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54章尉迟恭的明悟

第854章尉迟恭的明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尉迟恭一把将程咬金丢在地上,喝道:“左右与我绑了!”

    “哎呦,你们倒是轻点啊,要不是爷爷喝多了,早就一斧头将你们劈了!”程咬金此刻已经是醉意全无,知道自己深陷绝境,稍有不慎便会被杀,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想着保命的方法。

    “哼,如今你已经是我板上鱼肉,还敢如此猖狂?来人啊,给我将他拖出去斩了!”尉迟恭冷哼一声骂道。

    “别啊,咱们两个不是约定要大战三百回合嘛,你现在乘人之危便要杀我,莫不是怕了我不成?”程咬金顿时叫道。

    “嗯?”尉迟恭将手一抬,制止了士兵,看着程咬金笑道:“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会那三板斧,还跟我吹嘘说有什么天罡三十六斧,若真是那么厉害,这几天我前来叫阵,你怎么不出来应战?”

    “那是爷爷拉肚子了!”

    “拉肚子?”尉迟恭胡疑的看了看程咬金,鼻子轻轻一皱,只闻得刺鼻的酒气:“这么大的酒气,肚子不好还喝得下酒?”

    程咬金嘿嘿一笑:“嘿嘿,俺老程的肚子就是这毛病,一喝酒就好了,要不然哪里会喝醉,以至于失火烧了……”

    “哈哈哈,我道这关好端端的为何会走了水,原来是你这憨货干的好事。”尉迟恭哈哈大笑道。

    程咬金急的脸色通红,环顾左右担心道:“你小心点,你这破锣嗓子一喊,俺老程以后得前途便给毁了。”

    “哈哈,你现在被我擒拿,哪里还有什么前途!”尉迟恭自以为得知白檀走水之因,心中疑虑尽去,心情大好调侃起程咬金来:“我看你还对我胃口,不如你跟我混如何?”

    “跟你混?”程咬金一脸不屑的看着尉迟恭道:“就你这五千兵马的身家,难不成还想跟陛下争天下不成,哎呦,你快别逗俺老程了。”

    尉迟恭眼睛一瞪道:“怎么?我不杀你是看的起你,你还看不起我不成?既然如此,左右将他给我推出去斩了。”

    “别啊别啊,我跟你混还不成?你叫我俺老程往东,我绝不往西。你叫俺老程下河摸鱼,俺绝对上山打虎。”程咬金连忙说道。

    尉迟恭也不由得被程咬金逗乐了,骂道:“你这厮休要插科打诨,用不用你还得看你表现。先不给他绑了,以免这厮搞鬼!你们尽快灭火!”

    白檀关地方也不大,些许营房帐篷,烧的也差不多了,又有玄甲精骑跟着灭火,半个时辰之后火势便歇了。

    地面余温尚存,尉迟恭便让士兵将战马马蹄用湿布包裹,由于要赶路只能暂时解开程咬金的束缚。一行骑兵便走上了追赶汉军的道路。

    汉军六千多人,大多是步卒,只有五百骑兵,就算提前大半个时辰离开,但以骑兵的速度,想要追上却是轻而易举。

    张士贵自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故而他三日前就做出准备,派出兵马,沿着白檀到犷平一带,在险要地段设下埋伏。汉军经过自然相安无事,但玄甲精骑一来,自然是伏兵阻拦。

    这各个关卡,都是经过张士贵与伍云召精密的计算的,埋伏算不多有多高明。但既能拖延时间,又不会让尉迟恭察觉到汉军是诈败。

    尉迟恭率兵追击,行不过二十里,至一山谷,便见滚石拦住去路,其上仍有枯柴燃烧过的余火。单单是滚石,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般开就是,但眼下乃是八月,滚石被火烧过一次,起码半个时辰之内是烫的不能触碰。

    要么等石头变冷,要么寻找水源熄火冷石。但最近的水源也有几里的路程,黑夜之中也不好寻找,等待石头冷却,与寻找水源冷石其实时间相差无几。

    这就是断后的玄妙之处,智谋与地形巧妙的连接。

    几个皮糙肉厚的士兵上前准备般开石头,一面忍耐的周围的燥热,一面被滚烫的巨石折磨,搬了不过几快,便人人手上磨起了水泡,皆叫苦不迭。

    派去寻找水源的士兵也久久不回。

    尉迟恭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一边一个骑将怒气冲冲的责问程咬金:“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早有预谋?”

    “哼,要不是俺贪杯走水,你以为你们能拿下白檀?这主将名叫张士贵,可是
卫世者txt下载
个厉害人物,他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哪怕是在黑夜,也跟白天走路一样,哪里设埋伏有用,他是信手拈来,只怕你们这一路麻烦事还不少呢。”

    “将军?”骑将看着尉迟恭,等待他的决断。

    “这肯定不是汉军的计谋了,有谁肯拿麾下将领的性命冒险?”尉迟恭摇了摇头,否决了骑将的猜疑。

    众人一听也觉得尉迟恭说的不错,若这是汉军的计谋,便不会留下程咬金了。

    “你告诉我,这一路上上还有那些地方能够设置伏兵?我好提前准备!”尉迟恭看着程咬金问道。

    程咬金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俺老程是洛阳来的,那是陛下的亲信,可不熟悉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也是头一回来这里,来的时候也是一路纵马狂奔,可不清楚这一带的地形,哪里知道何处有埋伏,何处没埋伏?”

    “就你这货色还是刘辩的亲信?”尉迟恭不屑的看着程咬金,随后对着士兵们摆了摆手道:“将士们先下来休息休息!”

    尉迟恭见取水的士兵未至,知道想要过去还得等一会,便让骑兵下马休息,毕竟深夜突然袭击,士兵眼下也疲惫得很。尉迟恭也翻身下马,坐到程咬金身边闲聊起来。

    “怎么?你看不上俺老程?俺老程的天罡三十六……”

    尉迟恭连忙打断:“好了,别跟我吹牛皮了,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你要是刘辩的亲信,我看你大汉也差不多想要完了,刘辩手下只怕都是你这种会插科打诨的小人,呵,身边亲信都是你这种货色,外面的兵马就更不如了,都是些作奸犯科的兵痞。”

    程咬金眼珠子一转,知道尉迟恭华话中有话,便道:“说了爷爷我是闹肚子,改天肚子好了,便让你尝尝我天罡三十六斧的厉害。不过你说陛下身边都是小人,这话可就不对了。”

    “哦?怎么不对了?”

    “俺老程是武艺高强,担任陛下的护卫,平日里又不参与国策什么的,就是这张嘴能说会道。”程咬金摇头晃脑,先是夸了自己,然后才步入正题:“陛下身边的近臣,可都是国家栋梁之才,至于边关兵马,哪一个不是将帅之才?他们统帅出来的兵马,那是军令如山,从来不会违抗军纪。”

    “只怕不尽然吧?就比如这燕山附近的兵马,常年猎杀南逃的胡人,将他们的人头当做蒙古人拿去领赏!”尉迟恭冷笑道。

    程咬金心中暗乐:“还是被我给套出来了吧,原来是刘备这厮冒充我军,杀了你的部下!”

    想到这里,程咬金骂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我虽然是从洛阳来,但跟随陛下身边,有些事情却是了若指掌。除了当年鲜卑被灭,一次性难逃数十万胡人之外,这些年又陆陆续续南逃十余万人。

    前几天范仲淹刺史还详细的跟陛下汇报了此事,这一年来南逃的胡人虽然不多,但我军仍然接纳了六千余人。最近一次还是上个月呢,当时俺老程在场听得明明白白,你说边关将士屠杀胡人,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由于尉迟恭让兵马短暂休息,勾结刘备的骑将也不在身边,尉迟恭又怕打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压低了许多,是以无人听见。

    尉迟恭死死的盯着程咬金道:“你这些话说的都是真的?”

    “哼,我军兵马的军纪俺老程在熟悉不过了,好不容易偷喝一次酒还闹出这些大事。更别说边关士兵屠杀胡人百姓冒充军功领赏了,狄青将军的功劳簿上可从来没有那些记载。”程咬金坚定道。

    尉迟恭心中如波涛汹涌,在结合白檀关以北各处关卡破旧不堪,没有人烟驻停留过的事实。一时间心中不由得疑心大起。

    程咬金见此,继续说道:“要我说,刘备这厮才有可能做这种事吧?我军接纳胡人,有的是地方安置,西域,凉州都是渺无人烟,地广人稀。刘备地盘虽大,但如今已经容纳不下那么多百姓。要干这种龌龊事,也是刘备去干。”

    “你说什么?刘备?”尉迟恭眼睛微眯。

    “不然呢?他如今要应付女真,哪里有那么多资源去安置胡人百姓?刚开始刘备因为阎柔的关系接纳了不少胡人,可这些年,可没多少胡人跑刘备哪去,都是来了我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