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2章公孙归西,鞠义北上

第282章公孙归西,鞠义北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公孙瓒听闻儿子遇难,急火攻心,一头栽下马来,周围心腹将士连忙上前,保护他突围出城。

    张飞保护着刘备,拼死杀出重围,只是公孙续的尸体却陷落城中。

    兵马来到北门,却见公孙瓒等兵马,俱被困在城下,武力打开城门,四周又有袁兵包围。

    “挡我者死!”张飞护着刘备杀至城门下,一杆丈八蛇矛,四处横飞,连挑袁军数十百人。

    “公孙兄何在?”刘备张飞杀到城下,杀散了守门的袁军,刘备连忙喝问道。

    “玄德公,主公在此!”公孙瓒身边的校尉连忙高呼回应。

    “伯珪兄无恙否?”刘备连忙策马赶到公孙瓒身边,只见公孙瓒被几个士卒保护着,一个士卒背着他。公孙瓒脸色惨白,嘴角溢血,腰间也是一片鲜红。

    “快,保护你们主公出城!我来断后”刘备见此大惊失色,城门下张飞已经杀退援兵,打开城门。一行人架着公孙瓒慌忙出了城,向北逃亡而去。

    鞠义带着兵马追击数里,直到刘备领着兵马逃回边境营寨中,才返回鄚县。公孙瓒箭伤崩裂,军中军医束手无策,众人都围在公孙瓒身边。

    军医一番忙碌,公孙瓒终于幽幽转醒,但脸色却惨白的可怕,“续儿,我儿如何了,玄德,我儿如何了?”公孙瓒一睁开眼睛,却没有发现公孙瓒,一把抓住了刘备,急切的询问。

    “备有负兄长所托,侄儿被鞠义冷箭射杀,已经陷落敌营了!”刘备眼中满是伤感,悲切道。

    “啊,我的儿啊!”公孙瓒捶胸大哭,脸色一阵潮红:“我悔不听玄德之言,以至于我儿遇难,我恨啊,我恨啊!我恨啊!”

    公孙瓒一连说出三句我恨啊,胸口一阵起伏,终于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伯珪兄!”

    “主公!”

    刘备与众将见此皆围了上去,军医连忙上前诊治,一番查探,军医退了下来,脸色颓废道:“主公箭伤崩裂,尚未康复这几日又奔波行军,里面早已经灌脓,少将军又生死,导致主公急火攻心,如今已经是药石无医拉!”

    众将听了,连忙跪倒在地,却见公孙瓒胸口起伏越来越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众人束手无策,只能看着公孙瓒身躯僵硬,跪在地上哭泣。

    “人死不能复生,如今鞠义随时可能追击,若是被刘虞探听咱们消息,必会引军前来。咱们还是先回北平,让伯珪兄遗体入土为安才好!”见营帐中气氛一阵沉闷,刘备终于站了出来。

    众人早就已经是心慌意乱,刘备一提出要返回北平,众将连忙点头答应,刘备又道:“未免军心涣散,理应密不发丧!”

    “谨遵玄德公之命!”

    公孙瓒身死,众人听从刘备的号令,密不发丧,将尸体运回北平在坐商榷。

    另一边鞠义追击公孙瓒残兵不得,便返回了鄚县,鞠义自以为大获全胜,便摆酒庆贺,召集几个校尉喝酒。

    “我此次出力,杀了公孙瓒,你们拿着公孙瓒的人头,向袁绍邀功便是,也应该遵守诺言,让我离去了吧?有了公孙瓒的人头,想必袁绍也不会怪罪你们放了我!”席间,鞠义向几位校尉问道。

    “这是自然,来来,喝酒,今晚就当给将军您践行,明日将军可带着心腹自行离去,逍遥快活不在话下!”

    “将军,公孙瓒人头处理好了!”众人正欲饮酒,一个士兵手捧木盒走了进来。

    “快,拿来我瞧瞧!”鞠义连忙接过木盒,如今天气逐渐炎热,为了保证人头保存日久,已经做了处理,但鞠义还是一眼便看了出来,此人不是公孙瓒。

    “这不是公孙瓒,分明是假的,倒是有些像公孙续!”鞠义一把拿起人头端详一会,脸色阴沉道。

    “什么?这不是公孙瓒?”众人大惊道。

    鞠义一把扯下粘贴的胡须道:“这分明是公孙续,哪里是公孙瓒,我且问你,公孙瓒大营如何了?”

    “公孙瓒已经退兵了!”小校拱手道。

    “退兵?公孙瓒痛失爱子,怎会退兵?哼前日我看他气色便不对,听说受了重创,想必他痛失爱子,
通灵册帖吧
急火攻心之下也差不多了吧?不然以他的脾气,怎么会退兵呢?”鞠义抚须分析道。

    在坐众将对视一眼,纷纷起身道:“将军恕罪,如今公孙瓒未死,单凭杀一个公孙续的功劳,我等还不能放你离去!”

    “袁绍命你们监视我,想借机除了我,恐怕我这是公孙瓒的人头,你们也不会放了我吧?”鞠义指了指手里公孙续的人头冷笑道。

    “将军恕罪,我等皆是听从主公的命令!”几个校尉眼神闪躲,似不敢直视鞠义。

    “哼,你们以为我谋划杀了公孙瓒只是为了离开,给你能立功?当我是傻子不成?”鞠义冷笑道:“刘虞与公孙瓒有大仇,我杀了公孙瓒,尽管潘凤在他手下,以他的仁义也会接纳我!”

    “你要去投刘虞?”几个校尉大惊,连忙拔剑相向。

    “给我倒下!”鞠义不管几个校尉,却是拔剑将殿内胆颤心惊的传信小校杀了,径直走出殿去。

    “快追!”殿内校尉便欲去追鞠义,却不料一个个身子都瘫软到底,口吐鲜血。

    “酒中有毒,这个卑鄙小人!”一个校尉闷哼一声,便眼珠子一番就此身亡了。

    鞠义拿了公孙续的人头,将他装回木盒,带着数十合心腹,连夜便向范阳涿县赶去。

    第二日,鞠义便赶到了涿县,求见刘虞。

    “鞠义,你乃冀州大将,来我幽州,所谓何事?”刘虞亲自召见鞠义,爱屋及乌,因为潘凤沮授如今是他的手下的倚重的心腹,因此刘虞对鞠义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明公容禀,我助袁绍拿了冀州,又大败公孙瓒,可袁绍却恐我功高震主,欲谋害于我,我不得已,来投靠明公!”鞠义放下了架子,向着刘虞拱手解释道。

    “哼,你背叛韩馥,又背叛袁绍,如今却来乞求我的收留,我如何敢收留于你啊?纵使我容得下你,潘凤沮授二人,岂会容你?”刘虞脸色一板道。

    鞠义连忙解释道:“我为袁绍立功,可袁绍名为让我镇守冀北,却让人监视我,使人害我性命,亏我警觉才逃了出来。是袁绍先不义,我才不忠,我投明公,明公乃是仁厚之人,必不会害我,而我则会死心塌地为明公效力!还请明公明鉴!”

    “这……”刘虞抚须思忖,鞠义所言也着实有些道理,并且他大败公孙瓒,乃是一位人才,若是失去,未免可惜。

    “明公请看,这是何物!”鞠义拿出木盒放在刘虞案上道:“我背弃袁绍,又杀了公孙瓒之子,公孙瓒此刻恐怕也归西了,河北之地,也只有明公能容得下我了!”

    “什么,公孙续死于你手,公孙瓒也命不久矣,这是怎么回事?”刘虞打开木盒一看,正是公孙续的人头,大惊失色问道。

    鞠义便将事情经过一一告诉刘虞,刘虞听了,大喜道:“公孙瓒若死,我拿下幽州全境有望矣!”

    刘虞正要答应留下鞠义,门外响起了侍卫通报的声音:“主公,潘将军,军师求见!”

    “快让他们进来!”刘虞连忙下令。

    “末将见过大人!”潘凤,沮授走进大殿向刘虞拱手行礼。刘虞正欲说话,下首潘凤见了鞠义,顿时大怒道:“天堂走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鞠义我早想拿你人头以解我心头之恨,不想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潘凤见了鞠义,便要行凶,鞠义哪里是潘凤的对手,吓得连连后退,大呼道:“我为明公立下大功,你们安敢行凶,快了明公仁德之名?”

    “无双快快住手!”刘虞也连忙喝止潘凤。

    沮授也一把拉住报仇心切的潘凤道:“此乃小人,况且主公之死,乃是自刎,不可因为他而坏了大人的名声!”

    潘凤听了强压制怒气道:“也对,杀他污我刀斧,还坏了大人名声,委实不值得!不过此人我手下那一万兵马皆视他如敌人,却不能留在我幽州军中。”

    “无双住口,此事干系重大,理应问过陛下在做决断!”沮授连忙呵斥潘凤,在门外他也听到了鞠义陷害公孙瓒的经过,认为此事干系重大,应该询问刘辩的意见。

    一边鞠义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妙怎么我的去留,还要询问天子的意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