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74章刘玄德月下追沮授

第174章刘玄德月下追沮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万人马,由潘凤心腹副将率领一千骑兵为前军,中间步军来押运粮草,兵器辎重两翼弓箭手策应,潘凤自领两千骑兵断后。

    当晚,便点起火把,向北而去。

    潘凤如此心急,却是担心公孙瓒得到消息,出兵阻拦。

    五里之外的鄚县!

    公孙瓒脸色阴沉坐在首位上,一个探子浑身发抖,看着公孙瓒。

    “你是说韩馥将冀州让给袁绍了?如今冀南尽归袁绍所有?”公孙瓒面若寒霜对探子问道。

    “是啊主公,那袁绍有鞠义为内应,加上黑山军南下肆虐,韩馥惊慌失措之下,将冀州让于袁绍,如今袁绍大军已经入了邺城,控制了南部等郡!”探子惊慌失措道。

    “可恶的袁本初,约我出兵,他居然反客为主了!”公孙瓒气急,一掌拍向桌案。

    “主公息怒!”

    “主公,给我一万精兵,我愿往邺城,提袁绍头颅来见!”严纲一脸怒气拱手道。

    “谈何容易?袁绍已经控制冀南等郡,冀州袁氏门生遍布,恐怕很快就能巩固实力了!”袁绍沉思一番,摇了摇头道。

    “我等再此拖住潘凤兵马,难道就白白给袁绍做嫁衣不成?”单经气愤道。

    “主公莫急,袁绍虽反客为主,但河间,中山,常山等郡却无袁绍的势力,主公可以以为韩馥复仇的机会,趁机占领这三郡!”公孙瓒麾下田楷提议道。

    “恩,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明日一早,便出兵占领三郡!”公孙瓒无奈的点了点头道。

    “对了,如今潘凤大军的动向如何了?”

    “主公,潘凤突然撤军,率领一万兵马北上,其余两万兵马不知为何没有兵器战甲南下了,应该是返回邺城!”适时入得营帐的斥候当即说道。

    “哦?这潘凤走的好快,他撤退之时军容如何!”公孙瓒眉头一皱道。

    “前后都有骑兵殿后,两翼弓箭手严防警惕。”斥候答道。

    “潘凤如此警惕,却是难以占到便宜啊!”公孙瓒摇头叹息道。

    “主公,公孙瓒不过一万兵马,我愿领三千白马义从追赶!”严纲拱手请战。

    “不可,潘凤岂是泛泛之辈,又加强防范,如今又是深夜,就是追击也也讨不到好处!”公孙瓒摆摆手道。

    “难道就让潘凤投靠刘虞不成?”严纲眉头紧皱道。

    “刘虞得了潘凤一万兵马又能如何?不足为虑!眼下不是还有两万青壮向南逃撺嘛?你便领三千兵马追击,将他们赶回来扩充我军实力!”公孙瓒沉吟道。

    众将眼前一亮,这两万人,无兵器盔甲,却是青壮,很好对付,捉拿回来,有了辎重便是两万大军。平白多了两万大军,可比捉拿潘凤的利益大多了。

    “是,末将这就前往!”严纲兴奋道。

    众将离去,刘备领着关张二人出得营帐。

    “快去准备马匹,我们去追潘凤!”刘备对着关羽张飞道。

    “大哥想马下潘凤立功?好勒,我这就跟二哥宰了那厮!”张飞兴奋道。

    “不是,潘凤沮授乃国士之才,人中龙凤,如今他们乃无主之人,大哥想去试试,能不能招揽!”刘备摇
皇道无弹窗
了摇头道。

    “大哥,有我兄弟二人还不够吗?潘凤也不过如此!”关羽轻浮长须昂然道。

    “二位贤弟勇武过人,但智谋不足,你我兄弟自结义以来,破黄巾,屡立战功,可蹉跎半生,为何没有一块栖身的地盘?无他,没有智谋之士出谋划策!沮授乃冀州名士,昨日三言两语,便将伯珪兄逼入不义之地,却是难得的智者!”

    “为兄手下却是缺这等智谋之士!”刘备脸色忧伤道。

    “可那沮授会投靠大哥嘛!”张飞一脸怀疑道。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刘备坚定道。

    “好,我就陪大哥走一趟,若是那沮授不答应,我便将他绑来!”张飞大叫道。

    “翼德不可造次!”刘备神色一正道。

    刘备向关张二人解释一番,三骑向北追去。

    潘凤大军,深夜行军,自然比不得轻骑追击的速度,两个时辰之后,便见官道上,火把照耀。

    “潘将军留步!”刘备对着潘凤后军高声喊道,见有异动,沮授也来到后军,观察情况。

    “来者何人!”潘凤见只有三骑,松了口气,向刘备问道。

    三人策马缓缓来到潘凤身前,刘备下的马来,向着潘凤,沮授拱手道:“中山靖王之后,刘备刘玄德见过潘将军,沮别驾!”

    见来人自称皇室后裔,潘凤沮授不敢托大,下的马来还礼。

    “是你?关云长?”潘凤认出刘备身后的关羽,惊叫道。

    “哦?你们是公孙瓒麾下,不知所谓何事?”沮授眉头一拧问向刘备。

    “公孙瓒算什么东西?我大哥只是暂时呆在他帐下而已,可不是公孙瓒的手下!”张飞大怒,大叫道。

    “公孙瓒无故犯我冀州,使得我冀州易主,你们为他做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来所谓何事!”见张飞语气不善,潘凤也不给好脸色。

    “翼德不可无礼!”刘备呵斥道。

    “先生请了,不知先生来此所谓何事?”沮授对着刘备拱手一礼道。

    “备乃汉室后裔,眼见汉室衰微,心急如焚,每每想振兴汉室,伯珪兄攻略冀州,我也多番阻止,可惜酿成今日大祸!实非备之本心。”刘备一脸沮丧道,却绝口不提招揽之事。

    “如今汉室衰微,但陛下却是一方雄主,振兴汉室却是早晚的事,你为何不去洛阳!”沮授和善对刘备问道。

    “哼,陛下见我兄弟出身低微,以一个县令便要打发我大哥!”一旁的张飞满脸怒气道。

    “二弟!”一旁的关羽一拉张飞,示意张飞住口。

    “备一心为大汉,如今陛下远在洛阳,被董卓牵制,中原之地,却是鞭长莫及,如今淮南袁术肆虐,不臣之心显而易见,各地也纷乱不止,不知先生有何计教我,平息天下干戈!”刘备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出来,只得说着请教的话。

    “哼,你这人不知好歹,陛下以官位待之,却嫌弃官微位小,又想平息中原战乱,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一旁的潘凤嘲讽道。

    “混账,你敢小瞧我大哥?我们兄弟征讨黄巾之时,你这个冀州上将恐怕还是寂寂无名之辈吧!”一旁的张飞大怒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