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八十八章无奈交战

第八十八章无奈交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将大地震的一阵颤动。一股恐怖的黑色洪流,自北方大地,奔腾席卷而来。

    刘辩在众将的拥簇下,登上城楼。

    众将看着这异族骑兵脸色俱是凝重无比。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十万人一起奔腾,就有一股恐怖的气势传递开来。

    胆子小的,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像刘辩帐下,原来的三万大军,原来是张杨麾下大军,并没有经过什么大战,在刘辩手下虽然训练成了强军,但却没有经过多少战火,气势上远不如这异族骑兵。

    有的将士现在城头上,看着异族骑兵的奔腾,脸色一阵苍白,有的腿在打的哆嗦。有的死死的抓着城头。

    不过好在杨继业麾下的一万大军,久经战火,心理素质高了不少。他们稳稳得立于城头,神色如常。给身边原来的刘辩军增添了一丝镇定!

    刘辩现在城头上,看着那冲锋而来的十万异族铁骑,心中恐惧有之,兴奋有之,双手用的的抓住墙敦,因为用力,而现在发白不已。

    “想不到异族骑兵居然恐怖如斯,朕等虽然在大殿谈笑间商量好如何对付异族,但真正面对这铁骑洪流之时,但却不敢轻易直视!”刘辩目光凝重道。

    “陛下不必心忧,异族骑兵虽然强悍,以我军目前的情况虽然不能直缨其锋!但异族骑兵却不擅长攻城掠地,我等据称而守,异族骑兵就算在强,时间一久,也必败无疑!”老将卢植出言安慰道。

    刘辩嘴角一钩道:“朕只是初次见这种场面,有些紧张罢了!日后习惯就好!”

    “陛下年纪虽小,却有高祖光武之风,真乃大汉之福!”卢植轻抚鄂下长须,一脸欣慰得称赞道。

    卢植本当告老还乡的年纪,对大汉已经不抱希望了,却不想在这个年纪,却碰到了刘辩,如今卢植只想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大汉的复兴。

    “快看,哪里怎么还有百姓没进城来?”陡然间一个将士大叫道。

    “我爹还没进城呢?”

    “我老婆孩子还在外面,怎么办啊!”

    顿时城墙上,许多将士纷纷大叫。

    “怎么回事,朕不是让你们将百姓接入城中嘛?怎么还有百姓在外面?”刘辩双目一瞪,看向负责此事的官员。

    “陛下,因为有一个天田的将士熟的晚,百姓偏要等收割了庄稼才肯走,臣以为耽误一两天没事,谁成想…”官员满脸苦涩道。

    “胡闹,城里的粮食足够百姓所需,最重要的是人,些许粮食不要就算了,真是因小失大!”刘辩大怒道。

    “这百姓把粮食看的比性命还重要,臣也没有办法呀!”

    “好了好了,当务之急是想该怎么办!开城门能否接他们进城?”刘辩知道这雁门百姓的脾气,怪不得这官员,只得想办法补救。

    “陛下不可,一旦开城,且不说百姓能不能进的来,说不定会被异族骑兵趁机冲进来啊!”卢植立马反对道。

    “为了大局,只能放弃这千余百姓了!”杨继业摇头惋惜道。

    “不可能,朕曾经立誓,决不负任何一个百姓!这些百姓必须要救!你们谁敢出城,掩护百姓进城!”刘辩巡视诸将道。

    “杨再兴愿出城援救百姓!”

    “杨延嗣愿往!”

    “夏侯惇愿往!”

    刘辩麾下,武力最强的四将,除杨妙真被刘辩派去守卫雁门关外,其他三将尽皆请战。

    “好!再兴你领五千骑兵,缠住异族骑兵!杨延嗣,夏侯惇,你二人领一万步卒,掩护百姓进城!”

    “记住,千万不要恋战!”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txt下载
“是!”

    杨再兴,杨延嗣,夏侯惇三人拱手领命。迅速走下城池。

    很快,城门大开,杨再兴一马当先,领着五千骑兵,向着远处千余百姓而去。

    随后,杨延嗣,夏侯惇又分别领着五千步军走出城来。其中五千刀盾兵,五千长枪兵。

    不过他们一出城,却没有立刻奔向百姓,而是迅速的结起阵型。

    首先,刀盾兵在外围,一个个高举盾牌,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军阵。随后,长枪兵被刀盾兵包围在里面,一柄柄散发着寒芒的长戈透过刀盾兵的缝隙,伸了出来。

    长枪兵只是对使用长武器兵种的一种笼统称呼,他们训练,所学得兵器有长矛,长枪,有时候是长戈。

    其中长枪在与步军对决,结成军阵,凶悍无比。长矛的长度又略长于长枪,用途又不一样。

    长戈倾向于防守,因为其前段,与长枪长矛的笔直相比,有一个分开的直角。

    在对战骑兵之时,可以用这个直角,来切割战马的马腿,十分有用,因此此次出战面对的是骑兵,长枪兵战士,也将兵器换成了长戈。

    一万将士,结成方阵,向着那些百姓移动而去。

    “关闭城门!”汉军一出城门,杨继业就立即下令关闭城门,以防异族趁虚而入。

    异族骑兵向北奔腾而来,但百姓却是从东面后方向着城门赶来,双方尚有一定的距离。

    此次,来攻的异族,分为三部,其中最强大的是匈奴,这匈奴为南匈奴,曾经依附于大汉,但如今大汉衰弱,南匈奴对汉庭也是一种微妙的关系,虽然表面臣服,却经常劫掠大汉。

    南匈奴兴兵五万,此次的领头之人,乃是南匈奴单于於夫罗的亲信呼那邪。

    至于羌族实力在河套之地最弱,生活在凉州北地与并州朔方一带,此次出兵不过两万,领头人名叫渠利。

    至于鲜卑族,在檀石槐时代,虽然一统草原,但他死后,鲜卑分裂,但其主力在幽州之辈,生活在河套之地的鲜卑族也不是很强,只出兵三万,领头之人名叫宇文胜,乃是河套之地的鲜卑贵族。

    这三人虽是贵族,却也精通武艺,在各族中乃是最强悍的存在。

    三人并驾齐驱,纵马奔于骑兵的最前方。

    “可恶,阴馆城又是紧闭城门,每次咱们一来,他们就缩在城里不出来!”羌首领渠利见阴馆城城门紧闭,顿时大怒。

    “此次咱们收成不好,才兴兵十万,便是做好了攻破阴馆城的打算!阴馆城破,雁门关守军不多,要不了多久也可以攻破,到时候咱们便可深入中原进行劫掠了!”呼那邪冷笑道。

    “我们兴兵十万,任阴馆在怎么坚固,咱们也能攻破,到时候老子要尝尝人肉的味道!”渠利邪笑着说道。

    “你手下的汉人还少了?就不够你吃的?”宇文胜讽刺道。

    “哈哈,那些汉奴皮糙肉厚,我早就吃厌了,阴馆城里肯定有鲜嫩的孩子,到时候我要包餐一顿!”渠利狂笑不已。

    宇文胜,呼那邪也是跟着狂笑。

    “快看,哪里是什么?”宇文胜眼睛一撇,却是看见了自东面而来的千余百姓。

    “以前咱们来,汉人都是躲进城里。这些肯定是来不及进城的百姓!”

    “咱们把这些汉人给抓起来,在城下杀给城上的汉军看看!这样一来,汉军军心必定崩溃!”宇文胜双眼一眯道。

    “好,这么一来,攻破阴馆就简单多了!”

    “兄弟们,给我围上去!”

    三人大叫着,带着骑兵,章那千余百姓呼啸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