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59章锦帆贼惊动圣驾

第359章锦帆贼惊动圣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吕布在东面台阶之上恶斗杨延嗣,虽然屋顶之上箭矢横飞而来,但吕布却也还能一边与杨延嗣战斗一边还能抽空格挡箭矢。

    不过如此一来,吕布却落入了下风,但杨延嗣也只是坚守着自己的优势,守住东面台阶,不让益州兵马攻上来,并不主动出击,因此吕布也无性命之危。

    吕布在一次倒退台阶之下,望向南面却见张辽还在哪里无动于衷,吕布不由得大怒喊道:“张文远?你在干什么?还不率领一对兵马攻上去?”

    南面广场之上,陌刀军斩杀陷阵营,高顺已经没于陌刀军中,生死不知,而陷阵一个个将士也损失大半,却仍是不退一步。

    张辽情急无比,陷阵营只听吕布与高顺的命令,高顺倒下之前没有命令撤退,陷阵营却不退一步。陷阵营是高顺的心血如今仅剩两三百人,张辽只想留下一些火种,不断呼喊道:“兄弟们,退下啊不要在上了,不要在送死了!不要在送死了啊!”

    然而回应张辽的是那句:“陷阵之死,有死无生!”没有了有我无敌,被陌刀军一战击败,高顺生死不知,有我无敌已经成为一句空谈。

    张辽无奈的摇了摇头,东面吕布传来呼喝声,张辽怒目而视道:“吕奉先?这些可都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你忍心让他们白白送死?”

    吕布正与杨延嗣相斗,听了这话倒退几步冲着张辽大喊:“陌刀军无可匹敌,只有让他们拖着陌刀军了,咱们才有机会擒拿刘辩,你快快领一队人马攻上高台,擒拿刘辩!更何况高顺已死,陷阵营又有何用?”

    张辽听了青筋突出破口大骂道:“吕奉先?你如此作为,今后必定人心离散,日后看还有谁会帮你?”

    “你莫非还要反我不成?”吕布大怒道。

    “哼!反你……”张辽正在气头上,一句‘反你又如何?’差点脱口而出。但又想到吕布本性不坏,只是不明智,眼下是被刘辩再次击败被耻辱感冲昏了头脑,那句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见吕布正与杨延嗣相斗,张辽也没有说话在让吕布分心。而是向刘范拱手道:“大公子,这里恐怕一时难以攻上走廊,我率领一对人马速去南门接应将士们,免得被汉军控制城门,到时候咱们无法撤退。若是事不了为,你们尽快往南门撤退,我在那接应你们!”

    刘范一听事关撤退之事,与自己的生日干系重大。连忙点头答应道:“你速速前往,在从皇城外领兵五千前去接应雷铜他们,千万控制住南门!”

    张辽拱手领命,连忙胯上一匹骏马便长皇城之外而去。而吕布远远望着张辽远去的身形,只道是张辽叛变了自己,远远的骂道:“张文远?你果真要叛我?”

    张辽一听身体一顿,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拳头一握强自压下心中的怨气,便纵马出了皇城。吕布见张辽头也不回,气的身体直颤,方天画戟挥出直冲杨延嗣而去,却将怒火纷纷发泄到杨延嗣头上。

    另一边北面阶梯,在那身带铃铛男子的带领下,益州兵将士格外凶猛,而他身边那数百带着铃铛的汉子,也一个个如狼似虎。虽然箭矢横飞,但一个个却挥舞着兵器格挡,渐渐的竟然攀登到台阶高处。

    一众汉军弓箭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呼喊道:“快,快去向陛下求援!”

    弓箭手连忙出来几个,飞快赶往南面向刘辩求援,不过一会便喊道刘辩这边拱手道:“陛下不好了,背面在一将的带领下,士卒凶猛无比,已经快要攻上走廊了!”

    “什么?”

    “快,速速调遣一千将士过去!”王猛狄仁杰等人大惊道。刘辩这边除了陌刀军,还有先前的两千长矛兵,因此王猛便提议调遣一千长矛兵过去阻拦。

    刘辩心中有些疑惑,吕布张辽都不在北面,益州还有什么厉害的上将不成?貌似没有那么厉害的人物能冲破弓箭手的防御啊。刘辩便问道:“可知那贼将何人?”

    “末将不知,不过他身披锦锻,还带着铃铛,周围几百士卒也是如此,战斗起来叮铃作响!”士卒拱手回答道。

    刘辩恍然大悟,便知道了来人的身份。他并未道破,而是看向身边的薛安都道:“薛将军,你亲自率领一千兵马过去拦截!”

    “可是陛下的安危?”薛安都担忧道。

    刘辩摆了摆手道:“北面不容有失,千万不可让他们攻上来!”

    薛安都想了想也是,若是让他们攻上台阶,与弓箭手近身,那其他兵马就会从北面突入,到时候刘辩才真的危险了,想到这里,薛安都拱手领命,率领着一千兵马赶去北面支援。

    北面在那青年的带领下,一路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最新章节
向着走廊上攻来,眼看着便要攻上台阶,走廊上的弓箭手见势不妙,连忙操起地上的武器上前防御,铃铛青年一个跨步登上台阶,手里的长刀劈砍而出,顿时便砍死几名汉军。

    这个时候,这个青年便听到一阵喊杀声从侧面传了过来,便见一个高大威猛的将军带着千余长矛兵赶了过来。薛安都直冲北面而来,便在走廊转角,就见到那铃铛青年攻上走廊,薛安都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铃铛青年一阵砍杀,见薛安都气势汹汹手提长刀而来,知道来人功夫尚且还在自己之上。若是被他缠住,那可就麻烦了,铃铛青年眼睛一转,便见到面前的墙上,居然有一道窗户,而从这个窗户,便能进入长乐宫大殿,直达刘辩的背后!

    铃铛青年大喜,当即纵身一跳,跳入窗户之中,进入了长乐宫大殿。薛安都大惊失色,暗叫不好,连忙指挥道:“弓箭手归位,尔等长枪并前去守住台阶!”

    目前只有那铃铛青年勇武攻了上来,而那些士兵还在台阶之上,不过由于走廊上的弓箭手前去御敌,单凭屋顶上的弓箭手,便对益州兵的伤害大大降低了。

    不过那铃铛青年进入长乐宫,薛安都草草命令一番,来不及在北面多待片刻,便立刻赶回南面保护刘辩。

    听了薛安都的命令,长矛兵立刻上前,手挺长矛立于台阶之上,长矛挺刺,便让益州兵的攻势缓解下来,弓箭手又立即回到走廊上,箭矢横飞,没了那勇武青年,益州兵再次伤亡惨重,那数百青年的手下也是败退下去。

    北面的局势稳定下来,可对于刘辩来说,却又一场天大的危机,那青年从窗户跳入长乐宫,一路畅通无阻,可以直达刘辩身后,更何况刘辩没有防备,若是如此,薛安都心惊胆颤不敢多想,一路不知撞飞多少将士,只希望早那青年一步赶回刘辩之处。

    只是直线与绕道,终究是直线快,更何况薛安都这里还有汉军士兵守住走廊,难以通行。

    铃铛青年跳入太和殿中,殿中一片漆黑,青年快步奔腾,只听的哎呦一声,便被脚下一个东西给拌倒了。

    “靠!”青年怒骂一声,谁知道这长乐宫正殿还放着东西?视线不明,青年担心是什么机关陷阱,探手摸去,原来是几口大箱子。

    “在这里放箱子做什么?”青年不明所以,但擒拿刘辩更为重要,当即跨过箱子,直冲刘辩身后而去。长乐宫大殿是打开的,外面火把照耀,青年跑了几步,视线就明朗起来,便见到殿门口一把龙椅,刘辩端坐其上!青年大喜,提到直冲刘辩。

    而在侧面的薛安都无法尽快抵达刘辩之处,只得高声呐喊着:“陛下,小心身后!陛下小心身后!”

    好在薛安都嗓门极大,一些汉军将士见此,也是高声呐喊,声音很快便传到刘辩耳中,刘辩一惊连忙起身离开龙椅,向后看去,却见一把长刀直冲龙椅劈下!

    锵的一声,刘辩倚天剑出鞘,同时他的身体向着涌来的士卒之中退去。知道来人的身份,刘辩没有上前御敌,而是明智的退入军士的保护之中。

    而在刘辩退入军士之中,那敢长刀也将龙椅劈开,群臣大惊失色,若是刘辩反应慢了一拍,可就被一份为二了。长刀左右一动,龙椅顿时四散开来,青年挺着长刀,长刀便直冲刘辩而去。

    “尔是何人?居然敢惊饶圣驾?左右给我拿下!”王猛大怒道。

    “锦帆甘宁甘兴霸!”青年冷声道,身上的铃铛叮铃作响。

    “甘宁,武力96,统帅87,智力56,政治49!”刘辩立刻检测除了甘宁的四维。

    “原来是益州大名鼎鼎的锦帆贼?朕不怪你无礼之罪,你若投降,朕既往不咎!”在士兵保护下的刘辩郑重道。

    “噢?你居然敢说降我?”甘宁冷笑道。

    “有何不敢?”刘辩轻笑道。

    “哼,我纵使投降了你,又有何用?你打压世族,须知天下世家垄断知识。你重用寒门不过是杯水车薪又有何用?现在是长安世家反你,纵使你得了天下,天下世家也要反你,我现在跟了你,将来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甘宁摇了摇头道。

    “垄断知识?你想多了,朕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哦对了,你先前从大殿中过来,里面看不清你肯定被拌倒了吧?”刘辩若有所思道。

    甘宁脸色一红,冷声道:“那又如何?”

    “朕有完美解决此事的办法,你见了朕的东西,就不会那么想了!投靠朕,朕保你封侯拜将,光宗耀祖!”刘辩笑道。

    “哼,这个容易!你先拿下我再说!”甘宁听了冷冷一笑,提刀向刘辩劈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