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80章纠结的刘备

第280章纠结的刘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颜良率领两百骑兵追击许褚,幸得曹彬引兵三千接应,提前布下埋伏。两百骑兵伤亡数十,但许褚也被射伤,颜良引军退去,曹彬也担心袁军接应并未追击。

    “末将多谢将军救命之恩!”许褚捂着肩头的箭伤向曹彬拱手致谢。

    曹彬摆了摆手,脸色一沉道:“你虽然突袭袁绍大营有功,为何恋战不退?”

    许褚拱手致歉道:“末将知错,那文丑领骑兵追赶我军,我麾下大多步卒,所以留下来断后,颜良文丑两人合力战我,不过文丑那厮也被我一枪打中肩头,想必要休养数月!”

    曹彬大喜,惊讶道:“颜良文丑乃河北上将,将军以一敌二,居然还重伤文丑,当真悍勇矣,文丑重伤,袁绍如断一臂,咱们压力便少了许多!”

    身后那数千兵士,看着许褚也是目光炙热,满是崇拜之色。颜良文丑乃河北上将,成名已久,许褚以一敌二尚且能伤了文丑,并且逃出生天,这份实力,说明颜良文丑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如今天色渐明,先前斥候来报,主公增派一万兵马至此,派遣了戏志才,陈宫两位军师前来,咱们速速回去,商讨对敌之策!”曹彬赞扬一番许褚又下令撤退。

    三千兵马退去,士气高昂,许褚夜劫袁营,杀敌数百,焚毁营帐不计其数,又伤了上将文丑,可谓小胜了一场,却大大挫败了袁军进取的锐气。

    第二日,戏志才于禁等领军一万来到卢县汇合,两万大军合并,共有大将曹彬,曹仁,许褚,于禁李典,又有左右军师戏志才陈宫二人。

    此时已经是梅雨时节,天气多变,却说袁绍粮草抵达营寨之后,却有下起雨来,一连几天雨势不见有停止的迹象。因为下雨,两军暂时都未妄动。不过拖的越久,却是对赵匡胤这一边不利,袁绍虽然是劳师远征,但有冀州作为后盾,而赵匡胤却只有残破的兖州,难以支撑长期的战斗。

    袁绍则盘算着等天色放晴,便出兵攻打,而卢县这边的赵匡胤众将,也在谋划一场大战。只待大雨停歇,便能分出胜负。

    而相隔千里之外的幽州,天气却是截然不同,兖州雨水不断,而幽州却是艳阳高照,右北平太守府中。

    自公孙瓒中伏受伤,回到右北平后已经数日有余,但公孙瓒一回到北平,收到消息的狄青潘凤便退兵了,显然没有要与公孙瓒硬碰的打算。

    公孙瓒躺于床榻之上,腰间打着绷带,隐隐有红色血迹渗出。

    “玄德,潘凤撤军了?”公孙瓒躺在榻上,略显虚弱向床榻前一身甲胄的刘备询问道。

    “伯珪将兵马交给我暂时统领,我一领军出征,他们得到消息便撤军了!”刘备点头说道。

    公孙瓒勉强一笑:“辛苦玄德了,只是可恨那刘虞跟袁绍勾结,坏我大事!咳咳!”

    袁绍刚一动怒,便牵扯伤口,咳嗽不止,脸涨的通红。一边医者连忙上前诊治劝道:“将军这箭伤严重,已经伤及要害,需要休养数月才行,更不能动怒啊,千万静养才好!”

    刘备从关羽身后接过一个木盒,躬身道:“伯珪兄,这是你的将印,如今潘凤退兵,兵符物归原主!”

    “咳咳,此物便暂且由你保管,如今我麾下还剩下兵马四万,我这一病倒,那刘虞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乘虚而入了。其他人能力不足,又无威信,只有玄德能担此大任,这段时间便麻烦玄德整顿军务了!”公孙瓒摆了摆手,并没有收回兵符。

    “备何德何能,能够担此大任?”刘备拒绝道。

    “玄德忠厚仁义,非你莫属!”公孙瓒肯定道。

    “既然如此,备必不辜负伯珪兄所托!”

    “你们几个这段时间,便听从玄德的统领,若有大事,在先说与我决断!”公孙瓒脸色苍白命令道。

    如今公孙瓒麾下,只有其子公孙续,邹丹,关靖,田楷,单经几人。可惜自从与袁绍交战后,公孙瓒才知道这几人都是平庸之才,故而将大权交给寻找期间,屡次献策的刘备。并且刘备手下还有关张二人可用。

    不是公孙瓒信任刘备,相反公孙瓒清楚刘备的野
特工农女全文阅读
心,但如今他麾下已经无人可用,公孙瓒自己身受重伤,若是在处理大事,恐怕就一命呜呼了。将大权交给其他人,反而更容易生乱。

    而刘备表现的更是仁德,这就是刘备的软肋,虽然他想得到幽州,但刘备根本不可能夺取。公孙瓒便是利用这一点,利用刘备的性格,借用刘关张的本事。

    而公孙瓒麾下那些人,都是些忠厚之辈,他儿子公孙续也是老实人,只听公孙瓒的话。刘备忠厚的形象深入人心,他们便听从公孙瓒之言,在公孙瓒休养期间,由刘备主持大局。

    时间悄然而逝,数日之后,兖州东郡仍是雨水不断,而刘备正在刺史府处理公文,长史关靖手持一封书信走了进来。

    “玄德公,冀州急报!”关靖将信函递给刘备。

    “冀州急报?袁绍兵马对峙与兖州,无力侵略幽州,能有什么急报?”刘备不慌不忙接过信函笑道。

    “鞠义?袁绍与赵匡胤兵马对峙于兖州东郡,雨水不断,恐怕迁延日久。我大败明公,又有反客为主的功劳,那袁绍恐我功高震主,已有谋我之心!”

    “战场交锋,各为其主,我大败将军乃是尽忠,然袁绍有害我之心,却是不义,如今袁绍兵那尽在兖州,我愿领放将军入冀州,复夺冀州失地,将军乃明主也,必不会错失良机!”

    刘备看着信函,将其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什么,鞠义要引主公入冀州?这……”关靖听了大惊道。

    刘备将信函随手一丢,笑道:“鞠义乃反复无常的小人,先是反客为主将韩馥的冀州送给袁绍,如今有要将袁绍的冀州送给伯珪兄?其中必然有炸,不必理会便是!”

    “可他若真有其心,恐怕错失良机啊?”关靖担心道。

    “他大败将军,于幽州兵有血海深仇,怎么可能投靠将军?如今伯珪兄需要静养休息,这明显是个阴谋,你千万不要去告诉伯珪兄,否则他一定会亲自出兵,到时候恐怕……”刘备提醒关靖道。

    “是,玄德公!”关靖拱手走出房门,本不欲通知公孙瓒,却转念一想:“若真是良机,岂不白白错失冀州?玄德公宅心仁厚,又颇有才能,我便去禀报主公,若主公要亲自出征,我便推荐玄德公去取冀州!”

    关靖便走去后院,前去通报公孙瓒,公孙瓒听后大喜,连忙唤来刘备谴责道:“如此大事,怎么不告知我听,险些错失良机?”

    “伯珪兄恕罪,那鞠义反复无常,定不是真心投效您的,其中必然有诈,而如今你有需要静养,故而隐瞒!”刘辩连忙解释道。

    公孙瓒笑道:“玄德有心了,我自知此乃鞠义的阴谋,不过我也可将计就计,杀了鞠义,为我阵亡的数万幽州儿郎报仇雪恨!”

    刘备连忙拱手劝道:“连年征战,如今将军麾下将士思安,还需休养生息,但兵马强盛,在报仇不迟啊!”

    “将士报仇心切,怎么会思安厌战?”公孙瓒笑着问道。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明日便点起一万兵马,留关羽,关靖守卫北平,其他人随我出征!”公孙瓒下令道。

    “主公,你如今身体抱恙,不如便让玄德公领军出征!”关靖一听公孙瓒亲自出兵,连忙劝说。

    “玄德虽好,却威信不足,恐兵马不听他的,我本想玄德坐镇北平,但身边又无人可用,只得带玄德翼德出征!有玄德助我,你大可放心!”公孙瓒看着关靖摆了摆手道。

    关靖看了一眼公孙瓒的气色,果然红润许多,大夫又言伤口已经结痂,想必是主公体魄强健,恢复的快,应该没有大碍。见此,关靖放心不少,点头答应下来。

    见公孙瓒执意如此,刘备眼神一阵变幻,不知是喜是忧还是悲。

    在留守上,公孙瓒留关羽驻守,并派了老忠臣关靖驻守,显然是防了刘备一手,故意将兄弟三人分开了。

    而公孙瓒执意出战,一来是为杀鞠义报仇,二人又担心真是鞠义投诚,若是让刘备去了,恐他立功自立,自己压不住他。公孙瓒与刘备二人各怀心事,但公孙瓒如今命令以下,刘备也只得拱手领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