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65章冀州危机

第165章冀州危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袁本初约我出兵,共击韩馥,他于渤海出兵策应,约定事成之后,与我共分冀州,将河间,中山,常山割让与我!诸位怎么看?”公孙瓒将书信递给殿下诸将问道。

    公孙瓒麾下,并无智者,田楷,单经等人也不过是平庸之才,接过书信看了一眼道:“主公,冀州河间,中山等郡,乃是冀州北方门户,得了这几郡,今后不仅能攻略冀州,并且还能将刘虞的地盘给包围,到时候刘虞不仅成了瓮中之鳖,并且还能向南攻略冀州。”

    “你们是说打了?”公孙赞抿了抿嘴问道。

    “是!”一众文武点了点头道。

    公孙瓒眉头微皱,觉得此事不是那么简单,袁绍势单力薄,取不了冀州也是情有可原,但以袁绍的性格,怎么可能吃亏,将三郡白白让给自己?要是没了这三郡,冀州相对于自己可就是一马平川了。

    在一点,则是顾忌天子刘辩,自从诸侯讨董之后,各地相对来说,还算相安无事,若是自己首先挑起战争,恐怕天下的矛头,将会对准自己啊。

    公孙瓒虽然不智,却也顾虑这个。

    古之战争,都得有个借口,攻打对方,首先要掌握着一个大义,没有大意,则是侵略,而被侵略的一方,自然拼死抵抗,使得战争难度增大。

    其他的都好说,公孙瓒也想得到这三郡之地,但韩馥虽然无能,却为人老实,并无得罪自己之处,若是无故征伐,恐落人口实。最关键的却是攻打韩馥的借口。

    “玄德,你说我是打还不是不打呢?”公孙赞看向坐在下手的刘备问道。

    却说当日诸侯会盟,刘辩寻找刘辩,诉说讨伐黄巾的功绩凭借着中山靖王之后的身份,本想借此得一郡之地,作为发展的根基,谁想刘辩居然想收服关张,将自己只任命为一个县令。

    从小便有大志的刘备,自然不甘心做一个小小的县令,若是刘辩显露峥嵘,一统天下之势明显,刘备说不定会臣服刘辩,但当时的刘辩只是个落魄的皇帝。刘辩仅仅以一个县令之位,并且还将自己与关张二人分开,刘备自然不愿。

    故而当日,刘备未曾再去寻找刘辩,只为将来在找机会崛起。刘备继续呆在同窗好友公孙赞麾下,寻找时机。

    “伯珪兄,备以为应当攻之!”刘备不缓不急道。

    “哦?可是若是贸然而攻恐落人口实啊!”公孙瓒担忧道。

    “此事乃袁本初提议,如今冀州黑山军肆虐,以对付黑山军为由,伯珪可先进兵河间中山等地,逼迫袁本初攻打韩馥!”刘备拱手道。

    “好计!”公孙瓒听了,扶掌大赞道。

    “袁本初他想把我当枪使,我自屯兵河间,他不动,我不动!”公孙赞双目含笑道。

    “正是如此!”刘备点点头道。

    “好,各位下去准备,点齐五万兵马,严纲率领白马义从同往!”有了借口,公孙瓒也不含糊,当即下令道。

    “伯珪兄,备愿同往!”刘备也拱手道。

    “好,有玄德兄弟同行,此次定能大获全胜!”公孙瓒大喜道。


超级篮坛巨星无弹窗
   第二日,公孙瓒起五万大军,三千白马义从,又有刘关张本部三千人马,直奔冀州河间而来。

    五万兵马,声势浩大,来势汹汹,打着剿灭黑山军的口号,直入河间郡北,鄚县县令不敢抵抗,当即弃城投降。

    公孙瓒便将兵马驻扎鄚县,也不继续进兵,也无撤退的意思。

    冀州魏郡,邺县,邺城!

    邺县乃是冀州的治所,邺城也是冀州最为繁华之地。

    刺史府中,韩馥一脸焦急,在殿中不断转着,不停看着殿外,全无一州刺史该有的气派。

    “怎么样,潘将军,鞠将军,军师可到了?”韩馥对着身边的侍卫问道。

    “已经通知了,应该稍后就到!”仆人点点头道。

    “唉,快速催催?”韩馥满脸焦急道。

    “主公休慌,潘凤来了!”殿外潘凤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却是潘凤到了,潘凤身后,跟着鞠义,张颌,高览,沮授等人。

    “无双,军师你们可算来了!”韩馥喜道。

    “主公,到底是何事,急匆匆将我们召集过来?”潘凤疑惑道。

    “却是那公孙瓒,尽起五万兵马,进兵河间郡,如今已经在鄚县驻扎了!”韩馥满脸焦急道。

    “嗨,区区一个公孙瓒,何足道哉,主公许我三万兵马,管教那公孙赞有来无回。”潘凤毫不在意道。

    “有无双出马,冀州当可保无虞!”韩馥大喜道。潘凤身为冀州军方第一人,在汜水关又曾于战败过孙坚的薛安都,大战三百回合,又潘凤出马,韩馥才放心心来。

    “主公放心,我这就点兵出征!”潘凤说着,就要点兵出征。

    “无双且慢!”一旁的沮授立刻拉住了潘凤。

    “军师为何阻我?”潘凤疑惑道。

    “敢问主公,那公孙瓒以何理由出兵,公孙瓒此人,不过一勇夫,饶是他眼红冀州,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率先出兵啊!”沮授疑惑道。

    “说起来还真是恼人,那公孙瓒打着剿灭黑山军的旗号,兵进河间,占领了鄚县,甚至还换了官员!”韩馥一脸不忿道。

    黑山军在冀州,就算要围剿,也是韩馥的事,这可以说是越界了,打着这个旗号还不止,还换了人家的官员,难怪韩馥如此恼火了。

    “那公孙瓒就只占领了鄚县吗?不对啊,若是他要侵略冀州,此时河间防备空虚,几日之间,拿下河间等地不成问题,为何他屯兵河间,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成?”沮授眉头紧皱喃喃自语道。

    “公与怎么了?难不成不能出兵么?”韩馥看向沮授问道。

    “不是,公孙瓒无故进兵,占领鄚县,却又屯兵驻扎,其中必然有诈,不可贸然出兵啊!”沮授眉宇间有些忧虑道。

    韩馥听了,也是担忧起来,是啊,公孙赞打着攻打黑山军的旗号,却又不攻打,若是是要入侵冀州,可占领了一个县城之后,却又屯兵不前,其中肯定是有阴谋的!

    “那依照公与之见,又当如何呢?”韩馥踌躇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