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63章一夜风流

第363章一夜风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毛耸耸的大衣滑落下来,落到刘辩手中,那入手的柔滑感让刘辩心下一荡。两人挨的很近,鼻尖处传来伏寿那诱人的处子幽香,更是让刘辩呼吸都是一阵急促。

    刘辩顿时楞在当场,脑中一片空白了。

    白色貂绒大衣滑落下来,伏寿里面着一件深红色长裙。先前她身着厚重的大衣,给人的一种独特的青春气息,如今那大衣褪下,却显露出伏寿那诱人的身姿。

    伏寿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古人早熟,十三岁便可嫁人,伏寿虽然尚且青涩,但发育得却着实可人。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可堪盈盈一握的纤腰,无处不显示着诱惑。

    “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见伏寿伸手要去解开长裙,刘辩吸了口气问道。美人在前,刘辩怎么会不心动?只是这其中若是涉及什么政治因素,刘辩自然要思虑一番了。

    见刘辩问话,伏寿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低着头,娇羞道:“不是陛下让那些卫士带我过来的吗?只要陛下能放过我的父亲,小女子愿意为陛下做任何事!”

    “噢?任何事?你今晚要为朕侍寝?”刘辩伸出手勾着伏寿的下巴,上下打量着,眼中满是侵略的目光。她总算是明白为何伏寿会在自己的寝宫了,定然是先前那些将士听了刘辩与伏寿的对话,会错了意。

    被刘辩的目光上下审视,伏寿的一张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看着刘辩的目光,轻咬红唇道:“只要陛下能放过我父亲,小女子愿意为陛下做任何事,包括献出我的处子…之身!”

    “呵呵?为朕侍寝,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事,你为何这么一副表情?”刘辩轻笑道,旋即放下了勾着伏寿下巴的手。将手中的大衣放在床塌上,刘辩走到床塌前不远的桌案前,桌上有侍女提前温好的水酒,刘辩倒了一杯捏在手中,旋即转过头来望着伏寿。

    伏寿泯着嘴唇,理解着刘辩话中的意思,她也是冰雪聪明,不过一会便明白过来,刘辩是不喜欢她愁眉苦脸呢。旋即她嘴角一勾强笑道:“陛下,我只是,我只是…”

    眼下,她根本想不出什么话来解释,又恐惹怒刘辩不高兴,不宠幸她,便救不了伏完了,她只好又低着头,轻声道:“难道陛下不喜欢我吗?”

    刘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加上没人在前,便感觉一股燥热涌上心头。看着伏寿刘辩嘴角一勾道:“如此美人,怎会不喜?”

    伏寿听了心中一动,抬头看着刘辩惊喜道:“陛下答应放过我父亲了?”

    刘辩没有立即回答伏寿的问话,而是转身又倒了一杯酒回过头来看着惊喜的伏寿道:“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伏寿一愣,旋即就醒悟过来,脸上又顿时被娇羞的粉红色渲染。伏寿娇柔的玉手一抬,放在自己的纤细的腰肢上,轻轻一拉红色长裙的腰带。顿时长裙被解开,伏寿欲转身对着刘辩,脱去长裙。

    “不许转身,看着朕!”刘辩冷冷的戏虐的声音响起。

    伏寿的手一僵,低着的头,只见其眼中满是羞涩与屈辱。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收敛着脸上多余的表情,旋即满脸笑意的抬起头来,注视着刘辩,努力让眼中多出几分情意。

    伏寿两只手扶上肩头,拉着长裙轻轻一用力,沙拉拉,长裙顿时滑落在地。露出里面红色的亵衣,雪白的脖颈之下,锦绣的菱形亵衣,包裹着那伏寿骄傲的诱人之处。

    伏寿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旋即她神色被坚定所取代,她银牙轻咬红唇,玉手逐一解开亵衣上衣带的束缚。

    只见得那玲珑精致的亵衣顿时落到地上,此刻那犹如白玉般的娇躯,微微颤抖着,犹如被剥光的小羊羔一般。伏寿长发披散,身上只剩下那最后一道束缚,她微微弯腰,就要当着刘辩的面,解下那最后的束缚。光洁的玉背与那翘臀之间,形成了一道惊心动魄的曲线弧度。

    刘辩呼吸一阵急促,旋即他又自酒杯中倒出一杯酒,手上拿着两樽酒走上前去。

    伏寿顿时抬起头,直起身子,看着刘辩走向前来,他还有些紧张,身子微微颤抖的注视着刘辩。

    刘辩走向伏寿身前,递过一樽酒,在伏寿满是疑惑的目光中,刘辩轻声说道:“喝下半杯!”

    喝半杯?伏寿听了一楞,旋即她脸色一阵羞红,看着刘辩的眼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她与刘协本来该结为夫妻,可刘协却因刘辩而死,伏寿对于刘辩甚至可以说是憎恨。

    可为了伏完,她在刘辩面前已经毫无秘密可言,是生是死,都只能是他的人。可这一杯酒,却代表了不同的意思,伏寿本以为刘辩宠幸她一晚上,便会将她抛弃,而伏寿也只是想献出自己的身体,换取伏完活命的机会罢了。

    这只不过是一场交易,可刘辩这杯酒递了过来,就说明伏寿日后得永远跟着这个男
魔法师的命运史诗笔趣阁
人了。古之夫妻成婚洞房之时,都要喝交杯酒,每人先饮半杯,然后手臂交叉饮下后半杯。

    这是交杯酒,刘辩让她喝下,就表明刘辩接纳她了。

    伏寿注视着刘辩,只见刘辩已经喝下半杯酒了,伏寿也只得举起酒樽,喝下半杯。不过伏寿好似不会喝酒一般,酒樽又大,刘辩倒的又有些满,半杯酒就是一大口了。一口酒下肚,直炝的伏寿脸色通红,甚至眼眶中也是秋水盈盈。

    见此刘辩一笑,扶着伏寿的娇躯,轻轻拍打着她的粉背笑道:“浅尝即止,不会喝酒你喝那么一大口干嘛?”

    刘辩一双大手触碰到伏寿娇躯,伏寿顿时身体一僵,但刘辩此刻只是显示着男人温柔的一面,伏寿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刘辩收回手臂,见伏寿好了点,便将拿着酒樽的手伸到伏寿面前,手臂微微弯曲。

    伏寿顿时会意,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喝下这杯酒,自己就要一辈子跟着他了?他会不会对我好?

    伏寿呆呆的伸出手臂,二人双手交插,刘辩低下头,伏寿也低下头,二人额头贴在一起,才喝下手中酒樽的酒水。

    喝完了酒,伏寿便不知所措了,此刻她身上毫无束缚,在这冬日里,尽管屋内放置了不少的火盆,但伏寿身上仍是起了鸡皮疙瘩。

    “陛下,我们…”伏寿看着刘辩不知所措道,她不过是一个处子,根本不懂床第之事。

    “你冷?”刘辩看着她的肩头,轻声问道。

    伏寿怯怯的点了点头道:“嗯。”

    刘辩嘴角一勾,突然拦腰将伏寿抱起,伏寿整个人就横在刘辩的怀中。看着怀中无比娇羞的伏寿,刘辩坏笑道:“你马上就不冷了。”

    马上就不冷了?伏寿不懂?但刘辩双臂有力的抱着她,让她感到一丝丝安全感。伏寿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等待那即将到来的恐惧。

    刘辩将伏寿放在床上,随后宽衣解带除下自己的束缚。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伏寿无比紧张,悄悄睁开眼睛,看向床塌前的刘辩。

    只见刘辩身长七尺五寸,修长匀称,并且由于练武的缘故,一身强壮的肌肉,好似力量无穷。在看刘辩的脸上,前番看着无比的冷俊,可如今却充满了温情,阳光,脸庞犹如刀削一般的角度,又是那么无比的英俊。

    看着刘辩的脸,伏寿不自觉得沉迷其中了。

    不过一会,刘辩解除掉身上的束缚,踏上走上塌前,伏寿的目光从刘辩的脸上不断转移,陡然向下,旋即不知看到了什么脸上一慌,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着伏寿那惊慌的表情,刘辩脸上一阵满意,翻身便上了床塌。

    一时间,整个寝宫中都洋溢着一股春意。

    来自后世的刘辩,理论经验丰富,如今又陆续收了唐婉,蔡琰,几个月下来,实践经验也是无比的丰富,可以称得上是床上功夫了得。初次承欢的伏寿任由刘辩摆布,一晚上下来,不知解锁了多少姿势。

    宫殿中男欢女爱的声音持续了两个多时辰,本就是三更时分的深夜了,直到天色黎明之时,二人才相拥睡下。

    刘辩再次醒来,窗外已经艳阳高照了。刘辩一扭头,枕边的伏寿竟然也早早就醒了过来,此刻她一双美目正痴痴的看着刘辩,虽然说她曾经对刘辩有过仇恨,但如今刘辩已经与她有夫妻之实,伏寿也便以刘辩为依靠了,古人的爱就这么简单。

    “为何醒这么早?”刘辩伸手挽过伏寿露在外面洁白如玉的臂膀,将她拥入怀中,嘴唇在她的螓首上轻轻一吻。

    “陛下,我父亲…?”伏寿脸上闪过一丝甜蜜之色,旋即看着刘辩的俊秀的脸庞,轻声问道。

    刘辩看着伏寿,原来这妮子是担心伏完,姑而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刘辩看着伏寿,轻抚她的秀发道:“你放心,伏完她不会死?”

    “那陛下会不会为难?”伏寿顿时松了口气,头枕在刘辩胸口,低声问道。先前她为了救伏完而献出自己的身体,如今她已经与刘辩有了夫妻之实,反而又担心刘辩放了伏完会为难了。

    “为难,朕为什么会为难?朕说过会秉公办理的!不过伏完他罪不致死,世家所谋他大多没有参与,只是最后被人叫了过来,也就是迎接了刘范而已,顶多只会判个流放边疆的罪名!”刘辩看着伏寿笑道。

    旋即,她注视到伏寿的一张脸又喜转呆,随后又是羞怒,伏寿满脸愤怒的看着刘辩,一双小粉拳便擂在刘辩身上,羞怒的骂道:“你这恶贼为何不早说,白白玷污了我的清白!”

    刘辩一把抓住伏寿的拳头道:“是你说过不后悔的,朕可没说什么,你还敢打朕,真是翻天了,让你看看朕的厉害!”

    刘辩旋即掀开被子,一把将伏寿压在身下,不过一会,大殿中又响起了伏寿娇媚的求饶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