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62章送上门的美女呀

第362章送上门的美女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几个大箱子缓缓打开,里面竟然是一摞摞码放整齐的书籍。

    古香古色的书籍,当先一口箱子里,书籍的封面上书写的都是《论语》,一口口箱子打开,其他几口箱子里分别是《诗》,《书》,《易》《春秋》,《孙子兵法》等先秦经典。

    “宣纸居然真的被你做成书了?可那又如何?我试过以宣纸抄书,速度比撰刻竹简快不了多少,你想用纸书代替竹简?就此绝了我世家垄断知识?哼,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杨彪看着那几口箱子里面的纸质书籍,轻蔑一笑。

    世家之所以能垄断知识,便是因为其家族的藏书,书籍代表的就是知识。世家子弟一出世,就会有这些书籍可以用来学习,这就是世家的底蕴,可以不断传承下去。

    而寒门子弟呢?家中没有书籍,想要获得知识,就必须得求学,而这些知识却是在世家手中,世家中只有少数的清流愿意传授知识,这也是世家能够垄断知识的原因。

    而想要断绝世家垄断知识,那就要让书籍不单单为世家所有。然而这个时代书籍为竹简,书籍的制造成本高的可怕,速度更是缓慢,想要让书籍不被世家掌控,太难了,根本不可能。

    而宣纸的出世,让这个有了一些可能,杨彪等人得到宣纸之后,也曾用宣纸摘抄制造书籍,虽然比制造竹简书来的快一点,但成本也是太高了,想要大规模制造根本不可能。

    因此宣纸的出现,并没有打破世家垄断的地位,杨彪等人只以为刘辩后知后觉,想要以宣纸制造书籍来断绝世家垄断知识的地位,纷纷嘲笑起来。

    “呵呵?现在笑未免太早了点吧?你们不妨打开看看?”刘辩看着杨彪冷笑道。

    “老夫倒要看看,你耍的什么花样!”杨彪一听,当即弯腰取出一本《论语》查看起来。这一看,杨彪的脸色就变了。

    旋即他又丢下手中的《论语》,去看别的书籍,一本本,杨彪一连看了几十本,旋即他惊恐的看着刘辩问道:“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

    一众世家主看着杨彪那惊恐的模样,身体颤抖不止,一个个也都去捡起地上的书籍查看起来,不一会,这一个个世家主的模样也都跟杨彪一般无二了。

    甘宁看的疑惑不已,他也抓起一本论语查看起来,只看了一眼,他也顿时变得表情丰富起来,一页页的翻过,旋即他看向刘辩,无比惊讶的问道:“陛下这是怎么办到的?怎么每个字都一样大小?这不是人抄的?”

    只见甘宁手上的《论语》,每个字体都一般大小,并且每个字体的笔画,也都一模一样。字体无比工整清晰,就好像是印上去的一般。而其他书籍,也都跟这本《论语》一般无二。

    看了几本书籍,甘宁陡然意识到这些书都本不是人摘抄的,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印在上面去的。一瞬间甘宁就豁然开朗,他不愿意投靠刘辩,就是认为刘辩打压世族,日后天下世家反他,他的江山也坐不安稳。到时候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甘宁虽然当过强盗,但也当过郡丞,还是有些眼光的。

    可如今刘辩有了这不知名的手段,可以制造纸质书籍,也就是说不出三五年,刘辩麾下有源源不断的人才供应,世家不买帐又怎么样?朝廷自己有教出来的!

    甘宁能够想到,这些世家主俱是老谋深算,怎么会想不到?既然这书籍不是摘抄的,而刘辩又如此信誓旦旦,说明刘辩已经掌控了能够用宣纸制造书籍的办法,并且速度还比摘抄要快。

    陡然,杨彪好似发了疯一般疯狂扑向箱子,将那些书籍一阵撕扯,好似要将它们全部毁了一般。有几个世家家主见此也是疯狂撕扯着书籍,还有些则是痴痴呆呆的坐在地上。

    看着杨彪等人丑态百出,刘辩冷笑道:“撕啊,宣纸不过树木所造,朕所创印刷之术一日之间可成书万册,你撕得尽吗?”

    “成书万册!”

    众世家主身体陡然一怔,不敢至信的看着刘辩,成书万册?就是一册论语用竹简雕刻也要数天,用宣纸摘抄也要一天一夜。而刘辩可以一天制造万册书籍?刘辩只要用这些书籍教书育人,那世家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这真是断了他们世家的根啊!

    杨彪咬牙切齿得看着刘辩道:“刘辩,你果真要如此狠毒?要断我世家后路?你可知道你这样要背负万事骂名?”

    “万事骂名?朕让天下人有书可读,只会留芳万世!”刘辩负手而立,郑重道。

    “怪只怪你们太过贪婪,你们不仅仅无休止掠夺百姓,如今朕动了你们的利益,你们居然还勾结外侮,朕岂能容你们?”刘辩看了一眼世家主的丑态,袖袍一挥喝令士卒道:“来人,将他们给我带下去,收押天牢!”

    正在此时,只听的外面士卒传来一阵骚动,刘辩隐约听到有士卒轻喝道:“里面乃皇城重地,快快退去!”

    “是何人在外喧哗?”王猛高声问道。

    “陛下,几位大人,外面一个女子自称是伏完之女,非要进来!”士卒快步跑了过来,拱手说道。

    “伏寿?”刘辩一撇地上一脸呆滞的一个家主笑道:“伏完,你女儿可比你有种多了,去把她带上来看看!”

    刘辩这断时间除了接触的世家资料不少,伏完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无弹窗
,也算是个汉室忠臣,不过他却是刘协一系的人。也因此他才伙同杨彪等人做乱。而伏完之女自然就是伏寿了,历史上刘协的皇后。不过如今半路杀出了个刘辨,董卓哪里有心思给刘协张罗着纳后之事?后来董卓迁都长安,又张罗着这事,只是刘协还未与伏寿成婚,刘辩大军就攻入长安。

    因此这个时候的伏寿,身份却有些敏感,因为与刘协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虽然刘协死去又一年,但身份在那却还未嫁出去。

    不过一会,一个士兵带上来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年方二八,一头长长的秀发披肩,她身穿一件白色大袄,冬风中包裹着她的身躯,洁白如玉的颈部也被白色毛茸茸的貂皮所包裹,尽显青春朝气。

    而女子一双鹅蛋型的一双小脸被凛冽的寒风吹的通红,娇小的琼鼻之上,一双动人心魄的眼睛却有些泛红,让人忍不住疼惜。

    “孩子,你过来干什么?”伏完看着伏寿走了过来,冷喝道。

    “父亲,我早说过这事不能参和进去,今晚自父亲走后,女儿就一直提心吊胆,想不到真的出了事情!”伏寿脸色凄苦,向着伏完解释着,旋即他向着刘辩拜倒道:“陛下,我父亲年老,又是被他们蛊惑,还请陛下放他一条生路吧!”

    “呵,你倒是一片孝心!”刘辩看着跪倒在地伏寿,冷笑道。

    “陛下答应放过我爹爹了?”伏寿惊喜的望着刘辩,眼中燃起了希望之色。

    刘辩盯着伏寿的眼睛道:“朕说过,这些事情朕都了如指掌,这断时日,你们这些人做了些什么,朕都有记录!死罪就是死罪,罪不当死朕也不会枉杀!伏完做了些什么,你自己清楚!”

    刘辩一双眼睛,更是冷俊无比,让人不敢直视,伏寿只看了一眼,就不自觉低下头去,听了刘辩的话,她娇躯一颤,头向着冰冷的地板磕去,祈求道:“求陛下饶过我爹爹一命吧,陛下想要如何,小女子都无怨言,哪怕用我的命换父亲的命!”

    “法不容情,若是别人犯了法,杀了人,都向朕来求情,朕都要放了不成?伏完的罪过自有司法处置,你便是再此跪上一年,朕也不会放了他!”刘辩正色道,对于伏寿的求情不为所动。

    “女儿你别傻了,是我该死,你快回去吧!”看着跪倒在地不断祈求的伏寿,伏完痛苦的叫喊道。

    “都给朕带下去!”刘辩冷喝道。

    刘辩不理会一帮自作自受的世家之人,转身对着王猛等大臣道:“走,去宫殿,朕与你们有事商议!”

    此时,长乐宫下台阶已经被打扰干净,布满的献血也被清洗干净,只是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刘辩再返回长乐宫,宫内有士卒掌灯,颇为明亮。

    不过刘辩的龙椅却是被甘宁劈了,临时换上一个坐垫,刘辩盘坐其上,周围文武大臣分坐。刘辩看向殿下站着的一人,冷笑道:“甘宁,你把朕的龙椅劈坏了?该当何罪?”

    “罪将知罪,还请陛下饶恕!”甘宁当即跪道在地道。

    “哼,朕先前可给你机会了,你现在投降可就不值钱了!朕突然有些后悔了!”刘辩看着甘宁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心中的怒气已经被打消了大半,不过他还是想吓吓甘宁。

    果然甘宁听了这话,好似无比悔恨一般,扯动了脸上的伤口一阵龇牙咧嘴,向着刘辩拱手道:“陛下,先前是各为其主,罪将也是无可奈何,如今罪将为陛下所擒,愿意投降陛下,为陛下冲锋陷阵,在所不辞!”

    刘辩摆了摆手道:“先下去养伤吧,等朕什么时候想到你了,你在为朕冲锋陷阵吧!”

    甘宁无奈的撇了撇嘴,任由士卒将他带下。

    刘辩在看向王猛等人道:“今晚大战百姓必然恐慌,好在城中没有百姓伤亡,不过朕希望明天长安城恢复如初,你们可能办到?”

    “陛下放心,臣等一定会让百姓明日全部恢复生产劳作!”王猛等人拱手道。

    “第二件事,世家做乱一事,朕不希望放过一条漏网之鱼!待审问完毕,告知百姓,于闹市诛杀!”刘辩冷声道。

    王猛等人心下一凛,暗道这是杀鸡儆猴呢。并且告知百姓,也能让百姓厌恶世家,以获得民心。

    时间不断过去,刘辩与王猛狄仁杰商议大事直到三更十分,才返回行宫。刘辩这断时日一直住在皇城之中,来到行宫之后,宫殿内烛火跳动,刘辩推开宫殿,宫殿内要有侍女放置了火盆,相比外面,缓和多了。

    刘辩踏步走向床塌,疲惫了一天的他只想早些休息,可是他走向床塌,却发现一女子坐在床塌之上。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刘辩看着那女子,眉头一挑道,这女子赫然就是先前的伏寿。

    “陛下你总算回来了,小女子已经等待多时了,只要陛下愿意放过我父亲,让我付出什么我都愿意!”伏寿说着痛苦的轻咬了一下嘴唇,旋即她一拉一襟。

    “哎,你干什么?”刘辩一愣,伸手上前阻止,可伏寿身上,那间毛茸茸的大衣顿时滑落到刘辩的手中,看着近在咫尺的伏寿,鼻尖处传来一阵处子如兰似麝的幽香,掌心毛茸茸的大衣上传来一阵让心醉的摩娑感,刘辩顿时呼吸一阵急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