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九十五章反间计

第九十五章反间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异族居然敢进攻雁门关?谁给他们的胆子?”杨妙真登上雁门关上,看着下方如潮水般涌上的异族,眉头一皱道。

    她却不知道,异族之所以敢进攻雁门关,却是不知道刘辩已经率领三万大军来援,以为阴馆城有两万大军坚守,不好进攻,错误的以为雁门关只有两千的人把手,故而来攻打雁门关。

    雁门关战线极长,如果真的只有两千人把手,只六万的兵力,肯定是坚守不了多久的。然而现在雁门关有兵马七千,再加上杨妙真这个超级猛将,异族注定毫无战果。

    “哈哈,你们看,城墙之上领头的居然是个女子,这说明他们的主力绝对都在阴馆,甚至人手不足,只能派个娘们来守城了!”呼那邪看着城墙之上的杨妙真,陡然哈哈大笑起来。

    呼那邪在后方,骑在高头大马上指挥着将士:“这娘们不错,雁门关一破,这娘们我愿意与兄弟们共享!加把劲,半日之内,登上城墙!”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杨继业镇守雁门多年,行事谨慎,咱们从未占到过大便宜,怎地让一个女子守城?并且城墙上的汉军,看样子应该在五千以上,不是应该只有两千人嘛?”宇文胜没头深锁道。

    “嗨,这必定是杨继业的疑兵之计,他们主力聚集在阴馆这是肯定的,哪里还有多余的兵马?城墙上那些人必定是汉民拿来凑数的,有什么好担心!”呼那邪丝毫不以为意。

    宇文胜听此,也点点头道:“应该是我想多了,雁门哪来的多余兵马,应该是汉民乔装打扮成士兵,这是疑兵之计,我们只要攻城,他们就会自乱阵脚!”

    两人商量这,各自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儿郎们,给我冲!”

    呼那邪一声令下,六万异族军队,扛着云梯,手持兵器,呼啸着向着雁门关冲去。

    杨妙真手持梨花枪,一身红甲,美艳非常,但在异族眼中,他却是如此可怕。

    只见杨妙真站在城墙之上指挥汉军,雁门关城高,异族的简易投石机轰击到关上,居然被杨妙真一杆梨花枪一一轰飞。有的落在城下,砸死墙下攻城的异族。

    “给我放箭!滚石,擂木给我狠狠砸!”杨妙真面如寒霜,指挥着汉军。

    城墙之下,摄于杨妙真的威势,许多异族顿时不敢往上冲了。

    “可恶,这娘们怎么那么凶?连个娘们都怕,还是我匈奴的勇士吗?我亲自上,你们跟着!”远处的呼那邪怒道。

    “找死!”杨妙真见呼那邪居然从后军冲上来,亲自攻城,不由得冷笑一声。

    “拿我弓箭来!”

    杨妙真虽然精通枪法,但武者,一般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只能说在枪法之上,杨妙真走到了极致,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射箭。

    只见杨妙真手持一把一石铁胎弓,一根狼牙箭在其上,将弓弦绷得嗡嗡作响。

    “着!”

    杨妙真一松弓弦,狼牙箭顿时直冲城下攀爬云梯的呼那邪而去。

    一声惨叫过后,呼那邪紧紧捂着胳膊,摔下云梯,好在呼那邪爬的不算太高,这一摔也没要了他的命。

    …………

    两天之后的阴馆城下。

    一间巨大的帐篷之内,三族首领呼那邪,渠利,宇文胜汇聚一堂。

    “他奶奶的,汉朝的皇帝不是不管并州了嘛,河套之地都成了我们的地盘,怎的今年汉朝皇帝亲自带兵援救雁门!”

    “现在阴馆城足足四万兵马,雁门关你们打了一天多,白白折了六千勇士,连城头都没有上去,现在该怎么办?”性子急躁的渠利急匆匆道。

    “你冲我吼什么?我怎么知道那大汉的皇帝亲自来了?”呼那邪捂着受伤的手臂,也是冲着渠利叫骂。

    本以为雁门关没有守军,很快就能攻破,谁曾想城墙
神魂之王全文阅读
上那些汉军各个勇猛,猛攻一天多,白白死了六千多人,城墙都没能爬上去。

    后来还是一个斥候抓住了一个落单,没能躲进阴馆城的百姓,严刑拷打之下,才得知汉人皇帝带兵三万来援。

    于是呼那邪与宇文胜权衡之下,还是决定放弃攻打雁门关,退回阴馆城下,汇合渠利在做打算。

    “好像是以前那刘宏死了,新继位的是个小孩子,但被董卓给逼到了并州,小皇帝以并州为基,自然容不下我们了!”宇文胜摸着嘴唇上的胡子道。

    “原来是董卓做的好事,汉人没一个好东西,个个奸诈无比。如今董卓将皇帝赶到并州,我们该怎么办?”渠利双眼一眯道。

    羌族在凉州颇有实力,董卓曾经也靠羌族起家,渠利不知道皇帝却知道董卓。只是平时,皇帝呆在关中洛阳,长安。异族就是占领并州一些地盘也就罢了,如今皇帝到了并州,怎么会在眼皮子底下看着自己劫掠而不管。

    “现在不是董卓的事了,如今咱们倾巢而出,若是不带点东西回去,只怕今年怕是要损失惨重了!宇文胜你平日以智慧出名,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没有?”呼那邪脸色沉重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如今阴馆有兵马四万,雁门关七千,怎么都攻打不下来。留下来又没什么用,走老子又不甘心!”宇文胜此时也不像是智者的模样,只见他一拍桌案叫骂道。

    此时的异族,面对刘辩铁通一般的防御,就像当年曹打汉中,打又打不下来,留下来,只有损兵折将,但走又不甘心,损失了这么多人,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

    此时的雁门郡,就像是鸡肋,当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老子不走,阴馆城现在十几万人,老子就不相信,他们有足够的粮草,足够的御寒之物!只要咱们将阴馆城之围,时间久了,他们肯定抗不下去!”渠利恨恨道。

    呼那邪宇文胜对视一眼,眼睛都是一亮,虽然不知道阴馆城中所储存的滋重是否足够,但如果不多呢,十几万人,可是个巨大的消耗啊!假如咱们在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

    “好,那咱们就围城,只围不攻,看看阴馆城是否真的是那般稳如泰山!”

    只是他们不知道,先前刘辩已经让将士砍伐树木,多多准备为冬日御寒之用,就是怕此战旷日持久,想不到异族果然打算围城,等待阴馆城自己出现破绽。

    而阴馆城内,却是热闹非凡,本来这间城池,想要住十几万人是不可能的,但刘辩却将男女分开,房屋也只用来住人,吃的东西,用的也都集中起来,一栋房子,愣是住了比平时多上数倍。

    署衙之内,此时气温已经逐渐降低,时间进入十月尾,刘辩多加了一件衣服,倒也没感觉到太大寒冷。前世刘辩住在东北,早已经习惯了寒冷,此时这点温度,刘辩感觉没有太大的影响。

    房中,桌案上温了一壶酒,刘辩,韦孝宽两人相对跪坐。

    “孝宽,不知道你的反间计谋划的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实施?”刘辩见这些日子,韦孝宽这边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不由得暗自有些着急。

    “陛下,计划已经谋划好,随时可以实施,只是现在还不是实施的最佳时机!”韦孝宽喝着酒道。

    “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什么时候才是?”刘辩疑惑道。

    “陛下,反间计,是另敌人自相残杀,但敌人为何会中计呢?只有敌人思维混乱的时候,才能成功迷惑到敌人。”韦孝宽侃侃而谈。

    “对,异族人也不是傻子,想要让他们中计也不简单,思维混乱,一般只有着急,或者出现重大变故的时候才会发生!”

    刘辩暗自思忖,终于眼睛一亮道:“孝宽你是想等异族久围而无果,到时候他们心中定然烦躁,思考问题,也会变得马虎起来,到那时,在实行反间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