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68章医道大兴之法

第268章医道大兴之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与杨妙真在李时珍的邀请下坐了下来,三人对坐,李时珍打量着二人,眉头微皱道:“我观二位并无病患,可是想要老夫诊治,开些健体的方子?”

    “先生不把脉便能看出我二人的状况?真乃神医也,我二人无病忧疾,听说城中来了神医,便想让神医瞧瞧!若是无病,开些强身健体的方子也是好的!”刘辩笑着伸出右手,示意李时珍把脉。

    李时珍点了点头,像这种无病却担心自己身体的人也不少,李时珍也诊治过不少。这种情况非常多见,后世也有许多人也经常去医院定期检查身体,这在医学上是提倡的行为。对于来问诊之人,只要对方不是来故意寻麻烦的,李时珍也以礼相待,保持着一个医者的道德操守。

    李时珍手指悬在刘辩脉搏上,不过数息时间便收回,从桌上取过一张宣纸一边书写一边道:“公子您脉搏蓬勃有力,身体强健,看样子又是习武之人,从气色上看饮食方面也是不错,我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便给你一张调节气血的方子吧!”

    “只是这药材有些珍贵,我这里拿不出来,公子自己权衡便是!”李时珍将药方递给刘辩,其上多是些珍贵药材,有增强体魄的功效。

    “多谢先生了!”刘辩接过药方,笑着道谢,李时珍又想看杨妙真道:“姑娘可要在下把脉?”

    杨妙真笑着摇头,显然没有让李时珍把脉的打算。李时珍不以为意道:“既然如此,那两位便走吧,后面还有不少病人需要诊治呢!”

    “如今天色已黑,我等已经是最后一批了,先生诊治都忘了时间啊!”刘辩指着窗外,天色已经昏暗,院外已经没有病人了。

    “哦,倒是忘了时间!让二位见笑了。”李时珍拍了拍额头道。

    “先生治病救人,乃是大德之人,在下岂敢见笑?如果先生不弃,我还有一事请教先生!”刘辩拱手笑道。

    “哦?”李时珍刚欲起身,听了刘辩的话复又坐下道:“公子有何疑问,尽管道来!”

    “先生因何行医啊?”刘辩开门见山道。

    “因何行医?”李时珍听了这话,微微一怔,思忖片刻道:“老夫今年四十有八,幼时贫困,母身染疾病,看不起大夫,我便亲自学医,希望能够救治母亲!”

    “只可惜……”李时珍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怀念道:“母亲弃我而去之时,我正是少年,当时医术已经小有所成,我便四处寻访名医,增进自己的医术,几年之后,我又周游各地,效仿神农氏尝百草,编篡出一本《本草纲目》,带到如今,我已经年纪老迈,听闻洛阳安定,天子贤明,我便决定定居洛阳,在此地孤老,治病救人,或找一传人,将我一身医术传承下去!”

    李时珍滔滔不绝,从少年学医开始讲起一直说道日后的规划,听得刘辩与杨妙真如痴如醉。二人更是对李时珍敬佩不已,效仿神农尝百草,编篡出一部记载百草功效的《本草纲目》,这部书籍,若是能够传承下去,作用该有多大啊。

    “先生为医道著书立说,必将名传千古,真是让人敬佩!只是可惜,先生若身处深巷之中。以一身医术救人也不能能帮助千百人,那《本草纲目》或许千百年后也难以发挥
符镇穹苍小说5200
作用!又或许,先生百年之后,失传也说不定!”刘辩沉吟道,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绝世孤本失传,先秦时期,百家争鸣,各项技艺争相鸣放,到如今却十不存一。

    说到此处,李时珍眼皮一挑,眼中闪过一丝不甘,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能救一人已经是大功德,以我微薄之力,有生之年,若是能救千百人,也不枉来世上走一遭!只是《本草纲目》我委实舍不得它失传,将将其副本送给公子!”

    李时珍拿出一本厚约寸许的书籍,乃是宣纸所书,看样子乃是最近才装订成册:“若不是天子改进宣纸,说不定这《本草纲目》还与公子无缘,我自搬到洛阳后,日夜誊抄,也只有写这两本,如今便送一本给公子吧!”

    “此乃先生心血,先生舍得给我?”刘辩并未接过那李时珍半生心血,而是盯着李时珍问道。

    “我看公子并非奸邪之人,举止有礼,又有华贵之气,这本书给了公子,想必以公子的本事,必能帮我将其传承下去。而我本领低微,于此地了此残生后却不想这本书失了传承!”李时珍无比真诚道。

    刘辩摇头轻笑道:“哈哈,先生德行,真是让我佩服,我有一法,可以让此书永久传承,并且先生一身医术也能传承千秋,能救活千千万人!”

    李时珍大喜道:“不知公子有何方法,可以让此书传承下去?”

    “若是当今朝廷肯帮助先生,由先生管理天下医者,每个城市都有朝廷建立的医署,先生传授医者医术,如此不仅能够救治更多百姓,还能让先生医术传承下去,如此《本草纲目》的传承就也必将传承千秋!”刘辩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李时珍脸色一沉道:“先不说武皇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医家已经没落,当今天子未必会如此做。更何况医者投身朝廷,那就变了味儿,成了专为皇家诊治的御医了!”

    “先生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建立一个医署部门,与九卿等职务相当。管理天下医者,天下医者,需要在医署登记照册考核后才可行医。其分为两种,一种是私人诊治,不受官府管辖,另一种则是朝廷出资组建医所,为百姓造福!医署权力很大,有考核医者,作废医者行医之权。并且医署下辖医学院,可教授人才学医,研究病患。并且对国家各地药材的价格方面,也有掌控!”刘辩连忙解释道。

    李时珍惊讶道:“你这方法可是将与医有关的东西都连接在了一起,从医者学医,行医,甚至所用药材都由国家管理?”

    “只可惜你一黄口小儿,所想虽然奇妙,但终究代表不了朝廷,更何况将医道中那些利益都收归国家,掌控药材价格,甚至对私人医者的这些利益都有不小的损失,虽然能够造福千秋万代的百姓,但其阻力也巨大无比,十年数十年,也难以成功!”李时珍嗤笑道。

    “有志者事竟成,不试试怎么知道成不成?”刘辩一本正经的反正道。

    李时珍看向刘辩,眼中满是慎重,问道:“如此大言不惭,不是身处高位便是狂士,我看你不是轻佻之人,你到底是谁?”

    面对李时珍的质问,刘辩坦然一笑指着桌案上的宣纸道:“此物正是出自朕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