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50章以退为进

第250章以退为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界桥之战,袁绍任用鞠义,指挥麾下步卒,大败公孙瓒,覆灭公孙瓒主力骑兵白马义从三千骑,歼灭普通骑兵五千。

    公孙瓒有四万步卒,其中两万镇守于冀州北方各郡,带来的两万步卒被鞠义剿灭三千人,投降万余,仅有数千步卒仓皇北逃,溃不成军。

    公孙瓒带着仅剩的五千骑兵并刘备本部三千兵马,刘关张三兄弟断后,仓皇北逃,沿途又收拢溃逃的步卒五千余人。

    公孙瓒率兵狂奔数十里,才停下来歇息,一行人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公孙瓒当即召刘备询问道:“贤弟,为如今兵败,我心下如一团乱麻,如今该当如何啊!”

    确实,公孙瓒自起家,在北方边关对待异族手段强硬,麾下骑兵白马义从以无敌之势碾压,当真是风光无限。而自去年开始对冀州的作战,也是连战连捷,将袁绍逼得仅有冀南三郡之地。

    袁绍闻名天下,执世家子弟之牛耳,公孙瓒大半年来,对袁绍一直是呈碾压之态势,在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候,遭逢惨败,麾下纵横无敌的白马义从覆灭,士卒死伤无数。

    此时的公孙瓒当真是心灰意冷,心乱如麻,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公孙瓒麾下众将,俱是一阵漠然,公孙瓒如此,实在是让众将有些心寒了。

    “伯珪兄切莫着急乱了心思,如今我们现在,尚且还有五千骑兵,沿途又收拢了五千步卒,北方各郡,尚且还有两万步卒,并且这五千骑兵,只要提防袁绍的埋伏,兄长的兵力,对占公孙瓒还是占据优势的!”既然公孙瓒问计,刘备也为公孙瓒分析起来。

    听了刘备的话,公孙瓒闭目沉思一番道:“不不,我军虽然在兵力上与袁绍大致相等,可袁绍大胜,我军大败,袁绍携大胜之势攻来,我军军心不稳,斗不过的!”

    “哦,对了,说起来真是悔不当初,那潘凤的两万兵马虽好,却是冀州本地人,与袁绍交战时,他们大多归降了,如今冀北两万步卒中,还有八千人都是潘凤当初的兵马,若是于袁绍交战时,他们在倒戈,那可就……”公孙瓒连连摆头道。

    公孙瓒也不是平庸之人,只是先前大败心乱了,被刘备一提醒,这些细节之处,他便都一一说了出来。

    “兄长说的不错,袁绍携大胜之势,兄长新败,应该避其锋芒,眼下除了河间,中山常山三郡,其他郡县,却是守不住了,不如兄长退回河间驻守三郡!兄长在这三郡呆了大半年,民心归附,凭借兵马足以抵御袁绍!”

    “再则,将攻略冀州各郡的钱财散与百姓,再将兄长当初收降的潘凤人马,纷纷遣散回家!”

    “这怎么能行?将钱粮散与百姓?这样一来,攻取冀州的作用不就白费了吗?再则,将那些将士遣散回家,我军兵马本就不足,在将他们遣散回家,如何抵御袁绍?”单经听了连连摇头道。

    “不一样,冀州本就是世家掌控,他们向着袁绍,将军攻略冀州,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反而成为侵略者,而将钱粮散与百姓,起码能得到百姓的支持!来日将军卷土重来,民心定然归附!”刘备此人本就善于收拢人心,公孙瓒攻略冀州,得不到世家支持,反正那些钱粮是世家的,你要是带走,也是得罪世家,要是还给世家,世族还是会相助袁绍。反正是要得罪世家的,不如将钱粮分发给百姓,得了民心总比一样都得不到好。

    “再有,就是潘凤当初的兵马,这些人是冀州邺城之地的人马,当初兄长兵强马壮,他们才听从兄长,如今兄长兵败,压不住他们的,他们肯定是想回家的!与其他们哗变,不如做个顺
连氏有喜无弹窗
水人情放他们回乡!当初袁绍反客为主得了冀州,这些人肯定不会愿意投靠袁绍,若是袁绍来攻,他们思乡心切,定然会投靠袁绍,不如将军主动放了他们,他们能够回家,投靠袁绍的应该不会多!”刘备的意思是,潘凤的那帮人马,反正是不愿意跟着公孙瓒的,不如主动放了他们,他们回家了,不会投靠袁绍,可要是袁绍来进攻了,他们就会投靠袁绍以此脱离公孙瓒。

    刘备的两个方法,俱是以退为进,完全放弃所得郡县,将钱粮散给百姓,得到民心,回到冀北三郡驻守。剔除军队中的冀州人马,将麾下兵马打造成铁板一块,如此方能抵抗袁绍的进攻。

    “玄德说的有理,袁绍携大胜之势,定会乘胜追击,除了冀北三郡,这些地方咱们势力不足,钱粮也都带不走,不如以退为进,将冀北三郡打造成铁板一块!就依照玄德所言,所有兵马,退回河间三郡,将钱粮都散于百姓,谁也不得私藏!”公孙瓒听了刘备的话,沉思一番,居然同意了刘辩的意见。

    一行人决定下来,公孙瓒当即率领主力撤回河间,命令各郡县的兵马将所得钱粮散于百姓,兵马全部回到冀北三郡驻守。

    另一边的界桥,袁绍兵马获得,伤亡不过两千,两万多兵马,暂时于界桥北公孙瓒大营外歇息。

    袁军两万多士兵,就地盘坐歇息,吃着干粮喝着清水,公孙瓒大营,如今已经被焚毁一空,袁绍与众将围在一起。

    袁绍获得大胜,对鞠义赞不绝口,界桥大胜,就表明了他对于冀州的主权,如今袁绍却是可以以攻代守了。

    “快哉快哉,前些时日,公孙瓒好不威风,如今他却是如丧家之犬,真是解气啊!”袁绍哈哈大笑道。

    “主公且不忙高兴,如今我军大胜,应该乘胜追击,一举收复冀州,将公孙瓒赶回幽州!”许攸拱手道。

    “子远说的有理,颜良文丑,张郃高览听令!”袁绍下令道:“命你四人,各领兵五千,收复各郡县,若遇公孙瓒主力,相互为援!”

    “是主公!”颜良文丑四将拱手领命道。

    “主公为何忘了末将?那公孙瓒并非泛泛之辈,又有骑兵,主公使他们收取各郡县,实难获胜啊!”鞠义不忿道。

    “鞠义,你莫不是小瞧于我?你能大胜公孙瓒?我便不成么?”文丑大怒道。

    “哼,若不是我率领兵马歼灭白马义从,你以为你是公孙瓒的对手?那关羽张飞寂寂无名之辈,你都打不过,可是被我领兵杀的灰头土脸!”鞠义桀骜道。

    “你……”这句话,却是将颜良文丑张郃高览四将一同给得罪了。先前高览一刀败于关羽,颜良张郃二人联手也不是关羽的对手,文丑被张飞击败。你这么一说,岂不是说,我们都不如你?

    “住口,莫要在争!鞠义,你便在领兵五千,同他们一同收复各郡县!”袁绍沉声道。

    “多谢主公,末将定提公孙瓒人头来见!”鞠义大喜道。

    “哦?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袁绍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眼中却不知在想写什么。

    几人走后,场上只有许攸袁绍二人,只见袁绍沉声道:“鞠义此人,留不得!”

    “此人仰仗着为主公反客为主之功劳,主公手下小半兵马,是其旧部,如今又指挥兵马大胜公孙瓒!却是越来越狂妄了,长此以往,必生祸乱!如今他不将众将放在眼里,若是在让他立功,岂不是连主公也不放在眼里了?”许攸看着袁绍的拳头逐渐捏紧,低声道。

    “给我设法将其除了!”袁绍眼中寒芒一闪而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