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93章被贬成火夫了

第293章被贬成火夫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鞠义是个眦睚必报的人,他是个十足的小人,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而薛仁贵称呼他为校尉,却是犯了鞠义的眉头,戳中了鞠义的痛脚。

    本来鞠义投奔幽州就有诺大的期望,但期望越大,失望便越大。鞠义被任命为校尉,被潘凤等人压在头上,幽州实则是听命于天子,鞠义想利用刘虞的仁德,就很难有出头之日了。

    但除了幽州刘虞,鞠义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鞠义只有认命,被潘凤,乐进,狄青等人压在头上,在无出头之日。

    薛仁贵喊鞠义一声校尉,实则是吧鞠义从将军的梦境中喊醒了。

    鞠义让麾下的几个武艺高强的心腹出来,对决薛仁贵几人,却是要存心刁难薛仁贵等人。

    鞠义身后十余人对视一眼,便明白了鞠义的心思,走出四个人来,这四人,乃是十人中武艺最高的人。这四人出来,便是要教训薛仁贵四人。

    见四人出来,鞠义点了点头对着薛仁贵几人道:“你们四个便跟他们练练!”

    薛先图眼睛一转,见这四人不是百夫长,便拱手道:“校尉,你说只要我们打败了他们,便另有重用?”

    鞠义脸色一沉,先前确实说过这句话,可现在鞠义是想教训薛仁贵等人。但又担心薛仁贵把他们击败,遂摆了摆手道:“能击败他们再说吧!”

    鞠义说的话含糊不清,周青等人只以为是鞠义不相信他们的本事。打定心意要露一手,好好表现。

    姜兴霸率先出列,手持一杆点钢枪道:“你们谁来?”

    “我来!”四人中,一人大叫一声从兵器架上取了一杆长枪,枪花一抖,便冲向姜兴霸。

    两杆枪各自都抖出数朵枪花,姜兴霸率先攻出,一招横扫千军向对手横扫而去。对面那人长枪竖提,叮的之下,两杆枪相交。

    先登营高手脸色一变,只以为姜兴霸是普通货色,却不想对手力气如此巨大,一枪下来,便知道自己绝不是姜兴霸的对手。

    枪来枪往,两人斗了十余回合,姜兴霸便万全占据上风,在斗了七八回合,姜兴霸大喝一声,一枪磕飞对手的长枪,点钢枪在他身上一拍,便将他击倒在地。

    “好!”薛仁贵姜兴本等人看了纷纷叫好。鞠义仰仗的军中高手,在姜兴霸手中,走不过二十回合,这说明姜兴霸武艺远胜这些人。有此武艺,定然会受到重用。

    鞠义是又气有喜,气的是自己手下的高手居然打不过一个新兵,喜得是自己手下有这等武艺高强的人。只是这些人称呼自己为校尉,鞠义便知道,这几人恐怕并不好那么容易掌控。想要用作心腹不可能,但这么历害的人,却不重用,又该怎么办呢?

    鞠义眼睛转动,盘算着如何处置薛仁贵等人。

    而场上的战斗却还在继续,姜兴霸打败一人之后,便退到一边,场上,是薛先图与另一人相斗。相比姜兴本兄弟,薛先图武艺更甚一筹。而那几个先登营中的高手,虽然武艺出类拔萃,但其实却是不过75左右的武力,面对薛先图等人根本不够看。

    “承让了!”不过十个回合,薛先图便将对手击倒在地,收枪而立,拱手道。

    “大哥你上还是我上?”薛先图胜了之后,周青向薛仁贵问道。

    “你先去吧!”

    “在下周青请赐教!”周青点了头头,踏步而出,向着剩下的两人拱手赐教。

    “我来会会你!”被新兵连败两场,两人面色无光,对视一眼,却是最强的一人跳了出来,从兵器架上取了一把长刀,也不搭话,便向着周青的脑袋劈去。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人却是看周青使一双鞭,打算用长刀,以长击短。周青不慌不忙,一刀袭来,周青冷笑一声,右手铁鞭一抬堪堪挡住长刀刀口。

    铁鞭架着长刀刀口,周青身子一低,往旁边一侧,同时身子向前,左手铁鞭打向对手的胸口。周青还是留有余力,只是将对手打退,并没有受伤,只一招,周青便获胜了。

    “承让了!”周青笑着拱手道。

    “薛礼,还请赐教!”薛仁贵最后踏步而出,看向最后一人拱手道。

    最后一人脸色难看,这薛仁贵看样子比周青等人还厉害,恐怕不是薛仁贵的对手。剩下一人只得看向鞠义。

    “你们武艺不错,本将有些技痒,我来会会你!”鞠义脸色阴沉,这些新人连胜几场,还都是不服管教的人。若是在不立威,恐怕自己对这支军队的掌控力便大大降低了。

    所以,鞠义决定,亲自出手,对付薛仁贵,并且鞠义看先前就是薛仁贵带头不喊自己校尉的,所以心存教训他的心思。二来,鞠义想施展自己的武艺,稳定军心,提高自己的声望。

    
两球成名吧
薛仁贵却不知道鞠义的心思,只道鞠义是想试试自己的武艺,拱手道:“那还请校尉不吝赐教!”

    薛仁贵提着方天画戟,鞠义眉头一皱道:“方天画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吕布所用方天画戟,当初在虎牢关风头可谓一时无二,天下能与他媲美的人不过五指之数,你会使方天画戟?”

    薛仁贵微微沉默,旋即拱手道:“在下微末伎俩,故而请校尉大人赐教!”

    “方天画戟乃是马战所用,便上马一战吧!”鞠义负手而立一副高手的做派。

    两人下了点将台,鞠义则取了一把长枪,薛仁贵则跨上了白龙驹,两人上了战马,相对而立。

    “还请赐教!”薛仁贵手持方天画戟,率先冲出。

    “嗯?”看着对面薛仁贵冲来,那股气势汹汹,鞠义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股气势,比之颜良文丑更强,先前还以为这薛仁贵与周青等人差不多,鞠义自信二三十回合便能击败,想不到看走了眼,要被薛仁贵打脸了。

    鞠义心下苦涩,但说不出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面对薛仁贵那股气势,鞠义哪里还升的起要教训薛仁贵的念头,只能期盼薛仁贵能有点眼力,别让自己丢了面子。

    一戟袭来,踏马间,薛仁贵便冲到鞠义身前,鞠义见此颇为无奈。心道这薛仁贵不通人情世故不知手下留情。只能吸了口气,挺枪接招。

    薛仁贵冲到鞠义身边,方天画戟挥动打向马上的鞠义,鞠义连忙挺枪去挡。挡的一声,鞠义脸色大变,手里的长枪险些脱手而飞。

    鞠义不敢置信,这薛礼这么强,自己居然在他手上走不可一个回合。场上几千人看着,若是在斗下去,恐怕丢了面子。鞠义眼睛一转,拔马便走,战马迅速奔腾,鞠义却在极速间,用脚在马肚子上重重一踢。

    马儿受惊在校场上狂奔起来,士兵们不明所以,只以为是鞠义的战马发狂。过了一会,鞠义才逐渐控制住战马,下得马来,鞠义心腹连忙走上前来问道:“将军没事吧?”

    “真是晦气,这马儿发狂,突然不受控制了!你先下来吧,有空行比试。”鞠义叫骂一声,跟着心腹走上点将台,显然没有继续与薛仁贵比试的念头。薛仁贵却看的分明,摇了摇头下了战马,跟着鞠义上了点将台。

    “校尉大人,我们兄弟几个都打败了他们,却给我们封个什么官?”见鞠义走上点将台,姜兴本大大咧咧问道。

    “封官?”谁料那鞠义冷笑一声,看着薛仁贵等人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本将还没治你们的罪!”

    “军中令行禁止,我让他们做百夫长,便是百夫长,你们不服,有本事到时候上阵杀敌立功,自然有升官嘉爵的机会!仰仗自己武力高强,便可目中无人了么?若是你功夫比我高,岂不是本将的位置,便给你们做?”鞠义怒喝道。

    “一帮新兵还敢造反不成,想要封官自己上阵杀敌博取功名!本将本该将尔等逐出军营,但念在你们有些勇武,每人领十军棍,都去伙头营房做事!”鞠义指着场上挑战成功的十几人道。

    不止是薛仁贵五人,未免落人口实,鞠义索性让其他几个挑战成功的高手,也都被鞠义发配进了伙房。

    “如此赏罚不公,我不服!”姜兴本大怒道。

    “哼,赏罚不公,你们无功,反而故意挑起军中事端,乃是有过!我只是罚你们进伙房做事!若想当军官,日后上阵杀敌立功!”鞠义死死抓着这一点,硬是将几人本该得到的官位给抹除,将这十几人发配到了伙房。

    “你……”姜兴本撸起袖子便要上前跟鞠义理论,却被薛仁贵一把抓住,薛仁贵摇了摇头道:“他说的在理,本就是我们不对,若想当上军官,日后上阵杀敌吧。

    “只是进了伙房,哪里还有上阵杀敌的机会啊!”姜兴本看着鞠义等人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

    此时除了薛仁贵等五人之外,还有六个打败百夫长的人,他们受到薛仁贵等人的牵连,也被发配到了伙房。

    几人围在一起,神色颇为无奈,周青愤愤道:“我看是鞠义打不过大哥你,他被你落了面子,故而想为难咱们!”

    薛仁贵一听,想到之前鞠义故意让马匹受惊,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先前没有给他留面子,所以这鞠义故意刁难。薛仁贵聪明才智都在行军作战,治理地方这些上面,对这些方面还真不太了解,颇为自责道:“都是薛某不好,连累诸位!不过你们放心,伙房未必就不能立功了!薛某一定会带着几位建功立业的。”

    姜兴霸等人都相信薛仁贵,但剩下六人却垂头丧气离开了,显然对自己的前途,感觉十分渺茫。薛仁贵叹了口气道:“你们先回伙房,我去找校尉有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