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75章无功而返

第175章无功而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潘凤的讽刺之言,听得张飞大怒,双目一瞪,络腮胡仿佛钢针一般倒竖而起,野兽的气息自张飞身上传递传递出来:“我们兄弟三人征讨黄巾之时,恐怕你还是个无名之辈的?我大哥屡立战功?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看不起我大哥?”

    “什么刘玄德?我可没听过,中山靖王之后,我见得也不少,可没人敢如此狂妄!”潘凤当仁不让,与张飞对峙着。

    “好啊,冀州上将?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张飞大怒提着丈八蛇矛,就去戳潘凤。

    “放肆!居然敢对我大哥指手画脚!”关羽也是暴怒,对着潘凤怒喝。

    “翼德云长,给我回来!”一边的刘备当即大喝道。

    “大哥,这潘凤好生无礼!我得好好教训他一番才行!”张飞怏怏退回,怒气冲冲道。

    刘备眼睛一瞪,直把张飞的话顶了回去,低声道:“你若是在多言,就不是我的兄弟!”

    “不说,我不说了!”张飞吓得一个激灵,嘟囔道。

    刘备这才转过身来,对着潘凤拱手恭敬道:“潘将军,我三弟性格粗暴,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哼!”潘凤冷哼一声,却不在搭理刘备。

    对于刘备,潘凤心中十分厌恶,听他先前所言,嫌弃刘辩所给官位太小,故而弃官不做,还又好高骛远,心系大汉天下,想要阻止中原纷乱。

    潘凤别的不说,却是从底层军官做起,一步步做到冀州上将的位置,却是讨厌这等好高骛远之辈。更何况陛下第一次见你,你不过一个不知隔了多少待,血脉关系稀薄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宗亲,给你一个县令,居然还嫌弃?

    潘凤不理会刘备,刘备心中无奈,只道是张飞把他得罪了。

    “先生,如今世道浑浊,纲常崩毁,备有心而无力,每每想起天下纷乱不止,便痛心疾首诶,还请先生教我安定天下的策略!”刘备说的痛心疾首,向着沮授深深拜倒道。

    沮授神色一阵变幻,便清楚了刘备的心思,当即心下一冷,在嘲讽刘备不自量力的同时,又佩服他的毅力。

    “他这是想招揽我?只可惜要面子,或是自卑,说不出口!”沮授心下一阵好笑。

    “还请先生教我!”刘备再次冲着沮授深深之礼。

    “哈哈!”沮授干笑两声,拱了拱手道:“我不过一无家可归之人,如今煌煌如丧家之犬,连冀州都未能保全,如何有计教你啊!”

    “大哥,我就说这沮授乃沽名钓誉之辈,你是白跑一趟了!”张飞满脸怒气,埋怨道。

    “还请先生看在大汉百姓的份上,不吝赐教!”刘备未机会张飞,恭敬得向着

    沮授问道。

    沮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当今天下,虽然都纷乱,但不出三年,陛下必能系统司隶关中,到时候定能挥军中原,平息天下战乱,你若真心为大汉百姓着想,便去陛下麾下效力,到时候封侯拜将,不成问题!”

    刘备面色一僵,尴尬得站着。

    “言尽于此,望你谨记,不要因为一己之私,而涂炭生灵!”沮授微微一叹,转身回了军阵中,跨上战马。

    “大哥那沮授好生无礼,我去将他擒了!”张飞怒哼一声,提着蛇矛,就欲跨上战马去追。

    “二弟你…唉
我的贴身校花帖吧
!”刘备顶着张飞,无奈得叹了口气。

    另一边,潘凤冷哼一声,跨上战马向北而去。

    回想这沮授的话,刘备心中百感交集。

    刘备生长于桓灵时期,社会黑暗,刘备少有大志,小时候家旁边有一颗巨大的桑树,从远处看就像车盖一般,不似人间凡物。刘备小时候与人玩乐,指着桑树道:“我将来一定要乘坐这样的羽葆盖车。”刘备叔父刘子敬说:“你不要乱说话,让我们一家遭灭门之罪。”

    如此可见刘备的志向远大,于是刘辩少时便结交朋友,当地的豪杰也争相依附刘备。

    世道黑暗之下,刘备又有大志,加上其对大汉的执念,刘备便想做光武第二。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刘边的穿越,成为刘辩,刘备或许会如原来的轨迹一般,建立蜀汉。只是可惜,有了刘辩,并且刘辩还刻意压制刘备。

    原本刘备的一番说辞,全然无用,你说你忠心汉室,那你为何不去投靠陛下?先前的潘凤,沮授俱是这般意思。

    刘备现在月下,心下微微有些动摇,不知道是否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还是该放弃。

    关羽望着离去的潘凤大军,摇了摇头,看向出神的刘备道:“大哥休要如此,我看那沮授不过如此,他既不愿为大哥效力,也无伤大雅!”

    “就是啊大哥,那沮授要真有本事,为什么连冀州都没保住?”一边的张飞也是叫喊道。

    刘备盯着张飞,张飞缩了缩脖子,心知先前失礼,惹怒了潘凤与沮授,搞不好沮授不愿帮大哥的缘故也与自己有关。张飞闭着嘴巴,不在说话。

    “唉,你我兄弟三人,蹉跎数载,却无栖身之地,还不是没有智者出谋划策嘛?可惜了如此人才不能为我所用啊!”刘备无奈摇头叹息着。

    “大哥,都是我不好,坏了大哥的大事!”张飞听刘备这么一说,心中十分自责。

    “跟你无关,还是我地位卑微,不足以让他投靠!”

    “大哥放心,我与三弟会帮助大哥成就一番大事的!”关羽眼眶红润安慰道。

    三兄弟一腔热血,却无奈无功而返,只得骑着战马返回鄚县县城。

    冀州河间鄚县,位于河间最北方,在往北便是幽州范阳郡。

    潘凤一万大军深夜行军,行军速度虽然不快,但两地相隔不过十数里,到第二天中午,一万大军才进入幽州范阳郡境内。

    范阳郡边境,一行两百骑兵在巡逻着,为首一人,乃是一个青年将军。

    “乐将军,为何您亲自跑来范阳,整日带着我们在这巡逻啊!”一个士兵疑惑得问道。

    “我与狄青将军担心公孙瓒名为攻打冀州,暗地里却想奇袭范阳,狄将军还在涿县整顿兵马,所以只能我亲自来镇守了!”乐进解释道。

    “不会吧?公孙瓒好歹是主公下属,他敢攻打范阳?”一个士兵怀疑道。

    乐进脸上一笑,也懒得与士兵解释,道:“小心无大错,辛苦一点总比侵略好吧?你们休的埋怨,待会我们去打些野味,晚上加餐!”

    “多谢将军!”

    “弟兄们放仔细了啊,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一旁的士兵们大喜道,虽然乐进狄青等入幽州不过几月时间,但显然在幽州军中,已经威望极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