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63章龙争虎斗

第863章龙争虎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熊阔海纵马而来,远远望见一铁塔般的大汉立于城下,正欲攻城,不由得高声喝道:“熊阔海在此,女真狗贼与我受死。”

    “这附近竟然有汉军骑兵,正好将他灭了!金弹子先别攻城,与我将辽东骑兵灭了。”金兀术见熊阔海率领骑兵而来,并不慌张,不急不缓的向金弹子下达命令。

    金弹子望着熊阔海方向,见熊阔海身高一丈,紫面长须,个头比自己还大,不由得见猎心喜。也不与金兀术搭话,挥舞着手中一对擂鼓紫金锤便来与熊阔海厮杀。

    熊阔海身上的装备倒是不少,胯下一匹黑色健壮的骏马,名叫黑煞兽。背负一杆长弓,马上挂一对板斧,重大一百八十斤,手上又持一根熟铜棍。

    一般棍子,分短棍,长棍,长棍一般齐使用者眉毛,叫做齐眉棍,这种棍子,在长度上是最合用的。熊阔海身长一丈,手中熟铜棍也有九尺来长,在加上熊阔海手掌巨大,故而这熟铜棍有碗口粗细,重大两百六十斤。

    板斧主步战砍杀,熟铜棍则一般是用于马上战斗,不得不说熊阔海还真是全能型人物。

    金弹子向着熊阔海冲来,熊阔海也是盯准了金弹子。

    一招朴实无华的泰山压顶便朝着金弹子的头顶敲去。

    重达两百多斤的熟铜棍,在熊阔海手上,要是打中了敌人,那是擦着就死,挨着就伤。熊阔海这一棍要是落实,金弹子安能活命?

    但金弹子身为女真第一猛将,武艺高强,便是岳云也不敌他,这一棍袭来,他岂会没有应对之法?

    只见得金弹子左手将锤一架,挡在头顶空门,熊阔海一棍落下,只听得叮铛一声巨响,仿佛九天惊雷炸耳。许多士兵震得头脑发货,不自觉便将耳朵捂住。

    双手武器,向来是攻防皆备,金弹子左右挡住敲来的铜棍。身子却一侧,一倾,右手的巨锤朝着熊阔海袭来。

    同样是气势汹汹的一招!

    熊阔海会使双板斧,深知一攻一防的道理,早有准备。将手中铜棍一抽,换了个角度,将棍尾朝着巨锤顶去。

    又是一声巨响,金弹子袭来的巨锤便被顶开了。

    两人复又厮杀起来。

    长兵器与短兵器战斗之时,除非武力相差巨大,一般都有章法。

    战斗也是扬长避短,长兵器者自然要发挥长兵器的优势,对敌人进行打击。而短兵器者,自然想要欺身而上,如此一来,就能使敌人失去长兵器的优势,建立自己短兵器的优势。

    金弹子与熊阔海厮杀便是这样。

    两人实力相差不算太大,金弹子想要贴身近战,发挥自己双锤的优势,而熊阔海则挥舞着熟铜棍,将金弹子不断逼开,想让金弹子发挥不出优势,从而获胜。

    两人锤来棍往,厮杀五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隋唐好汉,不像三国,五代里面的猛将一样。隋唐武将的武艺相差是很大的,李元霸天下无敌,就是第二的宇文成都,也只能

    抵挡个几个回合。

    而宇文成都与裴元庆实力相差仿佛,剩下的熊阔海,伍云召,伍天锡,罗成等人实力相等,后面的杨林,魏文通等人实力相同,最后就是秦琼,尉迟恭这些人了。

    熊阔海虽排第四,但他与
超神手机之异界征服史吧
伍天锡也曾经打了个平手,伍云召在二人中间,尚且二十回合不敌宇文成都。如此算来,便是熊阔海亲自对付宇文成都,恐怕也是如此局面。

    而金弹子身为说岳第二猛将,或许比不上隋唐第二的宇文成都,但也相去不远,其实力还要在熊阔海之上。

    战至五十余回合,熊阔海压制金弹子不住,屡次被金弹子近身,一时间熊阔海便颇为狼狈,熟铜棍这种长兵器贴身战斗的时候根本发挥不出威力,反而有许多掣肘。

    又勉强支撑三十余回合,熊阔海被打的窝火,怒喝道:“他奶奶的,当爷爷好欺负不成?让你试试爷爷的板斧!”

    说罢熊阔海将熟铜棍丢在地上,一提战马两边挂着的板斧,与金弹子厮杀起来。

    换了兵器,熊阔海算是缓了口气,但又过不得多久,又暴露出其他短板。

    金弹子使用的是双锤,熊阔海用板斧,熊阔海去攻,那是用斧头砍锤,无济于事。而金弹子来攻,擂鼓紫金锤挥舞的气势汹汹。熊阔海若挡,要么用斧刃,要么用斧面。

    但以斧面去抗衡来势汹汹的紫金锤,却是无处使力,根本抵挡不住。

    金弹子锤来之际,熊阔海只得挥舞着板斧以劈当挡。

    只听得战团中的二人打的叮当作响,火光四溅,金弹子手中的紫金锤是神兵利器,凡铁劈砍却是不留痕迹。倒是熊阔海手里的板斧,也那熟铜棍倒是好兵器,但却受到金弹子的克制无法使用。

    那板斧不过普通兵刃,对拼了数十招,便已乱刃,好在与金弹子厮杀,多为力气比拼,在兵器上面没有太大要求。要是熊阔海有个趁手的铁锤之类,金弹子一时间倒难占优势。

    但以板斧跟金弹子硬拼,熊阔海却是吃不消的,时间一长,熊阔海手臂便震的发麻,发痛,有些难以招架。

    便在此时,北方又是一彪骑兵赶来,为首一将乃是李嗣源。

    由于女真骑兵只有五千,金兀术知道不能出现伤亡,否则人数越打越少,便不能在辽东立足。因此他只是让金弹子与熊阔海相斗,他也看出来了熊阔海不是金弹子的对手。

    却不曾想辽东兵马传信如此迅速,不过半天时间,李嗣源援兵便已经抵达。

    “雄将军休慌,李某前来援你!”李嗣源大喝一声杀向战场。

    金兀术一催战马上前截住李嗣源厮杀,二人斗不过十余回合,金兀术见李嗣源难缠,料拿之不下,又见人多势众。便奋力逼退李嗣源,拔马而走。

    “金弹子,撤!”

    金弹子与熊阔海厮杀正起兴致,却见金兀术撤退,便奋力逼退熊阔海,拔马而逃。

    “给我追!”熊阔海翻手捡起地上的熟铜棍,一马当先向着女真骑兵追去。

    但天气寒冷,骑兵冲锋更是寒风刺骨,辽东骑兵追击不过十余里,士兵便承受不住,速度大大的降低,有的甚至干脆下马。

    “你们这样这么行,女真人跑不动,你们便跑不动了?给我继续追啊。”熊阔海冲着士兵叫道。

    李嗣源向熊阔海安慰道:“雄将军切莫动怒,女真骑兵生于苦寒之地,不惧严寒。而我军士兵却是不习惯严寒,无法追击也是情有可原。眼下士兵还未着冬衣,待下次准备妥当了,在追击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