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12章据水断桥

第812章据水断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姚兴已经与张定边大战一百两百回合,由于姚兴不擅长斗将。 x更新最快长时间恶斗下来,已经不是张定边的对手,情况变得岌岌可危。

    虽然二人疲惫不堪,但战斗仍在继续。

    相比姚兴,张定边的优势在于招式,姚兴是穷苦百姓出身,枪法不如张定边的精妙。

    二人大战一百多个回合,姚兴的枪法已经乱了,而张定边仍旧精神抖擞,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有条不紊。

    张定边见姚兴枪法已乱,故意卖了个破绽。

    姚兴枪法已乱,不知是计,一枪刺出,却不防张定边早有准备,是以一枪刺空。姚兴来不及收手,这边张定边见此情况,一枪却往姚兴心窝里刺来。

    便要刺中姚兴之时,斜刺里一枪探出,挡下张定边手中的兽角金枪。

    张定边视之,见是一个绝美的女将军。

    “姚将军少歇,我来对付他!”杨妙真看着姚兴道。

    姚兴了头,却不离去,只是拿出马上的水袋喝水解渴,捉紧时间休息,恢复体力。

    张定边看着杨妙真,脸色阴沉道:“便是你杀了我麾下董平,董袭?”

    “是又如何?”杨妙真一转梨花枪,看着张定边毫无畏惧。

    “哼,我本不想欺负女流之辈,不过你杀我如此多的将士,张某不得也得为兄弟们报仇了!”张定边冷哼一声,挥舞着兽角金枪向杨妙真刺去。

    “就凭你也想杀我?”杨妙真娇喝一声,梨花枪一抖,与那兽角枪交锋。

    “有意思!”见杨妙真出招式迅猛,张定边暗赞一声,也丝毫不落下风。

    两把枪在空中交锋,转眼间斗得十数招,两把枪上的红缨纠缠在一起,厮杀得是难解难分。

    “给我开!”张定边用力拉扯着手中的枪杆,但对面杨妙真也拉扯着她的梨花枪。原本杨妙真的力气不如张定边,但张定边与姚兴大战上百回合,而杨妙真则是对付普通士兵,或者指挥厮杀,体力比张定边要消耗的少的多。

    张定边撕扯半晌,奈何体力消耗过大,赢不得杨妙真,一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居然与一个女将厮杀得难解难分,张定边不由得脸色羞红。

    “杨将军,我来助你!”姚兴见此情况,催马过来,挥舞着手中的盘龙枪,往张定边杀去。

    眼下张定边手里的兽角金枪正与杨妙真梨花枪上的红缨纠缠在一起。也就是张定边长枪无法使用,这个时候来攻张定边,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见姚兴挥舞着盘龙枪往自己这边刺来,张定边顿时急了,隐藏在身体的潜能陡然爆发出来。一把扯出了与梨花枪纠缠在一起的兽角枪。

    眼看着盘龙枪刘繇刺中自己,张定边终于回枪格挡,千钧一发之际,拦下姚兴的长枪。

    “姚兴,我敬你是个英雄,怎么偷袭我?”张定边心有余悸,不由得冷喝道。

    姚兴冷笑道:“彼此彼此,先前你与董平围攻我之前,我也敬你是个英雄!”

    张定边脸色一沉,以多欺少与偷袭也差不了多少,自己跟这姚兴还真是半斤八两。

    杨妙真这时好整以暇,挥舞着长枪往张定边刺来,冷喝道:“战场厮杀,又不是阵前比武,哪有什么道义可讲?姚兴将军,你我二人合力,速速将他拿下,免得我军损失过多。”

    “好!”姚兴也不废话,舞动盘龙枪,与杨妙真一起,合力围攻张定边。

    不过数个回合,张定边便支撑不住。

    见势不妙,张定边虚晃一枪,逼退杨妙真,望着坡下跑去。

    姚兴连忙催马跟上,但二人麾下都是宝马,速
极品吹牛系统吧
度不分轩轾,姚兴想要追上,却也不容易。

    张定边从坡一路冲至坡下,乱中至中正撞着率兵杀上长坂坡杨延嗣一行。

    “给我滚开!”张定边逃命心切,又是从坡俯冲向下,其威势当真不可觑,饶是杨延嗣这等猛将也不敢硬接,而是拔马退让。

    就像历史上,黄忠斩夏侯,便是从坡上俯冲而下,当时黄忠七十高龄,正常情况下想要斩杀夏侯渊可谓难如登天。

    但借助坡道俯冲之力,黄忠却是有了秒杀夏侯的战绩。

    “这个疯子!”杨延嗣等人拔马退让之后,杨延嗣大骂一声,又调转马头,向着张定边追赶过去。

    刚才那种情况,有可能是张定边秒杀杨延嗣,但却是出招不稳,两马相撞,搞不好两个都要死。因此杨延嗣对张定边拿命赌博,不由得有些佩服。

    一行人又纵马去追。

    张定边逃到坡下,身后只有数百骑兵跟随,其他士兵皆战死在长坂坡上。

    张定边一路东逃,但身后的汉军却也紧追不舍。张定边毕竟厮杀一天,战马疲惫不堪,抵不上杨延嗣,杨妙真这样消耗少的。

    眼看着张定边便要被追上,迎面却撞见一条溪流。

    这溪流不大,只有七八米宽,但水却有半人深,一但下水,汉军肯定能追上来!

    “难道上天要亡我不成?”张定边见了这条河,不由得捶胸顿足,仰天长叹。

    “张将军,快望这边来!”顿时一道叫喊声从北边传了过来。

    张定边往北看去,只见数百米开外,隐约有道人影。张定边连忙纵马过去,走进一看,原来是陆文龙在河边接应。

    “张将军快快过去,我在这边断后,看哪个敢来!”陆文龙挥舞着手中双枪道。

    张定边向后看去,只见得隐约有尘土飞扬,不由喜道:“难不成是韩将军兵马到了?”

    陆文龙笑道:“将军只管过去就是!”

    “你千万心!”张定边了头,一催战马,过了浮桥。

    张定边过了浮桥一看,只见远处荆嗣只带着数十骑兵纵马狂奔。马尾绑着树枝,张定边摇头一笑道:“我道韩将军率兵接应来了,原来是虚张声势!”

    荆嗣闻言,催马上来解释道:“张将军,我这可不是虚张声势,前日我过蓝水,汉军猛将秦用就是追击心切,在那浮桥上遭遇伏击,进退不得落水而亡的。汉军吃了亏,想必不会在情急追赶咱们了。你如今累了,快先歇歇,恢复体力!”

    “嗯!”听荆嗣一,张定边放下心来,既然汉军在这上面吃了亏。就不会情急追赶,必会使人查探,如此一来就能拖延时间,他们就能尽快逃脱了。

    浮桥这边,陆文龙单人独骑断后,立于浮桥之上。

    汉军在杨延嗣,姚兴,杨妙真等大将的带领下转眼便至。

    “吁!”

    众将在浮桥前勒马而立,姚兴挥舞着盘龙枪道:“诸位将军还等什么?咱们速速杀将过去!”

    杨延嗣伸手拦下姚兴,道:“你还不知,日前秦用将军就是急于追击,在浮桥之上进退不得,中了赵军埋伏落水身亡,眼下只有陆文龙一人拒桥,定然有诈。”

    “哈哈,江东陆文龙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陆文龙挥舞着六沉枪,立于浮桥之上冷喝道。

    汉军担心是计,无人敢出。

    陆文龙哈哈大笑道:“尔等无胆鼠辈,既然不敢与爷爷厮杀,那我去也!”

    陆文龙罢,一拔马头,催马离去。

    走到浮桥令一边,陆文龙翻手砍断浮桥,防止汉军渡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