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1章赔了儿子,气死公孙瓒

第281章赔了儿子,气死公孙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公孙瓒领一万兵马再次南下,刘备张飞,其子公孙续,单经,田楷等同行。

    三日之后,公孙瓒兵进河间,在河间边界安营扎寨,而鞠义的兵马则驻扎在鄚县,名义上是防备公孙瓒。

    公孙瓒大败于鞠义之手,对鞠义可谓是又恨又怕,兵马驻扎在河间之外,使兵马严加巡查,不敢有丝毫松懈。

    “鞠义此次定有阴谋,既然他邀请我出兵拿下冀州,便叫他拿出诚意,亲自来见我!”营帐中,公孙瓒对刘备说。

    “也好,不过他若是真来了将军大营,又该如何?”刘备询问道。

    “也有几分真,那袁绍我了解他,容不下鞠义这等立功大将,只是鞠义投降我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若是他真来了我军大营,我便暂且信他,待拿下冀州在处置他!”公孙瓒皱眉道。

    “若是他真的投降将军,将军若是在杀他,岂不是恩将仇报?到时候便没人敢帮助将军了!鞠义说不定也是这么想的,故而决定投靠伯珪你啊!”

    公孙瓒恍然大悟,冷哼一声,“哼,原来他是这个打算,切先试探一番便知真假,若是他真帮我拿下冀州,饶他一命,有又何妨?”

    公孙瓒亲自休书一封,差人秘密送给鄚县鞠义。第二日晚上,鞠义便单枪匹马,悄悄赶往公孙瓒大营会见公孙瓒。

    “鞠义,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单枪匹马入我大营,便不怕我拿你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吗?”看着殿下的鞠义,公孙瓒冷笑道。

    “鞠义当然怕死,我为袁绍立下赫赫战功,可袁绍却有杀我之心,我每日心惊胆颤,如今只有投诚将军了!先前将军败于我之手,乃是各为其主,委实怪不得我!若是将军不想要这冀州,杀了鞠义,我也无话可说!”

    “左右都是死,来前我已经通知心腹,乃是向你投诚,若我不归,不出几日,你公孙瓒杀害投诚义士之名,恐怕便宣扬出去了!”

    鞠义昂首挺立,将自己的布置说了出来,你不在乎冀州,杀了我不要紧,但我临死,也要把你的名声搞臭,让你得不到人才的投效。

    “如此桀骜,难怪袁绍容不下你!”公孙瓒冷哼一声道。

    “鞠义一身才华,只是不遇明主!若得明主,鞠义在外征战天下,主公便在内治理土地!此生无憾矣!”鞠义脸色遗憾道。

    “无稽之谈,你不过一小人,袁绍一走,莫说他杀你也只是你猜测,便要杀你,君要臣死,臣不的不死!你应以死明志!袁绍还未杀你,你便动了投敌的念头,谁会重用于你?”公孙瓒冷笑着批判着鞠义。

    鞠义听了脸色铁青,似在忍耐。

    “哼,无话可说了吧?”公孙瓒看着这月前打败自己的敌人如今在自己面前忍气吞声,任由自己辱骂,当真是出了一口恶气。

    “我也不杀你,既然你要敬献冀州,便将你的计划说说,我得了冀州,保你做个富家翁!”公孙瓒骂的舒心的,终于说起了正事。

    “多谢将军!”鞠义拱手道:“袁绍走后,留五千大军于我,但这些兵马大多是袁绍心腹,真正听命于我的只有五百人!所以我可与将军约定,明晚将军引军来鄚县,我的兵马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将袁绍心腹给除了!如此冀州唾手可得!”

    公孙瓒怀疑道:“你莫不是要害我?引我入城?”

    “将军明鉴,我是真想将冀州献于将军,如今兖州大雨,已经半月有余,袁绍兵马驻扎在齐河一带,根本回不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将军信不过我,可以把我带在身边,若是我要害将军,我也难逃一死!”

    “哼,谅你也不敢害我!”公孙瓒冷哼一声道:“你先下去,我还要整顿兵马,明日晚上便随我去拿下鄚县!”

    鞠义被人带下去,公孙瓒连忙询问道:“你们看此人可是在耍阴谋?”

    “似真似假,尚且还不好说,不过鞠义敢亲身犯险,说明他心中不虚,或许是真的要投诚主公!”单经分析道。

    田楷道:“不管如何,主公安危最为重要,明晚主公只需派遣别人前去即可!”

    “我若不去,岂不是让鞠义小瞧了我?”公孙瓒犹豫道。

    又是刘备为公孙瓒献策:“伯珪兄明晚出征前在带上他,寻一体态声音与你相似之人,将鞠义带在身边,坐于马上,不点火把,想那鞠义也看不出来!伯珪兄可亲自在后军之中,若有危险,可及时撤退,若是成功拿下鄚县,在以真面目来见鞠义!”

    “此计甚妙,只是军中有何人与我相似
始皇驾到最新章节
!”

    “父亲,孩儿愿为父亲犯险!”公孙续拱手而出,只见公孙续与公孙瓒长得有七八分相似,声音也颇为宏亮,只要提个嗓子,别人也难以分辨,若是穿上公孙瓒的盔甲,在晚上,莫说只见过公孙瓒不超过三次的鞠义,便是整日相处的人也会认错。

    “为父怎么能让你犯险?不可不可!”公孙瓒连忙摇头道。

    “孩儿庸碌无为,只盼为父亲分忧,尚且也只是怀疑鞠义设下陷阱,又不一定就是陷阱?军营中也只有我像父亲,若是父亲放心不下孩儿,可以找一猛将保护孩儿!”公孙续殷切道。

    “这,翼德你可愿保护我儿?”公孙瓒看了一圈,将目光落在张飞身上询问道。

    张飞当即拍着胸膛道:“将军放心,有我保护公子,肯定万无一失!”

    “如此我便放心了!”公孙瓒大喜道。

    “伯珪兄,我向来在你身边,那鞠义也曾看到,便让我与二弟一同保护公子吧!”刘备请求道。

    “未免鞠义生疑,如此最好!”

    时间转眼来到第二日晚上,假扮公孙瓒的公孙续已经率领兵马出了营帐,穿着公孙瓒的盔甲,又粘了胡须,将皮肤摸黑,两人简直一模一样。

    公孙续坐在马上,旁边汇合了刘备,张飞单经等人。下属将鞠义带了上来,公孙续扯着嗓子低声道:“上马吧,启程赶去鄚县!”

    两人声音相似,体态相似,又是黑夜,只是没有火把,鞠义不疑有他,跨上战马,旁边又有几个幽州骑兵紧跟,不让鞠义走脱。鞠义也毫不在意,带着兵马便向鄚县赶去。而公孙瓒却隐藏在后军。

    一个多时辰后,兵马赶到鄚县城下。鞠义来到城下,后面几个骑兵弓箭手紧跟不舍,只见鞠义向城上招了招手,不过一会,城门打开。

    城上校尉赶了下来,见了鞠义身后的大军,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惊喜,急忙掩饰,向着马后的公孙续拱手道道:“将军快快入城,如今营中兵马尚在沉睡!正好得手!”

    公孙续大喜,低声对着刘备道:“果然是鞠义的心腹得了城门,咱们快快入城,趁夜杀了袁绍的兵马!”

    为了减轻声响,公孙续等都下了马,那些兵器,步行进城。

    进了县城,兵马来到军营,只见军营中,寂静无声,黑压压一片。

    “给我杀!”公孙续不疑有他,指挥将士冲杀。

    “此处太过寂静,恐有埋伏,不可冲杀!”刘备连忙制止道。

    “呔,”另一边,趁着公孙瓒兵马冲出之际,鞠义眼疾手快,一把夺过身边将士的兵器,一阵砍杀,迅速隐于黑暗之中!

    “鞠义,别让他跑了!”张飞立刻纵马去追,却不料,四周陡然明亮起来,四面八方的屋顶,又有无数火箭袭来。

    鞠义不知从各处爬上屋顶,周围有将士点火将他照亮,只听鞠义哈哈大笑道:“公孙瓒,今日合该你命丧我手!”

    公孙续一边格档弓箭,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袁绍不是要杀你吗?如此多兵马埋伏,他们怎么肯听你指挥?”

    “是啊,袁绍是要杀我,我也指挥不动他们,可我与他们还是有些交情的!我与他们商议,若是我拿了你的人头给他们立功,便放我离去,为此我不惜入你军营亲身犯险,为的便是今日啊!”站在屋顶上的鞠义哈哈大笑。

    “听说你前几日被幽州刘虞埋伏,受了箭伤,亏我好运你没死在刘虞的手上,今日看你能不能在我箭下活命!”

    鞠义说着,从身边的弓箭手手中取过弓箭,张弓搭箭向公孙续射去。

    “公子小心!”张飞见了,连忙丈八蛇矛一探出,为公孙续挡箭,刘备也探手取出双股剑。

    黑夜中,箭矢已经逼近公孙续胸前,却不料,双股剑诡异的打向了丈八蛇矛,两杆兵器都没有挡住箭矢,箭矢笔直射入公孙续的心脏。

    见公孙续应声落马,鞠义哈哈大笑道:“公孙瓒已死,降者不杀!”

    公孙瓒大军瞬间大乱,因为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并不是真正的公孙瓒,以为是公孙瓒身死,士兵便乱了阵脚,四周到处都是箭矢横飞,兵马慌忙往城外撤去。

    袁军到处喊着公孙瓒已死,而在后军的公孙瓒听了这喊声,脸色一变,胸口一阵起伏,脸色潮红,陡然一口鲜血喷出,倒下马来。

    周围心腹连忙去看,只见公孙瓒腰间鲜血淋漓,却是箭伤崩裂,在探一下鼻息,也是细若游丝,人事不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