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7章应梦贤臣

第287章应梦贤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成功留下来黄叙黄舞蝶姐弟,刘辩心情大好,由于黄叙病情严重,刘辩便安排黄叙姐弟在太医院住下。这里环境清幽,最适合调养身体,并且随时能够接触李时珍,可谓是最方便的住处了。

    另外,刘辩却没忘了黄忠,便让黄舞蝶书信一封,报个平安,说清楚这里的情况,又提出让黄忠来洛阳效力,并且表示当今天子也十分希望他来洛阳。

    事情尘埃落定,黄叙姐弟就暂且在太医院住了下来,由李时珍照看黄叙的病情。而那一应所需的珍贵药材,刘辩也让他准备妥当。

    这一员武力103的猛将,刘辩是志在必得,甚至刘辩还希望,若是恢复得好,黄叙能够再次突破。

    回到皇宫当中,刘辩可谓是心情大好,美滋滋的同时,却想到了一件事,连忙向系统询问道:“那上次系统奖励朕的薛仁贵怎么还没投靠朕?自从他在河套一战匆匆现身,便没了他的踪迹了啊!”

    “系统只能保证薛仁贵对于宿主的忠心,他心中是愿意投奔宿主的!并且根据他在河套一带现身的时间,系统能够分析出他乃河东一带人士,或许是因为特殊原因没有来投奔宿主吧!”系统也无法检测到薛仁贵的行踪,只能含糊解释。

    摇了摇头,刘辩也知道系统没办法知道薛仁贵的确切踪迹,河东那么大,百姓数十万,怎么找得到?

    “想要找到薛仁贵,靠系统是行不通的!”刘辩摸了摸下巴沉吟道:“这个人才,还是早点弄到朕的麾下才行,否则出现个什么差错到了别人麾下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刘辩在殿中走了一圈,想着能尽快找到薛仁贵的办法。陡然,刘辩眼睛一亮,却是想到了演义中的薛仁贵的经历,演义中,薛仁贵出身贫寒,从军之后,阴差阳错却成为了火头军,因为李世民的应梦贤臣的原因,薛仁贵虽然数次立功却都被张士贵给贪墨下来了。

    “应梦贤臣应梦贤臣!有了!”刘辩一排手掌,嘴角一钩喃喃道。

    随即,刘辩便让人召集了蔡邕,韦孝宽荀彧等人过来。

    “陛下匆忙召见臣等,不知有何事?”蔡邕拱手问道,身后韦孝宽,荀彧二人也看着刘辩。

    “是这样的,朕昨晚做了一个梦,你们也知道,朕多次得高祖光武托梦,这个梦虽然没有高祖光武,但朕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同寻常,故而请你们来解梦!”刘辩开口说道。

    韦孝宽,荀彧二人对视一眼,不明所以,陛下不是不信这些东西嘛,怎么今日还主动召集我们来询问。而蔡邕却十分慎重,连忙问道:“陛下得高祖光武托梦得了红薯,若是做梦,定是重要的事情发生!陛下将梦中所见说出来,我们群策群力,为陛下解出来!”

    “朕昨日梦到东北方向,一猛虎扑向朕,那血盆大口凶猛无比,正在此时一白衣武将出现,他威风凛凛,打退猛虎!朕欲要问他姓名之时,他却说了一首诗,之后骑着白马而去,让朕颇为费解!”刘辩开口说道,他故意说东北方向,却是想得了薛仁贵之后,将他放在幽州!

    “东北方向有猛虎?暗指东北将有大敌来临?而那白衣武将,便是能够击败大敌之人?那诗句定然是白衣武将的身份,陛下快快道来!”蔡邕急道。

    “家住遥遥一点红,飘飘四下影无宗。三岁孩童千两价,跨海保主镇西东。”

    听了刘辩真的弄出之首诗来,荀彧韦孝宽二人便斟酌起来,二人虽也不信这些东西,但听刘辩说的如此真实,或许真的有蹊跷也说不定。

    思忖一番后,荀彧率先拱手道:“家住遥遥一点红,遥遥一点红说的是太阳下山,太阳下山便是山西,在太行山以西,便是家住并州以及河东一带!”

    “飘飘四下影无踪,便是下雪,说明那白衣武将乃是姓薛!三岁孩童千两价,人贵啊,其人必叫做薛仁贵!至于跨海保住镇西东,则不难猜测,这薛仁贵日后乃是为陛下南征北战的贤臣!”

    刘辩听得目瞪口呆,这首诗他是根据记忆胡扯出来的,与演义里唐朝相差数百年了。想不到居然被荀彧说的八九不离十。

    “这么说,那白衣武将名叫薛仁贵,乃是应梦贤臣?”刘辩嘴角一钩道。

    “陛下所梦向来准确,大致如此了!”荀彧点了点头道,韦孝宽也没有异议,想来也是认同荀彧的解梦之说。

    “既然是应梦贤臣,便快些寻找,在河东并州一带张贴告示,替朕寻找应梦贤臣!”刘辩毫不含糊下令道。既然系统也推测薛仁贵家住河东一带,只要薛仁贵看到这告示,一定会来投奔的。

    并且有了这应梦贤臣的借口,总比无缘无故寻找薛仁贵要好,而且应梦贤臣多大的名头?若是薛仁贵来投,不必过问出身资历,给予高位,反对的声音便
传奇族长小说5200
少了许多。

    刘辩搞出应梦贤臣这一说,为的就是快些找到薛仁贵,却不料薛仁贵其实就在河南相邻的河东!

    一日之前!

    河东郡边界,靠近并州上党一带。

    “驾!”旷野上,一袭白马,一身白衣,马上那大汉身高九尺,威风凛凛,正是薛仁贵,他此刻,却在追逐着一头鹿。

    “好畜牲别跑!”那鹿奔跑的甚急,周围又尽是灌木,虽然薛仁贵神射,但相差距离却实在是太远了,薛仁贵数次张弓搭箭,都没有得手。

    一般鹿速度虽然奇快,但却不能持久,因此只追逐一会便能追上,可这头鹿不知为何,薛仁贵足足从绛县追逐到上党,仍是追不上。

    那头鹿仿佛有灵性一般,始终吊着薛仁贵,薛仁贵想放弃,可这鹿却偏偏在自己的目力范围之内,但想要射击,距离又不够。薛仁贵被这鹿给气出了真火便一直追着,心道:“我胯下白龙驹日行八百里,难道还追不上你一个畜牲不成?”

    薛仁贵纵马去追,一直追到上党安泽境内,天色正当中午,薛仁贵见天色已经不早的,记挂家中妻子,便打消了追赶那鹿的打算,安慰自己道:“那鹿如此厉害,我白龙驹也追赶不上,大概是神鹿了,此等神物还是不要得罪为妙!”

    薛仁贵正欲拔马回家,刚刚转身,便听到前方路口一阵喊杀声!

    “何方宵小,光天化日也敢劫道,快快让开!”隐约见,薛仁贵听到一人大喊,薛仁贵估摸着,这是碰到了有人抢劫了。

    “应该是白波贼!西河一带夏侯渊多次打压白波,白波贼四处逃窜应该是跑来了上党,不然上党龙兴之地,哪里来的山贼!”薛仁贵暗忖道,旋即催动胯下白龙驹向着喊杀声的方向赶去。

    “交出身上的钱财,饶你不死!”只见山道两边,大约十来个山贼,将一人包围着,那人一身便衣仔细一看,却是刘虞派来向刘辩送信,询问鞠义如何处置的信使!如今这信使得了刘辩的书信,从洛阳一路北上,便要从并州入幽州上郡,随后赶回涿县,将书信交给刘虞。

    不想这信使渡过风陵渡口没多久,刚刚赶到上党境内,便遇到一伙从西河逃窜过来的白波山贼。

    “我不过一普通百姓,哪里来的钱财,还请山大王放过小人!”见人多势众,信使求饶道。

    “普通百姓哪里来的马,我看你多半是官府的人,商量着如何剿灭我们,给我杀了他!”为首一个山贼招呼着喽啰去杀信使。

    这信使乃是幽州军中的高手,凭着一柄剑跟十来个山贼打了一阵,但对手终究人多势众,不一会,他便身受重伤,倒下马来。

    “果然是官府的人,给我搜,看他身上有些什么!”这山贼首领误打误撞,担心这信使带着的是官府的缉捕文书,便下令搜身。

    这信使自然不肯了,他身上的信件,乃是天子与刘虞的密函,其上都没有署名,若是消息泄露出去,幽州的布局便大大不利了。信使拼命护住身上的信件,但这样一来,那些山贼就越发肯定他身上带着的是官府的缉捕文书。

    几人合力,便将信使按在地上,便要去拿他怀中的密函。

    “光天化日之下,安敢行凶?”一声大喝陡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马蹄声和箭矢袭来的尖锐之声。

    三个按着信使的山贼寻声看去,却各自看到一根箭向着自己的面门袭来。三声惨叫同时响起,薛仁贵三箭齐发,一击得手。

    “驾!”薛仁贵催动白龙驹,取下挂在马背上的方天画戟,纵马向剩下的几个山贼杀去,不过片刻,便屠戮一空,薛仁贵翻身下马,连忙向着那信使走去。

    “兄台,你没事吧?”薛仁贵走上前去,扶起那信使,却见他身上被伤了数处,鲜血淋漓,显然是活不成了。

    “英雄,我活不成了,但有一事,事关重大,我临死前求求你帮帮我!”信使虚弱道。

    “好,你说,只要薛某力所能及,一定办到!”薛仁贵连忙点头答应。

    信使从怀中摸出他拼命保护的书信,递给薛仁贵道:“这封信事关重大,把他送到……幽州……幽刘……”

    信使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一歪,便归西了,这可就急坏了薛仁贵:“兄台,把他送给谁?幽州什么?兄台?”

    薛仁贵给他掐了人中,使劲摇晃终于确定他是死了,薛仁贵真是无语凝噎,从河东狩猎到了并州上党,鹿没追到不说,还摊上这档子事。若是你说清楚便是交州不毛之地,我只有有空,也帮你送去啊。可你只说一半,却让我送给谁?

    看着密函上并没有署名,薛仁贵满头黑线,无奈之下先是将那信使安葬了,便拿了密函,向西返回绛县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