已经是意乱,情,迷。

    看着杨秒真,刘辩眼中有些愧疚,后世有一句话说的好,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有一个默默支持付出的女人,而刘辩觉得,自己的背后,就是杨秒真在默默的付出,不求身份地位,只要陪着他,看着他,你爱我,我爱你,就够了。

    刘辩拦腰抱起杨秒真,向着卧塌走去,今晚,这一对相爱的恋人,便要修成正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