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149章乞活

第149章乞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遥远的北疆,河套之地,定襄郡。

    河套之地,原为大汉领土,可数十年来,掌控力逐渐减弱,逐渐被异族侵占。为羌族,匈奴,鲜卑所掌控。

    而定襄郡则属于羌族所掌控之地。

    这些异族,占领了河套之地,原本的草原生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仍为放牧为主,也种植农作物。

    河套之地,土地肥沃,靠近黄河,便于灌溉,其土地肥沃不下于中原良田。

    而河套之地,有数十万的汉人,沦为异族的奴隶!异族自己则是继续放牧,而让汉人为其种植。

    可是去年,风不调,雨不顺,所种植的作物接近于颗粒无收,异族放牧的牛羊也是大片的死亡。

    所以在定襄的首领渠利联合匈奴的於夫罗,鲜卑的宇文胜,纠结十万异族骑兵,入侵并州,准备劫掠。

    谁不想,大汉的皇帝御驾亲征,十万异族骑兵毁于一旦,羌族更是接近于全军覆没。

    定襄的异族,顿时陷入绝境之中。

    好在渠利出兵,并未将族中青壮全部带走,羌族中,再次纠结五千青壮,组成军队,推举渠利之弟渠梁为首领。

    羌族本就好战,虽是青壮,但一个个也弓马娴熟,不下于大汉普通骑兵。有了这五千骑兵,羌族再次镇定了局势。

    朔方县乃是朔方郡治所,比之朔方郡其他地方也相对繁荣一些。不过经过数十年,朔方城变得残破,异族不善善经营,也没有修缮。

    城中居住的大多是羌族中的贵族,普通的异族仍是以放牧为生。

    一见一个羌族贵族骑着一匹赤红色的高大骏马,这马高大无比,眼中满是灵气,马后拉着几辆马车,缓缓进入城中。

    “哈哈,渠路,你这马是哪弄来的啊?可真是神气!”渠路乃是羌族贵族,甚至跟羌族首领渠利,渠梁还有关系。一个羌族贵族见了渠路胯下战马,眼中满是羡慕。

    “这马是在城外遇见的,脾气可犟着呢,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驯服,漂亮吧?我管它叫朱龙!”渠路骑在马上,傲然道。

    “渠路,你小子可发了,有了这匹马什么不能干?听说你家里还有个大个子,干活一个定十个!什么时候借我用两天!”另一个贵族羡慕道。

    “嘿嘿,那个大家伙可不听话,我得用铁链锁起来,用鞭子抽他他才干活!”渠路闻言嘿嘿一笑道。

    “唉,能干活不就成了,去年死了那么多人,如今没了粮食,我家的奴隶可是死了不少呢!如今春耕又要来了,我家人手都有些不够用了!”

    “哈哈,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是不给他们吃才吧他们给饿死的,如今人手不足,怪的了谁?”渠路嘲笑道。

    “这些汉奴,我家两个弟弟出战都被汉人给杀了,干起活来不行,吃的还忒多,我不得杀几个解解气!”贵族愤恨道。

    两人交谈一阵,渠利骑着朱龙马回到家中。

    渠路家中,一间柴房之中,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他身材高大,大约九尺有余,身上肌肉隆起。不过他身上却满是伤痕,头发也蓬乱不堪。脸上有些营养不良的黄色,显然是被长期虐待所至。

    不过尽管如此,他躺在那里,一股恐怖的气势却不自觉的散发出来。

    男子旁边,躺着一具少年的尸体,看着少年的尸体,男子四方脸满是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

    “弟弟,你还是死了,你曾经说过你只为乞求活命,可你还是被胡狗给饿死了!你放心,哥哥会为你报仇的!”

    男子沙哑的声音在柴房响起,一瞬间好似柴房中的温度都
迷失的青春期笔趣阁
下降到一个冰点。他手上,脚上都被套上了沉重的铁链,男子一双蒲扇大小的手死死的抓住铁链,内心仿佛如狂怒的狮子。

    门被缓缓推开,渠路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个发霉的大饼。渠利将大饼丢给地上的男子道:“别躺在地上装死了,吃完了给我起来干活!春耕就快到了!”

    “我弟弟死了!”地上的男子低声道。

    渠路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地上少年的尸体,无所谓道:“死了就死了吧,也省了粮食,反正他疾病缠身,活不长了!”

    “弟弟他临走前告诉我,他不想死,只想乞求活命,可你连这个希望都把他给破灭了!”男子身体颤抖道。

    “哈哈,在我们羌族,命是自己挣的,可乞求不来!没有价值的人,在强者面前,只有死!”渠路冷笑道。

    “你可知道,你在我眼中是什么?”男子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想吃鞭子不成?”那男子站起身来,足足比渠路高了一个头不止,渠路连忙抽出腰间的鞭子,又见那男子身上带着铁链,才放下心来。

    男子站起身,缓缓向渠路走来,嘴里道:“我自信我的武艺天下无双,世间能在我手上走过三招的不超过五个!所以你在我眼中,是弱者,在强者眼中,弱者便没有生存的机会!”

    “所以,你要死!”

    男子那死字,咬的极重,渠路如堕冰窟,身上一凉,本能的一鞭子向男子抽去。

    男子生生挨了一鞭子,却全然不在乎,走到渠路身前,陡然双臂一抬,那手里的铁链就将渠路的脖子套在其中。

    “你现在就要死了,可有什么话要说!”男子冷笑道。

    “冉闵你快放开我,我死了你也不能活命!”渠路惊慌失措的威胁道。

    “弟弟他临死前告诉我,要我活下去,我冉闵便在这乱世中,乞求能够活下去,只是你看不到我们不能活命了!”冉闵双臂一拉,顿时就将渠路的脖子给扭断了。

    渠路的尸体软软瘫倒在地,冉闵冷冷一笑道:“在强者面前,弱者连乞活的机会的都有!我是强者,所以能活下去!”

    “啪!”啪的一声响,冉闵双臂一张,便将铁链扯断,又弯腰将腿上的铁链给扯断。

    “因为弟弟,我才受制于你,你以为区区铁链便能控制我?”冉闵冷冷看一眼地上渠利的尸体。

    “如今世道黑暗,我既然有这一身武艺,当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大汉不管我们,我便为自己而活!如今定襄的羌人被汉人皇帝杀的大败,只有几千青壮,不足为虑,我便反了他娘的,解救河套数十万汉人百姓!”冉闵思忖道。

    冉闵来到柴房一堵墙面前,握起拳头,一拳轰然向墙上打去。顿时土墙四裂,冉闵扒开土墙,却见墙内立着两件兵器。

    乃是一矛,一戟,矛开双刃,戟有勾。

    “先祖在上,不肖子孙冉闵,不愿宝物蒙尘,在取双刃矛,勾戟,只为活命,保我河套亲人不在受苦!若祖宗有灵便保佑我冉闵杀尽天下胡狗!”冉闵向着镶嵌在墙中的双刃矛,勾急跪下道。

    却说这冉闵世代居住于定襄,这房子成为冉闵先祖所有,双刃矛,勾戟也为冉闵家相传的神兵利器。

    冉闵右手执双刃矛,左手执勾戟,出得门来,却见门外马厩中,立着一匹骏马,正是朱龙。

    “某家一身武艺,须得宝马才能发挥出来,马儿从今以后,你便陪着我,斩杀胡狗!”冉闵向朱龙走去,那朱龙见着冉闵,也不反抗,任由冉闵骑在背上。

    “此间各家各户都有汉人同胞,我便救了他们,一同杀胡狗!”冉闵略一思忖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