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九十九章暗夜杀机

第九十九章暗夜杀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虽是晚上,但却圆月高挂,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大地,路面被反射成白色,却不怎么不影响视野。

    阴馆城向北二十里,是一处不算宽敞的官道,官道两旁乃是略微有些高度的山坡,若是白天,有视野存在,自然不适合伏击,但在现在,黑夜之中,可以说这儿是一处绝佳的伏击之地。

    而在两边的山坡上,各有数千的匈奴骑兵埋伏着,而在官道的前方,还有数千骑兵枕戈待旦。。

    山坡上的匈奴骑兵,此时他们弯弓搭箭,马匹放在后方,借着月色,一个个全神惯注得望着下方的官道。

    不一会,渠利领着麾下的羌族骑兵缓缓而来,骑兵队伍中央,则是拉着十万石的粮草。韦孝宽为了能够成功诱惑渠利呼那邪上钩,也是下了血本,足足十万石粮草都被韦孝宽给了渠利。

    渠利果然上钩,一得到这十万石粮草,就迫不及待得想赶回河套,以免夜长梦多,被呼那邪与宇文胜发现,不得独得这十万石粮草。

    “汉人果然奸诈,用十万石粮草诱惑我,想要让匈奴鲜卑对付我。借刀杀人,却不知道我渠利早已经识破了你们的奸计,平白得了这十万石粮草,到时候回到河套,我羌族就可以趁势崛起了!”渠利骑在马背上,脸色欣喜。

    渠利领着部下逐渐走进匈奴骑兵的伏击范围之内。

    就在渠利得意洋洋之际,陡然自两侧山坡上,无数箭矢如暴雨般涌来。

    渠利在队伍的最前方,无数箭雨袭来,渠利首当其冲,黑夜中看不清箭雨的方向,只听得无数破空声响起。

    “啊!”渠利耳边生风,只觉得身体被数支箭雨贯穿,渠利惨叫一声,顿时栽落马下。刚才还意气风发,洋洋得意的羌族首领,顿时死于非命。

    “随我杀!”

    渠利当先就被秒杀,羌族骑兵顿时就大乱,首先被匈奴骑兵的弓箭一通射杀,羌族顿时阵亡数千,而从官道前方,提前埋伏在官道前方的数千匈奴骑兵,在一员呼那邪心腹的领着数千骑兵杀出,随后两侧高坡上的匈奴骑兵也放下弓箭,骑着战马举着火把,向下冲锋。一共冲出两万骑兵。

    “不好,敌袭!”

    “首领死了,我们该怎么办?”

    羌族骑兵已经大乱,无人指挥都不知如何是好,而军中,又是押着无数的粮草,装着粮草的马车挡着,羌族一时间都无法阻止抵抗。

    一会儿功夫,羌族被两万匈奴骑兵团团围住,只留下回去一条道路。

    “是匈奴人?我们回去向宇文胜求援!”

    “匈奴人怎么背弃盟约对我们下手?他们怎么会提前在这埋伏起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唇亡齿寒,鲜卑人不会坐视我们被灭的!快向原路突围回去!”

    渠利一匹,羌族中几个贵族站出来指挥。

    仅有一个缺口,羌族骑兵顿时纷纷调转马头,准备返回阴馆城下,向宇文胜的鲜卑大军求救。

    但却自南方,一阵轰隆的马蹄声响起。几个羌族贵族脸色顿时聚变。

    一会儿时间,呼那邪带着三万匈奴骑兵杀到。

    羌族骑兵顺着这个缺口突围没多久,正欲呼那邪领着的三万骑兵。

    “呼那邪你想干什么?这是你的命令,还是於夫罗的命令?”一个羌族贵族首领怒目而视呼那邪。

    “你们勾结汉军,还问我想干什么?不必多说,给我杀!”呼那邪冷笑
草莽警探最新章节
,未免夜长梦多,急忙下令道。

    顿时,五万匈奴骑兵将一万多羌族骑兵团团包围。

    阴馆城向北二十里,一片火光冲天,一场屠杀顿时展开。

    而就在渠利呼那邪离开阴馆城大约几柱香时辰之后,一身着羌族服装的骑兵冲进宇文胜大营。

    “快,我要见你们首领!”

    “呼那邪勾结汉军,拿了汉军十万石粮草,已经返回河套,屠杀我们两族!他想自己做单于,称霸河套!”

    “如今我们首领已经带兵去追,还请宇文首领快快领兵救援!”

    宇文胜听得他求见,不敢大意,立马召见:“你说呼那邪勾结汉军?那你家首领追击之前,怎么不通知我一声?竟敢独自追赶?”

    “我家首领的性子急躁,呼那邪勾结汉人,要返回河套诛杀於夫罗单于,却被麾下一个於夫罗心腹告密我家首领,首领一得知,便心急如焚立刻领兵前去追赶!我浴血突围,才得以回来请援啊!”这羌族骑兵一脸悲切道。

    宇文胜眼睛一眯见这羌族骑兵操着一嘴的羌族语言,又浑身浴血,结合渠利的性格,应该不似作假。

    “匈奴有兵马五万,我们就是合力也打不过他啊,更何况如今,你们部落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我就是想帮你们,恐怕也有心武力!”宇文胜行事谨慎,不想轻易出动。

    “宇文首领,呼那邪自大,以为能够全部掌控那一万兵马,却不想有一万多根本不停他的,如今是我们首领领着两万兵马打他们三万多,虽然不敌,但也能坚持一会!”

    “若是首领见死不救,等呼那邪灭杀我部之后,说不定会与汉军合围,功打你部呢!”

    宇文胜闻言暗自思忖:“还有一万兵马不听呼那邪的?,我过去就是五万对三万多,应该能稳操胜券了,到时候匈奴羌族没落,我鲜卑就可以崛起于河套了,到时候不比他那些鲜卑大部落差,甚至重现檀石槐时代的辉煌也说不定!”

    宇文胜双目逐渐坚定下来,神色一正道:“你先下去休息,我马上领军前去救援你家首领。”

    “多谢首领,多谢首领!”这羌族骑兵立刻跪拜谢倒。

    没多久,宇文胜领着麾下的三万骑兵,也向北而去,不过他们也怕惊动汉军,在马蹄上也缠住了皮革,直到离阴馆城有一定距离,才敢策马奔腾。

    黑暗中,韦孝宽身前站着先前那羌族骑兵。

    “大人,你说过此次我帮你做事之后,就放了我兄弟,还请你说话算话!”这羌族骑兵一脸无奈道。

    “你知道了我锦衣卫的一些秘密,还想安然脱身?死或者投靠锦衣卫你选一样吧!”韦孝宽无比霸道,冷冷看着这羌族骑兵。

    这羌族骑兵与他弟弟本是渠利麾下巡逻的士兵,却是被韦孝宽深夜命令锦衣卫擒拿,用其兄弟做威胁,作为此次的暗子之用。

    “我丘顿愿意为大人效力,还请大人放过我兄弟!”羌族骑兵跪倒在地。

    韦孝宽不止要发展中原大地的锦衣卫势力,也要发现异族的锦衣卫实力,提前做好准备,韦孝宽见这异族骑兵还算机灵,应该打算将其收为几用,打开异族的锦衣卫势力。

    “好,只要你肯好好做事,你那弟弟这一生都会衣食无忧的!”韦孝宽拍了拍丘顿的肩膀道。

    而在韦孝宽收服这异族骑兵之际,阴馆城城门大开,杨再兴,杨延嗣,夏侯惇领着五千骑兵,向着北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