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29章神箭手哲别

第329章神箭手哲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了牛辅,韩遂对自己的称呼,郭侃眉头一皱沉声道:“驸马?谁教你们这么喊的?”

    尽管郭侃操着一口南方口音,长相打扮平平无奇。但郭侃就是郭侃,数月叫席卷西域诸国的人,征服西域,更是让西域诸国人人心服。将灭了他们国家,如今居然敢带着本部的骑兵出击,并且还带着三万西域的兵马过来。就不怕后方不稳?还是西域诸国对他心服口服,心甘情愿为他效力呢?

    如此能人,不论其衣着打扮,身高长相如何,其谈吐间,自有一股威势,更何况郭侃是个身高八尺的长相雄伟的奇男子呢?

    郭侃这一皱眉头,韩遂,牛辅二人对视一眼,不知道哪里惹得这杀星不高兴了,还是韩遂为人老练圆滑,连忙拱手陪着小心道:“铁木真单于一统西部鲜卑,匈奴,羌族各部落,河套之北,一直连接到西域,如今尽皆是单于的领土!”

    “而郭驸马您,跟随大单于建功立业,实为其下第一大功臣,大单于将其女儿许配给您,赏赐金刀,如今世人皆称呼您为金刀驸马,大单于又让您进军西域,如今您数月时间便一统西域诸国。便是将来助大单于一统天下也未尝不可,这声驸马您担当得起!”

    韩遂拱手向郭侃解释,更是将他捧上天了,称他为铁木真麾下第一功臣,将来能助铁木真一统天下,是名副其实的驸马。

    若是常人被韩遂这么一捧,指不定心花怒放,开怀大笑了。可是郭侃仍是皱着眉头道:“驸马?我可担当不起,你们可知道驸马的典故从何而来?”

    又是韩遂拱手道:“高祖时期,他征战天下之时,有一次遇到危险,正马夫战死了,是副马车夫挺身而出保护高祖皇帝!后来高祖称帝,找到了这副马车夫,将女儿许配给他,直到后来帝王的女婿便用驸马来称呼了!”

    郭侃脸色阴沉看着牛辅韩遂二人道:“既然你们知道驸马是称呼皇帝的女婿,那就别用来称呼我了,叫我郭将军吧!”

    一边的牛辅只道郭侃为人正直,死板,便笑道:“郭驸马此言差矣,大单于一统西北大草原,如今又得了西域,将来您为其打下大汉也不在话下呀,到时候大单于进位九五,您不就是名副其实的驸马了吗?这声驸马,您早晚都得受!”

    谁知听了这话,郭侃手持长枪的右手一紧,厉声喝道:“哪个告诉你,大单于要一统天下,进位九五?”

    莫名其妙的,郭侃就怒了,牛辅和韩遂说的还都是奉承的话,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郭侃莫名其妙的发怒,让牛辅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只见牛辅大声道:“大单于一统西北大草原,兵进西域,又派人来说降我与韩文节投靠,不是对大汉有进取之心么?若是大单于无意华夏龙庭,又何必图谋西凉?无端挑起与大汉的战争?我等投降大单于便是看准大单于雄才大略,希望能够在其手下建功立业!”

    “哼,若是大单于无意于争霸天下,又何必趟西凉这浑水?依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牛辅双手抱胸,把头一撇,豪不客气道。

    牛辅也是一方诸侯,他知道一个郭侃终究代表不了铁木真,铁木真的野心,牛辅还是能够感觉到的,牛辅如此刚硬,便是笃定郭侃不会对他怎么样。表现得刚硬,就是要以退为进,让郭侃尊重,不会因为他是投降之人,而被人看轻。

    郭侃听了牛辅的话脸色阴晴不定,喃喃道:“岳父?他果然有兵进大汉的雄心?那日后,我是帮他不帮?”

    以郭侃的才智,自然能感受到铁木真的野心,只是郭侃是南方汉人,因为意外跟随其母落难草原。受到了铁木真部落的恩惠,在异族之中长大,跟随铁木真习文练武,一身的本事,也都是学自铁木真部落。

    但其母亲却不忘大汉,日夜教导郭侃报国之志。受其母亲的影响,郭侃对大汉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但郭侃又深受铁木真活命,养育,成才一恩,又与其女儿定了终身。长大后的郭侃一直为铁木真征战,如今铁木真的地盘越来越大,铁木真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到了如今铁木真的领土甚至扩张到了大汉领域,铁木真的野心,也放到了大汉的版图上,

    一边是郭侃的国家,一边是自己的恩人,岳父,郭侃也陷入了两难之境。大汉就是如今郭侃的痛脚,郭侃不愿去想自己替铁木真侵略大汉的那一天,甚至不敢去想。那驸马的称
大梵仙笔趣阁
呼,郭侃也不允许他人提起。

    如今牛辅,韩遂二人真可谓是对着郭侃的痛脚一阵狠戳,郭侃如何能不怒呢?

    见牛辅这投机取巧,卖国求荣的小人居然硬气起来了,并且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郭侃心中冷笑不已,不就是为了将来能在岳父手下有些地位,不让人瞧不起么?

    可是这是郭侃,虽然心中装着大汉,对大汉保留着几分仁慈。但他终究是历史上一声攻破八百城池的猛人,骨子里也满是胡人的狠辣。就是如今,他也有数月间横扫西域诸国的战绩。其手段狠辣,远远不是牛辅,韩遂所能比的!

    郭侃冷笑一声看着牛辅笑道:“我素来讨厌反复小人,怎么,若是大单于无意攻打大汉,无进取天下之心,你还要反水不成?”

    一听郭侃比自己还硬气,牛辅心中一慌,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韩遂见此连忙拱手道:“郭将军勿怪,牛将军的意思是若是大单于无进取之心,不能给手下高官厚禄,可人都是上进的,若是如此,将来便没人为大单于效力了!”

    “呵!岳父大人他的雄心壮志,我不知道,只是,我郭侃,有我郭侃的规矩,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的手段,我不怕你们反,一万大军我尚且能拿下西域,你?我也不放在眼里!你若要反便现在反,我也正好追究你个反水之罪!哼,你若日后给我耍什么阴谋,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郭侃盯着牛辅,沉声说道。

    对于韩遂,郭侃知道他是个聪明人,韩遂能够清楚的摆正自己的地位。而这牛辅不仅仅蠢,还想着能获得高位。郭侃便豪不客气的打压了。

    牛辅听了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郭侃身后面一万骑兵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若是自己说个不字,恐怕这郭侃一言不合便要攻打自己了。

    那股气势让牛辅心惊胆寒,牛辅打了个了寒颤,连忙拱手向郭侃赔礼道:“郭将军恕罪,我真心臣服大单于,绝无反叛之心。”

    郭侃摆了摆手道:“起来吧,好好做事,脚踏实地,大单于自然不会亏待于你,别给我耍什么心机!”

    “是,是郭将军!”牛辅小心着点头,那句驸马,确是提都不敢提了。

    “听说如今你们在围攻马腾?情况如何了?”郭侃看向前方喊杀声冲天的姑臧城,沉声问道。

    “将军来的正巧,日前其子马超率领骑兵突围而出,如今姑臧城弹尽粮绝,马腾率领五千兵马坚守,支撑不了多久,破城便在今日了!”韩遂陪笑着说道。

    郭侃皱着眉头说道:“马腾是汉初伏波将军马援之后,若是杀了他,会不会迁怒大汉皇帝?眼下河套之地,冉闵大败各个部落,隐隐有北上攻伐草原的心思,而岳父又有一统东部鲜卑的心思。若是此地杀了马腾,惹怒大汉天子,到时候三面战场一开,并州方向在出兵帮助河套冉闵,恐怕岳父也吃不消啊!不如便放马腾去长安,免得激怒大汉天子,毕竟我拿下西域没多久,还是以稳固实力为主!”

    刚才还强硬的郭侃,如今却又怕惹上大汉天子,要放了马腾,着实让牛辅有些不解。不过这一次,牛辅可有不放马腾的理由,他拱手道:“郭将军,关中世家已经与我联系,若是能够隐瞒您兵马入西凉的消息,则趁着年关,突袭长安,他们则里应外合!若是消息泄露出去,他们会在长安制造事端,联系其他外援,不出几天长安必定大乱,天子也管不到咱们这里来,所以马腾除之无事!”

    郭侃眼睛一眯,沉声问道:“关中世家有何计策?”

    牛辅拱手道:“郭将军勿怪,此事乃是当初我等与大单于的使者商定,他们曾言,若是日后将军问起,不可相告!”

    郭侃眉头一挑,看向身后的一人道:“哲别师傅,此事要瞒着我?”

    郭侃身后那人,年纪大约四十岁上下,头戴一顶毡帽。帽檐压低,只能看到其下高挺的鹰勾鼻,一双嗜人的眼睛在帽檐下若隐若现。他身着兽皮,即使在这寒冬,穿的也不太多,肩膀上,更是挽着一把长弓。给人的感觉,危险之极。

    哲别拉了一下帽檐,低沉的声音响起:“此事我也不知,不过你若是心中不在记挂大汉,想必大汉不会对你隐瞒!”

    哲别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说,铁木真担心你心慈手软,耽误了他的大事,所以对你隐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