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68章背主求荣

第168章背主求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田丰一番说辞,句句在理,若是韩馥肯按照田丰所说,先率军驻守,等待潘凤大军回援,便不惧黑山军。

    可谁知,鞠义投袁之心已定,鞠义居然说自己在黑山军大军之下,守不住!

    张郃,高览等将,居然也低着脑袋,摇头着说守不住。

    “田元浩,此计是你所献,不如由你统兵前去迎战黑山军如何?”韩馥见鞠义等人不敢出战,于是击病乱投医,看向田丰。

    “我?主公我虽有此胆色,但却不是将军,将士如何会听我号令?”田丰一阵心酸道。

    田丰由于耿直,被禁足在家,不似沮授一般,在冀州威望极高。若是田丰在军中有些威望,二话不说,自当领军。但眼下,军中可能尽是鞠义的亲信了,在坐众将,耿武等人虽然官位高,但却没有鞠义的能力,以鞠义的本事,除了潘凤带去的三万兵马,山下的三万,恐怕大半,都被其收买了。

    田丰若是敢答应,恐怕半路就会被害了。若是田丰答应,恐怕正中鞠义下怀,趁机除去田丰。

    “我冀州休矣啊!”韩馥见无人可用,捶胸顿足一阵悲哀。

    “主公,如今黑山军来势汹汹,还请主公迎袁本初入主冀州,否则冀州将落入黑山军手里啊!”鞠义继续劝道。

    “唉,我韩馥无能,只有请本初入主冀州,主持大局了!”韩馥躺在床榻上,无力道。

    一旁的田丰心下急道:“主公不可啊,冀州刺史乃是朝廷任命,岂可轻易相让?”

    “如今冀州危难,远水救不近火,遍观冀州,只有袁本初能担此大任,难道还去请求天子不成?到时候请天子出兵,恐怕冀州早就落到黑山贼手里了!”鞠义继续与田丰针锋相对。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是啊,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求助袁本初了,元浩不要在劝了!”韩馥摆了摆手道。

    “主公,当今乱世,只有手握兵权,才能保住自身,主公若是交出冀州大权,将来袁绍如何会放过您?恐怕您时候要死于非命啊!”田丰一脸悲愤,跪伏在地劝谏道。

    “大胆田丰,居然敢诅咒主公?主公让你禁足在家,你不听便罢,居然还敢在主公面前放肆!”鞠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呵斥田丰。

    韩馥先前被黑山军起事的消息,急得急火攻心,如今被田丰这一通慷慨激昂的说辞,直说的面色潮红,一口气顿时提出上来。

    一旁的文武官员,连忙上前一阵,惊慌失措得,又是掐人中,又是抚摸其胸口,助其通气。良久过后,韩馥呼吸渐渐平稳。

    “田元浩,袁本初四世三公,威名远播,如何会害我?你休要威严怂听!来人笔墨伺候!”韩馥满脸怒气,吩咐侍从拿上笔墨。

    “鞠义将军,本官无力,由你代笔,请袁本初前来邺城,主持大局!”韩馥对着鞠义喊道。

    不多时,鞠义挥毫泼墨,便写好书信。

    “速速送去渤海,请本
王的韩娱txt下载
初前来主持大局!”韩馥吩咐道。

    韩馥本就是袁氏门生,鞠义一说,他便颇有意动,又见文武官员皆是不堪大任,更是坚定了想法。如今田丰言辞如此激烈,却是激起了韩馥的怒火,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当着田丰的面,写好书信。

    “来人,将此无礼之人给我逐出府门!”写好书信,韩馥大手一挥,下令驱逐田丰。

    “罢了罢了,我田丰自己走!”田丰起身,心灰意冷之下,便向殿外走去,又见鞠义满脸的冷笑,心下大怒骂道:“尔等背主求荣之辈,今后必不得好死!”

    田丰一走,鞠义等人也纷纷告辞离去。

    “田丰此人不能留,待会你找了个机会,给我将他杀人!”鞠义出的门开,见到田丰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杀意。对着身边的侍从低声道。

    “是!”几个侍从悄悄前往田府,准备找机会杀了田丰。

    另一边,田丰离开刺史府,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好个袁本初,好个反客为主,这鞠义,公孙瓒,黑山军都为你所用了?”田丰琢磨着,也明白了这是袁绍的阴谋。

    “冀州不能呆了,不对,若是鞠义是袁绍的人,他定然不会放过我,我得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待风声过去,在前往洛阳!”田丰思虑一番,唯恐鞠义害其性命,当即混入大街的人群当中。左转右转,来到一个朋友家中暂为躲避。

    几个原本想杀了田丰的侍从,见没了田丰的踪影,也只得作罢。

    再说潘凤,沮授,领军三万,一路北上,冀州一马平川,速度极快,不到五天,便来到河间。

    河间高阳县。潘凤屯兵此处,与鄚县公孙瓒对峙。

    潘凤一路行军,因此并不知道此时中山,常山将军黑山军四起,邺城韩馥迫于压力,已经决定将冀州让与袁绍了。

    营帐中,潘凤坐于主位,其下坐着沮授与众将。

    “军师?公孙赞屯兵鄚县,坚守不出,不知军师可有破敌之策?”潘凤向沮授询问道。

    “公孙瓒兵马五万,多在边关,又有白马义从这份天下劲旅,我等兵马只有三万,谈何能够击破啊!”沮授摇摇头道。

    “我打算明天出使公孙赞,看看他到底耍的什么花样!”沮授沉吟道。

    “不可,如今两军交战,军师岂可亲身犯险!”潘凤当即拒绝道。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公孙瓒虽是武将出身,但好歹乃是一方诸侯,应该不至于如此敢如此行事!”沮授毫不在意道。

    “不行不行,军师乃冀州支柱,不可犯险,若是想知道公孙瓒耍什么花样,明日我亲自领军,前往交战!”潘凤自然不同意沮授孤身犯险。

    “这……”沮授犹豫道。

    “好吧,不过却不可妄动,到时候须得听我指挥!”见潘凤不同意,沮授也不好强求,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好,到时候一切都听军师的!”潘凤大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