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5章三国李元霸

第285章三国李元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围十来个士兵呈包围之势,将黄舞蝶围了起来。

    为首一个将士还算正派,眉头紧皱道:“我也不想为难你,只是医道大会重要之极,不能出半点差错,你又形迹可疑,只要跟我们回衙门,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回去!”

    “哼,我说没有就没有,快走开,我还要去找弟弟,惹火了老娘,别怪我不客气了!”黄舞蝶看着安陪那得意的笑容,顿时就觉得安陪和这些将士相互勾结,心里也动了真火,出声威胁。

    “还废话什么,还不把他抓起来!”安陪见黄舞蝶不配合将士,心中更是得意,呵斥将士抓捕黄舞蝶。

    “对不住了,将她抓起来!”为首将士眉头一皱,呵斥将士抓捕黄舞蝶。那群包围的将士却不屑于以多欺少,只有一个将士无奈走了出来欲去嘛拿黄舞蝶的胳膊。

    “哼,让你瞧瞧我的厉害!”黄舞蝶娇喝一声,莲步轻抬,向前跨了一步,粉拳击出,打在那士兵脸上,顿时那士兵脸上,鲜血自鼻孔中如泉水般涌出。

    “居然有武艺,果然是刺客,并肩子上!”为首将士大惊失色,连忙招呼众人上前。

    面对十余人的包围,黄舞蝶不慌不忙,纵身一跳,一脚踢飞挡在身前的三个护卫,随后脚尖一点,跃上安陪所在的桌案,一脚将安陪踹倒。众将士连忙围了上来,可黄舞蝶却站在案上,脚尖点出,无人能够近身。

    “小七,这姑娘功夫不错,恐怕你降伏不了啊!”王越看着黄舞蝶一人独斗十余军中好手,看的连连点头,还不忘挖苦杨延嗣。

    “哼,怎么如此乱来,不问青红皂白,我得教训教训他们!”杨延嗣根本没听进王越的挖苦,踏步向前准备帮助黄舞蝶。

    “看来杨老将军不必担心后继无人了啊!”刘辩看着杨延嗣急匆匆的冲了上去,摇了摇头笑道。

    “你们干什么,还不退下?”杨延嗣上前,对着士兵斥喝道。

    “将军!”士兵向后看去,却是虎卫将军杨延嗣,连忙退了下来,为首那将士拱手道:“将军,这刺客武艺高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还请将军出手!”

    “胡说八道!”杨延嗣怒喝一声,正欲教训士卒殿外一阵惨叫声响起。却见一个骨瘦如柴的少年走了进来,周围门外将士一个个倒地呻吟。

    “谁敢欺负我姐姐!”黄叙踏步走进大殿,看着黄舞蝶被众人包围,一个箭步便冲了上来。

    “贼子安敢行凶?”门外又有多余将士涌来,众人只见黄叙打倒许多将士,便以为黄叙是刺客之流,便将他包围,殿内医者百姓吓得纷纷往两边退去。

    “姐姐,你们敢欺负我姐姐,纳命来!”黄叙抬头看去,却见黄舞蝶孤身一人站在桌案上,周围许多士卒将他包围,便冲了上来。

    “小兄弟住手!”杨延嗣见黄叙如此冲动打伤许多将士,恐惊吓了刘辩,便要上前制住黄叙,黄叙也只以为是杨延嗣带头欺负黄舞蝶,便提着拳头向杨延嗣打来。

    “嘿,敢师傅我姐姐,看我不打死你!”黄叙一个箭步冲向杨延嗣,手里的拳头不过橘子大小,却捏的咯咯作响。杨延嗣只见黄叙一个孩子,又恐伤了他,便冲着黄叙的拳头,手掌伸出,去拿黄叙的拳头。

    黄叙拳头已经打到杨延嗣手掌上,杨延嗣刚欲发力拿住黄叙,却不料,一股排山倒海的怪力涌来,‘咔嚓一声,’却是杨延嗣的手腕折了,也夸的是杨延嗣也天生神力,及时运力抵抗,若是没有防备,恐怕一条胳膊便废了。

    杨延嗣疼得脸色一青,左手一掰,便将手腕接了回去,黄叙又是一拳冲过来,杨延嗣不敢硬拼,只占据体型躲避。

    “将军不要跟他打,他会打死你的!”黄舞蝶还在士兵的包围圈中,见此情形焦急的喊道。

    杨延嗣听了脸上一阵燥的慌,一个小孩子能打死我?被黄舞蝶小看,杨延嗣也来了火气,喝另士卒退下,便向黄叙冲去。

    “嘿!”黄叙打的也没有什么章法,凭着一股怪力,根本没人敢碰他,杨延嗣冲来,却是避开那拳头,抓向黄叙的胸口,要将黄叙举起来。

    “恩?”杨延嗣扯着黄叙的衣服,却发现黄叙站在地上,怎么也撼动不了他。却不料黄叙也不用拳头去打杨延嗣,反手抓着杨延嗣的衣服,大喝一声将杨延嗣举了起来。杨延嗣眼疾手快,身体不受控制之时,连忙扯住黄叙肩膀的衣服,黄叙举起杨延嗣,便要一把将他丢出去。

    纵使扯住了黄叙的衣服,但那力量实在太大太大了,杨延嗣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远处抛飞。好在这样也缷去了不少力量,杨延嗣身体抛飞,一连砸倒数抬桌案,才灰头土脸的站起身来,嘴角甚至还溢着血丝。

    “快把他抓起来!”周围的士卒见杨延嗣都不是黄叙的对手,连忙招呼士卒将黄叙包围。

    一边的刘辩看的惊恐不已,还来不及探查这对姐弟的身份四维,恐黄叙行凶害了人命,连忙站出来大喝道:“住手!”

    士卒连忙顿住,他们不认识刘辩,却也认识杨延嗣,杨妙真王越三人,这天下能让三人一同保护的还能有谁?只有大汉天子刘辩陛下了。

    “末将拜见陛下!救驾来迟,请陛下降罪!”为首一将士看了刘辩连忙拜倒,其他士卒百姓也惊恐的低头行礼。

    黄舞蝶也吓得不轻,连忙跳下桌案跑到黄叙身边低着头不敢说话。有了黄舞蝶在身边,黄叙总算没闹腾着打人了,只是抬着头看着刘辩,眼中满是好奇,黄舞蝶见此连忙压着黄叙的脑袋,但黄叙又抬起头来。

    “快保护陛下,将刺客给我抓起来!”这是,殿
都市圣人系统吧
外来了许多的士兵,他们将黄叙黄舞蝶包围,便要一拥而上。

    黄叙见此,挣脱黄舞蝶便要上前打人。刘辩脸色一板喝道:“住手,刺客,哪里来的刺客?他们分明是来洛阳求医的百姓,你们怎么能不调查清楚便随便抓人?”

    黄舞蝶听了松了口气,黄叙又停下来看着刘辩。

    “陛下,我先前只是请他配合我查案,可是他却出手伤人!”先前要捉拿黄舞蝶的士兵解释道。

    “朕在这里都看到了,你做的没错,可能是这姑娘害怕!不过是这位医者告这位姑娘是刺客,你们尚未调查清楚,怎么能只捉拿这位姑娘,而不捉拿这医者呢?”刘辩指着安陪说道。

    一边的安陪吓得脸色惨白,先前他也被黄舞蝶打了一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连忙出来先下手为强叫道:“陛下容禀,这姑娘亲我医治他的弟弟,却后悔我收他钱财,想要回去,可治病收钱天经地义,哪里有这般道理!”

    “你叫什么?”刘辩看着安陪眉头一皱道。

    “草民安陪!”安陪连忙回答道。

    “安陪?”刘辩眉头一挑,轻笑道:“那你是不是是字晋三?”

    “陛下怎么知道,草民正是姓安名陪字近三,家中还有两个哥哥,字近一,近二!”安陪陪着笑说道,他感觉天子好似对他名字很感兴趣,应该解释的很清楚。

    不想刘辩却脸色一板,面露厌恶道:“够了,朕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先前朕听得清楚处处,明明是你这庸医,没有治好这位小兄弟的病,却收了这姑娘的数千钱财!得了人家钱财却不想负责了!你这种人,怎么配行医救人!”

    一旁的黄叙听了连连点头,脸上满是笑意,认为刘辩说的极对,对刘辩好感大增。

    “如此德行,怎配行医!”

    “他若是医者,简直是侮辱我等!”

    “呸,他在河东颇有势力,仗势欺人,不知行医骗了多少钱财,简直与畜牲无异!”

    周围的医者也纷纷谴责安陪。那将士脸色一个变连忙认错道:“陛下恕罪,末将调查不严,以至于出了这种事,险些诬陷了好人!还请陛下降罪!”

    刘辩点了点头道:“做事须得严谨,将这畜牲带下去严加审讯,另外派遣官吏调查他河东犯下的罪行!至于你的处事不周,回了军营,自领二十军棍!”

    “是陛下!”那将士恭敬的拱手领命,带着士卒将安陪押了下去,对于那二十军棍,也毫不在意,可见刘辩麾下军队的军纪之严明。

    “陛下英明!”围观的病人医者纷纷称赞刘辩。

    “你们继续看病,朕便不打扰了!”对着百姓点了点头,刘辩吩咐士卒整理打斗的混乱,让百姓重新看病。

    刘辩又向着黄叙与黄舞蝶走去,周围将士惧怕黄叙凶猛,仍是将他包围,可黄叙却毫不害怕,小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刘辩,刘辩从他眼中看到一股天真无邪,那是一种纯净无比的目光。

    刘辩一笑,挥手让士卒走来,在黄叙注视的目光中,走向他便要去摸他的脑袋。

    “陛下小心!家弟认生!”黄舞蝶一惊,连忙制止道。谁料刘辩手掌已经摸到黄叙的头上,对着黄舞蝶笑道:“这种小孩子看对于好坏看的很清楚,谁对他是是好是坏,一眼便看出来了!你说是不是!”

    黄叙点了点头道:“大哥哥对我没有恶意,姐姐不用怕!”

    刘辩一笑揉了揉黄叙的小脑袋道:“小兄弟叫什么?”

    那黄叙温和一笑道:“我叫黄叙,这是我姐姐,他叫黄舞蝶!”

    “哦,那你父亲是不是叫黄忠,字汉升,你们是南阳人士!”刘辩眉头一挑问道。

    黄叙惊喜道:“大哥哥你也认识我爹爹?”

    刘辩点了点头道:“不认识,但听说过,你爹爹武艺也是厉害着呢!”刘辩称赞了黄忠,直让黄叙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刘辩看着黄舞蝶道:“你父亲没有来洛阳吗?”

    黄舞蝶不好意思道:“我跟弟弟是偷偷跑出来的,弟弟他病重,不想麻烦父亲担心,听闻洛阳要召开医道大会,名医肯定是极多的,便想治好了弟弟的病回去也好让父亲高兴!”

    刘辩杨妙真王越等人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杨延嗣此时也来到刘辩的身边,听了黄舞蝶这话,赞叹道:“姑娘真是孝顺,小七佩服!”

    黄舞蝶对着个因为她而被黄叙误伤的将军,也是有些愧疚的,先前看样子杨延嗣还是要为他出头,黄舞蝶对杨延嗣印象还算不错,听了这话婉儿一笑道:“只是小女子没有出来闯荡过,以至于被庸医骗了!”

    “姑娘放心,我一定好好处置那庸医!让他将骗了姑娘的钱财给吐出来!”杨延嗣拍着胸膛说道。

    刘辩则趁着杨延嗣与黄舞蝶攀谈的功夫,赶紧让系统检测二人的四维。

    “黄叙,武力103,统帅10,智力30,政治10!”

    “黄舞蝶,武力92,统帅79,智力53,政治40!”

    刘辩听了双眼冒光,心中直感叹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103的武力甚至还要比三国弟子的吕布还要高,这简直就是三国的bug,看着身形年纪,简直就是隋唐李元霸的翻版啊。

    “既然二位又没有地方可去,看样子小兄弟的身体也不太好,朕手下有一位神医,名叫李时珍,你们便先跟着朕,让他给小兄弟瞧瞧!”这么历害的人才,刘辩怎么会让他溜走,连忙安排道。

    黄舞蝶听了,哪有不允许连忙点头答应下来,:“多谢陛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