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九十八章自相残杀!

第九十八章自相残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既然首领做不了主,那只好我替你做主了!”韦孝宽陡然诡异一笑。

    呼那邪只感觉遍体生寒:“做主?先生怎得替我做主?”

    “陛下见你犹豫不决,已经命我将那十万石粮草送给渠利了,如今渠利已经答应退兵,不日朝会赶回河套,到时候渠利那个莽夫做出什么来,就不是我能保证得了的!”韦孝宽冷笑,呼那邪看的却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先生怎可如此,不是说给我一天时间考虑的吗?怎么又找了渠利?渠利他居然跟你们合作了?你们汉人果然奸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呼那邪气的顿时大怒。

    “首领慎言,有些话可不能乱说!”韦孝宽神色一阵,喝道。

    “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在我面前摆架子?来人给我拉下去砍了!”呼那邪大怒道。

    “我好心替你做主,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韦孝宽哈哈大笑起来。

    “恩人?你将粮草给了渠利,他马上就要退兵回河套,跟你们汉人合作,劫掠我族,你居然还敢说恩人?”呼那邪眼神冰冷。

    “渠利胆小怕事,我大汉岂会真正跟他合作,我只不过是利用他,为你做踏脚石而已,你且看看这是什么?”韦孝宽从袖管中掏出一卷圣旨递给呼那邪。

    呼那邪久在河套,接触过不少汉人的文化,也识得汉字,遂接过圣旨看了起来。

    圣旨一揭开,呼那邪脸色聚变,眼神变幻莫测,呼吸一阵急促:“你们大汉的皇帝,封我做单于?”

    “我早已看出渠利实力弱小,胆小怕事,陛下想要选择渠利,我百般劝说,才求来这卷圣旨,只要首领肯听我的,你就是河套之主!”韦孝宽长袖一摆道。

    “可是於夫罗那边怎么办?”呼那邪哆嗦着,眼中满是兴奋与紧张。

    “於夫罗为南匈奴单于,而南匈奴乃是我大汉之臣,陛下要换一个单于,有何不可?近年来於夫罗屡次劫掠边境,不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陛下知道此时乃是於夫罗一人的责任,跟你没有关系,所以想要换一个单于,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南匈奴在汉初就依附于大汉,为大汉臣子,被安置在河套之地,甚至还设立匈奴中郎将,作为保护,每年还会赐予粮食布帛。

    只是到了如今,大汉衰弱,匈奴崛起,匈奴已经反客为主,但名义上,匈奴还是大汉的附属,还位彻底撕破脸皮。所以这卷圣旨,如果呼那邪愿意,是绝对的有作用!

    “我大汉全力助你,助你为匈奴单于,执掌河套,但日后不得再犯边界,若是河套出现天灾,我大汉也会寄予帮助!”韦孝宽继续诱惑着。

    呼那邪深吸一口气,看着韦孝宽道:“只要先生助我登上单于之位,我都听先生的,先生告诉我该怎么做?”

    韦孝宽满意得笑了笑道:“你想成为单于,最大的阻碍,不是於夫罗,而是渠利和宇文胜两部,消灭这两部,我大汉甚至帮你出兵对付於夫罗也无不可!”

    “这五万匈奴兵马,我能掌控大半,只是渠利和宇文胜与於夫罗交好,如果先生能除去这两人,我就能打败於夫罗!”呼那邪自信道。

    “在我看来,渠利和宇文胜已经是冢中枯骨,旦夕之间便可破之!”

    呼那邪顿
末世宠兽帝国小说5200
时大喜过望:“先生有何妙计,快快告知于我!”

    “先前我已经与渠利约定,明日酉时,在城下给他十万石粮草,当晚,他便退兵回河套,以他的性格,自然想独吞这十万石粮草,必然会退兵的,这一点不会有假,但他胆小怕事,得到这粮草,肯定是自己发育,绝对不敢劫掠你二族的!”

    “你有兵马五万,而他只有一万五千,你可以今晚从两营各取一万兵马,共两万兵马,提前赶去他北归的必经之路上埋伏起来,待明日他一走,你在率领其他兵马追赶,到时候里应外合,以你的兵力,还不是吃定他了?”

    “待你剿灭渠利部,在率兵赶回来,到时候你我里应外合,合力围杀宇文胜部,如此渠利与宇文胜不是冢中枯骨是什么?”

    韦孝宽谈笑间,给呼那邪定下灭敌良策。

    “这么一来,我军损失不了多少,就可以剿灭他们啊,好,就这么干,我这就派兵赶往北边埋伏起来。”呼那邪大喜道。

    “首领,哦不,应该叫单于,单于能够答应再好不过了,我这就回去禀报陛下,好做准备!”韦孝宽起身拱手道。

    “我送先生!”

    呼那邪一直将韦孝宽送出营门,看着韦孝宽向城门走去,呼那邪探手招来一个心腹道:“你去两营各领一万兵马,赶往北面,回去的必经之路埋伏起来,等渠利大军一到,你便杀出,到时候我在后面接应!”

    “是,首领!”

    ………………

    阴馆城城楼之上,刘辩与众将,还有韦孝宽俱是站在上面。

    “鱼儿已经上钩了,只是不知道能钓到多大的鱼!”韦孝宽看着城墙上,月色下那悄悄向北而去的两万骑兵,冷冷一笑。

    “孝宽这反间计果然厉害,谈笑间,就让异族自相残杀!”刘辩满是钦佩得夸赞道。

    “我们千辛万苦厮杀,也不能消灭异族那么多兵马,可先生居然凭借三寸肉舌,就让异族自己打了起来,我延嗣佩服!”杨延嗣一脸钦佩得看着韦孝宽。

    “不敢,不敢!”

    “此战大胜,孝宽当居首功,不过异族骑兵还未完全入套,不可大意!杨再兴,杨延嗣,夏侯惇,命尔等三人,率领仅剩的五千骑兵,待明晚异族自相残杀之际尔等领兵杀出,不求杀敌多少,只要你们三人联合一处,将其击溃就行!”

    刘辩当即命令道。

    “是陛下!”三人拱手领命。

    …………

    时间转眼来到第二日晚上。

    阴馆城上,一袋袋粮草吊了下来,被提前做好马车的渠利部装上马车。这些粮食在渠利部看来,乃是救命的粮草,有了他,家里可能就不用饿死人了,因此他们也极为小心,一言不发,城下热火朝天,却听不到什么声音,甚至马蹄也用布给包起来了。

    一个时辰过后,粮草全部被装上马车,趁着夜色,渠利带着麾下一万多族中勇士,并着十万石粮草,向北而去。

    又过来了半个时辰,呼那邪部三万多人,在呼那邪的带领下,也是在马蹄上绑了皮革,悄悄向北而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一去乃是死路。

    呼那邪渠利两个部落走后,韦孝宽又出了城门,直接向着宇文胜部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