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九十七章入套

第九十七章入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先生啊,你再想想办法,还有何办法能消灭匈奴和鲜卑的势力,又可助我羌族称霸河套!”渠利看着韦孝宽一脸希冀道。

    韦孝宽立于大帐之内,来回度步,以手抚额,好似在思考一般。

    “先生可想好了?”时过半响,渠利就不耐烦了。

    韦孝宽停了下来,看着渠利道:“想要称霸河套,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里应外合之计,你实力弱小,不敢行之也无可厚非,但我还有一计,却也凶险,如果你不敢的话,那就算了,今晚当我没来过吧!”

    “先生但说无妨,只要不是攻打匈奴鲜卑,我都答应!”渠利正色道。

    韦孝宽冷冷一笑:“不攻打匈奴鲜卑?以他们七万有余的兵力,匈奴鲜卑不破,你羌族凭什么问鼎河套霸主?”

    渠利被韦孝宽问的哑口无言,只得悻悻道:“实在是我羌族实力太弱,若是一着不慎,可能连自己都不能保全啊,送不的我不谨慎啊。”

    “既然你行事畏首畏尾,就当陛下看错了人,某家走了!”韦孝宽起身作势要走。

    “先生休要动怒,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要不令我羌族损失惨重,我都应了先生!”渠利赶忙服软。

    其实不是渠利急功近利,而是被韦孝宽所说的十万石粮草所诱惑到了。别的无所谓,如果能得到这十万石粮草,他们羌族定然可以撑过此次大难,而匈奴和鲜卑却会若是惨重,这样一来,他羌族可以趁势崛起。

    而渠利打的算盘是将这十万石粮草给弄到手,阴馆城根本攻不破,本来在渠利绝望之时,却不想韦孝宽抛来如此大的诱饵,渠利自然不可能放弃。

    韦孝宽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了渠利的心思了。

    “既然首领想两全其美,既想制霸河套,又不想损失太多的实力,某家这里还有一计,就看你敢不敢做了!”韦孝宽轻笑道。

    渠利心道:“老子想要的不过那十万石粮草罢了!”

    但渠利却不敢明言,也是跟韦孝宽虚与委蛇:“先生有何妙计,快快道来。”

    “如今尔等大军倾巢而出,草原定然空虚,只要你秘密领军赶回河套,将匈奴鲜卑的领地劫掠一遍,而我们陛下,帮你在这里阻拦匈奴与鲜卑大军,时日一久,匈奴鲜卑大军没有后援,就算赶回河套,也是饿死的局面,你羌族自然能称霸河套了,而十万石粮草,只要你答应返回河套,我顷刻间便会送到!”韦孝宽眯着眼睛道。

    渠利听得不寒而栗,这是多么歹毒的计谋。虽然韦孝宽说的是回去劫掠匈奴鲜卑部落,但这只是委婉的说法,如果粗俗一点,就是将他们通通杀光,抢光,等到匈奴鲜卑大军回去,面临的也是饿死的局面。

    但是韦孝宽这话,却也充满了漏洞,首先便是凭借汉军,能不能拦住匈奴鲜卑近七万大军,答案当然是不可能拦住。

    尽管渠利为人愚钝,但却是立即醒悟这是韦孝宽的借刀杀人之计,如果自己一回河套,屠杀匈奴鲜卑部落的话,汉军绝对不会帮忙看着他们,而是放匈奴鲜卑回河套,坐看自己自相残杀。

    如此一来,我族岂不是有灭族的危机?

    渠利背脊一凉,只感觉眼前这儒生是如此的可怕,谈笑间就要让我们三族自相残杀?

    “还好被我识破
陌殇的奇幻漂流小说5200
了你的诡计,这次我要你陪的血本无归!”

    “怎么样,渠利首领敢不敢做?只要首领答应退兵回河套,劫掠其他两族,十万石粮草就归首领了!”韦孝宽继续诱惑道。

    “好,既然先生肯替我阻拦匈奴鲜卑大军,我答应了!”渠利双眼一眯,一口答应下来。

    “好,粮草我都已经准备妥当,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明晚酉时,你来城门口取粮!”韦孝宽也是笑道。

    “一拿到粮草,我明晚就退兵,赶回河套!先生务必遵守诺言,替我拦住匈奴鲜卑大军!”

    “这个自然!只是他日羌族入主河套,还请不要与我大汉为敌!”

    渠利拍着胸膛保证道:“先生放心,我羌族人最重信义,说到做到。”

    韦孝宽渠利两人各自恭维一番,韦孝宽终于离开渠利军营。

    但韦孝宽离开渠利军营之后,并没有回阴馆城,而是向着另一个城门而去,那是呼那邪所在的匈奴大营。

    韦孝宽径直赶到呼那邪军营营门口,那护卫并未阻拦,居然直接让韦孝宽进去了,好似那护卫已经认识了韦孝宽一般。

    韦孝宽直接来到呼那邪的大帐,见到呼那邪,开门见山道:“怎么样?首领考虑好了没有?只要首领退兵,赶回河套,说服你们的单于於夫罗,劫掠劫掠羌族鲜卑,我们陛下再以十万石粮草相送,到时候那你南匈奴定可度过此次危机,甚至称霸河套!至于羌族与鲜卑的四万兵马,陛下会领兵将其阻拦!”

    韦孝宽一开口,居然说的跟在渠利处是一样的话,原来一天之前,韦孝宽就曾游说呼那邪,只是呼那邪未曾答应。

    “先生的条件固然诱人,只是我等三族,已经联盟,若是如此恐怕不好啊,更何况我若贸然领军返回,单于若是不肯答应此计,我恐怕也会被单于责罚啊!”呼那邪一脸无奈道。

    呼那邪的想法与渠利不同。

    羌族只有一万多的兵力,自然不会跟汉家合作,若是汉军不阻拦,说不定会面临匈奴和鲜卑七万大军的围攻,更何况就算汉军真心合作,也不一定能阻拦得了。

    故而渠利只是想骗得韦孝宽口中的十万石粮草,偷偷赶回河套,也不起别的心思,只要等天灾一过,有十万石粮草,羌族自然会强盛起来。

    但呼那邪却没有渠利的那个顾虑,匈奴有兵马五万,其余两族联合起来也不是匈奴的对手,匈奴有这个实力!

    假若汉军真心合作,以其四万的兵力,也是有些能力阻拦羌族与鲜卑四万多大军一时的。

    呼那邪相比渠利,却是有些心动,甚至想跟汉军合作,只可惜呼那邪并不是首领,他只是南匈奴单于於夫罗的亲信,做不得主。

    “首领是做不了主咯?”韦孝宽轻笑道。

    呼那邪一脸无奈,想要答应韦孝宽,却又怕於夫罗怪罪。就算自己带着十万石粮草回去,但于夫罗若是不攻打其他两族,他日渠利与宇文胜若是责怪呼那邪临阵撤兵,呼那邪又怕於夫罗将自己交出去顶缸。

    呼那邪一时间犹豫不决。

    “既然首领做出了主,我便替首领做主了罢!”韦孝宽陡然诡异一笑。

    呼那邪见着这笑容,一阵不寒而栗。

    “先生怎么替我做主?……”呼那邪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