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17章白马义从vs并州狼骑

第217章白马义从vs并州狼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御以为董承等人乃是西凉兵假扮的百姓,险些被他们蒙骗过去,故而心中恼火,暗骂这些贼兵奸诈,一枪刺向为首的董承。

    林御这杆枪与杨再兴的的衮金枪样式却不相同,前端仿佛现代的三棱刺,不过林御这杆枪开四棱,前端尖锐锋利,四棱散发着寒芒。既可突刺,又可劈砍。虽然不是神兵利器,但也是城中能工巧匠打造,就是比之神兵利器也相去不远。

    见林御行凶,董承在也不敢藏拙了,董承等人身后,几个心腹死士也跳将出来,拔出藏在袖中的短剑,便将林御围了起来。

    董承也拔出藏在袖中的短剑,迅捷的挡下林御这一枪。

    “快杀了他,别耽误时间!”董承连忙退到后方,让那几个士死杀了林御。这些死士,都是其经心训练的,武艺不凡,擅长合击之术,董承对其信心十足。

    “呵,果然是贼军,我一试探,就露出马脚了!”林御冷笑一声道,他那里有那么冲动,只是怀疑就伤人性命?刚才那一枪只是试探,并没有用力,若是董承真是百姓,肯定会惊慌失措,若是西凉军,肯定会反抗的。

    “杀!”包围林御的死士大约六七人,每一个视死如归,手里的短剑双手死死捏着,一人大喝一声,几人同时将短剑向着林御胯下战马刺去。

    “逆贼好胆!”林御冷喝一声,长枪一扫,将面前三个死士的短剑荡开,就欲对付两侧身后的敌人,却不想这些死士速度极快,那战马悲鸣一声,就被其他几人刺死。

    林御心下一惊,借着战马倒塌之际,长枪向地上点去,借着长枪的支撑,向着一边的空地跃去。

    “好家伙,这不是军中手段,你们不是西凉兵,到底是何人?”林御持枪警惕,冷声问道。

    “莫要废话,快快杀了他!”董承急道。

    几个死士又立即向着林御呈包围之势冲来,林御长枪一扫,便将眼前的四个死士击倒在地。剩下的三个已经冲倒林御身前,明晃晃的剑尖便向林御刺去。,林御就地一滚,手中长枪一仍,将三人击退,随手捡起一把地上西凉兵的砍刀,几个劈砍便将剩下的三人给杀了。

    原本跟着林御的十来个骑兵也寻声赶到,将刘协等人团团围住。

    “尔等究竟是何人?”林御冷喝道。

    “羽林郎,先前得到高将军传信,说陈留王逃了,里面哪个莫不是陈留王?”一个骑兵提醒道。

    林御看去,只见被众人护着的刘协,低着头颅,但看样子却是个少年。

    “好家伙,子龙将军到处杀敌,我倒走运,擒了个假皇帝,快快放下兵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林御惊呼一声道。

    “保护陛下突围!”董承大喝一声,便持着短剑向林御攻去。

    儒家之地也并不是文弱书生,君子六艺也有习武的,这些公卿基本上都带了兵器防身,立刻抽出兵器保护刘协逃命。

    “莫要伤人性命!”林御提醒道,提着砍刀将冲来的董承短剑一番震开,一手死死抓住董承的手腕,一手拿住腰带,便将其放倒在地。

    “陛下快跑!”其余的公卿上前拦住骑兵,让刘协孤身逃脱,林御连忙持刀追赶刘协。

    刘协奔跑甚急,一不小心,被地上的尸体绊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弄得满身血污。

    林御上前,就欲拿住刘协,旁边街道,忽的窜出一人冲着林御冲来:“贼子好胆,敢伤害陛下?”

    “朱将军救我!”刘协见来人乃是朱儁,喜形于色道,朱儁见刘协满身血污。只道是林御伤人,手持长剑,便向林御杀
校园至尊高手吧
来。

    “你是朱儁?我没伤他,休要冲动!”林御自然听过朱儁的名头,见这将年纪老迈,刘协麾下也只有朱儁对的上号了。

    “贼子安敢行凶?”朱儁不理会林御的解释,继续向林御冲来,欲要取林御性命,林御不懂朱儁为何一副要拼命的样子,但他也不敢随意伤了朱儁,只得挥刀格档,不断后退。

    几个回合下来,林御被朱儁逼到一个角落,林御无奈,只得持刀反抗。却不想朱儁被刘协误会,心中已经有死志,林御挥刀抵抗,朱儁居然向林御刀口上撞去。

    林御连忙弃了砍刀,但朱儁动作太快,虽然没有撞到,到也在腰间割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泊流淌而出。

    朱儁求死不成,手里的长剑便欲朝着脖子抹去,林御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扼住朱儁手腕,一把拍掉长剑厉声问道:“老将军这是干什么?何苦坑害小子!”

    若是朱儁死在林御手上,不说刘辩的追究,便是他人的谴责,刘辩麾下的许多大臣,也不会让林御好过。

    “快,找军医!”林御扶住林御,看着他腰间的伤口,还好不身,保住性命不成问题。

    听到喊杀声,周围的骑兵迅速围了上来,几人合力将众公卿拿住,刘协也是被林御擒住,林御带着众人来寻高长恭。

    高长恭久寻刘协不得,见竟然被林御擒住了,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口中羡慕道:“你小子真是好运,合该你立此大功!”

    林御憨笑着道:“朱老将军被我误伤,快找医官给他医治!”

    高长恭见了朱儁,拱手道:“部下不懂事,伤了将军,还望见谅!”又传医官给朱儁医治。

    朱儁摆了摆手道:“怪不了他,我本欲以死明志,奈何……”

    高长恭一愣,看向刘协,只见其目光躲闪,眼中又满是不甘,这眼神,高长恭岂会不知?幸好是被抓住了,否则必成陛下心腹大患。

    朱儁被带下去医治,高长恭又命人在远了个院子,将刘协等人看押起来,吃喝不得亏待。

    “夏侯兰,子龙将军追击吕布去了,不想西门是被并州军控制的,我还要留下来镇压长安,处理长安诸事,你便领两千骑兵,前去援助子龙!”高长恭对着夏侯兰道。

    “是将军!”夏侯兰拱手领命,闲不住的林御自然也跟着夏侯兰一同前往了。

    却说吕布带着出了长安,让高顺等带着骑兵先行,高顺等担心被汉军骑兵赶上,影响吕布的逃脱,便走山林赶往汉中子午谷方向的山林而去。

    吕布与张辽带着三千五百骑兵,由吕布在前开路,张辽断后,向南而去,欲往汉中投靠刘焉。

    赵云率领三千白马义从,解决掉皇城中剩下的西凉骑兵,又修整一番,吃了干粮喝了水补充一番体力,便向西门追去,虽然耽搁一时,但吕布接家小也耽误了时间。

    并州狼骑先行一步,向南行了十余里,白马义从以速度见长。吕布便听得身后一阵尘土飞扬,马蹄声震天,大地一阵颤动。

    “来的好快!”吕布脸色阴沉,这些骑兵是他的老底了,他之所以要退走,就是不想增添伤亡,想不到还是让赵云的骑兵追上了。

    吕布眉头紧锁冷喝道:“我倒要看看这白马义从有何本事,能否敌得过我并州狼骑,给我调转马头,列阵迎敌!今天便要这骑兵有来无回!”

    旷野上,并州狼骑调转马头,吕布策马赶往前军,誓要剿灭白马义从。

    一时间,赵云vs吕布,并州狼骑vs白马义从,一场惨烈的厮杀即将在此展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