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九十六章陷阱

第九十六章陷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异族久攻不下,又不甘心损兵折将,就此撤走,时间一长,他们定然心生急躁,孝宽是想在那个时候实施反间计?”刘辩眼睛一亮道。

    “陛下所料不差,臣正是这个打算。”韦孝宽赞叹道。

    “当初孝宽初到真的麾下,朕还不知道用什么职位相待,想来想去,给了孝宽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如今看来,却是在合适不过了!”刘辩满意的笑道。

    韦孝宽使用反间计,居然在掌控人的心理同时,连时间都要计算好,不由得另刘辩感到选对了人。

    韦孝宽端起酒杯,摇了摇头,随后一饮而尽,笑道:“臣当初一心想做个带兵大将,却不想这个锦衣卫的职位更吸引我!现在微臣觉得锦衣卫的工作,比带兵打仗,有趣多了!”

    “哈哈,孝宽喜欢就好,锦衣卫用的好,比之百万雄兵更有威慑力,若是此次反间成功,就是锦衣卫成名第一功!”

    韦孝宽双目一片火热:“臣定不负陛下所托!”

    “开,喝酒!”

    君臣一片和谐的场面。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十余天过去了。

    阴馆城中,仍是平安无事,天气虽然越来越冷,但有提前准备的木材,用于取暖,百姓的粮食不够,刘辩也开设粥棚,每日三餐都有香喷喷的米粥,大饼供百姓吃食。

    在雁门这个穷苦之地,十几万人挤在阴馆城中,却没有人饿死。

    城外两里之外,却是异族大军驻扎,分为四部分别守在四个城门之前。

    羌族守一门,鲜卑守一门,匈奴人多,则守两门。

    十多天过去,阴馆城中丝毫动静也没有,异族先前还紧紧盯着阴馆,到了现在,防备逐渐松懈下来。有的甚至动了回家的念头,家中的妻子,儿女还在等着自己。

    阴馆城丝毫没有动静,顿时急坏了这些异族,想走,那么没有劫掠到东西,可能这个冬天,就要宰杀那些储备的牛羊,草原上可能损失惨重,甚至有饿死的也说不定。

    可是不仅劫掠不到,却还丢了一万多勇士的性命,实在是不甘心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渠利,呼那邪一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整天饮酒消愁。

    这天晚上,韦孝宽趁着夜色,带着几个锦衣卫中的高手,从城墙上用绳索爬了下来,直往渠利军中而去。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几个羌族骑兵拦住韦孝宽一行。

    韦孝宽丝毫不为所动,不慌不忙道:“我乃大汉皇帝的使者,特来求见你们首领!”

    “汉人?我看你们是找死?给我拖下去砍了!”几个羌族士兵顿时大怒。

    韦孝宽冷冷一笑道:“杀我不打紧,你就不怕耽误你家首领的大事?快去通报你家首领,就说我有让羌族崛起的妙计!”

    几个羌族骑兵眼神变幻,随即一个领头指着一个小兵道:“你去通报首领吧!由首领决定!”

    很快小兵来到渠利的大帐:“首领,营门外有大汉使者求见,说是有助我羌族崛起的妙计献于首领!”

    “大言不惭,将他们砍了下酒吧!”渠利冷笑一声。

    “恩?不了,还是将他们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妙计让我羌族崛起!”

    这几日毫无进展,渠利搞得心烦不已,觉得韦孝宽前来,可能是个突破口,立即改变主意道。

    不一会,韦孝宽带着几个锦衣卫来到渠利营帐。

    渠利心中烦躁不已,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说有让我羌族崛起的妙计,快快道来,如果你敢欺瞒于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我说有自然是有,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做!”韦孝宽正了正身上的儒服,冷笑道。

    “快说,不要拐弯抹角!”渠利不耐道。

    “听说今年河套之上,收成不好,牛羊发瘟,你们之所以倾巢而出劫掠就是因为食物不够的缘故?”

    “这个谁都知道,还要你说?”

    “羌族在河套之上,只在西边仅仅有一小块地盘,你们这一族被其他羌人排挤,在凉州那边待不下去,才进军河套之地,可是
变身绝色女妖无弹窗
河套之地,却强大的乃是匈奴和鲜卑,有他们在,你们这一支想要强盛根本不可能,如今你们劫掠不成,可能就一蹶不振,更是不可能兴盛了!”

    韦孝宽戳中渠利痛脚,渠利顿时大怒:“你是来奚落老子的?找死?”

    韦孝宽摇摇头道:“我怎敢奚落统领,小人此次前来,已经说过,乃是有兴盛羌族的妙计献于首领!”

    “快说!”

    “首领此次领兵倾巢而出,所求者不过粮草罢了,这次,我家陛下许诺,只要首领肯里应外合,与我军共同功打鲜卑匈奴两部,我家陛下愿意以十万石粮草相送!”

    “你想想,只要匈奴鲜卑一破,河套之地还不是你们羌人的天下吗。”韦孝宽笑道。

    “胡说八道,我羌族与匈奴鲜卑已经是相互通婚,彼此一家,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来?”渠利断然拒绝道,但其眼中闪烁的光芒却告诉了韦孝宽,他有些动心了。

    “既然首领放弃这个让羌族崛起的机会,甚至称霸河套的机会,韦某只能说很遗憾了!”韦孝宽摇了摇头,一脸遗憾,就要往外走。

    “只可惜你们倾巢而出,却毫无所得,你们那些族人在家中等的望眼欲穿,可你们回去,却什么也给不了他们咯!甚至到了冬日,还有无数的族人饿死了。”韦孝宽感叹道,向着门外走去。

    渠利闻言面色一苦,他们这一支羌族,在河套上势力最弱,渠利无时无刻不想强盛羌族,可是这一个外出劫掠,不仅什么都没得到,还死了十之二三的族中勇士,韦孝宽这一句话顿时触动了渠利的神经。

    “先生留步,韦先生兀要记着走,先生给的条件虽然诱人,可是我也有苦衷啊!”渠利赶忙拉住韦孝宽,甚至口称先生。

    韦孝宽背对着渠利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旋即恢复正常,回过头来道:“如此天赐良机,可助羌族一举称霸河套,还有何苦衷,有何好犹豫的?”

    “先生有所不知,十万联军中,我羌族只占了两万,前番大战,又被那个猛将军带着杀了数千,如今只剩下一万五千,其他两族加起来,尚有七万由于,想要攻破他们,谈何容易啊!”渠利一脸着急道。

    “什么?你们羌族只剩下一万五千的骑兵了?我本以为应该有三万有余的,想不到只有这么点,看来里应外合之计行不通啊!”韦孝宽故作惊慌道。

    “是啊,先生,我羌族实力最弱,只有这么多兵力,不是我不想配合先生,而是兵力不够没那个胆子啊!”

    其实渠利还有个顾虑没说,就是害怕此计如果真的成功,汉军会卸磨杀驴,反过来对付自己。

    “先生能否在想想别的办法,只要先生能给我那些粮草,助我羌族称霸河套,我愿意臣服于汉庭!”渠利信誓旦旦道。

    “既然首领如此真诚,我也实不相瞒,来前,我与陛下其实商量过,与匈奴联合,甚至与鲜卑联合!可是都被我否决了!”韦孝宽也一脸感动,装作将机密告知渠利。

    “啊?什么?那先生您为何选我羌族呢?我羌族可是实力最弱的…”渠利闻言一惊,出言试探道。

    “首领有所不知,这匈奴本就是臣服于我大汉,可却占据河套,如此还不满足,甚至还屡次叩边,陛下对匈奴已经是十分厌恶,不在信任匈奴了!”

    “而鲜卑,在幽州有更强大的势力,陛下担心他们若是称霸河套,可能与幽州那边的鲜卑大股势力联合起来!”韦孝宽仿佛是在将自己与皇帝对话时的场景向渠利讲述一般,通通告知。

    “而你们羌族,虽不如匈奴鲜卑强大,但却以真诚待人,在凉州也是与百姓和平相处,前来劫掠应该是实属无奈,陛下相信,若是你羌族称霸河套,定能与我大汉和平相处!”

    “不错不错,我羌人向来重信,如若我羌人能称霸河套,我必定向大汉称臣,秋毫无犯!”渠利满腔火热,信誓旦旦道。

    “只可惜你们羌族实力太弱,这个里应外合的计划难以实施啊!”韦孝宽一脸为难道。

    “先生在好好想想,除了里应外合的计划之外,还有没有破敌之策,既能消灭匈奴鲜卑,又能让我羌族崛起!”渠利一脸急迫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