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9章火头军也出来了

第289章火头军也出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薛仁贵启程赶往幽州那一刻,刘辩脑海中的系统便发出提示:“系统检测到由于宿主提出应梦贤臣的梦,现在薛仁贵已经卷入应梦贤臣剧情当中!”

    “哦?这个怎么说?难不成你检测到薛仁贵的行踪了?”刘辩疑惑道。

    系统解释道:“系统检测到薛仁贵与日前那个你与刘虞传递书信的信使有过接触,现在那个信使已经身死,那封密函在薛仁贵手中,目前薛仁贵已经前往幽州!”

    “这么说是那信使遇害,被薛仁贵救了,然后那信使请求薛仁贵去送信?”刘辩眼睛一转,便将事情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细节之处,系统无法检测,薛仁贵前往幽州,系统判定当前薛仁贵已经开始步入应梦贤臣的剧情当中!系统判定当前‘应梦贤臣’的剧情为一级大事件,待宿主与薛仁贵见面那一刻,根据薛仁贵后续发生的事情,在重新评判!”

    “现在系统将随机乱入一人,请宿主记好!”系统提示道。

    “‘应梦贤臣’剧情开启判定为一级大事件,这就是说日后朕与薛仁贵见面的时候,剧情结束,系统根据薛仁贵发生的大事,在重新评判等级,增加乱入的人数?”刘辩呢喃着,分析系统的意思。

    系统没有做出反应,而是给出了乱入之人的四维:“李x,武力46,统帅65,智力99,政治95!”

    刘辩听了眉头一皱:“这是谁,99点智力接近全史顶尖,李世民,李渊?李隆基?好像都对不上号啊,难道又是一个名气不大,被埋没的人才不成?”

    “薛仁贵完成应梦贤臣剧情奖励为八大火头军,现在剧情刚刚开始,系统奖励八大火头军的四位出世!周青,薛先图,姜兴本,姜兴霸!”

    “周青,武力88,统帅79,智力79,政治52!”

    “薛先图,武力86,统帅73,智力78,政治53!”

    “姜兴霸,武力83,统帅65,智力43,政治38!”

    “姜兴本,武力82,统帅62,智力38,政治35!”

    “还有这好事?这几个人都还不错,做一个偏将绰绰有余了!”刘辩高兴的点头称赞。

    “既然现在薛仁贵去了幽州,朕便让人在幽州寻找应梦贤臣,争取早点结束应梦贤臣的剧情,省得薛仁贵闹腾大了,事件升级,乱入更多的人!”

    刘辩当即书信一封使人送往幽州,让刘虞寻找应梦贤臣薛仁贵。不过担心信使再次出现意外,刘辩这次派遣数位锦衣卫精英一同前往幽州。

    却说薛仁贵一路北上,从并州雁门入幽州欲要投靠刘虞。两天过后,薛仁贵来到上郡境内,却下起了瓢泼大雨。

    孤身一人,身上带的干粮本就不多,更何况又天降大雨?薛仁贵一时之间,也无法狩猎。

    大雨一连下了三天,好在薛仁贵找到一个山洞,身上的干粮却吃光了,极寒交迫的薛仁贵却感染上了风寒。

    山洞里,薛仁贵烤着篝火,盘膝而坐,脸色苍白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薛仁贵冻的哆哆嗦嗦,饥寒交迫,却也还读着这诗句,勉励自己的意志。

    山洞之外下着瓢泼大雨,又有冷风吹进山洞,薛仁贵虽然点了火堆御寒,却也觉得身上寒冷,终于身子一歪,混倒了。

    薛仁贵再次醒来之际,一定是第二天中午,天色放晴,旁边的火堆早已经熄灭。

    “天色放晴,我得去打些野味,不然非饿死不可!”薛仁贵晃了晃脑袋,只感觉头沉重无比,却主要是饿了太久的缘故。

    薛仁贵提了方天画戟,带上弓箭,跨上栓在洞口的白龙驹,前去寻找野味。好在洞口有不少青草,白龙驹颇有灵性,知道自己吃草,因此仍是膘肥体壮,并没有饿着。

    山林之中野味甚多,不一会,薛仁贵便射了几只野兔,便要赶回山洞烤了,解决府中饥饿之感。正在此时,却听见一阵吆喝之声。

    “这山上,哪来的许多人,莫不是又遇到土匪不成?”薛仁贵眉头一皱,未免被人发现,便下了战马牵着白龙驹过去查看。

    转过几片山林,薛仁贵从上往下看去,却见了一条山道,山道上数十人,一人骑着高头大马,后面则是跟着一群喽啰。

    薛仁贵定睛看去,只见那战马上坐着一个汉子,大约
都市圣人系统笔趣阁
二十四五的年纪,,身高有九尺,平顶一双铜铃眼,两道黑浓眉,大鼻大耳,一蓬青发,掌中丈八蛇矛枪。只是现在他身上却披着一件大红披风,头戴红花,显得喜气洋洋。

    并且马上不止那大汉一人,还有一个女子,一身红衣,显然是件喜服,那男子将女子抱在怀中,女子剧烈挣扎,男子调笑道:“娘子这是做甚?我明媒正娶,你还不愿么?”

    “明媒正娶?你这般还叫明媒正娶?”女子怒骂道。

    “娘子,我姜行本是真喜欢你呀,你便从了我,做我山寨夫人有何不可?”那男子赫然就是不久前奖励出世的姜兴本,生来有缘,刚刚出世,便教薛仁贵遇上了。

    “哼,我不会从了你的,也不妨告诉你,我爹早就报了官,正好乐进将军四处剿匪至此,待他杀到,看你们还敢如此嚣张?”那女子也是和泼辣性子,丝毫不怕姜兴本,反而针锋相对的骂道。

    “乐进?杀杀别人也就罢了,可我有真本事,却不怕他!”姜兴本毫不在意道。

    “呸,你若有真本事,为何不从军做个将军?那乐进都做了将军,你要有他那个本事,做了将军我便嫁给你!”女子娇喝道。

    “哈哈,从军有什么好,世道黑暗,还是做山大王好,逍遥快活!反正我是做山大王还是做将军,你都得嫁给我了!”姜兴本哈哈大笑道。

    在山坡上的薛仁贵听了大怒,终于弄清楚这是什么个情况了,原本这人却是个强抢民女的山贼。

    姜兴本骑着高头大马,喜滋滋往山上走,后面的喽啰大声吆喝,也不知唱些什么,搞出一副娶亲的架势。却不料,一旁的山坡上,一位身着着白色战甲的骑兵,陡然跃下。

    尘土飞扬,薛仁贵连人带马从山坡上冲了下来,宛如神兵天降。尘埃落尽,显现出薛仁贵来。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薛仁贵方天画戟一横,沉声道。

    姜兴本却是下了一跳,直到看清薛仁贵,才松了口气,因为此时薛仁贵状态萎靡,脸色苍白,好似一个病秧子,没什么可怕的。

    “原来是个病秧子,我不伤人命,别多管闲事,否则让你到我山上喂马!”姜兴本叫骂道。

    “原来这人也不坏!”薛仁贵听了姜兴本的话,生了些好感,毕竟没有动辄杀人性命,薛仁贵便打算饶姜兴本一命,指着马上的姑娘道:“将那姑娘放了,我饶你不死!”

    姜兴本听了大怒,骂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搅和山大王的好事?我看你是真想给我到山上喂马了!”

    姜兴本将马上的女子抱下马去,让喽啰看着,提着点蛇矛,向薛仁贵冲去。姜兴本没打算伤薛仁贵的性命,故而只是用蛇矛去抽薛仁贵,想把他打下马来。

    薛仁贵看了袭来的蛇矛,无动于衷,蛇矛来到胸前,薛仁贵才陡然抬起右手,一把抓住抽来的矛杆。同时左手使方天画戟把姜兴本在胸口轻轻上轻轻一拍一压。方天画戟压在姜兴本身上,姜兴本便在便在马上动弹不得,甚至战马都不能催动。

    “快放开我!”姜兴本在马上挣扎两下,却始终挣脱不了那方天画戟沉重的压制。后面的几十个喽啰看了大惊失色,不知如何是好。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哥哥来救我?”马上的姜兴本大叫道。

    一群喽啰这才醒悟过来,分出十几人往山道上跑去,薛仁贵顺着看去,才发现山顶上方却是一处山寨,房屋若隐若现,防备颇为森严。

    薛仁贵暗忖道:“若是这样攻去山寨,若是有机关陷阱却也麻烦,不如将贼首弄下山来,一并降伏,让他们从良也好!”

    于是薛仁贵便压着姜兴本,等着姜兴本那哥哥来救他。姜兴本毫不在意,兀自跟那女子打趣道:“你别看我一招被他制住,可我那武艺也是很厉害的,可别小瞧了我。”

    女子冷笑,不屑一顾道:“你若是厉害,还被人家一招制住了?大难临头还有功夫调戏姑奶奶?”

    “哈哈,有什么不能?我大难临头,你看看他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一会骑马都坐不稳了,等我哥哥来,有什么好怕的?”姜兴本指着薛仁贵哈哈大笑道。

    女子看着薛仁贵,果然薛仁贵脸色苍白,紧闭双目好似都睡着了一般。但姜兴本却是眉头一皱,却是薛仁贵将方天画戟一压,姜兴本只感觉胸口似千斤巨石袭来,一阵气闷。见薛仁贵如此神力,姜兴本吓得不敢说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