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72章无家之人

第172章无家之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铛!”的一声,潘凤一枪荡开关羽的反身一刀。

    “哈哈,拖刀计,不过如此!”潘凤大笑着嘲讽道。

    “潘无双果然不凡!”

    见三个绝招,居然奈何潘凤不得,关羽暗赞一声,拔马与关羽在战。

    “你本领不凡,为何无故犯我冀州,念你一身本领得来不易,快快退去,否则定叫你有来无回!”

    两人英雄相惜,潘凤开口劝道。

    关羽持刀之手顿时一顿,但一想到当初桃园结义之时,三人相约要助刘备兴复汉室,成就霸业。

    关羽神色一定,冷声喝道:“休的多言!”

    两人再次走马大战三十余合,日渐偏西,天色渐黑,潘凤气喘吁吁,关羽也浑身上下大汗淋漓。

    “今日天色已晚,你我明日再战!”潘凤一枪荡开关羽,拔马回归本阵,关羽也不去追,纵马回了鄚县。

    “退军五里,安营扎寨!”潘凤回归本阵,下令道,三万大军徐徐撤退。

    城墙上,公孙赞脸色阴沉,看着潘凤大军撤退。

    “将军,潘凤大军撤退,我等趁机追击吧!”单经拱手向公孙瓒提议道。

    “不可,潘凤乃冀州上将,虽然撤退,但却丝毫不见混乱,不能追击!”公孙瓒摇头道。

    关羽上得城楼,一脸阴郁,向着公孙瓒,刘备拱手道:“公孙太守,大哥,关羽无能,未能斩杀潘凤,甘当军法!”

    “唉,潘凤乃冀州上将,闻名天下,云长虽未能斩杀潘凤,但却能压制潘凤,足以见云长武艺不凡!此乃功劳,应该嘉赏,岂可处罚!”公孙瓒摆摆手道。

    此时麾下众将,居然没有一人能抵抗潘凤,如今出来个关羽,公孙瓒还要多多依靠,怎么会责备。

    “多谢将军!”刘备,关羽拱手谢道。

    “玄德,如今潘凤前来,兵马三万,却是难以取胜,还当如何呢?”潘凤等人下的城楼,公孙瓒挽着刘备的手,亲切的询问道。

    得知了关羽的武力,又见张飞也是长的高大威猛,公孙赞便想收为几用。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刘备,只要刘备在自己身边,关张二人便能为己所用。

    “兄长,潘凤并非等闲,有他在,却是难以攻取冀州。不过只要等到袁本初动手,潘凤便会成为孤军,到时候伯珪兄不是可以趁机收服潘凤嘛!”刘备拱手道。

    “好好,玄德果然妙计,到时候不仅可以收服潘无双等三万大军,还能得到冀州北部!”公孙瓒眼睛一亮,扶掌大赞道。

    刘备眼睛一转,对于潘凤却是不怎么上心,他所重视的却是沮授,今日沮授在城下,面对公孙瓒却是不卑不亢,三言两语,便将公孙瓒逼入不义之地。对于这种智者,刘备却是渴望无比。

    此时公孙瓒还未关注沮授,待冀州内部大乱,刘备便打算说服沮授。

    五里之外,潘凤大营。

    营帐中,潘凤脸色阴沉,沮授也脸色阴郁。

    “想不到公孙赞手下居然有还有能人,若是想尽快击退公孙瓒却是难了!”潘凤拍着桌案沉声道。

    “无双不必惊慌,我有破敌之策!”沮授陡然眼睛一亮道。

    “军师有何妙计,快快道来!”潘凤惊喜道。

    “公孙瓒乃不义之师,如今天子尚在,如今应该传信天子,请天子出马,让公孙瓒退兵!”

    潘凤摇了摇头道:“天子虽然
宝典帖吧
英明,但实力不足,远在洛阳自顾不暇,如何能够出兵助我等?”

    “不需要天子出兵,只需一道圣旨,谴责公孙赞,让公孙瓒退兵,他若是不退,便是抗旨不尊,将成为众矢之的!”沮授抚须含笑道。

    “恩,不错!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一来一回,恐怕需要月余时间,某家担心有变啊!”潘凤担忧道。

    “幽州牧刘虞,为人良善,乃是汉室忠臣,公孙瓒又一向与他不和,如今公孙赞出兵,后方空虚,可请刘虞出兵,攻打公孙赞后方!公孙瓒必定不攻自破!”

    潘凤摇了摇头道:“刘虞虽然乃汉室忠臣,但实力孱弱,以他的性格,应该不敢攻打公孙瓒!”

    “话是这么说,可刘虞却也怕公孙瓒打他,请刘虞出兵,只需言明我两家联盟!到时候公孙瓒攻打刘虞,我冀州便出兵相助,若是冀州有难,刘虞也得出兵相助!”沮授自信笑道。

    “好计好计,不仅能够使公孙瓒退兵,还能多一强援,今后冀州在无忧患矣!”潘凤抚须大笑道。

    “我这就书信两份,一封往洛阳,一封往幽州!请陛下,刘州牧相救冀州!”潘凤点了点头,当即坐下写书信。

    潘凤提笔之时,一小校冲进营帐满脸悲愤。

    “潘将军,大事不好了!”小校满脸悲伤,对着潘凤哭嚎道。

    “你是耿召?耿武的家将?你不在邺城,怎么来了前线?”潘凤皱眉道。

    “可是邺城出了什么事?”沮授心中一惊问道。

    “军师,将军,鞠义联合袁绍,将冀州献于袁绍,如今主公已经将冀州献于袁绍,袁绍已经入了邺城,众将除了我家将军不服袁绍,被鞠义所杀,其余众将尽皆臣服袁绍了!”小校满脸悲伤,哭泣道。

    “你说什么?”潘凤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主公呢?还有田丰军师怎么不劝谏主公?”沮授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逼问道。

    “主公献了冀州之后,恐袁绍相害,投靠张邈去了,田丰军师拼死相谏,但鞠义狗贼向主公进谗,主公已经将田丰军师驱逐了!”

    “完了完了,冀州休诶!”沮授一脸呆滞喃喃道。

    “可恶!”潘凤一掌拍在桌案上,那桌案顿时四分五裂。

    潘凤双目通红,仿佛一头暴怒的狮子。“当日汜水关前,我大战薛安都之后,陛下曾言袁绍有加害我的意思,让我回冀州之后,小心袁绍,我还不信,果不其然,悔之晚矣啊!”

    “来人立即发兵邺城,我要宰了袁绍!”潘凤起身大喝道。

    “无双不可!”一旁的沮授立即阻止道。

    “军师,如今我等无家可归,难道你也要阻我报仇不成?”潘凤怒喝道。

    “原来如此,公孙瓒出兵河间,却是与袁绍合谋冀州!我总算明白了为何公孙瓒按兵不动,却是为了保全大义,却不想袁绍居然反客为主了!”沮授恍然大悟道。

    “公孙瓒狗贼,待我扫平袁绍,再来杀他!”潘凤怒气冲冲道。

    “无双莫要意气用事,如今事已至此,袁绍得冀州并非兵马所夺,而是主公相让,冀州大半文武,都是袁氏门生,此刻恐怕已经将邺城稳固,兵马远胜于我等,如何是他的对手啊!”沮授悲愤道。

    “主公啊主公,想我潘凤一世英雄,为了冀州出生入死,想不到到头来,居然落得无家可归的下场!”潘凤向南跪倒,一脸悲愤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