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809章蛋碎人亡

第809章蛋碎人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却张定边率军攻打长坂坡,与镇守南坡的姚兴厮杀起来。 x更新最快

    一个是元末第一猛将,一个是北宋末南宋初第一猛将的有力竞争者。

    二人厮杀起来,方圆数丈范围内,尽是枪星重重,让人近身不得。只听得二人长枪敲击得铛铛作响,二人神俊的战马也是互相嘶吼争锋。

    “你乃何人,我张定边枪下不杀无名之辈!”斗得二十回合,二人少歇,张定边沉声问道。

    “吾乃大汉裨将军姚兴是也!”姚兴指着身后坡上立着的姚字大旗冷喝道。

    张定边闻言心下大惊:“这姚兴武艺与我不相上下,居然只是区区的裨将军,其名号我还从未听过。那名气更大的杨再兴,杨延嗣,赵云之辈,武艺又该何等厉害?”

    张定边正惊骇间,姚兴又一催战马,望着张定边杀来。张定边抖擞精神,催马在战,却双枪将董平,纵马厮杀,枪下于一合之敌。见张定边拿姚兴不下,催马过来助阵。

    以多欺少,张定边自然不愿,见董平上来,便想催马离开,去战他人。董平吓了一跳,他武艺远不如张定边,肯定也不是姚兴的对手了。

    董平连忙道:“将军,咱们人少只有先斩汉军主将,如此才能吸引更多的敌人,支撑更长的时间。对付汉军切莫讲什么道义,咱们并肩子上,尽快解决了这汉将,也好给将士们鼓舞士气。”

    张定边一听董平的有几分道理,便没有离开,仍旧与姚兴大战。这边董平松了口气,挥舞着双枪过来夹击姚兴。

    董平武艺对于二人来,不过刚刚入流,但与张定边配合,加之使用的双枪又是轻便灵巧。倒也给姚兴造成不的困扰,厮杀不过二十来回合,姚兴便有些抵挡不住。

    长坂坡的麾盖之下,刘辩见江东兵以多欺少,便沉声问道:“江东军以多欺少,尔等谁愿助阵?”

    刘辩周围一众将校皆义愤填膺,纷纷请战,刘辩尚未开口,不防一骑白色战马已经走远,众人视之,正是杨妙真。

    “杨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真乃女中豪杰也!”谢安不禁赞叹道。

    杨妙真从坡一路冲下,往姚兴这边杀来,远远清喝道:“姚将军休慌,杨某前来援你!”

    “区区一个女子,不要管她,尽快解决这汉将要紧!”张定边见杨妙真冲来,对着董平吩咐道。

    董平为人贪花**,见着杨妙真生的美艳无比,不由得色心大动。

    “将军,刘辫敢派她过来,想必是十分本事,你先与汉将厮杀,我去解决了她,再来助你!”董平眼珠子一转,收了双枪却往杨妙真方向冲去。

    “这董平真是……”见董平如此作态,摆明是起了色心,张定边不由得气的胡子乱颤。

    姚兴不由得哈哈大笑:“常听闻江东出勇士,没想到江东勇士居然是这般货色。”

    听得姚兴讽刺,张定边也不由得脸色羞臊,只好拼命挥舞着长枪,将气发在姚兴身上。

    杨妙真从坡上一路冲下,杀到乱中之中,正撞着色心大气的董平。

    董平生得相貌俊朗,仪表堂堂,而且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有“英勇双枪将,**万户侯”之称。

    但见着美人,他一双眼睛却暴露了其性格,只见他一双眼睛落在杨妙真身上,侵略的目光毫不掩饰。

    杨妙真见此情况,不由得怒喝道:“贼子,往哪瞧?”

    “妙啊,娘子生得当真俊俏,我董平活到今天还没见过这等美人,这战场厮杀有什么意思?不如你跟我回江东,咱们好好快活快活!”董平见杨妙真生气,心中更是欢喜,不由得调笑道。

    “找死!”杨妙真气的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手中的梨花枪便往董平刺来。

    望着杨妙真刺来的长枪,董平笑意更甚:“哎呀,原来娘子也会使枪,这就更妙了,不不仅手上这对枪用的好,身上还有一杆长枪用的更妙。不如你跟我回去,我慢慢教你!”

    “哼!”杨妙真冷哼一声,双手一抖,长枪的速度立刻便快了几分,抖动间,枪影重重,望着董平袭来。

    董平见此情况,连忙挥舞着双枪来挡。

    “系统检测到杨妙
备胎大联盟帖吧
真与董平厮杀,杨妙真基础武力98,兵器梨花枪加一,坐骑泼风战马加一,枪宗属性加二,当前武力102。董平当前武力94!”

    杨妙真那长枪挥舞得枪影重重,似徐似实,董平分辨不出哪个是实枪,哪个是虚枪,只得仓促招架。只听得挡的一声,杨妙真一枪挑飞董平右手上的银枪。

    双枪不同于单枪,单枪最短也有七尺,但双枪最长不过五六尺。被挑飞一根银枪,董平只得双手使枪来战杨妙真,斗不过三个回合,又被杨妙真挑飞一根长枪。

    手中空空如也,董平哪里还敢于杨妙真厮杀?连忙一催战马,夺路而逃。

    杨妙真马快,催马赶上,便望着董平背后就是一枪,不过董平出言不逊,杨妙真哪里肯让他如此容易解脱?只是刺中董平后肩,将他刺下马来。

    董平吓得惊骇欲绝,连忙道:“娘……女将军饶命,女将军饶命!”

    “,刚才往哪里瞧?”杨妙真长枪指着董平喉头冷喝道。

    “我看将士们厮杀,看将士们厮杀!”董平心知杨妙真是要报复自己,连忙辩解道。

    杨妙真嫣然一笑:“看将士们厮杀?他们有我好看?”

    这一笑真如四月盛开的桃花,犹如冬日里暖人的冬阳,又如盛夏里徐来的清风。饶是董平身处险境,魂魄也不由得被杨妙真勾了去,望着杨妙真喃喃道:“他们自然没有娘子好看。”

    杨妙真长枪陡然一动,望着董平一双眼珠子刺来,冷喝道:“你是什么狗东西,也敢看姑奶奶的相貌?”

    转眼间董平眼睛便被杨妙真刺瞎,痛的在地上打滚。杨妙真又问道:“刚才是哪个要我跟她回去快活?”

    董平听得魂飞魄散,连忙道:“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杨妙真冷笑道:“若是你硬气几分,我还饶你一命,姑奶奶最见不得贪生怕死之辈,你给我去死吧。”

    “是我是我要你跟我回去快活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是我的,你待如何?”董平连忙叫道。

    “是你的,那就好办了!”杨妙真又是一枪望着董平嘴里刺去,她下手极有分寸,枪尖正好刺中董平的舌苔,将他的舌头给挑了出来。

    “呜……呜”董平嘴里鲜血直流,想要话,却发不出来声音。

    “又是哪个要我跟你回去学枪?”杨妙真继续问道。

    董平闻言一个激灵,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连忙捂着胯下。

    “你双枪使得不怎么样,我看看你身上的如何?”杨妙真冷笑一声,手中的梨花枪挑开董平的双手,望着董平胯下刺来。

    刹那间,一抹鲜血喷涌而出,一条黑黝黝的蚯蚓落在地上。

    “呸,跟你的双枪一样,都是银样蜡枪头!”杨妙真吐了口唾沫,环顾四周,见都是士卒厮杀,心中松了口气。一催战马,从董平身上碾压过去。战马马蹄落在董平胯下,只听得咔嚓两声,犹如鸡蛋破碎的声音响起。

    战马前蹄踩在董平胯下,后蹄跟上,踩在董平胸膛。踩的董平胸膛塌陷,肯定是活不成了。

    杨妙真被董平恶心的不行,连他的头颅都懒得取下拿去请功,便向着下方厮杀而来。

    乱军中董平兄长董袭见董平与杨妙真厮杀,催马过来相助。正赶上杨妙真踩死董平,董袭见董平如此凄惨,不由得大怒道:“你这妇人,好生歹毒,我兄弟不是你的对手,死了是他运气不好,你为何如此侮辱于他?”

    杨妙真一听董袭是董平兄弟,娇喝道:“原来这淫贼是你兄弟!”

    “哼,我乃江东大将董袭,被你杀的是我弟弟董平,我董袭原本不欺负女流之辈,但今天不得便要为兄弟报仇了。”董袭冷喝道。

    “董袭?东西,听名字便不是良善之辈,俗话长兄如父,这董平如此不要脸,想必是跟你这兄长学的!”杨妙真罢,便挥舞着梨花枪往东西刺去。

    董袭武艺远不如董平,哪里更是杨妙真的对手,只一个回合,便被杨妙真刺倒在地。

    可怜江东猛将董袭,到死来还被杨妙真误会,接连杀死江东两员大将董袭,董平。主将张定边又被姚兴拖住,江东兵无人指挥,一时间落入下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