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97章密谋诛贼

第197章密谋诛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因为要处理长安的事宜,刘辩打消了北上雁门亲自参与大战的打算。

    两害相权取其轻,关中刘协的威胁远远大于冉闵。冉闵没有身份,再怎么样也只是孤身一人。而若是让刘协掌控关中大局,他同样也是有天子的身份,在天下人心中,也有一半人是承认他的。

    更何况刘辩得罪了世家,因为董卓的缘故,关中世家没有出头帮助他,若是董卓一死,各路世家定会全力帮助刘协。以关中世家的能量,绝对能支撑起足够的力量与刘辩对抗。并且长安向西便是西凉,一旦刘协掌控大权,马腾也可能会投入刘协的怀抱。

    刘辩心下苦笑,冉闵此时心中定然也是仇恨自己这个大汉朝廷的。若是在他大战之时,朕全力相助,甚至亲自招揽,应该能收其心。

    只可惜长安与河套两件事同时爆发,刘辩身为掌权者,在不能意气用事。只能选择处理攻略长安的事宜。

    “只可惜朕是皇帝,有太多无奈,恨不能奔赴河套,与冉闵一起杀胡!”刘辩心中悲叹一声,做出两个命令,其一让杀胡令流通,希望有更多的诸侯出兵帮助冉闵。其二则是让镇守并州的李显忠杨继业等部将整装待发,准备随时支援冉闵。

    刘辩不能亲自前往,也给了这个前世心中最崇拜英雄最大程度的帮助。

    刘辩命令已下,群臣只得拱手领命。不一会,韦孝宽手持一个锦囊走了进来。

    “陛下,还请过目!”韦孝宽拿出锦囊中,将当初通知李显忠的那封信,递给刘辩。

    刘辩拆开信封,一对比,果然笔迹一模一样,刘辩扶掌笑道:“这王猛,果然就是当初让洛阳免受烈火焚烧之人!”若不是王猛的那封信,让李显忠带兵进入洛阳,恐怕洛阳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百万百姓也西迁长安了。

    群臣也接过刘辩递来的两封信,笔迹确实一模一样。

    “陛下,这王猛先前帮助过李显忠将军夺取洛阳,救了洛阳百万百姓。如今看来,这封信有八成是可信的!”荀彧说道。

    “不管这封信的真伪,信中所说的诛杀董卓,定然是真的了。如论如何,也不能坐视陈留王崛起,不管是不是计,这一战非打不可!”韦孝宽也拱手说道。

    “陛下,臣曹操愿领兵讨贼!”

    “杨再兴愿为先锋!”

    “臣赵云请战!”

    刘辩麾下众将,一个个出列请战,战意昂然。

    刘辩看了一圈,如今身在洛阳的将军有曹操,杨再兴,杨延嗣,杨妙真,赵云,高长恭。其余徐晃守虎牢关,郝昭守汜水关。林冲林仁肇在青州,狄青乐进在幽州,夏侯兄弟,李显忠,杨继业在并州镇守。

    刘辩压了压手,示意众将停下来,向着卢植问道:“卢太尉,如今洛阳有多少兵马?”

    “陛下,如今洛阳有兵马八万,其中有原先陛下从并州带来的以及刘虞州牧留下的三万兵马,另外还有去年新组建的东南西北四大禁军,共两万人,御林军,羽林军共两万人,还有高肃将军训练的一万骑兵,赵云将军训练的三千白马义从。”卢植拱手将洛阳所有的兵力一一说了出来。

    “八万兵马~”刘辩沉吟一番然后起身道:“曹操,朕任命你为西征主帅,领兵四万三千,除禁军与御林军,羽林军之外,尽皆随你西征!”

    “赵云,高长恭,杨再兴听令!”

    “末将在!”三人拱手出列。

    “命你三人随曹孟德西征,在曹操帐下听令!”刘辩命令道。

    “末将听令!”三人拱手领了军令。

    其余杨再兴,杨延嗣等都眼巴巴看着刘辩,希望能够一起出征。刘辩目不斜视,继续下令道:“荀彧,田丰命你二人为左右军师,为西征事宜出谋划策!”

    “微臣遵旨!”

    刘辩这才看向杨再兴等人道:“待关中平定。朕要去关中一趟,到时候你们在随朕去关中!”

    杨再兴等人怏怏不乐,也只得拱手称是。

    “好了,如今已经是二月中旬,距离三月初三很是紧迫。今日已经是夜深,诸位爱卿回去休息吧,明日开始准备西征事宜!”刘辩摆了摆手道。

    “臣等告退!”文武百官离开了厚德殿,刘辩也自回寝宫休息。

    长安,王府。

    吕布貂蝉夫妻新婚燕尔,回王府省亲。王允与吕布在殿内饮酒,相谈甚欢,王猛来后院来见貂蝉。

    兄妹两人寒暄一番,两人坐下,王猛看着貂蝉问道:“小妹,你跟着温侯,温侯待你可好?”

    貂蝉含羞点了点头:“夫君待我很好。”

    “那你觉得像温侯这般,可是英雄么?”王猛继续问道。

    “英雄?夫君武艺天下无双,手中方天画戟,胯下赤兔宝马,应该算得上英雄了吧?”貂蝉疑惑着瞪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男人是天下无双的英雄。

    “温侯的武艺却实天下无双,手中方天画戟,胯下赤兔宝马,战威无可敌。可是英雄?呵呵!”王猛话锋一转,讥笑道。

    “兄长,莫非夫君他算不得英雄?”貂蝉疑惑道。

    “英雄?你可知外界人如何称呼温侯的?”

    “如何称呼?”

    “除丞相麾下大军,其余人皆称温侯为三姓家奴。”王猛摇头叹息道。

    “三姓家奴?吕姓,王姓,董姓,外面人真这么说?”貂蝉也是个聪明人儿,立马就明白了三姓家奴的意思,咬着嘴唇,心中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英雄者,不在武艺,不在谋略,而在于忠孝仁义礼智信。温侯他背叛义父丁原,乃是不忠不孝仁不义!弑父乃是无礼,投靠董卓乃是不智,不能带跟着并州军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乃是无信。”

    “英雄,温侯他还称不上英雄!”王猛冷笑道。

    “不,不会的,温侯他待我那么好,怎么会做出那种事。”貂蝉悲泣道,说话间泪珠便流淌下来,蘸湿了那绝美的容颜。

    “小妹莫要伤心,如今有个机会,可以让温侯做英雄!”王猛看着貂蝉,心下也有些不忍心,不由得柔声道。

    “有什么办法?”貂蝉喜极而泣
我的娇妻是女神帖吧


    “董卓乃是逆贼,挟持陛下,把持朝政,长安之地,百姓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如今文武百官,早有诛杀董卓,让陛下亲政之意!如今董卓麾下,大军已经人心离散,唯独碍于温侯,温侯本性善良,心思单纯,谁对他好,他便听谁的。丁原当初亏待他,故而温侯才将他杀了。”

    “董卓便是看上温侯这点,利用温侯做了那许多坏事。董卓该死,可温侯却是被董卓利用。伯父的意思是,如果温侯能醒悟过来,助满朝文武,诛杀董卓,则可以将功赎罪!”王猛对着貂蝉说道。

    “兄长我明白了,你是想小妹点醒夫君?可是他如果诛杀董卓,岂不是又陷入不忠不孝之地?”貂蝉纠结道。

    “温侯诛杀董卓,非但不会有人谴责,反而是知错改错,到时候人人称赞,待陛下亲政,让他南征北战,那才是大大的英雄!”王猛伸出大拇指称赞道。

    貂蝉一双眼睛眯成弯月,连连点头道:“大兄说的是,待回去之后,我就劝说夫君,诛杀董贼,将功赎罪,做个英雄!”

    “恩,小妹,国家社稷安危便靠你了!”王猛对着貂蝉行礼道。同时心里对利用这可怜人儿深深的愧疚,不过王猛也安慰着自己,小妹跟着吕布,总好过被董卓玷污。

    吕布貂蝉回到温侯府,貂蝉从马车上下来,吕布见貂蝉眼眶红润,不由一急,忙问道:“爱妾,谁欺负你了?”

    貂蝉不理吕布,径直回到闺房中,吕布也连忙追了上去。

    貂蝉背对着吕布梳妆,吕布见铜镜中那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泪痕,心下一痛,上前问道:“貂蝉,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貂蝉回过头来,盯着吕布:“你可记得当初你救我性命的时候说过什么?我又说过什么?”

    “你说你要嫁的人必须是天下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吕布连忙道。

    “你说你手里方天画戟,胯下赤兔宝马,天下无敌,是天下人人敬仰的英雄。你可知道别人怎么说你?说你是三姓家奴!”貂蝉一双嘴唇都咬破了,鲜血渗出,看的吕布心疼不已。

    “你听谁说的!”吕布双目一瞪道。

    “果然是真的,我宁愿你当日没有救我!”貂蝉见了吕布的模样,哪里还不相信王猛的话?自己心中深爱的男人,心中天下无敌的大英雄,在别人眼中,居然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

    吕布顿时慌了神,虽说吕布人品不怎么样,但作为丈夫,父亲,一家之主确实好的没话说。

    “爱姬你听我解释,当初我在并州,屡建战功,可那个丁原却让我当个主簿,我杀他是实属无奈啊!”吕布满脸委屈道。

    “那董卓呢?你又做何解释?你为什么又投靠他?”

    “义父待我不薄,锦衣玉食,高官厚禄不曾缺少。”吕布辩解道。

    “真正对你好的人你倒杀了,真心利用你的人,你却将他视若亲生父亲!”貂蝉满是心痛道:“你可知道你跟着董卓都做了些什么?”

    “我只是帮他对付刘辩罢了,从未做对不起他人的事!”吕布毫不在意道。

    “那你知道,董卓他利用你做了些什么吗?你出去看,长安百姓,民不聊生,都是你帮助董卓助纣为虐的结果。你跟我说过,你当初练武,是为了不让村里百姓,受到异族的欺负,可现在呢?你的所作所为,跟异族有什么区别?”貂蝉哭泣道。

    吕布顿时漠然,沉默不语,眼中神色变幻,不知在想写什么。董卓的所作所为,吕布如何不知道,可眼前的这些都是董卓给的,吕布能做的,也只是约束手下,不参与进去。

    “夫君,我想你们做个英雄,做个顶天立地,受万人敬仰的大英雄。”

    吕布耳边,响起貂蝉的耳语,吕布满脸苦涩:“貂蝉,我……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大兄告诉我,义父与文武百官,在计划诛杀董卓,希望你能帮他!”貂蝉将王猛的意思,传达给了吕布。

    吕布双目一呆,看着貂蝉的眼睛道:“这怎么可以?岳父他这是自寻死路,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杀的了董卓?”

    “兄长跟我说了,这是你回头的机会,一切有他谋划,万无一失。我也希望你们做个英雄,不负当日立下的誓言!”貂蝉看着吕布的眼睛,眼中满是期盼。

    吕布闭目沉思,良久过后,深深的吐了口气道:“好,我答应你,夫君一定会做个大英雄,不在让天下人看不起我!”

    “夫君!”貂蝉喜极而泣,欢呼一声,投入吕布的怀抱。

    时间转眼而逝,来到二月底。

    北疆,河套之地,朔方郡,临戎城。

    临戎乃是朔方郡治所所在,如今成为乞活军的大本营。

    经过一年的发展,冉闵的乞活军不断发展壮大,前期救援各地汉人奴隶,发展自身实力,后来,冉闵见乞活军羽翼渐丰,便开始对异族的部落动手。

    经过一年的杀戮,冉闵麾下的乞活军,可以说是每天都在杀异族,定襄朔方等地的羌人势力,被乞活军屠杀殆尽,斩杀异族十数万,救出汉人奴隶十万有余。

    虽然汉人奴隶大多青壮,但受异族蹂躏太久,许多身染疾病,冉闵只得挑选其中体力健壮,健康者万人,加入乞活军。而其他人,在郭卫的管理下,也重新做了河套的主人,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生活起来。

    冉闵的乞活军,便成了河套之地汉人的保护神。

    冉闵消灭河套三大势力之一的羌族,匈奴手下汉人奴隶也有效仿冉闵者,意图反叛,有的出逃,但都被匈奴镇压。

    匈奴首领於夫罗,终于认识到,若是不铲除冉闵,恐怕河套在无异族容身之地。于是匈奴再次联合河套之地的鲜卑部落,联合攻打冉闵的乞活军。

    乞活军虽然只有一万,但杀的异族闻风丧胆,於夫罗不敢大意,如今他麾下,当初被刘辩亲征,实力大损,不过还好有些逃了回来,又经过一年多的休养生息,仍是集合了四万的骑兵。而鲜卑在雁门那一战中,损失最少,也纠结了两万五千的铁骑,接近七万的骑兵,磨刀霍霍,意图将河套这个冉冉升起的希望扼杀于摇篮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