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58章郁闷的吕布

第358章郁闷的吕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陌刀军踏步而下,陌刀在陌刀军将士手中,挥刀收刀,仿佛就成了机械般的动作。

    益州兵在陌刀之下,仿佛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被砍的七零八落。如此恐怖的杀伤力之下,益州兵纷纷退却。

    然而吕布自恃勇武,居然迎着陌刀军而上。方天画戟横扫过去,欲与陌刀军争锋。

    面对吕布一人陌刀军没有慌张,一千陌刀军大约分为五排,陈列在五道阶梯之上,每排两百人,逐步向下推进。吕布向上冲来,陌刀军也没有选择包围吕布,仍然是一排排向下推进的方阵。

    方天画戟大约一丈二尺,当天画戟横扫而来,一次便能攻击到五个陌刀军士兵。方天画戟袭来之际,带起嚯嚯风声其威势同样令人心灵胆颤。

    然而陌刀军士兵就仿佛是机械一般,当天画戟横扫而来,五把陌刀也向着方天画戟同时砍下。

    “铛!”一声巨响响起,五把陌刀同时砍在戟杆之上,顿时擦起一阵火花。刀与画戟在空中停滞不过瞬间,吕布身体便不自觉向后倒退。吕布抽回当天画戟一看,却见其上五道砍痕。

    五人合力,居高临下那巨大的劈砍力量之下,吕布竟然也无与之相比。

    陌刀军本就是军中的大力士,刀劈砍的力量,也远比吕布一只手横扫来的大,陌刀军又在高处,吕布在下,无法借力,因此陌刀军方才有此雄威。

    吕布惊骇的不是自己败退,而是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当天画戟,虽然方天画戟之上的凹槽不深,只要打磨一番就恢复如初。但吕布知道自己的方天画戟是神兵机器,在陌刀之下居然会出现砍痕?

    虽然当天画戟上出现了砍痕,但陌刀却受创更大,只见那五个陌刀将士手中的陌刀已经卷刃,大大的影响使用了,若是再来几次就要报废了。

    这个时代的工艺远远不及唐朝,陌刀虽然被刘辩兑换的图纸制作出来了,但只能保证陌刀的锋利,其硬度刚度却远远达不到要求,陌刀虽然杀人如砍瓜切菜,但基本上每次战斗之后,陌刀刀刃都会卷刃,无法再次战斗。所以每次战斗之后都要进行维修。而每年光是陌刀的维修就要花费大量的资金,所以这三年下来,陌刀军的数量仍然只保持在一千而没有扩建,因为太耗费钱财了。

    吕布麾下的陷阵营也是这个道理,他们强悍无比,却也只维持在八百人,没有扩建,便是养不起。

    虽然陌刀已经卷刃了,但吕布已经见识到陌刀兵的恐怖,二来又舍不得方天画戟跟陌刀硬拼。对于一个武将来说,兵器,宝马就是第二生命,不过对于吕布来说还要加上一个美人。方天画戟就好似吕布的命根子一般,吕布当即抽身而退。

    不过陌刀军却没有那个顾虑,他们只需要胜利,陌刀坏了那就在修。于是乎吕布向台阶下急扯,陌刀军继续向下推进。

    吕布直退到台阶之下,看着那继续向下的陌刀军,吕布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向着身后大喝道:“高顺,率领陷阵营迎敌!”

    陷阵营?陌刀军是重甲步兵,更能搏杀骑兵,而陷阵营也是重步兵,铠甲斗具同样齐全。

    “陷阵营,随我冲!”吕布一声另下,其后兵马之中,高顺当即领着八百陷阵营踏步而出。

    “主公不可啊,陌刀军不可直撄其锋,咱们还是退吧!”高顺身边的张辽当即阻止道。

    “不,给我冲!”吕布冷喝一声,高顺毫不犹豫,八百陷阵营顿时上得前来。

    张辽无奈,只得向着刘范等人拱手道:“大公子,眼下刘辩兵马尚在城门搏杀,咱们速速出城,若是等他们拿下城门,咱们可就不出去了啊!”

    “这……”刘范也颇为犹豫,认为张辽说的有些道理。

    “不可退,拿下刘辩大事可定,大公子刘辩身边兵马不多,正殿门口兵马不多,可从其他方向突入!”杨彪当即阻止道。

    刘范是个庸才,被杨彪张辽这么一说顿时没了主见,只好看向庞羲,庞羲想了想道:“每们尚且有五千守军,即使里应外合,想来也能坚持一时,咱们在试试看,若实在攻不进去在退军!”

    刘范点了点头,连忙召唤着众将士攻上其他三面台阶,不过尽管如此,他的脸上担忧之色也越来越凝重了。

    转眼陌刀军踏步走下台阶,陷阵营也迎了上去。

    “陌刀所向,挡我者死!”

    “陷阵之志,有我无敌,有死无生!”

    两方重步兵毫不犹豫向着对方冲去,各自喊出自己的口号。

    陌刀属于长兵器,陷阵营还未近身,陌刀已经劈砍而去,将士身披重甲,逐步向前推进。陌刀砍下,陷阵营士兵毫无畏惧,上前迎了上去。

    虽然陷阵营士兵也身着铁甲,但在陌刀之下,仍然没有挺住那陌刀之威,只能说陷阵营的士兵死相比益州兵好看点,身体没有四分五裂,在铁甲的保护下没有被陌刀砍的七零八落,但在那巨大的力道冲击之下,仍然有许多士兵倒在刀口之下。

    “高兄,快退下来,不可硬拼啊!”后面的张辽情急道。

    吕布大喝道:“不许
末世危城笔趣阁
退,给我冲!”

    “哎!”高顺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走到最前方来,迎着陌刀冲了上去。

    在陌刀之下,同为重步兵的陷阵营也无可奈何,只能说抵抗的时间多一点。只会进,不会退,陷阵营士兵在用生命前行着,或者说是在拖延陌刀军的前行时间。

    “陷阵之志,有我无敌,有死无生!”高顺带着陷阵营将士迎着陌刀前行。嘴里喊出这句话,好似是他最后的绝唱,陌刀之下,不断有陷阵营将士倒下。高顺挥舞着一把砍刀,抵挡一时,身中数刀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高兄!”张辽眼见高顺倒下,惊呼一声陡然看向吕布怒喝道:“吕奉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快下令退军啊!”

    吕布看着高顺倒在陌刀之下,脸上闪过一丝不忍,旋即他望向高台上的端坐的刘辩,脸上又充满了仇恨道:“不许退,给我冲,我今日誓拿刘辩!”

    长乐宫大殿门口,刘辩见高顺倒下,脸上闪过一丝动容,语气中充满了可惜道:“如此良将,在吕布麾下,真是可惜了!”

    周围狄仁杰李儒等人也是摇头叹息,王猛道:“陷阵营同为重步兵,应该运用在他处,却被吕布拿来与陌刀军厮杀,哎!”

    台阶下的广场之上,陷阵营与陌刀军杀成一团,陷阵营不断向前推进,在陌刀之下一个个将士倒下,仍然高声呐喊着:“陷阵之志,有我无敌,有死无生!”

    吕布见陌刀军被拖住,左右两面也有将士攻上台阶,但在密集的箭雨之下收效甚危,吕布胯上赤兔马,便向着右边而去,想从防御薄弱之地攻上高台。

    “陛下我去防备吕布!”刘辩身边的杨延嗣一看吕布冲向右边台阶,向着刘辩说道。

    “千万小心!”刘辩点了点头道。

    杨延嗣转身而去,前去防备吕布。

    吕布跨马来到东面,翻身下马正欲冲向台阶,便见走廊上奔下来一将。台阶上与屋顶上都有弓箭手,因此箭矢的攻击范围控制的很好,杨延嗣站在台阶之上,其头顶上箭矢飞下,根本攻击不到杨延嗣。

    杨延嗣站在那里,若是吕布上来,屋顶上的弓箭手也可以将箭矢射向吕布的范围而不会攻击到杨延嗣。因此要是吕布敢上来,杨延嗣居高临下,吕布面对的不仅仅是杨延嗣,还有横飞的箭矢。

    不过眼下的吕布那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见了杨延嗣恨不得生吃了他,哪里想得到这些?

    吕布挥舞着当天画戟一边格挡箭矢,一边冲上台阶,而那些益州兵就没有那个本事了,在箭矢的攻击下不断倒下。吕布率先冲上台阶大喝道:“杨延嗣,当初你趁人之危,今日我势必斩你!”

    “哼,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杨延嗣虎头乌金枪向着台阶下的吕布刺去。虎头乌金枪长约一丈三,近三米的长度,当天画戟也有一丈二,两人相距七八道台阶便斗了起来。

    “叮,吕布武力102,方天画戟加一,武力103,杨延嗣武力99,虎头乌金枪加一,当前武力100!”

    吕布对战杨延嗣,武力并不能碾压,没有大优势,但有大劣势。

    两人打了没几个回合,屋顶上的汉军将士便冲着吕布射箭,由于杨延嗣高出吕布数个台阶,吕布搏斗起来本就就吃亏,屋顶上的箭矢袭来,更是让吕布狼狈不堪。

    吕布向下急撤几个台阶,躲开虎头乌金枪的攻击,左右格挡的箭矢,破口大骂道:“杨延嗣有种便与我堂堂正正斗一场,借助外力算什么好汉?”

    杨延嗣只需居高临下,在箭矢的策应下,吕布根本攻不上来。吕布向下退去,杨延嗣也不下台阶一步,因为他如果下去,那么屋顶上的弓箭手就无法协助他了。见吕布破口大骂杨延嗣冷笑道:“事关陛下安危,我可不能胡来!”

    的确,杨延嗣生性鲁莽,但这几年充当刘辩的护卫,其性子也沉稳起来。虽然其性格无法根本改变,但眼下关系到刘辩的安危,他却不会意气用事了。

    吕布气的脸色铁青,想换一个方向攻击,但他知道杨延嗣肯定也会跟过去的。

    “哼,有箭矢又怎么样,我一样能杀你!”吕布冷哼一声,仍是冲了上去。他打算在这里拖住杨延嗣。希望张辽或者益州军中能有猛将从其他方向进攻。

    不过张辽却在南面无动于衷,并没有率兵进攻,不过背面,也就是长乐宫大门相反方向的北面,却有了一丝机会。

    刘辩身处大门的南面,能注意到东西两面的情况,但无法关注后面的情况,因此北面确是防御却薄弱的一个地方。

    只见北面方向,一个高大青年手持一把长刀不断格挡着箭矢攻上台阶。他年纪大约二十多岁,长得高大威猛身披铠甲,但披风却是锦袍,并且挥动长刀之间,身上还叮铃作响,细看之下,原来是佩戴了几个铃铛。

    着青年身边聚集了数百人冲在最前方,身上也佩戴了铃铛,一阵叮铃铃的声响传递出来。青年勇猛非常,其他三面无法冲向台阶上的走廊,这北面,在他的带领下却是距离台阶上的弓箭手不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