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20赵云义释高顺

第220赵云义释高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云于危境中,胆气全部爆发,无双属性达到最高上限,虚晃一枪将吕布拍下马去,迅速催动银鬃马,向着白马义从后军赶去。

    “怎么又是个不怕死的?”吕布脸色阴沉,摸了摸腰间,却发现没有受伤,才知道被赵云摆了一道。若是自己不收戟,可能就把赵云斩杀了,却不想赵云在危境中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实力。吕布不想以击杀赵云而换取自己受伤,故而抽戟而退。

    “真是一群疯子!”吕布怒骂一声,翻身上马,杨再兴如是,赵云如是。他吕布战场厮杀没怕过谁,却不想碰到的杨再兴赵云这些人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赵云纵马赶到白马义从后军,眼见前军大约千骑被被并州狼骑称包围之势,形势危急。而后军没有指挥,却是呈梯形向包围圈厮杀,倒是凭借长枪的优势,占据上风。只是并州狼骑抵抗激烈,马刀劈砍下,与白马义从拼命厮杀。

    只是深陷包围圈中的白马义从却形势堪忧,并州狼骑占据人数的优势,在张辽的指挥下,不断斩杀白马义从骑兵。

    “快,后军变前军,向两侧分开,反包围并州狼骑!”赵云迅速做出反应,将后军分成两半分两翼向并州狼骑反包围。

    白马义从则在赵云的指挥下,后军两角的骑兵为头,分别向着两边转弯,向着并州狼骑实行反包围。

    “杀!”一边的吕布赶到,欲截杀白马义从,赵云迅速纵马挡住吕布:“你的对手是我!”

    赵云龙胆亮银枪一扫,刷刷刷数枪攻向吕布,两员猛将又战成一团。

    白马义从后军兵分两支,从两边将并州狼骑包围。手里的长枪刺出,就向着并州狼骑杀去。

    包围圈中的白马义从反应过来,与外围的友军里应外合,合力围杀被反包围的并州狼骑兵。

    “张辽不要恋战,准备突围!”与赵云交战间,下令张辽率军突围。

    乱军中,张辽手持长刀,不断劈砍,欲杀出一条重围。包围圈外,吕布数次欲摆脱赵云带着麾下骑兵杀出重围。不想赵云更是粘人。一杆长枪不能让吕布另作他想。

    两匹马围着圆形战团,转灯儿厮杀来开。枪来戟往,剑光闪烁,斗的好不热闹。

    “兄弟们撤!”张辽奋力厮杀,白马义从无人指挥,终于被张辽杀开一个口子,张辽一马当先冲出战团,其后并州狼骑跟上,拼死突围。

    正在此间,北方大地一阵轰鸣,尘土飞扬,却是夏侯兰率领援军赶到。

    并州狼骑逐渐冲出重围,中间只剩下几百骑兵不能走脱,逐渐被白马义从围杀,张辽脸色涨的通红,要不是他因为轻敌,忽视了白马义从装备的马鞍马蹬的威力,狼骑兵也不会被动防守以至于损失数百骑。

    见骑兵冲出重围,吕布虚晃一枪逼退赵云,策马奔逃。夏侯兰率领的骑兵顷刻赶到,赵云汇合夏侯兰,带着骑兵追赶并州狼骑。

    狂野上,赵云夏侯兰率领骑兵追赶并州狼骑,并州狼骑向南奔逃,欲往关中而去。

    两支骑兵在狂野上踩踏得尘土飞扬,并州狼骑奔逃十余里,逐渐被以速度见长的白马义从追赶上。

    张辽在前开路,却见路前方一支步军伫立,张辽大惊道:“高顺兄弟,你缘何在此?”


超级大佬系统帖吧
   却是高顺带着八百陷阵营再此等候,高顺沉声道:“我担心主公安危,故而在此接应,文远先走,我陷阵营来断后。”

    “兄弟千万小心!”张辽双目通红,咬了咬牙带着骑兵先退。不一会吕布也后军也赶到,遇到高顺,高顺依旧让吕布先走,吕布叮嘱一声道:“一定要活着回来!”

    并州狼骑兵退走,八百陷阵营拍成几排,手持盾牌,砍刀挡在道路中央,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吁!”赵云见着陷阵营拦路,连忙一拉缰绳,停了下来。

    “陷阵营高顺?”赵云在马上望着高顺,冷峻的脸庞露出一丝思考的模样。

    “将军,快下令冲杀,追赶吕布去吧!”夏侯兰看着高顺的陷阵营,眼中满是嘲弄。

    赵云摆了摆手道:“且慢!”

    马下陷阵营一个个严阵以待,等待的白马义从的冲锋。

    “高顺,你不怕死?”赵云长枪指向高顺,冷声道。

    “大丈夫?何惧死?”平日里少言的高顺出奇的说了一句话。

    赵云赞赏的点了点头道:“你不怕死?但这些将士呢?”

    “陷阵之志,有我无敌,有死无生!”

    回答赵云的是陷阵营的齐声大喊。

    “呵,不怕死,死有何惧?但谁又想死?更何况死的如此不明不白。为了吕布值得吗?你们可知道,吕布被人视为叛贼,你们跟着他,人人喊打!”

    “如今陛下中兴汉室在望,正是我辈之士建功立业之时。高顺我念你是个人才,缴械投降,到时候我向陛下举荐于你,以你陷阵营的本事,应该是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而不是跟着吕布奔波蹉跎,饱受骂名!”

    赵云一番话,高顺丝毫不见反应,陷阵营的将士却面露希冀。高顺一声令下,他们能冲锋,他们不怕死,但不想死啊!

    “忠臣不事二主,我看将军乃是豪杰,何必浪费口舌?若是要追击主公,那么便从我高顺的尸体上踩过去吧!”高顺大义凛然,一服视死如归的样子。

    “好不晓事,既然你求死,我便成全你!”夏侯兰大怒,便要下令冲杀。

    赵云拉住夏侯兰对着高顺道:“回去告诉吕布,陛下无意与他为敌,当初刺杀之事,陛下也不在意,追求荣华富贵,无可厚非。若是吕布愿降,以往一切,既往不咎!”

    “将军放我们走?”高顺不敢置信道。

    “吕布虽勇,但陛下麾下,能与其对抗者不在少数,陛下可没把他当回事,你回去转告吕布,也让他别把自己当回事。陛下若想杀吕布,当初在吕布刺杀之时,便能做到,不过是怜惜人才放他一条生路罢了!言尽于此,你想清楚吧,咱们撤!”赵云说完,便调转马头,往长安而去。

    望着撤回的白马义从骑兵,高顺愣在原地,心中回想着赵云的话,天子没有将主公放在心上,是主公太吧自己当回事了?不由得想到先前的吕布所言:“刘辩大军将至,我曾经刺杀过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高顺心中五味杂陈,心中叹道:“主公啊,你道天子不会放过你,殊不知,天子早就饶你一命了!”

    “走吧!”心事重重的高顺叹了口气,带着八百陷阵营往南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