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25章自己作死

第225章自己作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长恭与曹操严阵以待,因为殿中不能带兵器,只有两侧随身护卫的带有佩剑。但护卫武力警惕性却不高,若是突发状况,也只有高长恭能救刘辩。

    刘辩的左右护卫杨妙真杨延嗣二人,因为行军疲劳,也是在殿下分了位置。刘辩身边,并没有人保护着。高长恭身体绷得笔直,准备随时出手。

    “将他们带上来吧!”刘辩身体坐正,尽显帝王威严气质。

    不过一会,刘协董承等文武大臣被带了上来,因为受伤的朱儁也被人扶了上来。

    “罪臣等拜见陛下!”一众长安文武大臣在刘协的带领下向着刘辩拜倒鞠躬行礼。因为这些大臣要么是大汉忠臣,要么是忠心于刘辩的人,无论如何,刘协也没了掌权的希望。眼下还是向刘辩低头,只要掌控手里的权力,日后找机会在为刘协夺权。

    “哼!”刘辩冷哼,并不理会刘协等人,而是看向朱儁笑道:“老将军辛苦了,卢公还时常向朕念叨你,怀念当初征讨黄巾贼的岁月,每每谈起便唏嘘不已,此次过后,便继续为大汉效力吧!来人,给朱将军赐坐!”

    “多谢陛下!”朱儁苍老的脸庞满是回忆,眼眶中充满了泪花激动道:“老臣也很怀念先帝在世时,与卢子干并肩作战的日子,只可惜当初,老臣…唉…在无颜面见子干兄拉!只求陛下允许老臣告老还乡!”

    朱儁一番话说的刘辩也心酸不已,当初刘辩离开洛阳,许多大臣不能随同也实属无奈,像朱儁这等大汉忠臣,刘辩还是打算用一用的。

    刘辩亲自走下殿,扶着朱儁在曹操上手设的一个位置坐下,拍着朱儁的肩膀道:“如今朕麾下人才缺乏,像将军这等支柱也只剩下几位了,朕身边少不得几位,还请将军莫要推辞!”

    “陛下如此信任老臣,不嫌弃臣老迈,老臣就仅此老迈身躯,在为陛下效力!”朱儁无比激动道。

    殿下刘协低着的头颅脸色狰狞,果然朱儁心怀叵测,如今居然向刘辩低头,幸得朕当初没有相信他。

    听得朱儁的首肯,刘辩心中很是高兴,一来像朱儁卢植等人,虽然年纪大了,能力也逐渐衰弱,但其威信仍是十足,将其留下,便能坐镇一方。甚至就是董卓也对蔡邕王允等十分礼遇,便是因为其威信与名气。二人

    来刘辩也是为了做给其他大臣看,以收其心。

    刘辩坐回首座,在看向刘协等一众大臣,正色道:“尔等平身吧!”

    得到刘辩的允许,刘协身后,一众大臣才抬起头,身体站的笔直,却只有刘协身体仍是躬着。

    “皇弟平身吧!”看着刘协仍是躬着身子,刘辩眉头一挑道。

    “臣弟不敢!”刘辩让刘协平身,刘协反而一把跪倒在地。

    一边的高长恭神色一板,这是刘协故作姿态,博取刘辩的同情,然后引诱刘辩近身,伺机刺杀?高长恭与曹操对视一眼,便做好准备,顶着董承与刘协二人。果然在刘协身后的董承拳头一紧,好似有些紧张了。

    “起来吧,你与朕乃是父皇所生,朕岂会害你?你年纪还小,被董卓挟持,朕不会怪你的,你仍是你的陈留王,待朕日后扫平各路诸侯,兴复大汉之后,陈留便是你的封地!”刘辩将自己对刘协的处置说了出来,意思就是只要你们安分守己,你还是能做你的太平王爷。

    刘协趴在地上,脸上满是不甘的,眼中充满了仇恨,你的母亲杀了我的母亲,如今我的皇位也要被你夺了吗?怎么可能?朕才是大汉天子,凭什么做一个被你时刻监视的没有实权的王爷?

    趴在地上的刘协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声音颤颤巍巍道:“臣弟自知罪孽深重,不敢请
宝典无弹窗
求陛下饶恕。”

    刘协此言一出,不止是刘辩,就是刘协身后的众臣也露出一丝疑惑。俗话说君无戏言,刘辩当着这么多的大臣都说了饶恕你的罪过,你为何还不起身呢?

    刘辩眉头一挑,这是何意?难道还要朕亲自扶你起来吗?这么做?岂不是要谋害朕?刘辩心下已经,左手在桌案下,捏紧了腰间的倚天剑。

    “哈哈,朕下口谕,只要你没有别的心思,你便一生平安,永远都是陈留王!”刘辩并没有下殿去扶刘协,而是用口谕试探。

    “臣弟不敢!”刘协趴在地上仍不见动弹。

    刘辩起身,心中冷笑一声:“想要谋害朕?朕若一死,你便是名正言顺的大汉继承人,尽管你杀了朕,但木已成舟,众人只能拥护你为大汉天子?但你以为朕是你杀得了的吗?”刘辩右手扶着腰间与青釭剑齐名的一天剑,一步步向着刘协走来。

    刘辩眼睛微眯,心中思量着:“恐怕刘协不敢亲自动手,若是他敢动手,恐怕也难以掌权,恐怕是众臣中的人!”见董承左手紧握,好似有些紧张,刘辩心中一笑,便是你了!

    高长恭曹操做好准备,便欲救驾。杨延嗣却看不懂,只有杨妙真注视着刘辩,有些疑惑。

    刘辩手扶倚天剑,踏步走向刘协身前,弯腰便欲扶起在地上的刘协。

    “昏君纳命来!”陡然站在刘协背后的董承陡然一动,右手往头上一摸,一根被磨的锋利无比的玉簪便捏在右手掌心。董承一个跨出向前,手里的玉簪便向着刘辩头顶刺去。

    “逆贼安敢行凶?”早有准备的高长恭纵身一跳,便挑至刘辩身边。所料刘辩瞬间便挺直身子,左手一推,便挡住了高长恭,右手倚天猛然出窍,只见寒光一闪,刘辩一剑便向着董承的右手削去。

    “啊!”一声痛彻心扉,听得让人心中发麻的惨叫声响彻在大殿中,只见董承连带着拿玉簪的右手掉落在地,却是刘辩一剑将董承的右手削了下来。

    “锵!”刘辩收剑入鞘,身子猛地向后退去。

    却是刘协一把拔出头上冠发的玉簪,猛地起身,向着刘辩刺去。刘辩跟随王越学习剑术久矣,身子已经敏锐无比,察觉到刘协的动作,便向后一撤。

    杨延嗣,杨妙真,高长恭曹操等人早已经来到殿中,其余将士纷纷围了上来。

    “陛下不要……”董承见刘协亲自动手,倒在地上欲制止刘协的所为。曹操一把拔出护卫的佩剑,一剑将董承刺起,却是担心董承说出辱骂刘辩乃是邪魔的话语。

    “逆贼安敢弑君?”曹操一剑刺死董承,连忙向着刘协跑去,刘辩安危无忧,最重要的是刘协必须要死。

    “皇弟你为何害朕?”

    刘辩一个侧身躲开刘协一击,刘协向刘辩原来的位置扑去,谁料用力过猛,身上所传的袍子过长,一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袍子,却是向地上跌去。

    “啊!”又是一声惨叫响起!

    曹操走来,长剑在刘协跌倒的背后一顿。

    却见刘协在地上不停翻滚,原来刘协跌倒之时,那锋利的玉簪被他捏在手里,跌倒之时,那玉簪居然插到其胸口。

    玉簪被磨的尖锐无比,入肉大约一寸,刺入刘协的心脏,刘协疼得脸色发青,在地上不停打滚。

    虽然刘辩是想让刘协死了一了百了,但见了刘协此刻,心中颇为不忍,忙到:“快,传医官!”

    谁料那刘协在地上翻滚几次,口吐鲜血,便不在动弹了,那伤口,不断有黑血涌出,曹操蹲在地上察看,随后道:“陛下,陈留王在玉簪上涂了剧毒,见血封喉,已经没得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