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50章强援赶来

第850章强援赶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攻关之事,只能无疾而终,尉迟恭带着兵马离开,在距离白檀后方的一个坞堡之中驻扎下来。

    刘备要求的是拖延刘辩的兵马,制造混乱,如此一开始便是长久战,反正有刘备支持粮草器械,尉迟恭自然不会心急。同时还要静下心来,谨慎用兵,以免被汉军抓住破绽,将其击败。

    白檀关上,见尉迟恭带着兵马离去,张士贵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眼下关内之中两千来人,刘辩虽然给了五千精锐,但主力都是步军,赶过来起码也要一天时间才行。而尉迟恭麾下兵马足有五千,白檀关虽然险峻,但尉迟恭若是拼命强攻,汉军这边肯定也会死伤惨重的。

    “怎么样张将军,先前我可英勇呼?”见尉迟恭退走,程咬金向着张士贵问道。

    “英勇,程将军天罡三十六斧,当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明日我便看程将军用剩下的三十三斧教训那贼将拉!”张士贵呵呵一笑,下了关城。

    “别呀!”程咬金一听,只感觉大事不妙,他来来回回就会三板斧,明天尉迟恭再来挑战,他拿什么去打?

    程咬金连忙跟上,去与张士贵商量。

    张士贵来到关内营房坐下,程咬金后脚跟来,嘴里叫道:“张将军啊,你还不知道俺老程嘛,喜欢吹牛皮。你明日可不能派俺出战斗啊,那黑货厉害得紧,武艺远在我之上,我砍完三板斧可就货了,岂不是任他打杀。”

    “呵呵,先前关上将士那么多,有些话不好讲,我不得顺着你说,以免泄了军心?那贼将武艺高强,明日我自然不会让你再去冒险。”张士贵笑着说道。

    程咬金来到下首坐下,喝了几口水,便擦着胡须便的水滴,便道:“我原本以为那贼将武艺平平,却想不到那么厉害。今日蒙混过去,明日再来,我不能应战,军心还是有失啊。”

    “如此只有高挂免战牌了,不过陛下只是让我镇守北方,明日后面主力赶到,我军扼守白檀关,他们也攻打不下来的。”张士贵沉吟一番说道。

    “那将士不就看轻俺老程了嘛!”程咬金撇了撇嘴道。

    “那明日就劳烦将军施展剩下的三十三斧,让那贼将与我军将士见识见识程将军的厉害了。”

    程咬金连连白摆手:“别介,跟性命相比,这脸皮算什么!”

    张士贵摇头一笑道:“如今我心中最疑惑的地方,还是这伙贼人的身份。如此精锐的骑兵,应该不是刘备派出来的,在山地作战,显然派遣步兵比骑兵更好。而若是蒙古人的吧,显然也不太合理!”

    “这伙骑兵,先前我仔细看了一下,都是异族骑兵,而且其中有不少人还带着伤呢,都是新伤,好像是刚从战斗中脱离出来的精锐。”程咬金先前下关,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也说了出来。

    “哦?先前我在关上,距离太远倒是注意不到这些东西。”

    有了新的线索,张士贵便有了目标:“刚刚脱离战斗的骑兵,而且还是如此精锐的骑兵。我好像知道这伙骑兵的来历了。”

    “哦?那这伙骑兵是何方神圣?”程咬金连忙问道。

    张士贵便向程咬金解释道:“程将军你从洛阳过来没多久还不了解,在北方蒙古那边,有一支鲜卑残部,常年与蒙古作战。号称玄甲精骑兵,前些日子蒙古探子来报,说这支兵马坚持不下去,有突围的迹象。不过我军与蒙古签订和约,若是主动联系这支骑兵,便可能与蒙古关系弄僵。

    薛都督,范刺史他们考虑到眼下幽州战事频发,便不打算掺和进去。以免与蒙古人摩擦出战火,不利于我军形势,便没有在关注那支骑兵。如今看来,眼前这骑兵,很有可能是与蒙古作战,突围过来的玄甲精骑。”

    程咬
我的完美俏老婆吧
金一拍手掌说道:“玄甲精骑,关外那骑兵也是身着玄甲,而且战斗力强悍。如此看来,这支骑兵可不就是玄甲精骑了嘛。真是混蛋,他们跟蒙古人打不下去了,便来侵略我大汉疆土,当我大汉好欺负不成?”

    张士贵摆了摆手道:“我看不见得,他们既然突围出来,就是有求生念头,挑衅我大汉,岂不是自寻死路?你先前没听他们说,那贼将说我大汉士兵屠杀他的部下,那他们的人头领赏,我看他们很有可能是跟我军兵马发生了什么摩擦。”

    “狄青将军我也见过了,他治军非常严谨,麾下士兵绝对不会干这种龌龊事的,先前那些士兵也都是一脸茫然,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程咬金语气不善道。

    张士贵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道:“将军说的什么话?我自然相信我军士卒了?可如果是他们受到了刘备的蛊惑呢?你想,我军碍于与蒙古签订和约,没有关注这支骑兵,刘备却可能跟这支骑兵提前联系上了啊。”

    程咬金眼睛一亮道:“对啊,刘备可能先找上这支骑兵,从他对我大汉兵马如此仇视上来看,说不定是刘备利用了他们。明日若他再来挑战,我便道明真相,看他什么反应!”

    张士贵摆了摆手道:“也好,明日试探一番,看是不是这样。我这就修书一封,交给陛下,让他查询一下是不是这样。若这支骑兵真被刘备利用,他们如此精锐之师,主将又勇武不凡,咱们说不得要将其收服,为我大汉所用。”

    程咬金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如今关外草原上,不是有个宇文成都吗?听说他是鲜卑少主,若这支骑兵也是鲜卑兵马,将宇文成都派过来,定能收服啊。”

    张士贵摇了摇头道:“程将军你想多了,鲜卑部落有许多,咱们幽州这边,就有辽东,辽西两个大的鲜卑部落。并州以北,也有鲜卑。宇文将军是从并州北方过来的鲜卑部落,而玄甲精骑,隶属于辽东鲜卑。他们两支鲜卑之间,莫说互相统帅,甚至分裂之后还有深仇大恨,派宇文将军过来,岂不是火上浇油?”

    “啊?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呢?如此看来,想要收服这支骑兵,还得看俺老程立功了啊。”程咬金抓了抓头皮讪笑道。

    张士贵笑了笑了,从桌案上取出宣纸,写下自己的猜想与事情的经过上书刘辩,请刘辩核实这支骑兵的来历。派骑兵快马加鞭送往平谷给刘辩。

    而日落时分,白檀关却又迎来了伍云召这员大将。

    得知伍云召前来,张士贵,程咬金出关迎接。

    伍云召战马是宝马,速度飞快,比之普通骑兵快了一倍有余,是以刘辩从中午十分让他启程,下午日落前便到了。

    “伍将军,您怎么来了?”张士贵惊讶着问道。

    伍云召拱手见礼,回答道:“陛下调动卷宗,得知这支骑兵乃是与蒙古交战突围而出的鲜卑精锐玄甲精骑,为首大将武艺高强,陛下不放心,便派我前来助阵!”

    在派伍云召来前,刘辩得知攻打白檀的是尉迟恭,便让沮授迅速调查资料,询问这支兵马的来历。正好北边细作传来消息,让刘辩得知了玄甲精骑的来历。

    也因此伍云召前来助阵,有所说辞。

    张士贵惊讶道:“原来是这样,哎呀,我中午还派遣骑兵前去询问陛下,请他核实这骑兵的来历,没想到陛下那边却已经查到了。”

    “没事,来的路上我正好遇到了信使,不过陛下那边还是禀报一番为好,我便没有阻拦,让他去了。”伍云召说着,与众人进入关内。

    “话说起来,那贼将名叫尉迟恭,根据资料所述,此人却是厉害得紧。你们与他交战,可曾吃亏?”来到营房,众人落座,伍云召向着张士贵,程咬金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