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79章傅友德vs韩世忠

第779章傅友德vs韩世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得知江东兵进军江夏之后,刘裕一共做了三件事情。 x更新最快

    其一传信刘辩,让他暂时驻扎在南阳,不要着急进入南郡,以免赵匡胤出兵攻打南阳,切断后路,威胁他的安全。等到看清赵匡胤的动向之后,在做决定。

    其二派遣傅友德,甘宁率领两万水军接掌蔡冒水军,防守夏口,以免蔡冒又丢了夏口。

    其三,令谢玄从樊城水寨调集船只赶往夏口后方的赤壁一带,建造水陆共存的营寨,以便日后主力抵达之后,作为主营之用。

    汉水是长江的一大支流,襄阳便紧挨的汉水,它穿过南郡进入江夏,最后汇入江夏境内的长江河段之中。

    如今江夏被江东兵马占据,江夏境内的长江河段就不太安全了。因此要在路上提前改道,在南郡境内便进入别的河流,从其他河流汇入长江,在从长江顺流而下抵达夏口。

    可是除了汉水之外,便没有其他大型河流,楼船等大型船只无法通行。最多只能携带朦冲等中大型船只。

    刘裕心知江东水军直接从长江而来,肯定携带了大型船只,而由于蔡冒丢了下雉,船只又落到了江东军手里,他短时间无法运送大型船只,面对江东水军,肯定是要吃亏的。

    短时间只能防守了!

    刘裕心中暗道,同时向着蒯越下令道:“蒯越,你身为荆州人士,熟悉荆州水情。便由你勘察地形,开凿水路,想办法从樊城运送大型楼船到夏口一带。”

    蒯越心知这是荆州的过失,导致此战一开始便陷入被动,于是欣然精明。

    “子柔,便由你率领刘裕都督前往江陵。”蒯越向着兄弟蒯良吩咐道。

    “将军,请!”蒯良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刘裕先行。原本这些事都得刘综来做,但奈何他胆怕事,只能由蒯良代替。

    刘裕便率领着三万大军前往江陵,先稳定荆州内部的矛盾,在前往夏口前线,指挥大军。

    大军抵达江陵之后,城内官员又都来迎接。刘裕道:“刘景升身为荆州刺史,如今他病重卧**,本将前来江陵,理应先探望他才是。”

    众臣自然没有异议,领着刘裕来到刺史府中。

    却几日前,刘琦来见刘表,蔡冒之事,气的刘表吐血。蔡夫人事后得知,又见刘表形容枯槁,心中也有些恐惧,担心害死刘表,因此不敢下多了蒙汗药。

    府内刘裕带着黄忠等将校前来,却是将昏昏沉沉的刘表再一次惊醒。

    “为何起来喧闹?”刘表慢慢爬了起来,对于几日前的事情,一时半会还没想起来。

    “前厅为何如此喧哗?”刘表扶着脑袋询问道。

    “夫君,你醒了?”蔡夫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刘。

    刘表还没想起来,继续询问道:“何人无比喧哗,快快将他们驱逐出去,我头痛得紧,要休息了。”

    蔡夫人心道刘表不记得之前的事,但眼下刘裕等人前来,哪里是他能驱逐的,只得如实道:“夫君,你不是已经下令投降朝廷了吗?前厅里,官员们带着南阳都督来探望你呢。”

    “你写贼妇!”刘表却是陡然想起了几日前刘琦过来的话,看着蔡夫人便痛骂道。

    蔡夫人吓了一跳,连忙道:“夫君息怒,你急火攻心,昏迷了这么久,可不能动怒。如今朝廷兵马已经过来了,木已成舟……”

    “噗……明明是你个贼妇下的……!”刘表闻言,更是气的怒火上涌,一口鲜血喷出,便瘫软在**上不省人事。

    蔡夫人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探鼻吸,刘表却只有出的气,没进得气了。

    “死了?”蔡夫人满脸错愕,看着刘表的尸体久久不能回神。

    且不江陵这里,刘表被蔡夫人气的一命呜呼。

    傅友德这边,领了刘裕的命令,从襄阳率领两万水军,自汉水一路南下。准备进入夏口,汇合蔡冒。

    从襄阳汉水想要抵达夏口,只有两条路。

    其一,从汉水直接进入长江,在逆流而上抵达夏口。但如今江夏已经被荆州军占据,汉水很大一条河段都在江夏境内,如此一来,势必会被江东军察觉。

    因此这一条路肯定行不通。

    除此之外,便是先行汉水,不孤军深入,从半道转入型河流,从而汇入长江,顺流而下抵达夏口。

    不过南郡境内的并没有喝酒能够让水军转入长江,傅友德的水军还得进入江夏,在江夏竟陵一带转入其他河流,进入南郡境内的河段。

    不过
万古神帝最新章节
这一部分汉水河流靠近南郡,路程较短,傅友德料想江东军应该不会抵达这里,因此便选择先入江夏境内的汉水河段,随后转入河,再次进入南郡。

    水军经过一日的行军,顺游而下速度飞快,已经进入江夏境内的河段。

    傅友德与甘宁位于船队中央的一艘朦冲之上。

    船舱中央的桌案上,二人看着地图,傅友德道:“如今已经进入江夏境内,须得心谨慎。”

    “江东兵马此刻还在下雉,等候孙策吧?就算要来,也只怕是沿着长江前行,不会来这支流汉水吧?”甘宁闻言不以为意道。

    傅友德摇了摇头道:“用兵第一件事便是谨慎,更何况何以见得江东兵马不会来这汉水?”

    甘宁胡疑道:“怎么会来,江东军若来,便该是从长江沿江而上啊,直接攻打夏口的蔡冒啊,这汉水只是支流,来这作甚?”

    “呵呵!”傅友德轻轻一笑道:“如今荆州兵马皆在夏口,南郡内部空虚,若我用兵,便派遣一支奇兵,从汉水进入南郡,埋伏起来,以待关键一击!”

    甘宁听罢眼睛一亮,看着地图一阵沉吟道:“这果然是好办法啊,从汉水进南郡,北可攻宜城,襄阳,南可攻当阳,江陵,这些可都是南郡的重镇,若是被威胁,对于战局可有大用啊。”

    随后甘宁又是一脸的失望:“可惜是我军防守,若是转换过来,我非要领一支兵马突袭不可。”

    傅友德摇头一笑道:“哈哈,若要突袭,你也可以率领一支偏师从汉水进入江夏嘛。不过眼下局势不明,此计太过冒险不能用之。”

    “不过江东周瑜为人机智,未尝不会想到这个计策,兴霸,你率领一直轻舟在前巡逻打探,务必心!”傅友德下令道。

    “诺!”甘宁拱手领命,跳下一搜轻快船,带着一支千人船队,前去巡逻。

    甘宁往下游而去,行不过十里,便远远望见前方江面之上使来一支船队,一眼望不到头,粗略数来,约摸万人规模。

    “我滴个乖乖,傅友德将军还真是料事如神啊,真的有江东兵马来这了?不过今天碰到爷爷,算你们倒霉。”甘宁咧嘴一笑向着士兵下令道:“你们快回去通知傅将军。”

    “将军你呢?”校尉询问道。

    “我在这里纠缠住他们,你让傅友德将军将船队分往两边,迂回包抄,休要让他们走脱。”甘宁回答道。

    “好,我这就去通报!”校尉也不迟疑,上了后军船只,往北禀报傅友德去了。

    “打着韩字旗号?江东有韩姓水军大将,定是韩当了。呵,不过一老兵,有何惧之?”甘宁望着对面大船上的旗号冷笑道。

    对面江东船上,为首的是一艘楼船,好大无比,周围约摸数十朦冲,几百斗舰。

    楼船第三层,甲板之上站着一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大将。背后的楼船部竖着一杆大旗,上书韩字。

    不过此人并非江东老将韩当,而是南宋的中兴四将之一的韩世忠。

    韩世忠为南宋中兴四将之一,身经百战,擅长统帅水军,名只在岳飞之下,其统帅能力,遍观全史,也是排的上号的。比之周瑜的统帅能力,也是只强不弱。

    而汉军这边的主帅傅友德,乃是明朝开国大将,名气只在徐达,常遇春之下,同样擅长水战。

    二人率领水军狭路相逢,虽是遭遇战,但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将军,对面江有也有水军,莫非是荆州巡逻的水军?”韩世忠身边,副将董袭道。

    一个校尉拱手道:“区区千人,都督给我一千兵马,我定破之!”

    韩世忠环视左右江面,见地形开阔,汉水自北而来,落差又大,摇了摇头道:“暂时停船,左右分出千人船队,呈品字阵型!待会估计有一场恶战。”

    “啊?区区千人,有何惧之?”校尉疑惑道。

    韩世忠指着前方的甘宁船队道:“敌军虽然只有千人,但看见我军却没有停下,只是放慢速度。如此看来,后方定有大股兵马。而且此地江面宽阔,上下落差较大,上游若有水军,从左右顺流而下,片刻时间便能将我军包围,岂能疏忽大意?”

    众将一听,皆神色一凛,按照韩世忠所的去看,只见甘宁船队虽只有千人,但碰到自己的万人船队,却没有逃亡。仍是往自己这边过来,只是放慢速度,如此想来,后面的确是有主力大军,否则区区千人,怎会如此自信。

    众将不敢怠慢,连忙按照韩世忠的去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