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91章阴差阳错成小卒

第291章阴差阳错成小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仁贵感染风寒又在饥饿中大战姜兴本,姜兴霸兄弟,终于晕厥过去。好在姜兴本兄弟也是守信之人,答应薛仁贵从良不在为恶。

    姜兴霸姜兴本带着薛仁贵回山寨医治,留下被姜兴本劫来的女子在山道下等待乐进的到来。

    薛仁贵被带回山寨,姜兴霸找来一个山寨中略通医术的喽啰给薛仁贵瞧病,喽啰给薛仁贵把了半晌的脉,终于确定薛仁贵的病情:“两位首领。这英雄是饥饿所至,现在沾不得荤腥,只需喂些清粥就好了。”

    “若是饥饿所至,怎么额头如此滚烫?分明是感染了风寒!”姜兴本皱着眉头反驳道。

    “这英雄体魄强健,感染风寒已经能够痊愈,只是先前耗费精力故而高烧。只需喝碗姜汤,盖上被子睡上一觉出了虚汗便好啦!”

    姜兴本听了将信将疑,姜兴霸摆了摆手道:“去准备些姜汤和清粥给英雄喝下,若是不行等降了官兵,带去城里去瞧!”

    二人俱是血性汉子,答应归顺薛仁贵,便处处为薛仁贵着想。不过一会,便有喽啰端来一碗姜汤,一大碗清粥。姜兴本亲自为薛仁贵灌下一碗姜汤驱除体内寒气。又给薛仁贵灌下清粥,薛仁贵腹中空空无也,虽然是昏迷状态,却也极为配合。一大碗热粥下肚之后,薛仁贵脸色才逐渐红润,沉沉睡去。

    待薛仁贵醒来之后,却是第二日中午了。房间外声音嘈杂,似在收拾什么,这声音却把薛仁贵惊醒了。薛仁贵从床上一把坐了起来,却觉得身上湿漉漉的,在身上一摸,盔甲已经脱去,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

    “呼!”薛仁贵从身上摸出那书信,松了口气,这书信意义重大,薛仁贵是贴身收藏,又用油布包着,因此未被汗水侵湿。薛仁贵喝了姜汤,出了一身的虚汗,好在他体魄强健,风寒也不药而愈,只是喝了一碗清粥,不沾油水,腹中还有些饥饿感。不过这些也不影响薛仁贵多少了。

    “咦,英雄您醒了?”薛仁贵起身穿上盔甲,方天画戟,震天弓等都是放在床榻旁。正巧此时,一个喽啰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薛仁贵见此情形,哪里不知道是姜兴本兄弟救了自己,见喽啰来了,薛仁贵便问道:“你们两个首领呢?”

    “昨日英雄打败我家首领便晕倒了,正巧此时官兵来了,我家首领便听了英雄的话,投降军官。现在乐进将军便在大厅,跟两位首领商量事情!我们则收拾家当准备下山,想必是吵醒了你。英雄睡了一天,想必也饿了这是首领吩咐给你准备的!”喽啰向薛仁贵解释道。

    薛仁贵正巧腹中饥饿,拿起大碗,毫不客气将那碗粥一饮而尽。擦了擦嘴巴,薛仁贵问道:“我那马儿现在何处?”

    “就在房子外面拴着呢!”喽啰接过碗回答道。

    薛仁贵点了点头,提了方天画戟和震天弓,向房屋外走去,对着身后的小喽啰道:“替我向你家首领道谢,救命之恩,来日再报,如今薛某有要事在身,耽误不得,就不去叨扰他们了!”

    “啊?英雄这就要走?”

    薛仁贵却是心急送信之事,被大雨阻路三天,又因为姜兴本的事情耽误一天。薛仁贵担心送信晚了误了大事,也不辞别姜兴本兄弟,便在屋外牵了白龙驹,不一会便下了山去。

    一日之后,薛仁贵便赶到了涿县。

    薛仁贵来到涿县,径直去寻州牧府,刘虞正在处理公文,便有下人刘虞通报,有人送信而来。

    刘虞松了口气,道:“信使去了十余天,今日总算回来了,快让他进来!”

    刘虞等待久矣,便向着门外张望,只见一身穿白衣战甲的威武男子入内,却不是先前派出的信使,心里有些落差眉头一皱道:“你是何人?有何书信送给我?”

    薛仁贵见刘虞脸色有些古怪,并且语气并不是那么友善,心中有些担忧道:“我若说了真名,那刘虞怪罪我私看密函可就糟糕了,我死了不要紧,若是诛连娘子那可大大的不妙!”

    薛仁贵眼睛一转道:“小人薛礼,并州上党山野之人,几日之前,小人外出狩猎遇一人被山贼围攻……”

    薛仁贵将那日救援信使的事情向刘虞一说,但担心刘虞怪罪,便报了假名,连地籍也虚报了。

    刘虞一听,原来密函在这薛礼的手上,不等薛仁贵说完,急道:“快将密函拿来!”

    薛仁贵从怀中摸出密函递给刘虞,刘虞接过密函一看,其上已经有被拆开的痕迹,大怒道:“大胆,你怎敢私自打开密函?”

    薛仁贵连忙解释道:“那信使当日尚未说清让我送信给谁便去世了,小人担心这书信重要,不得已才打开一看!还望刘幽州恕罪!”

    刘虞将信将疑,隐隐对薛仁贵的印象有些不好。不管如何,刘虞乃是大儒,私看他人信件,他是万万做
无上血帝最新章节
不到的,更何况这信件,还是天子与他的天大机密,整个幽州能接触这机密的,也不超过十个人啊。

    刘虞撇了撇嘴,不去看薛仁贵,而是研读信件,半晌过后,刘虞收起信函。才回想起殿中有个薛仁贵,皱眉道:“你如今得知这天大的机密,本官是不能让你回家的?要不本官给你些银两,在涿县做些生意如何?”

    刘虞言外之意,便是让薛仁贵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生活,以免消息泄露出去。薛仁贵心中暗赞刘虞仁义,若是他,可能就会杀人灭口的。薛仁贵便拱手道:“小人不贪图钱财,颇有一身武艺,便想报与国家,还请大人让小人从军,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人总是那样,对人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对方怎么做,便怎么看都不怎么顺眼了。刘虞听了薛仁贵这么一说,心道薛仁贵是个投机取巧的人,想要凭着送信的功劳到军中去担任军官,捞些功名。

    刘虞在心中已经将薛仁贵归于不好的一类人,心中忖道:“这人好生不知趣,我让他做个富家翁,他却还想做军官?还如此油嘴滑舌。”

    刘虞摸了摸胡须,看着薛仁贵,想着如何安排薛仁贵。薛仁贵却不知道,他的一片肺腑之言,在刘虞看来是油嘴滑舌了。

    刘虞眼睛一亮,看着手里的书信,暗道:“陛下让鞠义组建先登营,扩充三千,又让我打压鞠义,只让他做一个校尉!显然也是不喜欢他的,应该是为了顾全我的名声才留下鞠义,这薛礼与鞠义一样一肚子坏水,我便让薛礼去先登营,免得这种小人坏了我军中的和谐!”

    刘虞想法一定,便对着薛仁贵道:“我军中本来满员,不过陛下让我扩充三千,组建先登营,由鞠义统领,你便先在府中等等,过几日,我让人带你加入先登营!”

    薛仁贵听了暂时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愿,为何?那鞠义他通过密函得知,乃是冀州的降将,所做的事,都是见不得明面的。在这种人麾下,能有什么出头之日?

    薛仁贵有些不愿的表情落在刘虞的眼力,刘虞就更加身为薛仁贵是个耍心机的小人了,蕴怒道:“怎么,你不愿么?”

    “小人愿意!”薛仁贵转念一想,先登营也是有些威名的,只要自己冲锋陷阵,早晚有出头的一天,便点头答应下来。

    由于组建先登营还需要些时间,首先驻地,兵器,铠甲粮草这些都要提前准备好。好在幽州在刘虞的治理下非常富庶,两日之后,便准备妥当了。

    这两日,薛仁贵则被刘虞安排在州牧府中,没有外出。第三日一早,便有下人来带着薛仁贵前去应征入伍。

    先登营营寨建立在涿县城外,薛仁贵牵着战马,带着兵器弓箭来到营寨外。只见营寨依河而建立,营帐布置的井然有序,练兵的军营,布置成这样,薛仁贵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看着营寨点头赞叹。

    “就在前面,你且去报名吧!”刘虞府上的下人指着营门前的报名之处道。薛仁贵拱手致谢:“多谢带路了!”

    薛仁贵牵着战马过去报名,而那引路的下人却在暗处监视,直到薛仁贵进了营寨加入先登营才离去回报刘虞。

    营门前排起一条长龙,大约有数百人,这还只是报名的第一天,薛仁贵来的早,前面只有一百人,后面陆陆续续又来了几百人。这些人大多是燕地豪杰之时,长得孔武有力,有的个头上却也不输于薛仁贵。

    有的人则带着兵器,有的穿着盔甲,有的也与薛仁贵一样牵着战马。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终于轮到薛仁贵了,提笔记录的人问道:“姓名?籍贯?年纪?”

    “薛仁贵!家住河东绛县,27岁!”薛仁贵当即回答道,陡然他又醒悟过来,先前向刘虞说的乃是假名连忙改口道:“不对,小人薛礼……”

    那军官也是个急性子,还未等薛仁贵说完便递给薛仁贵一个牌子,上面记录着薛仁贵的名字,他不耐烦道:“不对什么?下一个下一个!”

    薛仁贵被后面的人推进军营当中,只感觉一阵头大。而那个监视薛仁贵的下人见薛仁贵成功进了军营,便回去禀报刘虞了。

    薛仁贵进了军营,只见运行中前面是一个校场,四周建立的乃是营房。薛仁贵仔细端详一番,便注视到正在报名的二人了。

    只见两人挨的很近,看样子是结伴而行的,为首一人手持一对钢鞭,身高八尺,年纪在二十四岁左右,唇上留着胡须,显得英武不凡。

    后面一人,年纪与前者相仿,相貌清瘦,好似有些睿智的模样,而他又手持一杆紫金枪,看样子武艺也是不弱。

    薛仁贵一看便知二人不是庸手,实力比起先前碰到的两个山贼更胜一筹。一想到二人今后是自己的同僚战友,又有如此武艺,薛仁贵便来了兴趣,侧耳倾听二人的身份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