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207章突围

第207章突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王方率领两万大军来到东门,东门果然防守松懈,兵力不过两千。长安城面积数十平方公里,四方城墙长达数里,两千人稀稀拉拉站在城墙,许多地方都是空缺没有士兵防御。

    王方大喜,连忙下令西凉军攻城。

    王方也不试探,要的就是一鼓作气拿下城门,他乃是是西凉军中数得上的猛人,原来的董卓麾下,除了华雄,李郭几人外,便数他的武艺排得上号。王方披坚执锐,拿着盾牌铠甲,带头爬上了云梯。

    好在城墙上守军也有了些准备,西凉军猛攻西门之时,其余三门也准备了弓箭,金汁等守城之物。

    西凉军攻势虽然猛烈,但也被长安守军击退了。

    “给我冲,日落之前,给我拿下长安!”王方被打回城下,歇息片刻后再次发起冲锋。

    “快向高顺将军请求援兵啊!”城墙上守军压力山大,不断催促请求援兵。

    “西门那边西凉军不要命的冲锋,高将军也拖出来身!”

    “快把北门和南门的守军分点过来,再出来就守不住了!”东门守将大喊道。

    东门守军太少,往往挡住这里,那边就有西凉军爬上城墙,弄得守军疲于应对。城墙守军,又有许多的原胡轸麾下的西凉军,收编不过半日,见原本的兄弟拼命攻城,城墙的西凉军也有了放水的意思。若不是有守将指挥着,斩杀几个不出力的西凉降军,恐怕这些军队就要倒戈了。

    “不要慌,拿起武器给我杀敌,不要让贼军登上城楼!”就在城上一片慌乱之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士兵纷纷侧目看去,只见一年约五十上下,两鬓头发花白的老将手持佩剑,不断挥舞长剑,将攀爬上城墙的西凉士兵砍下城去,指挥着将士抵御西凉军的进攻。

    “皇甫将军!”

    “皇甫将军来了!”

    皇甫嵩乃汉室老臣,威望甚高,他一到城上,守军将士士气大振。

    “老东西,主公在世时,屁都不敢放一个,如今倒是逞起威风来了!”王方见了皇甫嵩,怒骂一句,又亲自带头,向着城上攻去。

    长安城西十里之外,吕布麾下的并州狼骑也在浴血奋战。

    张辽不断鼓舞士气,稳住了骑兵的阵型,骑兵只有保持阵型冲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一旦在狭小的地方被分割,作用就微乎其微。

    张辽稳住骑兵队形,让虽然狭长的官道上,并州狼骑被西凉军步军围攻,但却是呈一字长蛇阵阵型,只要后军突破阻拦,并州狼骑就能突围而出。

    张辽来到后军,手里的长刀挥舞,不断将围攻己军的西凉军杀退。

    “快下马,将滚石擂木搬开!”张辽一边指挥着将士,一边拿了一杆长枪,挑起拦在路中央的滚石擂木,向着两边坡道中的西凉军中丢去。

    “结阵守住官道,不要放西凉兵攻下来!”张辽奋力指挥军队清除阻拦的障碍,又对着官道上的并州狼骑大喝。

    并州狼骑纷纷醒悟过来,两边的并州狼骑调转马头,结成一排排的阵型,手中长枪组成一排寒光闪闪的钢铁围栏。

    两边的西凉军多次想杀上官道,却被这阵型给拦住了。

    而在后方的吕布,则是孤身一人抵御着张绣带领着的西凉骑兵的冲锋。
火影之黑色羽翼sodu


    道路狭窄,西凉士兵也难以越过吕布,的阻拦,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吕布浑身浴血,已经斩杀想要冲过自己的西凉兵数十百人,并且西凉兵还在不断涌来。方天画戟已经饮血无数,若是一般的武器,消散血液早就滑不溜手。但方天画戟乃是神兵利器,沾染血液之后,吕布随手一抖便消散无踪。

    “给我冲,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斩吕布者赏千金!”张绣兴奋无比,若是顺利,这天下弟一的猛将头颅,便会被自己斩下。

    厮杀半日,张绣麾下的西凉骑兵,平日在张绣的带领下,还没有疏于训练,一个个悍不畏死,吕布杀的一双手臂只感觉酸疼不已。

    “哼,吕布的头颅在此,不过这天下没人能杀得了我!”吕布大喝一声,奋起余勇方天画戟化外一团团匹练收割着西凉士兵的生命。

    吕布心知,若是自己退却一步,西凉骑兵一旦发起冲锋,杀进己方阵营,在这狭窄的地形里,在配合山坡上的西凉步兵,可能自己这点老底子便会全军覆没了。

    平日里贪生怕死的吕布,好似多了某种信念,在不退却一步,为自己的部下争取突围时间。

    “给我杀,快!”张绣见吕布越战越勇,怒喝着催促将士围攻吕布。

    然而吕布仿佛一道天堑一般,无论西凉士兵怎么围杀,都突破不了吕布的防守。

    “都让开!”久攻吕布不下,张绣心中急躁不已,吕布越战越勇,张绣觉得这是强弩之末,感觉此时自己应该能拿下吕布,故而亲自向吕布攻去。

    张绣纵马挺枪向吕布冲去,吕布大喜:“来的好,我先杀了你!”

    “给我去死!”张绣纵马挺枪,静气凝神,飞马来到吕布身前,长枪如龙般,向着吕布心口刺去。

    “喝!”吕布大喝一声,眼中精芒一闪,张绣袭来之际,吕布便调整状态,想要一击必杀。长枪向胸口袭来,吕布双手拿住方天画戟,绕着长枪猛地一转,就仿佛打太极一般,借力打力,张绣用力过猛,吕布这一下,直让张绣长枪拿捏不住,顿时脱手而飞。

    “去死!”吕布一战磕飞张绣的长枪,方天画戟顺势刺向张绣,张绣心口顿时多了一个血窟窿。方天画戟在一排,张绣顿时倒飞而出,一连撞到几个西凉骑兵,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侄儿!”西凉军中,张济见张绣被吕布斩杀,双目充血,要来为张绣报仇。

    张济无子嗣,张绣于他,就仿佛亲子一般,如何能坐视不管?

    “你也给我去死!”张济冲来,吕布反手一戟,便将他刺于马下。西凉骁将,张济张绣叔侄,便做了吕布的枪下亡魂。

    “将军,道路通了,快撤!”吕布身后的并州狼骑冲着吕布大喊。

    “你们先退,我为你们断后!”吕布眼皮也不抬一下,随口道。

    前方,张辽稳住阵型,组织部下搬开拦路障碍,便向着长安城突围而去。

    “休要走了吕布!”山道上,指挥军队厮杀的董越见张济叔侄被斩杀,连忙赶到骑兵阵中,接管指挥权,指挥骑兵追击吕布。

    只是前路在于障碍,这群平日里习惯了劫掠的西凉军,如何拦得住如狼似虎的并州骑兵?

    吕布也且战且退,向着长安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