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90章降伏山贼!

第290章降伏山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几个山贼飞快跑到山上去通知姜兴本的哥哥,山上山寨的大首领。而姜兴本大哥,自然便是跟着姜兴本一同出世的姜兴霸了。

    日头正当中午,天热炎热,薛仁贵坐在马背上,脸色苍白,细汗淋漓,嘴唇干裂。这一冷一热下来,薛仁贵本就饿了几天的身体就更有些吃不消了。

    约摸等了小半个时辰,薛仁贵只感觉头越来越重,眼皮逐渐下沉。

    “你看看你,坐都快坐不稳了,还强撑着干嘛呢?不如便放了我,我也不追究你冒犯了我,放你一马,否则我大哥过来了,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姜兴本一撇脑袋,见了薛仁贵这个模样冷笑着开口说道。

    薛仁贵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晃了晃脑袋,低声道:“你本性不坏,我也不想为难你,我只要你放了这姑娘,解散了山寨从良做个百姓如何?”

    “哼,爷爷在山寨逍遥快活,凭什么去吃苦受罪做个百姓?莫当我是好人,你既然不识好歹,爷爷今天非拿了你把你下酒不可!”姜兴本那模样凶神恶煞,与张飞有些相似,叫骂起来也是让人退避三舍。可薛仁贵却一笑置否,又闭目养神了。

    姜兴本只在马上叫骂着,薛仁贵这次却不理会,如今他身体虚弱,却是不想浪费气力了。不过一会,只听得山道上方,传来一阵马蹄声。

    薛仁贵陡然睁开眼睛,却见一骑纵马而下,身后还跟着几个喽啰。来人头上戴一顶乌金盔,身穿大红绣花锦云袍,外罩青铜铠,坐下乌骓马,掌中一条钢枪,勇武非凡,年纪二十五岁上下,长得也是雄姿英发。

    “你乃何人,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劫我兄弟?”姜兴霸一骑冲向薛仁贵,两人相距不过三丈,姜兴霸立马横枪问道。

    薛仁贵见姜兴霸赶到,知道山寨中两个贼首已经聚集了,竟然收回了方天画戟,松开了姜兴本的压制。姜兴本见此连忙策马赶到姜兴霸身边。

    薛仁贵持戟而立,虽然脸色苍白,气色萎靡,但身子却挺得笔直,他左手伸出,指姜兴本道:“我路过此地,见他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我看不过眼故而出手相助。若是一般山贼,我便通通杀了,为民除害!但念在他处处留情,本性不坏的份上,只是小做惩戒!”

    “既然你要路见不平,要做那拔刀相助的好汉,这姑娘你便带走!咱们回去!”姜兴本先前听喽啰说起薛仁贵的本事,不想与薛仁贵为敌,指了地上的女子,调头便走。

    “站住!”薛仁贵喝止道。

    “你还待怎样?莫不成想灭了我山寨数十口不成?”姜兴霸转过头来,脸色阴沉看着薛仁贵。

    “灭你们倒不至于,只是将你们放了,难保日后不祸害百姓,你们将山头一把火烧了,从良去吧!”薛仁贵沉声道。

    “呵呵,你当你是谁?官军不成?”姜兴本大怒道。

    “我念在你们二人习武不易,不想伤你二人性命,我若是官兵,定绑你们从军,为国效力弥补罪过!闲话少说,若不想从良,便尝尝我方天画戟的厉害!”薛仁贵冷喝道。

    姜兴霸不怒反笑道:“看你如此病态,还想斗我们数十人不成?”

    “你们并肩子上,我也无惧!”薛仁贵冷笑道。

    姜兴本微微沉默,旋即道:“我们兄弟二人也不占你便宜,就我二人斗你,你若是还能胜了,我们烧了山寨,便从……,不我们兄弟二人便追随于你!”

    “你们来吧,从良就好,不必追随于我!”薛仁贵满意点了点头,示意二人来攻。不是薛仁贵不主动出击,而是他如今状态是在太差了,根本没有力气上前。

    薛仁贵不想消耗力气,打的是后发制人的打算。

    姜兴霸,姜兴本对视一眼,姜兴霸率先冲出,虽然姜兴霸没有与薛仁贵交过手,但听喽啰说,薛仁贵只一招便将姜兴本放倒。

    姜兴霸与姜兴本武艺只在伯仲之间,姜兴霸略微强上一些,但面对一招能放到姜兴本的薛仁贵。姜兴霸不敢大意,尽管此时的薛仁贵的状态看起来如此之差。

    姜兴霸点钢枪一挺,抖出数朵枪花,他是见薛仁贵状态萎靡,想要用那眼花缭乱的枪法,乱了薛仁贵的心神。薛仁贵眼皮本就在打架,姜兴霸抖出几朵枪花,薛仁贵只感觉眼前一阵模糊。

    薛仁贵摇了摇头,索性闭紧双目,凝神静气,听声辩位。

    薛仁贵精力不足,那枪花晃的他眼睛的花了,但他一闭上眼睛,多余出来的精力便放在了听力上,于是那枪头的走向,便印在薛仁贵的脑海当中。

    姜兴霸见薛仁贵闭上眼睛,顿时大喜,一枪向薛仁贵肩头刺去,薛仁贵却不躲不避,仿佛没有察觉一般,锋利的枪头,几乎要刺中薛仁贵的白甲,穿
最强反派系统sodu
透铁鳞片刺中肩头。

    却在此时,薛仁贵肩膀陡然相左一撤,枪头擦着白甲上的铁片而过,带起几缕火花。同时,薛仁贵抬起左手,堪堪抓住靠近枪头的枪杆部分。

    电光火石间,病的几乎昏厥的薛仁贵,做到这些,却几乎没有一点差错。

    “你太慢了!”薛仁贵轻喝一声,抓住枪杆一头,猛地一拉。对面的姜兴霸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薛仁贵拉下马来,直摔得姜兴霸龇牙咧嘴。

    而姜兴本此刻也挺着丈八蛇矛杀到,两人虽是联手对付薛仁贵一个。但薛仁贵击败姜兴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电光火石间便完成了一切,以至于姜兴本此刻才刚刚出手。

    姜兴本先前却绕到薛仁贵后面,见姜兴霸落马,姜兴本大叫一声,挺矛去刺薛仁贵后心。

    薛仁贵头也不回,马前姜兴霸刚欲起身,薛仁贵却一转点钢枪,枪头便指着姜兴霸的面门了。姜兴霸不敢妄动,只是看着后面姜兴本的攻击。

    薛仁贵左手指着姜兴本,右手却使方天画戟,反手一戟,打向丈八蛇矛。

    丈八蛇矛如同毒龙钻一般袭向薛仁贵后心,却在空中遭遇了方天画戟。那方天画戟,在薛仁贵手中一转,方天画戟绕着丈八蛇矛一转,姜兴本手中的蛇矛便拿捏不住,脱手而飞了。而方天戟的戟头,却指着姜兴本的喉咙。

    一人在马上,一人在马下,姜兴霸被薛仁贵夺了武器,姜兴本被薛仁贵磕飞了武器。薛仁贵带病出战,击败二人,都只用了一招。

    一众喽啰,早就吓呆了,姜兴本叹了口气,下了战马,与姜兴霸并排跪着,齐声道:“英雄武艺无双,我二人心服口服,愿意遵守诺言,跟着将军当牛做马!”

    “叮铛!”

    金铁相交的声音响起,二人抬头看去,却见薛仁贵两只手无力下垂,点钢枪,方天画戟俱是落下马来。而薛仁贵也好像没了气力,精疲力竭的跌下马来。

    “英雄!”姜兴霸姜兴本二人上前,连忙接住薛仁贵。

    “这是怎么回事?”姜兴霸摇了摇薛仁贵,叫他没有反应疑惑道。

    “前两天一直下雨,他又在山林中突兀现身,怕是被大雨困阻,饥饿之下又受了风寒吧!”姜兴本摸了摸薛仁贵滚烫的额头猜测道。

    “干脆将他放了,我们回山去吧!”姜兴本皱着眉头道。

    “混账,难道出尔反尔不成?”姜兴霸怒喝一声,看着一众喽啰道:“把他抬回山寨,待他醒了便下山从良,你们愿意留下的留下,不愿意留下的便回山领了些钱财走吧!”

    几十个喽啰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离去的打算,一个喽啰站出来道:“不管是做山贼还是土匪,我等都愿意跟着大首领!”

    姜兴霸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先跟我回山在做计较!”

    一行人捡好东西,便要回山,一个喽啰指着山下道:“首领不好了,山下有官兵啊!”

    姜兴霸,姜兴本大惊失色,来到山道外围向下看去,只见山脚下,大约五百人的队伍,沿着蜿蜒呢小路上山,为首一杆大旗上书一个‘乐’字。

    “刘虞麾下有狄青,潘凤,乐进等人,狄青潘凤一直在前线对决公孙瓒,只有这乐进,经常带着新兵剿匪,这一年来,幽州各地的的绿林好汉被乐进肃清的差不多了,莫非这来人是乐进不成?”看着山下的旗帜,姜兴本疑惑道。

    “哈哈,算你识相,我都说了,乐进将军领兵剿匪至此,在你绑我之前,我爹爹已经通知乐进将军前来剿灭了!”一旁被姜兴本绑来的女子幸灾乐祸的叫道。

    “乐进来了我便怕他不成?便让你看看我跟将军比比谁的能耐更大!”姜兴本怒道。

    “好了!”姜兴霸喝止姜兴本,对着那女子说道:“姑娘,你也看到了,我们兄弟与这英雄打赌,败在他的手上,如今我兄弟二人愿意从良!只是这英雄如今生病,山下官兵起码半个时辰才能上山,耽误不得。我们便先带着这英雄回山寨医治!你若愿意跟着我们回山便去,不愿意便在这儿等官兵上山!”

    那女子看着数十和喽啰,心里却是不愿意上山的,便道:“我在这等官兵!”

    姜兴霸点头道:“那我们先带这英雄回山医治,你且告诉官兵,我们愿意从良投降。只是吾弟粗鲁,先前冒烦了姑娘,到时候官兵追究起来,还请姑娘能美言几句!”

    见姜兴霸说的态度诚恳,姜兴本也没对她怎么样,那憨样反而让他有些好感,女子便点头答应下来了。

    姜兴本姜兴霸带着薛仁贵回山寨医治,而女子在山道上等着官兵前来。约摸过了大半个时辰,乐进便带着五百官兵来到山腰上的官道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