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55章宇文CD在登场

第855章宇文CD在登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与程咬金的一番谈论,让尉迟恭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虽然对程咬金了解不多,但尉迟恭很清楚程咬金这种人的性格,他不是个说谎的人。

    当然说谎和吹牛不同,程咬金吹牛,尉迟恭已经见怪不怪,但程咬金说的那番话,尉迟恭知道那绝对不是吹牛,而是事实。

    尉迟恭正要追问,却有士兵取水回来,士兵也休息好了,尝试搬动道路上的石头。

    石块已经冷却,士兵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不过一会儿功夫便清除了道路上的障碍。

    “将军,可以过去了!”一骑将过来禀报。

    “走吧!”尉迟恭张了张嘴,却没有继续追问,翻身上马继续踏上征程。

    白檀距离犷平大约有将近百里的路程,步兵正常情况下,一日能行军三十里,也就是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

    但这是大型军团的行军速度,大型军团兵马在数万以上,携带大量的粮草辎重。每日行军需要生火做饭,安营扎寨,一般从早上五六点行军,到下午就要安营扎寨。中间行军的时间,其实只有四五个小时,而且行军由于携带大量辎重,速度跟正常走路一样,因此只能一日行军三十余里,

    历史上司马懿攻打孟达,孟达估计司马懿行军过来需要一个月时间,因此放松警惕。可司马懿花了八天时间行军一千两百里,打了孟达一个措手不及。

    步兵抛弃粮草辎重,食用干粮不用生火造饭,行军用跑,速度将会比正常行军快上两至三倍,甚至更多。

    张士贵行军显然不是正常兵团行军,他们抛弃一切粮草辎重,只携带干粮,清水,行军用跑。虽然是山路又是黑夜,在加上张士贵是诈败诱敌来追,因此速度也达到六十里每天。

    一路上张士贵率领兵马先过关隘,兵马一过便让提前埋伏的士兵设置阻碍。尉迟恭从程咬金口中得知一路上阻碍众多,因此并不着急,下令士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抓紧时间行军。

    一个在前奔逃,一个在后追此时天色早已经明朗,双方兵马的速度也更快了几分。

    时间逐渐来到次日下午时分,此时张士贵已经抵达犷平境内。

    张士贵自己也是满头大汗,胯下战马口中吐血白沫,显然体力不支。一旁的伍云召情况好点,胯下战马也是气喘吁吁。

    而步兵就更加不堪了,许多人是相互扶持若不是信念支持,有的根本支撑不住。

    犷平以北,燕山余脉。

    此处处于燕山外围,地形逐渐开阔,平原与丘陵并存。

    两处皆是丘陵,往南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往北则是燕山出口。尉迟恭若率骑兵追击,必定是要经过这里的。

    乐进麾下的两万兵马便埋伏在丘陵两侧,宇文成都率领骑兵陈兵南方平原。

    张士贵率兵至此,乐进从丘陵下纵马冲出,见得张士贵兵马,喜道:“玄甲精骑果真追过来了么?”

    “一个时辰之内必到!”张士贵一脸疲惫的点了点头。

    乐进笑道:“如此你们的任务完成了,眼下你们疲惫不堪,速速往后方休息,这里便交给我们吧!”

    “嗯!”张士贵点头颔首,也没说什么参与战斗的话,眼下他们疲惫不堪,根本无法作战。

    张士贵,伍云召率领兵马前往后方休息,乐进又返回丘陵后方埋伏,只等尉迟恭率兵马抵达。

    半个时辰之后,日渐偏西,太阳的余晖笼罩大地,半边天空金黄一片。

    在落日的余晖笼罩之下,尉迟恭率领玄甲精骑终于是追了过来。由于张士贵一路上设置的埋伏众多,尉迟恭的骑兵且行且歇,体力倒是没有消耗太大。

    见前方地形逐渐开阔,尉迟恭一勒缰绳停了下来,指着前方道:“前方地形开阔,咱们追到哪里了,莫不是出了燕山?”

    一个骑将从怀中掏出一份地图,看着四周地势,说道:“将军,咱们已经抵达了犷平以北,前方便是犷平县,往下便是平原地带了。”

    又一个骑将说道:“刘使君让咱们给汉军压力,如今咱们打到这里来了,当继续前进,占据犷平,肆虐渔阳北方,吸引汉军更多的兵马过来才是啊。”

    “眼下离天黑还有一会,前方又是平原,张士贵无法再借助地形设置埋伏。咱们要不了多久便能追上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逃入犷平县城驻守,否则他们再次坚守不出,咱们可就麻烦了。”

    尉迟恭看着前方的平原,不由得心中有一丝不好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全文阅读
的预感,但见四周心腹都劝自己追击,只能说道:“在行十里,若不见汉军踪迹,便在开阔地带休整。反正咱们突破了白檀关,前方乃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利于咱们骑兵作战,汉军肯定是要增派兵马过来的。在平原地带厮杀,我玄甲精骑骑来没怕过谁。”

    “走!”尉迟恭当先一勒战马,终于是步入了平原,踏入汉军的埋伏之中。

    不过片刻时间玄甲精骑便冲入埋伏之中,不过此时汉军并没有杀出,此时杀出,为的是歼敌。而汉军的作战计划是收降尉迟恭的玄甲精骑,必须得等玄甲精骑过了两侧丘陵,到时候汉军从丘陵下来,将玄甲精骑骑包围,从而迫降尉迟恭。

    尉迟恭率领骑兵向南,行不过五里,没看到张士贵率领的骑兵,却正撞着宇文成都率领的一万胡骑。

    “杀啊!”

    此时后方,乐进率领的两万精兵也从丘陵杀出。

    两边各五千将士是弓箭手,排于丘陵的斜坡之上,一万士兵则组织成枪盾阵,陈兵于峡谷之见,又有士兵抬着弩车,共计近百架弩车架在枪盾阵前方。

    前方有宇文成都的骑兵拦路,后方有枪盾阵加弩车,两侧丘陵上,又有弓箭手阻拦。如此阵势莫说是玄甲精骑兵,便是在精锐的兵马,也难以突围而出。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玄甲精骑阵脚大乱,士兵皆惊慌失措。

    “不要自乱阵脚,咱们在蒙古也不是没见过此等阵仗!”尉迟恭沉声大喝道。

    将领是军队的灵魂人物,尉迟恭不惧,玄甲精辟也不惧,原先的躁动也平息了下来。

    “这支骑兵若是同等人数,其战斗力只怕还在我军之上。”宇文成都远远望着玄甲精骑,不由得感叹:“难怪陛下不惜调集如此多的兵马想要将其收服。”

    尉迟恭虽然稳定军心了,但其许多骑将常年作战,深知此刻可谓是陷入绝境之中。皆一筹莫展,一将问道:“将军,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莫不如突围返回燕山。”

    尉迟恭沉吟道:“返回燕山,你看看后面是汉军的枪盾阵,又有弩车,两侧又是弓箭手,咱们稍有动静,他们便会万箭齐发。更何况将士们疲惫不堪,就算能够突围,逃入燕山之中,也是死路一条。”

    又一人提议道:“那咱们冲击他们的骑兵,一但两军交战,弓箭手便失去了作用。如此还有一线生机。”

    “汉军没在咱们刚来的时候杀出,定是想让我们投降,眼下将士们疲惫,不管怎么突围,都是死路一条。就算我侥幸突围而出,将士们也必定损失惨重,我带着弟兄们出来时谋求生路,绝对不会胡来。眼下最重要的是,让将士们恢复体力,如此就算突围,也有一战之力。”

    尉迟恭说罢打马而出,他心知汉军没有第一时间进攻,必定是有话要说。不管汉军的目的是不是迫降,他也先要跟汉军虚与委蛇,让兵马恢复体力。

    只要士兵恢复了战斗力,那他不管怎么抉择,也有说话的底气。

    “尔等汉人果然狡诈,居然牺牲一个大将,来引诱我军进入埋伏!呵,你们汉人,最不讲信义,连自己人都坑害吗?”尉迟恭打马上前,拍了拍手掌,自有士兵押着程咬金上前。

    “程将军,你怎么……”休息了一阵的张士贵,伍云召二人也赶来与宇文成都汇合,见了程咬金不由得瞠目结舌。旋即便是脸色羞红,先前他们太过忙碌,却是一直没注意到程咬金。

    “俺老程贪杯误事,拖累你们啦!”程咬金羞愧不已。

    宇文成都见此,打马而出,手中数百斤的凤翅镏金镋一挥,顿时一阵破空声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阵刺耳的音啸之声。

    尉迟恭见此,也不由得脸色动容,看向宇文成都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宇文成都喝道:“尉迟恭,你被刘备蒙骗还不自知,如今还要助纣为虐不成?速速放了程将军投降,免得你部下将士无辜死伤!”

    “你说什么?”尉迟恭眼睛一瞪,怒喝道。

    尽管尉迟恭已经猜测到自己很有可能是被刘备利用。但人大多都不愿意承认错误,更何况尉迟恭这等顶天立地的汉子,被人蒙骗,更是奇耻大辱,而且被宇文成都如此盛气凌人方面点破,尉迟恭心中自然气愤。

    宇文成都沉声大喝道:“我大汉将士军纪严明,绝对不会做出作奸犯科之事。几日前陛下已经派人调查,刘备曾经派出一支兵马进入燕山,后来又将其调去了辽东。我说的如此清楚,你还不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