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44章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第344章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云,马超两个猛将纵马来回于蒙古骑兵之中厮杀起来。

    人是绝世猛将,枪身神兵利器,马更是万中无一的宝马。赵云胯下银鬃马,掌中龙胆亮银枪,马超胯下里飞沙,掌中一杆龙骑枪。

    这三样万中无一,合在一起更是发挥出数倍的威力。

    赵云马超二人先是冲到前军方向,随后两人横向来回厮杀。这样一来,蒙古骑兵的前路被阻断,阵脚大乱一下,奔逃的速度便大大降低了。

    而哲别见状不妙也只能先行快马向北奔逃,汇合重骑兵。而四千多主力骑兵,却生生被赵云马超二人给阻拦,难以前行,只有少数骑兵向着四周逃蹿,但的主力却是阵脚大乱,乱成一团根本逃无可逃。

    兵马便是这样,一点出战问题,便会引发全线崩盘,如今他们阵脚大乱,便混做一团,更何况主帅哲别已经先逃了呢?蒙古骑兵之后,李元芳率领着白马义从已经率先赶到,标枪骑兵组成的锥字军阵也紧随其后。

    大局已定,这支被哲别抛弃的骑兵,四千多骑兵,便有大半要葬身此地了。见白马义从在李元芳的带领下已经赶到,马家骑兵也在后面跟上来了,赵云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锵的一声,却是青缸剑骤然出鞘。

    赵云先前冲锋,是在于冲乱蒙古骑兵的阵脚,却并未太过杀戮,如今青缸剑出鞘,赵云是要大肆杀戮了。赵云一拨马头,乱军之中,对着白马义从的方向而去,想要与白马义从主力汇合冲锋。

    枪剑并用之下,威力更甚,赵云冲锋间,龙胆亮银枪所到之处,蒙古骑兵人仰马翻,青缸剑所到之处,蒙古骑兵人马俱裂。赵云一身银甲沾染无数侵略者献血,如今身上的铠甲更是被鲜血沾染而呈暗红色,此时的赵云仿佛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

    蒙古骑兵对赵云避之不及,只可惜他们的阵型已乱,后面白马义从挺枪发起了冲锋,蒙古骑兵自身踩踏而死者甚多。另一边马超听赵云那边弄出如此动静,抬目看去只见赵云枪剑并用纵横无敌,马超暗道:“想不到赵将军还会如此神技?我若与他交手,却又如何抵挡?”

    马超思绪如飞,心思百转,见了那枪剑合击之术大为惊奇,周围蒙古俱是弓手,身无兵器,大多是乱做一团四处逃命。只有少数骑兵使弓来打马超。马超虽然想着心事,却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冲杀速度依然不减。

    “我与赵将军今后同殿为臣,自然是没有生死拼杀的机会,恐怕这枪剑双绝的绝技我是没办法领教了。也幸好我与大汉是自己人,若是敌人,莫说赵大哥一个人都无法对付,那大汉还有杨再兴,杨延斯这等猛将呢!”

    马超如今还是少年心性,虽然桀骜不驯轻易不服人,经历了这几天,却被赵云心胸,胆气,武艺所折服。其心中渐渐对大汉朝廷有了一份归属感,对于赵云口中虽说的杨在兴,杨延嗣等人也是神往不已。

    思量一番,马超在看赵云,却见赵云已经与白马义从相汇合,白马义从在李元芳的带领下也向着锥字型靠拢,赵云汇合白马义从在前,仿佛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入蒙古骑兵中。那马家骑兵速度稍慢,还没有赶到。

    马超放下心中的思绪,便纵马挺枪去汇合麾下骑兵而去。不过一会马超也汇合了麾下骑兵,见赵云率领着骑兵正追杀着蒙古骑兵,马超也带着麾下的骑兵照着一个方向杀去。

    “叮,马超神威属性发动,率领骑兵冲杀作战时,武力加二,统帅加二,当前马超武力103,统帅90!”

    蒙古骑兵乱成一团,赵云马超二位猛将带着麾下组成长枪军阵的骑兵不断追杀着蒙古骑兵的性命。

    弓骑兵的兵种面对白马义从这种半重骑兵的冲击,根本无法抵抗,阵脚一乱他们奔逃的速度大降,被白马义从在后收割着性命。马超的骑兵虽然以标枪为主,但也学习冲杀之术,只是没有战甲,无法做到白马义从那般肆无忌惮。但好在有马超这员猛将冲锋在前,后面的骑兵只管收割着人头便好。

    蒙古骑兵死伤惨重,但也在不断向前奔逃,只是能逃过白马义从追击的却不多。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这只是一群互相熟悉的士兵而已,哲别一走,他们便自顾自奔逃,这样反而就更乱了。

    蒙古骑兵奔逃,白马义从追赶,一路上留下了数千蒙古骑兵的尸体。哲别先前见状不秒,提前便走了,打算汇合重骑兵,收拢败卒在反败为胜。

    只可惜哲别低估了赵云与马超的勇武,一人成军,此二人先杀入蒙古骑兵重大大拖延了他们的奔逃时间。使得白马义从与马家骑兵的军阵及时赶到。

    虽然哲别带着重骑兵便在前方两里多处接应,但这两里对于蒙古骑兵来说确是一条黄泉路。这一截路上倒下了两千多的蒙古骑兵。又有千余骑兵运气好脱离主力四散而逃,还有五百骑兵在最前方赶到了哲别之处。

    被杀成这样,这五百与哲别汇合的蒙古骑兵也无在战之心了,虽然哲别就在前方,但他们却绕过哲别向北而去了。

    哲别脸色灰败,这一战他败的不甘心啊,他不是输在战术上,不是输在指挥上,而是输在了马蹬之上,白马义从凭借马蹬发挥
末世剑狂帖吧
出那超越蒙古骑兵的速度,才使得蒙古骑兵大败,随后其主力赶上,才使得蒙古骑兵陷入一场屠杀当中。

    “那个物件,我蒙古怎么就没想到,我蒙古怎么就没想到啊!”哲别败的不甘心,周围轻骑兵向北逃去他也喝止不住,看着白马义从气势汹汹而来,他恨恨的咬牙切齿道。

    “将军比去姑臧还有近三十里,白马义从比咱们快,一定会追上咱们的,还请将军先退,我率领重骑兵为将军断后!”那五百重骑兵的首领开口说道。

    “东英机你?我不走,败军之将我回去还有什么面目见郭将军,不如留下来与兄弟们同生共死!”哲别当即反对道。

    “此战非将军之罪,我蒙古不能没有将军,来人将将军平安带回姑臧!”东英机对着几个骑兵呼喝道。

    几个骑兵立即上前,制住哲别,哲别也不是真心想死,半推半就跟着骑兵败逃回姑臧。

    五百重骑兵断后,这五百骑兵身着皮甲,有的还着铁甲,并且战马上还戴着马铠,一个个手持长枪,当真是气势不凡。

    五百骑兵列阵于路中央,周围不断有残兵败卒逃过,其首领东英机望向前方纵马而来的白马义从与马家骑兵。

    若是这重骑兵数量在多些,哲别还能借此与白马义从一战,只是五百人与携带大胜之势的数千之众,如何能反败为胜?这五百断后的骑兵已经是心存死志了。

    白马义从与马家骑兵一左一右并驾齐驱,纵马赶到重骑兵前方三十丈左右便停了下来。

    重骑兵?大汉没有,赵云也没有与重骑兵交过手,不过赵云也知道重骑兵威力不凡,与他冲阵厮杀,殊为不智。白马义从虽有两千,介于半重骑兵中间,当能歼灭这五百人,但赵云却不想这最后的胜利还增添白马义从的伤亡。

    赵云看向马超道:“孟起你标枪先投射一轮,我在冲阵厮杀!”

    标枪威力巨大,马超手下还有一千五百之众,如今聚在一起,一轮标枪下来,定然能让这这骑兵死伤惨重。虽然先前马超下令所有骑兵丢弃輜重,但每人却留有一根标枪作为战斗。

    这最后的一根标枪说是标枪却也不是,与普通的枪不同,它也能投射。可以说兼具两者之能,既能作为标枪投射,又能作为长枪冲锋厮杀。

    赵云一说,马超心领神会,两次联手御敌可谓配合默契,当下率领着麾下的骑兵纵马而出。隔着老远一个个高挺标枪。

    那东英机也是狠人,面对标枪却也丝毫不惧怕,率领着麾下五百重骑兵迎着标枪发起冲锋。

    天空中一千多标枪激射而出,呼啸间冲向蒙古重骑。重骑兵又如何?面对着这个此弩车威力更大的标枪,这些重骑兵身上的铠甲也仿佛如纸糊一般,一个个被标穿过。

    马超手下骑兵的标枪虽然只够发射一轮,但也足够了,一轮标枪投射过后,蒙古骑兵在那密集,且杀伤力巨大的标枪之下,损失过大半。马超将手里的标枪投射出去,头也不会便拔马而走,此时白马义从在赵云与李元芳的带领下,向着那剩下不足两百的重骑兵冲去。

    在十倍兵力的围杀下,很快,蒙古铁骑便饮恨于此。哲别与其他轻骑兵借比已经逃脱,便是去追也不一定能够追上了,并且姑臧其他兵力也随时可能赶来支援。

    然而那东英机却还没死,此时他身中一杆标枪穿胸而过。马超走到他身边厉声喝道:“我父亲呢,他到底如何了?”

    “马腾?哈哈,他被我家将军亲手斩杀了,哈哈!”东英机哈哈大笑道。

    马超一脸灰败之色,经过这么多次的证明,他已经相信马腾之色的事实了。东英机见马超如此表情,强忍着身上的痛处还要嘲讽马超:“哈哈,敢阻拦我蒙古一统的,都将一死,你今日小胜一场又如何?待来日我蒙古大军南下,大汉必将臣服于我蒙古铁蹄之下!”

    “哼,敢侵略我大汉,今日是你,来日便是郭侃!便是铁木真!区区蛋丸之地,尚未开化的蛮夷,也敢妄想侵略我大汉?”赵云眉头一竖冷喝道。

    李元芳也是大怒,蹲下身子握住插在东英机身上的标枪冷笑道:“尔等蛮夷不知礼教,听说父死子承其母,简直恶心至极,你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生出的畜生杂种吧!”

    被李元芳这一辱骂,东英机怒目相视,却被李元芳抓着那杆标枪一拧动,疼的东英机终于叫饶道:“放了我吧,我是恶心,我是畜生,我是杂种,求求你们杀了我给我个痛快吧!”

    “哼,今日且教你知道,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铁木真若敢南下,总有一天像你一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云冷生道。

    “我是畜生……杀了我吧,我是杂种!”李元芳虽然已经松开标枪,但东英机却还是疼的说着求饶的话。

    一边的马超也终于调节好了悲伤的心情,提着一把长剑走向东英机说道:“今日我战死一千多弟兄,暂且用你的头颅祭奠我的兄弟,祭奠我的父亲,他日我要用这把剑砍下郭侃,砍下铁木真的头颅!”

    只见寒光一闪,马超一剑砍下,便将东英机的头颅砍下,那硕大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便不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