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64章五虎将之威

第764章五虎将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忠挥舞着凤嘴朝阳枪上得前来,周泰不以为意,料想黄忠区区一个老兵,武艺当稀松平常。 x更新最快

    不想黄忠心里也怄着气呢,这一刀也是卯足了力气,一招泰山压当头往周泰劈来。那气势汹汹的一刀,也将周泰吓了一跳,连忙将长头一横,架在头。

    叮的一声,只见周泰手中的长刀顿时被一刀劈成两段。

    一截刀刃自然掉落地上,周泰手里便之声半截长刀,长柄三尺,刀刃却只有两尺了。

    周泰也没有料想到黄忠如此厉害,手中长刀又是神兵利器,一招之下吃了如此大亏,将兵器也损了。

    好在周泰身经百战,本能感到危机身体便往后一仰,但尽管如此,也还是被长刀扫中,胸口铠甲被长刀撕开,胸前也被长刀削到,但好在只是扫中皮肉,未破胸膛,若是这刀在进一寸,准要被开膛破肚,战死沙场不可。

    一刀未中,黄中长刀一横,又是一番横扫而来,周泰连忙挥舞着手中半截长刀来挡。

    但周泰先机尽失,兵器又被击断,胸口还受了伤,先前又与魏延大战四五十回合,消耗了些体力。

    如今与黄忠恶斗,不过十数回合,便左支右绌抵挡不住。

    “幼平休慌,我来援你!”江东军中,萧摩柯见此情况就欲催马而出。

    “萧将军且住!”韩当一把拉住萧摩柯道:“将军真当壮年,欺负一个老兵,就算胜了名声也不好。我韩当今年四十有七,比那将只一些,便由我去对付那厮。”

    “韩将军心!”萧摩柯听韩当这么一,也不在争抢,便让韩当去战黄忠。

    “幼平退下,我来战他!”韩当催马上得前来,喝退周泰,挥舞着长枪来刺黄忠。黄忠一刀拦住韩当手中的长枪,哈哈大笑道:“尔等笑我是老兵,自己却派个老兵过来送死。”

    “哼,我今年不过四十多岁,尚属壮年,哪里皓首匹夫,岂能与我相提并论?”韩当闻言大怒,长枪一抖又向黄忠攻来。

    但韩当武艺就算再三国时代也不入一流,又如何是黄忠这一个超一流高手的对手?勉强支撑得三五回合,便已有不敌之势。

    韩当惊骇欲绝:“想不到这皓首老兵,如此厉害,当真有廉颇之勇啊。”

    那边周泰刚刚退下,见韩当也抵挡不住,连忙换了把长刀,催马来到战场之上。

    “贼将休要以多欺少!”魏延见此情况,便要上前拦截周泰。

    黄忠哈哈大笑道:“文长不必阻拦,他们笑我是老兵,我倒要看看他两个青壮有何本事,以多欺少我黄忠又有何惧之?”

    周泰,韩当二人将黄忠围在中间,黄忠毫不畏惧,挥舞着长刀见招拆招。

    原本周泰就算不敌黄忠,但短时间正面抗衡也不成问题,只可惜周泰先前受伤,他作战风格以凶猛为主。但如今受伤,若是拼命便会牵扯伤口,故而周泰未尽全力。

    三骑转灯儿厮杀,战至五十回合,黄忠越战越勇,精神越加抖擞。

    正值周泰一刀挥空旧力不足,新力未生之际,黄忠捉住时机,一刀往韩当攻去,韩当早已经是精疲力尽不敢直缨其锋连忙躲开。却不想黄忠长刀一转,往韩当胯下战马劈来。

    锋利的凤嘴朝阳刀劈开战马马头,鲜血顿时淋漓而下,战马悲鸣一声轰然倒地,韩当也跟着落马,被那马尸压在身上,动弹不得。

    黄忠正欲一刀取其性命,这边周泰好整以暇,一刀拦下黄忠。没有韩当相助,周泰也相形见绌,战无三合,被黄忠一刀拍在肋下飞落马下。

    江东军中众将见此,皆惊叹不已,想不到这一个皓首老将,居然以一敌二,将周泰韩当这两员猛将给击败了。

    战场上黄忠正要去二人性命,斜刺里刺出自把长枪拦下黄忠。

    正是江东军中大将萧摩柯赶到,向着地上二人道:“两位先走,我来会会这老将。”

    既有萧摩柯赶到,黄忠自然无法对周泰韩当动手,周泰连忙帮助韩当掀去压在他身上的战马,扶着韩当回到阵中。

    “你又是何人?”黄忠一双虎目盯着萧摩柯,眼中毫无惧意。

    “我乃江东大将萧摩柯是也!”萧摩柯话间,手中长枪攻向黄忠。

    黄忠冷哼一声也向萧摩柯攻来。

    二将刀来枪往,战至二十回合不相上下。

    但黄忠战斗大半日,体力消耗不少,而萧摩柯正值壮年,精力充沛。萧摩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笔趣阁
柯也明显感觉黄忠有些力不从心。

    萧摩柯知孙策有心收服荆州将领,心道:“这老将武艺高强,主公若能收服,也是好事。如今他体力不足,我便胜了也不足以显示我的本事,不如叫他回去明日在战,卖他个人情,好知主公仁义,日后荆州军败,方好收服。”

    思念至此,萧摩柯一枪逼开黄忠,抽身而退,望着黄忠冷喝道:“兀那老将果然好本事,如今天色以晚,你又大战半日体力不足。本将不愿占你便宜,且回去休息,明日你我在战高下。”

    黄忠抚须哈哈大笑道:“如今太阳刚刚偏西,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呢。你便不愿在战,你我战场交锋,必当斗个生死,你若有本事,便取了我项上人头。呵呵,莫不是你知敌不过我,故意出这番话想要解围?

    老夫我精力充沛得很,你这年轻人怎么不愿在战?不需你好心,来来,你我在来分个胜负。”

    萧摩柯不管黄忠挑衅,冷喝道:“萧某人不占人便宜,你这老东西怎么不识好歹?我会怕你?呵呵,我只是不愿别人我胜之不武!”

    罢萧摩柯催马离去。

    黄忠正欲追赶,催马催马过来劝慰道:“将军切莫追赶,今日将军以一敌二尚且战败周泰,韩当两员猛将,大大鼓舞了我军士气。俗话过犹不及,将军体力也消耗不少,不如暂且休息,明日在战。便卖他个人情也不吃亏。”

    但平常对魏延尊敬有加,甚至言听计从的黄忠却一反常态,冷喝道:“谁要他的人情?我现在便还给他。”

    罢黄忠拿起挂在马上的铁胎弓,提起一根狼牙箭,弯弓搭箭一箭向着萧摩柯射去。

    萧摩柯正催马回军,只听得脑后生风,连忙转身向后看去,却见那箭从头飞过。

    萧摩柯松了口气,望着黄忠冷笑道:“区区箭术也敢卖弄?”

    黄忠却不理萧摩柯,催马回到城中,但安城城中的将士,却一个个呼唤着:“黄将军神射,黄将军神射。”

    萧摩柯脸色一变,往头摸去,却摸下几缕缨丝,萧摩柯惊骇道:“好家伙,居然射落我头盔上得缨带。若他要射我,我安能活命,这黄忠还真倔强,不肯承我人情。”

    萧摩柯催马返回阵中,孙策一言不发,只带着士兵催马返回营中。

    回到营中,周泰,韩当二将出来告罪:“主公,末将无能,给江东丢脸了。”

    孙策不理会二人,看向萧摩柯询问道:“萧将军,那黄忠比你武艺如何?”

    萧摩柯一脸凝重之色:“这黄忠虽然年迈,但武艺高强,不下于末将。并且其气血并未衰弱,当真有廉颇之风。若他与我大战,我拿不下他。”

    “你武艺与我相当,你拿他不下,我也无可奈何。”孙策摇头叹息道。

    孙策为人正派,虽然麾下猛将众多,但却不想干以多欺少的勾当。今天周泰韩当以二敌一,那是生死危机,若一人斗之,势必损失一将,得另当别论。

    孙策摇头苦笑道:“来前,我与公瑾抓阄,约定谁先胜了荆州军,便要请他喝酒,如今只怕我得请公瑾喝酒了。”

    “嗨,主公,周将军那边,长江迅期未过,又是逆流而上,文聘,蔡冒等皆深通水战,哪里是那么好打?依我看谁请谁喝酒还不一定呢。”周泰顿时哈哈大笑道。

    孙策白了周泰一眼,低声喝道:“你这厮,此战拖延得久了,必生变数,拖延越久,我军资源,将士就损失得越多。我这里攻不下来,便指望公瑾那边获胜,若能如此,区区美酒岂能与将士的性命的性命相提并论?”

    周泰自知失言,讪讪一笑道:“主公仁慈,是泰考虑不周了。”

    韩当看了周泰一眼,摇头叹息道:“且不公瑾那边如何,我军这里,荆州军有黄忠,魏延两员大将,实难攻之,诸位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众将闻言,皆苦思摇头,俱无对策。

    不想孙策却轻轻一笑道:“你们没有对策,我有对策。”

    韩当大喜道:“不知主公有何对策?”

    “是那魏延,我今日射他一箭,是想让他知道我的本事,却被黄忠拦下。第二箭,本是瞄他头盔,却正中他肩膀,呵,此人并不忠心刘表啊。”孙策轻笑道。

    “主公这是何意?”萧摩柯不解道。

    孙策笑道:“那魏延武艺不低,我射他头盔未中,却中其肩,他明明可以躲开,为何要中箭?其意你们不知吗?”

    ...