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98章绝世李泌

第298章绝世李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日一早,刘备留关羽,田豫守城,带着公孙胜,张飞出城寻找李泌。

    带着公孙胜,自然是带路,带着张飞,却是无奈。外出访贤,张飞自然是千不愿万不愿,他一项眼高于顶,只看得起刘备和关羽二人,而视其他人为草芥。

    一路上,张飞一直抱怨,可刘备也是无奈,相比张飞,关羽还算明白事理,虽然高傲,但他也尊重有学识的人。但刘备却不敢留张飞守城,生怕他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好在李泌住在无终县以东,也就是在刘备势力控制范围之内,并不用担心遇到危险,因此带着张飞,公孙胜两人也足够了。

    李泌住在无终城南二十里的一座道观中。一行三骑纵马奔腾,待到上午十分,便来到山脚下。山路陡峭,连绵起伏,隐约向上看去,一座道观若隐若现。

    山脚下,还看不出道观的模样,山路又险峻陡峭,三人便将马匹拴在山脚下,步行上去寻找。

    大约过了几柱香的时间,三人来到山腰上,却见那道观,立在平坦的山腰,一边一条山泉流淌而过。但见着那道观,残破无比,张飞见了勃然大怒道:“这便是贤才住的地方?依我看只有乞丐在此栖身!”

    刘备看了,也有些失望,感觉贤才居住的地方,应该高雅,但这里却如此破败。刘备虽然失望却呵斥张飞道:“翼德住口,在此等着,侄儿随我进去!”

    “叔父莫要奇怪,李道兄他追求长生,已经辟谷,故而这些俗物,他已经不放在眼里了!”公孙胜一边领着刘备走进道观,一边向刘备解释道。

    刘备听了大惊失色道:“竟然修炼至辟谷境界,真乃神人也!”

    辟谷,便是不吃食物,乃李泌却也不是不吃不喝,他只是不吃荤腥,以泉水,水果为食。历史上的唐肃宗,便反对李泌这样,有一次他夜间来了兴致,召集李泌等人烧烤,知道李泌不吃荤腥,便亲自烤了两个梨子给李泌。甚至肃宗弟弟相求,肃宗也不给予,可见李泌圣眷之厚。

    李泌历仕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官至同平章事,也算封相了。但他数次因为奸臣猜忌排斥,而退隐,又数次被帝王请出山,故而其名声不显。

    但他的能力,却不能被抹杀,若说安史之乱,在前领军厮杀,全靠郭子仪,等大将,在后运筹帷幄,制定战略的人,便是李泌的功劳了。

    李泌不仅智谋超群,并且甚得四位皇帝的喜爱,到地方做官,地方治理的也是非常安定,并且李泌对于佛道儒等学说都有很深的造诣,甚至对天象都有涉猎,可谓全才。

    公孙胜领着刘备走进道观,此时天气炎热,却有一阵凉爽之气袭来,道观之外残破,但里面,却整理的干干净净,一丝不苟,一尘不染。

    正中是一个庭院,往前便是一个大殿,四周是几处房间,公孙胜带着刘备走进大殿。大殿深处,一人盘膝而坐,但其上,只有一个香炉,虽有焚香,却并无供奉的人,拜的却是天道。

    殿内只有一人,一身青色道袍盘坐在地,正是李泌。见着李泌,公孙胜便要上前,刘备却把手一伸,拦住公孙胜摇了摇头。

    公孙胜会意,轻声走到刘备身后等待。

    但李泌却没有给刘备等待的机会,公孙胜一动,背对着公孙胜盘坐的李泌便开口出声,声音清亮透着一股慵懒:“今日但见紫气东来,必有贵客来访,未请教?”

    李泌虽然背对刘备说话,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可谓极其失礼,但刘备却仍恭敬的拱手道:“北平太守,中山靖王之后刘备刘玄德,特来求见先生!”

    “刘玄德?”背对着刘备的李泌疑惑道:“那北平太守公孙瓒呢?”

    “道兄,难道你足不出户,却不知道我父亲已经遇害,如今刘叔父为北平太守了!”公孙胜沉声道。

    “哦?原来是你,我道谁会来此处见我呢!”李泌终于起身,回过头来,看着公孙胜道。

    李泌大概三十岁上下,身高七尺,相貌英俊清瘦,一派道骨仙风。但却因为不食荤腥,皮肤带着一丝病态的黄色。

    刘备仍是保持拱手行礼的姿势,李泌看向刘备,也是拱手还礼道:“在下不过一山野之人,不知太守大人来访,所谓何事?”

    对于李泌的态度,公孙胜有些不悦,道:“道兄,我叔父来访,你也不请他坐坐,这是待客之道吗?”

    李泌轻笑道:“既是官府之人,想必没有什么好事,也罢也罢,便请你坐坐,以免你说我不懂礼数!”

    对于刘备的来意,李泌自然知道,只可惜李泌不是诸葛亮,待价而沽之人,李泌是真正的隐士,虽有才能,却不在意能不能得到重用。并且要投靠一方诸侯,此时的刘备,还得不到李泌的青睐。

    虽然现在的刘备占据右北平,但其实想必
悠闲龙生最新章节
拜访诸葛亮时期,那个时候的刘备更有优势。当时的刘备占据人和?何谓人和,便是人心,当时得到刘备奔波数年,仁德之名天下皆知,依靠着这名声,诸葛亮能够出山相助。

    但现在的刘备,虽然有右北平等地,但天时地利人和,他一样都沾不上边。

    知道刘备的来意,李泌又不是那种急切想要发挥自己才干的人,应该一开始,便对刘备并不算友好。

    刘备有些不以为意,李泌好歹也是邀请他一叙了,刘备便拱手致谢道:“那便叨扰先生了!”

    李泌既然请刘备一叙,公孙胜也算明白事理,对着刘备轻声道:“想必张叔父在外无聊,我出去陪陪他!”

    刘备点了点头,李泌便带着刘备往一边的房间而去,进了房间,刘备抬目一看,却见四周墙壁,都是书架,其上摆满了书册竹简。

    至此,见了这么多的藏书,刘备才真正相信了李泌的才学渊博。李泌将刘备迎上座位,给刘备到了一杯水,拱手道:“山野之人,只有清水招待,还望勿怪!”

    刘备接过清水,一饮而尽道:“先生高雅,真乃神仙中人!”

    李泌把玩着手里的竹制水杯,笑道:“太守大人造访寒舍,只怕不是来讨这杯山泉吧?”

    刘备于座位上对着李泌拜倒:“备本庸才,公孙兄战死,众人推举我为太守。我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懈怠。如今刘虞大军来攻,右北平岌岌可危,幸得公孙侄儿推举,备此来,却是想请先生出山,助我破敌!”

    李泌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刘虞本就是幽州牧,公孙瓒拥兵自重,渐成气候,如今公孙瓒身死,刘虞出兵收取,本就理所当然,何来破敌之说?”

    刘备脸色一僵,旋即苦笑道:“刘幽州出兵虽然无可厚非,但他对待异族一向怀柔,可我治下百姓被异族蹂躏久矣,两地之间,如今政策不通,我麾下四万将士,俱是反对刘虞入主北平之地!”

    “错错错!”李泌摇头道:“今时不同往日,刘虞如今与从前不同了!你可知刘虞成为幽州刺史,是谁册封刘虞为州牧的,那人,又是如何对待异族的?”

    李泌一番问话,把刘备问蒙了,刘备思忖良久道:“刘虞幽州牧乃是天子册封,天子对待异族?雁门一战灭了十万异族联军,手段可谓狠辣,可这又有什么关联呢?”

    “十八路诸侯奉诏联合讨董之后,天子未曾封赏他人,却独独封刘虞为幽州牧,孔融为青州刺史,二人最后离去,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李泌反问道。

    刘备勃然变色,惊叫道:“先生是说,幽州乃是天子管辖?刘虞是听命于天子?”

    “天子对待异族手段你也明白,必定不会让百姓受异族欺凌,你便投靠刘虞,又有何妨?”李泌盯着刘备沉声道。

    被李泌盯着,刘备只感觉自己的秘密仿佛逃不过李泌的眼睛。不自然道:“先生所说,实在让备不敢置信!”

    李泌盯着刘备问道:“太守已经信了,只是不想信,我以诚待太守,也希望太守大人如实告诉我,你志向几何啊?”

    “如今汉室倾颓,备不才,愿意匡复汉室,不忍祖宗基业……”

    刘备话未说完,李泌便摆了摆手,指着门外道:“既然如此,太守大人大可离去,因为此时,在下无能为力!”

    “如今各路诸侯四起,当今天子已然成了气候,天下仿佛战国格局,天子势力,便是强秦。大人所说的匡复汉室的志向,仿佛与你并无太大的关系!我劝大人,也不要打这样的念头!”

    李泌一番话,直接将刘备打落谷底,刘备轻启嘴唇,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看着李泌那仿佛包容天下的笑容,刘备神色终于坚定下来,沉声道:“男儿生于世,更值此乱世,自当建功立业,备不才,欲取天下,还望先生能够教我!”

    李泌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说了,这天下,你在此地,已经没有办法取了!”

    “先生!此乃备之心愿,虽万死而无悔,我以诚待先生,还望先生也以诚待我!”刘备拜倒在地请求道。

    “我所说,句句属实,这天下你取不了,因为我的才能,只够让你雄据此东北大地。”看着刘备坚定的目光,李泌的心也有了一丝松动。

    刘备听此,身体一怔旋即请求道:“还请先生出山助我一臂之力!”

    李泌思忖良久道:“我颇爱观星象,但见帝星闪耀,我便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凭借我的能力,犯动帝星!也罢,我便入世走一趟!”

    匪夷所思的理由,直让刘备不敢置信,但李泌便是如此任性,出山不是为助刘备争霸天下,而是想以他的能力犯动紫薇帝星,引发天上星辰变化。

    或许这等隐士,无欲无求,便是想以此来实现自身的价值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