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77章猛将回归

第377章猛将回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一早,常遇春与甘宁,便带着刘辩的圣旨赶往武关去了。两日之后,杨再兴便也回了长安,与杨再兴一同回来的,还有林御。

    “末将拜见陛下!”长安皇城,刘辩的书房,二人冲着刘辩拱手行礼。

    “哈哈,一别快一年了,你们倒是跟朕生分了,快快起来!”殿中并无他人,刘辩将杨再兴扶起。

    若说在这个世上,跟刘辩关系最亲密的一帮人,首先当数刘辩的那些女人,唐婉,蔡琰,杨妙真等人。其次便是杨再兴,杨延嗣这两个贴身侍卫了。

    从公元189年四月穿越,杨再兴杨延嗣二人便成为刘辩的贴身侍卫。到如今已经是公元193年二月份,穿越将近三年的时间,杨延嗣担任刘辩的侍卫已经三年,杨再兴担任刘辩的侍卫两年,而去年三月杨再兴随同曹操攻打长安,随后镇守武关,已经阔别将近一年。

    而林御则是189年秋季,刘辩征伐雁门所救,跟随刘辩一起习文练武一年半的时间,才跟随杨再兴一同前往武关驻守的。

    虽然一年将近一年时间,但这二人在刘辩心中分量却是不轻,看着杨再兴与林御,刘辩心中格外亲切。刘辩看着二人,只见杨再兴还是老样子,身材挺拔魁梧,一身彪悍狂野之气。

    而林御变化就大了,一年不见他成熟不少,已经十九岁的他,居然也身高八尺有余,身材挺拔修长,英俊魁梧。

    “不错不错,看来在军中历练一年,你倒是进步不少啊!”刘辩看着林御赞叹道。

    “以前在陛下身边学了许多,这一年来在军中得以更是让我体会颇多。只是感觉所学还是不够用,我想在回到陛下身边学习!”林御拱手道。

    让刘辩教他自然学不到什么,不过刘辩的老师,可是三公卢植,蔡邕这些人。他们虽然能力不高,但教导学生确是一流,跟着刘辩,实际上也是向他们请教。

    刘辩眉头一挑,若是一年前的林御是绝对说不出这些话的,而如今林御是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看来一年来的沉淀,确实是让林御成熟了,以前林御虽然以霍去病为榜样,但其性格却全然不一样,如今,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向霍去病靠齐的意思了。

    刘辩心中一动,让系统检测林御的四维:

    “林御,武力95,统帅89,智力76,政治49!”

    刘辩颇为满意,这个能力已经难能可贵了,若是以后在历练几年,未尝没有向霍去病看齐的可能。拍了拍林御的肩膀刘辩笑道:“你能回洛阳自然是好的,洛阳那边可有人还在想你呢!”

    听此林御脸色一红,神色一正道:“末将当初说过匈奴未灭便不成家!如今天下大乱,末将哪里想这些。”

    “混帐,朕为天下之主,如今天下未平,朕便不能成家了?更何况你要我堂堂长大汉公主等你到大汉平定不成?”

    自从两年前林御意外救到万年公主之后,万年公主虽然嘴上不说,但一年来却也对林御情愫暗生。如今万年公主也到了嫁人的年龄,何太后便张罗着给万年公主择一个驸马。若不是刘辩拖着,恐怕早就嫁出去了。

    “这,末将如今一个羽林郎,哪里配得上公主万金之躯!”林御尴尬的拱手道。

    刘辩嘴角一勾,林御虽然以霍去病为榜样,但也远远没有到霍去病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啊。盯着林御刘辩冷声道:“朕给你三年时间,你在跟着朕学习一年,如今北方蒙古崛起,河套虽有冉闵,但终究是独木难支,一年之后你就前往并州,能到达哪一步就看你自己了,别让朕失望!”

    “陛下放心!”林御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坚定。

    “嗯,你们坐,朕有事问你们!”刘辩点了点头,让二人坐下。

    “这一年来你们驻守武关,跟袁术时有摩擦,袁术麾下,可有什么厉害人物?”刘辩沉声问道。

    “陛下,袁术麾下虽然兵甲二三十万,但大多只知道残害百姓,皆是兵痞,不堪一击。但他麾下却也有些厉害人物!”杨再兴沉声道。

    “都有些什么人,说来听听!”

    杨再兴回答道:“袁术麾下猛将首推孙坚,孙坚当初为十八路诸侯之一,麾下有程普,韩当,黄盖,祖茂等四将,两万江东兵马个个如狼似虎,却是勇猛不凡!并且孙坚有一子,名为孙策,少年英雄与御儿年纪相仿,但勇武更甚御儿一筹!”

    谈及孙策,林御手掌一握,看来他当初在孙策手上吃了亏,心中却还在较劲。

    “呵呵,孙坚当初虽为十八路诸侯之一,拼了命的想立功,如今他又投靠了袁术这个败类,看来他也是耐不住寂寞的人啊!”刘辩轻笑道。

    “陛下说的不错,我在武关探听得知,当初袁术让他拿下武关,他却拒不出兵,吃着袁术的粮响,看来他是舍不得损失麾下的江东兵,而袁术则是想消耗孙坚的实力!看来孙坚与袁术的关系并非主仆那么简单。”杨再兴点头道。

    “孙坚不甘局于袁术之下罢了,那这一年来,你可曾与在孙坚交过手?”刘辩继续询问道。

    “自从末将占据武关之后,孙坚便也领军退走了!之后他便去了袁术后方,具体情况末将也不知道,如今是袁术大将侯君集驻守南阳宛城!”

    “侯君
一剑破道全文阅读
集!”刘辩脸色一沉,这是他第一次因为收服曹操乱入出来的将领。身为唐朝开国名将,能力却是不凡,不过其品行却不怎么样,当初李世民让李靖教侯君集兵法,而侯君集却又控告李靖谋反,而最后侯君集也因为造反被杀。虽然牵扯政治,但一个武将如此勾心斗角,远不如李靖远离政治来的高明。

    对于侯君集这种不够纯粹的将领,刘辩也是不怎么喜欢,不过唐初,侯君集却也是地位仅次于李靖的统帅,便是李绩当时都比不上他,其能力不可小视。

    刘辩问道:“侯君集坐镇南阳,如今南阳情况如何?”

    “相比于袁术麾下其他将领,侯君集见识却高多了,他坐镇南阳,麾下将士却不欺负百姓,相比汝南百姓怨声载道,南阳却相对安定!”杨再兴回答道。

    “南阳相对安定便好,朕打算武关兵马练成便攻略南阳,那样倒是一块肥肉,只是有侯君集坐镇,却也相对难以对付!”刘辩沉声道。

    杨再兴也摇了摇头,他只是冲锋陷阵的猛将,对于这些他了解不多,却给不了刘辩什么建议。

    见杨再兴如此神情,刘辩笑道:“区区一个侯君集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你继续说!”

    “除了孙坚,侯君集之外,袁术帐下便大多是些庸才了,只有一个纪灵武艺还过得去!”

    “嗯,袁术虽占据淮南,得了袁家祖地,但却不得人心,朕迟早要灭了他!你们下去休息吧,小七这断时间也经常念叨你,你去与他叙叙旧!”刘辩摆了摆手道。

    “末将告退!”杨再兴二人拱手退下。

    二人走后,刘辩思绪如潮,袁术虽然好对付,但又不好对付,因为袁术人多,因为袁术有钱,有世家支持。想攻略袁术,便要一鼓作气,托不得,刘辩只准备了三万兵马,真正硬拼,刘辩是拼不过的。

    侯君集坐镇南阳这本身就是个硬茬,不好对付,好在孙坚与袁术关系不怎么好,但一旦刘辩出兵南阳,袁术动用孙坚,想要拿下南阳就难了。

    刘辩沉思片刻,对着殿外侍卫喊道:“宣李儒过来,对了,等李儒到了之后,再把庞羲带来!”

    刘辩虽然决定让李儒去益州,借助庞羲经营势力,但长安锦衣卫势力也并非一两天便能交接完毕的,因此李儒现在还在长安。

    不过一会,李儒便来到刘辩书房。

    “陛下,您找我?”

    刘辩将攻略袁术的难题一说,李儒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南阳本就不好攻取,重在出骑兵,一旦拖久了,便是持久之战。陛下的意思是不想孙坚介入其中?”

    “不错,常遇春勇猛,孙坚也是一头猛虎,若是这两人在南阳斗起来,短时间怕是拿不下南阳!所以朕想让你派遣一支锦衣卫前往豫州。调查袁术的势力情况,并在其中周旋,攻略南阳之时,最好不要让孙坚入南阳!”刘辩点了点头道。

    “好,如今关中世家势力大损,锦衣卫空出许多人手,我这就派遣一支锦衣卫去豫州!”

    刘辩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对了,还有那庞羲你可与他通气了?”

    李儒回答道:“还没有,微臣这些时日一支在忙锦衣卫的事情!不过臣觉得还是陛下跟他说最好!”

    “也好,朕让人带他过来了!”刘辩正说着,门外士卒便发出声响,确是庞羲到了。

    “带他进来!”刘辩沉声道。

    “罪民庞羲败见陛下!”

    “庞羲,你犯此大罪,罪该至死。可朕没有杀你,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刘辩冷笑道。

    庞羲拱手道:“自当日陛下询问刘焉身体之时,罪民便隐约猜到。刘焉身体不行,而他几个儿子又都不是雄主。陛下是想等刘焉死后,送刘范入益州夺权!”

    “嗯!”刘辩冷笑着点头道:“你倒是聪明,你当日故意贬低刘范,不怕得罪他,想必你也知道自己的任务了吧!”

    “刘范若入益州,定然不会在臣服陛下了,所以陛下是想借助我,先一步回到益州掌控手下势力,尽而掌控刘范!”庞羲如实回答道。

    “不错!朕是有这个意思,不过朕是要他随同锦衣卫去益州,你听命于他!”刘辩指着李儒道。

    “罪民愿意将功折罪!此去益州愿意全权听命于李儒大人!”庞羲立马保证道。

    “呵,你答应的倒是挺快,只是朕为何要相信你!”刘辩冷笑道。

    “自从陛下纸书一出,天下世家诸侯与陛下相争的优势便没有了。我便知道陛下一统天下理所当然,罪民如今哪里敢耍什么花样,就算逃到益州,来了陛下兵伐益州,我一样难逃一死!不如罪民如今就向陛下投诚,只希望陛下能够保我家族富贵!”庞羲向着刘辩跪道,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心里话全部说了出来。

    以刘辩的精明,说假话哪里骗得过他?庞羲也算聪明,实话实说,抱住刘辩大腿,希望能换取家族的荣华富贵。

    刘辩听罢哈哈一笑,拍了拍庞羲的肩膀道:“朕就喜欢跟你这种人说话!朕也许诺你,只要你真心实意为朕办事,待事成之后,只要你家族安分守己,不欺凌百姓,为恶一方,你家族便荣华富贵受用不仅,并且科举之名,也始终有你家族一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