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72章N次踏脚石了

第372章N次踏脚石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明初第一猛将常遇春vs汗末第一猛将吕

    布!

    两人拍马战成一团,枪来戟往,倾刻间二人已经交手数个回合。两人各自错马而过,吕布满脸惊怒看向常遇春问道:“尔乃何人?”

    这一次他前往长安,刘辩手下这一次终于没有出现什么厉害的高手,让吕布松了口气。吕布也以为刘辩手下的猛将并不是层出不穷的。这也让吕布对于刘辩那批量生产猛将的能力其恐惧降低了一丝。

    谁成想,在长安没有遇到刘辩手下新提拔的猛将,本来平安逃出长安了,居然在这眉县,已经要进入斜谷自己的地盘,还被一个无名猛将给拦截了。

    “吾乃薛安都将军麾下校尉常遇春是也!”常遇春挺枪回应道。

    猛将想要成名,自然是要拿出战绩来,这一战,是常遇春的初出茅庐之战。想要一战而天下知,自然是要拿一个高手作为踏脚石。而吕布,就是常遇春一战成名天下知的踏脚石。

    “常遇春?”吕布咬牙切齿,这个名字他从未听过,看来又是一个无名小卒。而他吕布,已经被刘辩手下连续四个无名小卒作为踏脚石而名震天下了。这常遇春还要成为第五个刘辩麾下踏着他吕布名头成名的人物不成?

    “常遇春?我今日誓要斩了不可!”想到这里吕布哪里肯就此成为常遇春的踏脚石?方天画戟在吕布手中捏的死死,手骨用力捏的发白而咯咯作响。如今吕布的怨气,已经到达了一个爆发的边缘。

    “奉先追兵倾刻便到,咱们快走吧!”张辽看着吕布那模样暗叫不好,知道他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忙喊着吕布撤退。

    “我不退,你先走,等我杀了他就赶过去!”吕布方天画戟一横,便冲向了常遇春,看来吕布今日是一定要跟常遇春决个生死了。

    “我来帮你!”张辽挺起长刀,便要去帮吕布。吕布自然不肯,如今他就是要自己来守护自己的尊严。

    吕布喝退张辽,两员猛将又战成一团。两人武艺虽然还是常遇春差上一筹,顶尖武将,一丝的武力差距也是难以超越,但常遇春也战斗的极为疯狂。一个字,猛!

    这个猛却弥补了他与吕布只见那微弱的差距。

    当然吕布作战并非是不勇猛,只是吕布相比杨再兴,常遇春这种以凶猛,作战悍不畏死为风格的猛将厮杀时,在气势上就弱了一丝。吕布的武力来源于他的傲气,自信,可这几年来,吕布的自信,却被刘辩磨灭光了。

    虽然吕布拼命想要杀了常遇春,但却适得其反,反倒让自己的更加的不理智了,面对着常遇春那凶猛的招式,吕布真是打的说不出来的难受。

    常遇春猛,战斗起来更是悍不畏死,这勇猛无畏的气势让吕布难受无比,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武功再好也怕菜刀。两个武艺相差不大的人,若是其中一个打起来不要命,后者的制胕就更多了。更何况吕布此刻的心已经乱了,更是影响其武艺的发挥。

    “你当真是不怕死?”两人再次交锋,错马而过之后,吕布面红耳赤的沉声喝道。虽然吕布微微占据上风,但跟常遇春这种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人战斗,这占据的优势,与那股憋屈感相比,吕布宁可不要。

    “怕死?若是怕死我还当兵作甚?只有将生死置之度外,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常遇春冷哼一声,似乎对吕布颇为不屑。

    “将生气置之度外?你果真不怕死?”吕布眼中满是疑惑,不理解为何常遇春不怕死。人若是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

    “哼,你空有一身武艺,却贪生怕死,我看你这辈子都不会懂了!”常遇春鄙夷道,但此刻他心里却暗暗心惊,吕布如此力量,一杆当天画戟又使得出神入化,又有赤兔马,其武艺稳压自己一筹,若是吕布抛却生死,其武艺必将能全部发挥出来,便是自己也万万不敌。

    好在如今的吕布顾念太多,又满心仇怨,根本不能发挥其全部实力。

    二将拔马厮杀近八十回合,却是不分胜负,实力难分高下。这个时候,常遇春麾下步卒也纷纷赶到了,见着场上常遇春与吕布大战的情形。一众汉军将士都惊呆了。

    常遇春真的能大战吕布,看着情形两人打的火热,已经酣斗数十回合?汉军步卒顿时一阵哄叫。

    “常十万威武!”

    “好样的常校尉!”

    “活捉吕布,活捉吕布!”

  
唐朝好相公txt下载
汉军士卒纷纷大叫,为常遇春鼓舞士气,吕布听了更是脸色发青。张辽见汉军赶到,后方远远又听到战马奔腾之声,心中无比焦急冲着吕布大喊道:“奉先,汉军骑兵便要赶到,咱们快走吧!”

    吕布此刻只想杀了常遇春,哪里管得了张辽,根本不理会张辽的喊话,二人战成一团,张辽心中无比急躁,汉军骑兵倾刻便至若是在不退,就当真走不了了。

    以多欺少张辽本不欲为之,但此刻也不得不为了,张辽纵马挺刀直冲二人而去。吕布此刻已经魔障了,张辽纵马上前却在赤兔马屁股上狠狠一拍,赤兔马吃痛,便载着吕布向斜谷方向冲去了。

    张辽与常遇春且战且退,也向着斜谷的方向奔去。而吕布控制好赤兔马便要在上前之时,远远见到汉军骑兵纵马奔腾而来了。

    吕布这个时候终于清醒了一些,上前接应张辽,二人向着斜谷退去。

    高长恭率领着骑兵赶来,远远便见到常遇春双战吕布张辽,大惊失色道:“那将是何人?”

    常遇春麾下步卒上前,向高长恭解释一番,高长恭无比惊讶道:“好啊,想不到我汉军之中还有如此猛将,今日立此奇功,陛下必定高兴!来人,速速与我去接应常校尉!”

    高长恭带领着骑兵继续追击,接应常遇春。只道追击入斜谷深处,益州兵马逃入汉中,汉军收捡一路益州兵丢弃的兵甲,直到天黑时分,兵马才返回眉县。

    眉县之中,高长恭看着殿下方一群益州将校,刘范,庞羲,还有从长安逃出的世家家主等人。向着常遇春拱手道:“常校尉了不得啊,这些人我还以为追不上了,不想竟然被你通通生擒了!”

    “俺老常这也是运气!”常遇春好似对于别人的恭维有些含蓄。摸了摸脑袋笑道。

    “运气?常校尉的运气还真是让人羡慕呢!校尉不必谦虚,本将明日回了长安便将陛下如实秉报,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必不会埋没了你的!”高长恭一张俊美无比的脸,略显羡慕道。

    “如此多谢将军了!”常遇春听了无比激动,拱手谢道。

    二将寒暄一番,兵马在眉县休整一晚,第二日一早,便押运着刘范等人返回长安而去。

    长安皇城,长乐宫!

    好似朝会一般,长安这边也好似一个小朝廷,洛阳虽为国都,但长安的规模比之洛阳也一点不差。长乐宫也同样气派,只是殿中的文武规模,比之洛阳略有不如。

    左边是王猛,狄仁杰,郭嘉,李儒等文臣,右边是杨延嗣,薛安都,高长恭,夏侯敦,夏侯渊等将。

    刘辩高坐龙椅,身着黑色衮龙袍,头戴九龙平天冠,面色冷俊,如渊渟岳峙,威严自声。而下方却是跪着刘范,庞羲一众益州将校,以及许多世家家主。世家家主想要逃命,自然是贪生怕死之辈,此时此刻他们跪倒在殿下,祈求饶命。

    “将他们带下去,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刘辩眉头一挑,摆了摆手道。

    其他人被带下去,只剩下刘范,庞羲等二人。二人此刻也无比的惊慌,担心刘辩也把他们下令诛杀了。

    “刘范,汝父刘焉与蒙古铁木真勾结之事,你想必都知道了吧?”刘辩看向刘范沉声道。

    一听这话,刘范更是无比惊慌,磕头求饶道:“陛下,这些都是父亲决定的,此次本来是父亲该来的,只是父亲身体不适,才让我前来督军,跟蒙古人勾结,跟我没有关系啊!”

    “呵,刘焉还算个枭雄,倒是生了个好儿子!”刘辩轻笑道。

    被刘辩这句话一讽刺,刘范直羞的面红耳赤,求饶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朕对你的命不感兴趣,好好配合朕,朕念在同宗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还有你也好好配合朕!”刘辩盯着庞羲道。

    “陛下放心,我必全力配合陛下!”二人叩头道。

    刘辩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们二人,呆会供认出全部罪状,把刘焉与铁木真,和长安世家的那些龌龊之事通通写出来!朕有大用!”

    “是,是!”二人一口答应下来。

    此举确是为了天下民心,刘焉勾结异族,若是公布于天下,益州必为天下百姓唾弃。而益州想要进取,就根本不可能了,有这样的朝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卖了。而益州之中,百姓也会产生内乱。有了这些罪证,面对益州,刘辩可以说就占据了大优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