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78章许褚裸衣战文颜

第278章许褚裸衣战文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许褚奉命领八百军士夜袭袁绍大营。这八百将士,乃是许褚族人,各个勇猛非凡。许褚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持一把祖传镔铁大砍刀,也算一把神兵利器。

    许褚身后也跟着十来骑,这些人都是族中武艺最高强之人,在之后也是八百步卒,他们身背弓箭,手持砍刀,看上去气势汹汹。

    “你们几个先去放箭射杀守卫,随后我领骑兵冲杀,你们随后在跟上去放火,记住只要放火,不求杀敌,若是袁绍大军反应过来,则立刻退兵!”许褚在马上望着袁绍大营,低声对着身后部将下令道。

    “是将军!”许褚在这些人中威信极高,又配合默契,很快便走出四五十步卒,向袁绍营门摸去。

    来到营门前五十步,前方便是箭塔,又有栅栏包围,袁军士卒防备松懈,大多倚门而眠,还有的就算没睡也是哈欠连天,如今已经是深夜,袁绍也没下令严加防守,如此就没人加强警惕了。

    “防守的袁兵有些多,分两次射击,先射困倦的,后射沉睡的!”数十弓箭手摸到营门前五十米处时,便停了下来,为首一人下令道。

    命令一下,数十人便纷纷弯弓搭箭,对视一眼,便找好了攻击目标。

    “嗖嗖嗖!”

    数十支箭矢****而出,借着月色,一缕缕寒芒闪过。百步穿杨,只有那神箭手才能做到,但现在月色正好,两军相距只有五十步,目标又是体型巨大的军士。这些弓箭手又是许褚精挑细选出来的。

    一轮箭雨过后,袁军便纷纷倒地,只发出轻微的闷哼声,箭矢射出之后,他们又立即弯弓搭箭,趁着还未将其他守卫惊醒功夫,便将其全部解决。

    “给我杀!”后方许褚见将士得手,一马当先,手持镔铁砍刀当先冲出。时候十数骑紧跟其后,八百将士,手持砍刀,也跟着冲向袁营。

    被削的锋利的木制栅栏被许褚一刀挑开,左右劈砍,将两边的箭塔给劈倒。哗啦啦的动想在寂静的夜空响起。

    许褚早已经冲进营寨之中,将寨中立着的营火纷纷挑倒士兵居住的营帐中,又是士兵将准备的引火物如火油硝石等物四处抛洒,又有弓箭手放起火箭来。

    许褚带着八百将士四处放过,袁绍大营立即火光冲天,将士乱作一团。但这乃是汉人大营,不似冉闵当初突袭异族大营,异族分为部落,并无真正将领,无人指挥之下,便就此大乱。而袁绍军中,颜良文丑,张郃高览等人并非泛泛之辈。兵马一乱,他们便指挥将士镇定军心。

    “好了,快撤!”见袁绍大军迅速组织起了队形,嘈杂声中,隐约可以听到有将军喝令,许褚当即下令撤军。

    “主公,末将防备无方,还请主公降罪!”众将拥簇在袁绍身边,文丑上前请罪。

    袁绍摆了摆手道:“既然是你将士巡逻,过后便去领了二十军棍,可知是谁劫营?速去领骑兵将其擒拿,莫让他有了!”

    袁绍麾下有骑兵,却也不多,穷极冀州也才一千,后来与公孙瓒交战获胜倒是得了几千匹马,只是尚未成军。

    文丑领了命令,当即点了两百骑兵去追。另一边许褚且战且退,在四周袁绍步卒的包围下,杀直营门口。

    文丑领着两百骑兵追击而至,文丑大怒道:“贼将休走!”

    “不走便不走,爷爷先斩了你!”许褚见有骑兵追来,也对着文丑大骂一声,在营门口立马横刀,严阵以待,对着身后的士卒下令道:“敌军有骑兵追击,你们先回去,我再此断后!”

    “将军小心!”许褚麾下将士很是听话,不知是军纪太好还是相信许褚的实力,许褚命令一下,丝毫不拖泥带水便撤退了。

    “河北上将文丑在此,贼将通名!”文丑纵马挺枪赶到,向许褚询问姓名。“我乃许褚许仲康是也!”许褚长刀橫于马前,不慌不忙说出性命。

    “无名鼠辈,纳命来!”文丑听了,哈哈大笑,马到许褚身前,一枪刺向许褚。

    许褚往马背上一趴,手中镔铁大刀上前横切,文丑一枪刺空,反倒是许褚的刀锋堪堪砍中他的肋下。

    文丑连忙撤枪往后一仰,堪堪躲过许褚一刀。

    “浪得虚名!”许褚后发制人,反而将先攻击的文丑逼得颇为狼狈,占据上分,许褚当即讽刺一句。同时趁着文丑刚刚从马上起身,镔铁砍刀,冲着文丑的脑袋便砍去。

    “休的……”文丑刚欲还嘴,大砍刀便直冲脑门而来,吓得文丑立刻闭上了最,双手持枪举过头顶,硬生生接了许褚这一刀。

    一刀下来,直把文丑手臂震的生疼,因为文丑事先轻敌,被许褚处处占尽上风,许褚便得势不饶人,长刀刚刚砍下,便硬压着手上的酥麻,刀刃贴着文丑的枪杆向左一划,去削文丑的右手。

    文丑当真是苦不
游戏四万年无弹窗
堪言,暗骂自己小觑天下英雄,这许褚力道强悍尚且在自己之上,刀法精湛,气势如虹不比那关云长差上多少。因为轻敌之故,弄得疲于应对,被许褚压制得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

    那镔铁大刀散发着寒芒,贴着枪杆削向文丑右手。文丑连忙将右手放在枪杆下方,托着枪杆。许褚早就瞧见,刀口一转,一刀狠狠砍在枪杆上。

    那杆铁枪顿时被砍的火花四溅,这一下,可苦了文丑,他右手是向上举托着枪杆,手指不敢伸出来,防止被许褚削了。陡然一刀砍在靠右的方向,只把他右手疼得咬牙,手腕险些脱臼。

    文丑右手少力,就更加不是许褚的对手,两人在营门口大战三十回合,因为轻敌大意,文丑一直被许褚压着打,险象环生。

    见文丑处境堪忧,许褚却是动了心思,传闻文丑在袁绍帐下与颜良并称,武力拍在第二位,若是能斩了文丑,当立不世奇功。许褚看上了文丑的脑袋,一时间,并未撤退,想斩了文丑再走。

    两人在营门口大战,许褚在外,文丑在内,这一下,可急坏了袁军将士,两人武力强悍,其他兵马不敢插手进来,又因为两人战成一团,袁军也不敢放箭。

    见文丑处境堪忧,便有机灵的士卒前去禀报袁绍。

    “你说什么,文丑将军被一猛将给拦住了?其他兵马都逃了?区区一无名之辈,居然都拿不下,他是干什么吃的?”袁绍听后大怒道。

    见袁绍责怪文丑,颜良立刻出来请战:“主公,能压制文丑,其人武力想必卓越,应该是兖州兵马支柱,其他小卒跑了也无碍,待我亲自出马,将其生擒,兖州兵马到时候定然军心大乱!”

    袁绍听了觉得有理,连连点头道:“颜良将军出马,某家便放心了,务必将其生擒,打压兖州兵马军心!”

    “主公稍待,末将去去便回!”颜良提着大刀,翻身上马前去为文丑助阵。营门口,两人已经交战八十回合,文丑已经险象环生,身上数倒刀伤,隐隐有被斩的风险。

    而许褚却气势正盛,文丑想退又不敢退,生怕自己一退,许褚追上在脑后来上一刀。

    “兄弟快快退下,我来战他!”文丑正奋力支撑间,身后颜良赶到。

    “兄弟求我!”文丑大喜,连忙喊道。

    许褚一刀袭来,文丑数次受伤,已经无力抵抗,便要被许褚斩了,幸好斜刺里颜良杀到,一刀挡下许褚。

    文丑劫后余生,连忙报仇后撤,见许褚正警惕,不敢妄动,颜良便问道:“便是关张也不能把你伤成这样,你怎的如此狼狈?”

    文丑满脸羞愧道:“此人勇武不下于关张,是我大意轻敌所致。”

    “河北上将不过如此,不敌便是不敌,何须找借口?”对面的许褚持刀冷笑。

    “河北上将的名头,岂是你这无名之辈能够玷污的?且让你尝尝我颜良的厉害!”颜良大怒,拍马来战许褚。

    许褚本就好战,部下都走了,他又与文丑大战数十回合,隐隐要斩杀此僚,却被颜良救下,心里岂肯罢休?见颜良赶到,便有杀颜良的心思。

    颜良冲来,许褚当仁不让,拍马厮杀。

    两人大战十余回合,不分胜负,另一边文丑休息片刻,见颜良也占不得上风,心下大怒喝道:“此人非一人可杀之,咱们联手斩了他!”

    见文丑拍马助阵,颜良心下不喜,却记得袁绍的嘱咐,要生擒此人,单凭一己之力,恐怕被他逃了。因此对于文丑二打一的行为并未阻止,而是叮嘱道:“主公吩咐,生擒此僚,莫要被他逃了!”

    两个打一个,文丑虽然受伤,但战斗力却不可小觑,更何况还有一个武艺更甚文丑一筹的颜良?只几个回合,许褚便支撑不住。

    许褚暗叫不好,虚晃一刀,拔马后撤道:“且住!”

    “快快下马受缚,饶你不死!”文丑被许褚打的心中满是火气,见许褚看似要服软,当即大喝道。

    “我呸,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许褚怒骂道。

    颜良文丑二人脸色俱不好看,他们二人并称河北上将,支柱,如今却二人联手欺负一人,将来传出去,实在面子无光。

    “管不了那么多了,战场厮杀,只以成败论英雄!”文丑大喝,便要拔马来刺许褚。

    许褚心下也动了真火,非要与这二人分出高下大骂道:“爷爷厮杀了百合回合,热死爷爷了,待爷爷脱了盔甲跟你打!”

    许褚把镔铁大刀往地上一插,便要去解身上的盔甲,颜良文丑二人这个时候到没有趁人之危,冷眼看着许褚脱去盔甲。

    “咚!”重达数十斤的盔甲被许褚丢在地上,许褚提了长刀,松了松筋骨,大叫道:“身子轻快多了,来来来,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