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58章开考

第158章开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洛阳城,周边郡县人才云集洛阳,足有千人之多。各地人才紧缺,急需官员运转,于是刘辩大手一挥,当即下令科举开始。

    此时已经是五月下旬,这一日天气晴朗,微风徐徐。

    洛阳军营的校场之上,摆放着千余桌案,其上笔墨纸砚放置齐全。

    造纸术,很早便有了,只是纸张粗糙无比,并且造价成本极高,根本不能使用。

    到了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用树皮等就能制造出纸张,质量上也有了一些改进,但并未太大的普及,但也逐渐开始代替了竹简。

    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黑暗,造纸术也没有太大的发展,真正开始普及之时,还是隋唐时期。

    刘辩考虑到科举之时,若是用竹简考试,则要消耗大量的竹简,阅卷也费时费力。若是使用布帛则又太浪费了。

    可此时的纸张,还不能大规模制造,质量也不好,于是刘辩咬咬牙,于系统商城中花费两百积分,购买了宣纸的制造方法。

    于是刘辩继汉数,陌刀之后,又有了一项伟大的发明,继蔡伦之后,再次改进了造纸术,使纸张真正大规模的普及。

    于是后世对刘辩的评价,在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军事家之后,又多了一项伟大的发明家的光荣称号。

    对于刘辩的智慧,一众文武已经见怪不怪,刘辩拿出造纸术之后,蔡邕等文官,连忙召集刚招收的工匠,开始造纸。

    果然,刘辩拿出的造纸术,仅仅用树皮等物,便能制造出精美的宣纸。这宣纸不仅洁白无比,而且薄厚适中,还散发着一股草木的清香气息。

    “若是能用这宣纸制造书籍,该有多好啊?这股清香,品读书籍,当能沁人心脾啊!”蔡邕手持宣纸,一脸兴奋道。

    刘辩神色一动,对啊,如今有了宣纸,到时候在购买印刷术,书籍可就不只是世家所有了,而文化垄断也就终结了。

    “唉,若是抄书,费时费力,恐怕还难以普及啊!”丁管摇了摇头道。

    刘辩莫名一笑道:“两位放心,恐怕不久之后,纸书便能替代简书了,经二位一说,朕心里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快速的制造书籍了!”

    宣纸一出,刘辩就立即拿来用于科举。

    洛阳军队校场上,千余学子矗立,每个学子手持号牌,其上有些自己的名字和提前分配的号码。用的乃是刘辩创出的汉数。

    一个个学子由军队监督,排好一条长龙。

    荀攸则是相当于监考官,站在长队之前,审核身份。

    “一号张意,一区一号!”

    “多谢荀大人!”队伍第一排,一白衣青年对着荀攸恭敬一礼,走进一号区第一个座位。

    荀攸点了点头,继续道:“二号沈风,一区二号座!”

    “三号吴魏,一区三号座!”

    “……”

    “四百三十二号,郭嘉,四区三十二号座!”荀攸念到名字,眼中眯着一股笑意。

    “多谢荀攸大人!”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但言语中却无多少的恭敬,其中好似还有几分戏弄的意味。

    郭嘉一身粗布黑衣,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嘴唇上留着淡淡的胡须,衣服十分整洁,可身上却有一股酒气。模样清秀英俊,一双眼睛明亮无比,透着睿智的神采,但脸上的皮肤却稍显苍白。

    “咳咳!”郭嘉轻咳几声。

    “快进去吧!”荀攸眼中透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郭嘉虽然
魔法师的命运史诗笔趣阁
聪慧无比,但行为却轻佻,体质虚弱,却又好酒色。

    身后的学子以及将士,看着郭嘉酒色过度的样子,眼中都透着一股鄙夷。

    郭嘉不以为意,手里拎着号牌,大步流星进了考场。

    “第五百六十二号,虞允文,五区六十二号座!”

    “多谢荀攸大人!”虞允文是一个二十五左右的青年,身材挺拔,一身青衣,颇为儒雅。对着荀攸恭敬一礼,然后便走进了考场。

    荀攸满意的点了点头,智者之间,自有识人之明,荀攸见虞允文的模样,生态,动作,以及言语是否得体,便知此人才华,绝不在自己之下。

    “看来奉孝是遇着对手了,若是他行为庄重些还好说,行为如此孟浪,恐怕陛下自己蔡公他们不喜啊!”荀攸心中一叹道。

    “第七百另一号,七区一号座!”

    “一千零二十四号,十区一百二十四号座!”

    一千多人才陆续进了考场,荀攸喝了口侍从递来的水,润了润沙哑的嗓子,走进考场之中。

    此次科举,监牢主考官分别为丁管,蔡邕二人,荀攸,荀攸叔侄二人从旁协助。

    蔡邕,丁管二人,别的不说,古板,正直却是让刘辩佩服,用他二人监考,刘辩却是一百个放心。

    一千多学子就坐,一个个汉军将士,将考卷分发到桌案之上,这考卷,是刘辩与蔡邕丁管等人提前所编写,甚至是荀攸等人都不知道内容。

    考试时间,分为两天,第一天乃是墨义,帖经,明算等等基本功,第二天则是考策问,诗赋等真才实学。

    考卷乃是提前编写,由蔡邕丁管编写,考卷发放下来,还有整洁的宣纸作为答题所用。

    另一众学习惊讶的不是考卷,而是宣纸,这洁白的宣纸,以及其上散发的清香,一众学习顿时爱不释手,左看右看。

    “有意思,先是奇思妙想的科举,现在又是这宣纸,看来陛下果然有跟世家作对的底气啊?此行倒是不虚!”郭嘉眼中一亮喃喃道。

    而虞允文见了宣纸,也是眼中透着惊喜,然而他为人稳重,惊讶过后便开始研墨答题。直让一旁化身现代监考老师到处转悠的蔡邕点头赞叹。

    众人一阵赞叹之后,便纷纷提笔答题。

    墨义,帖经等包含极其广泛,其题目出自各个经学,有的是论语,有的是韩非子,有的甚至是孙子兵法。

    世家子弟还好,家中藏书极多,许多题目虽然范围机广,但也能答出来。只不过有的记性,理解能力不行,虽然答出来,但出错的地方不少,以及对意思的理解却不对。

    而寒门子弟,能接触的的书籍不多,而蔡邕家中藏书无数,所出的题目,许多人都是闻所未闻。许多寒门子弟,急得抓耳挠腮,不知从何下手。

    而虞允文也是出身寒门,其中有一题目饶是虞允文也没见过。不过虞允文却也不急,先是认真的将其他认真题目写完,在来看这一难题。

    虞允文先是沉思一番,最后将对其的意思写了出来,最后有标注了几个大字“此书学生无缘拜读,所答只是自己的理解。”

    而另一边的郭嘉,将所以考题写完,也是被虞允文同一道题目所难住了。

    “这是哪本书上的,想我郭奉孝读书万卷,居然被一道题目给难住了?”郭嘉摸了摸鼻子,喃喃道。

    不过郭嘉岂是服输之人,仔细品味一番之后,又写下自己的见解。不过他并未像虞允文一般,做出标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